第78章 玄铁之光(四)

【书名: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 第78章 玄铁之光(四) 作者:吴瑕

强烈推荐:仙玉尘缘死人经仙武神皇天影斗战狂潮大主宰不朽凡人符皇     那张大嘴的主人应该也没想到会突然飞出来两个缩身成寸的修士,冷不丁吓一跳,也是连连后退,嘴里叫道:“师父,有,有人来救我们了!”

    夏时带着曲笙飞到一边,立刻撤去法诀,两人重新变回原身大小,都做出防御姿态。

    曲笙这才细细打量那张大嘴的主人,只见他一脸横肉,全无修士的俊朗之气,生得膀大腰圆,像是一座肉山般悬立在岩浆之上。

    莫名有些眼熟。

    曲笙听到这人唤“师父”,便越过他向后看过去。

    在熔浆石穴中,一个穿着宽大青袍的修士坐在一团散发着寒气的云朵上,他面前是一张棋盘,上方正在黑白搏杀,自成天地,以至于这青袍修士根本没在意那人的话,他手指夹着一枚黑子,正在苦思冥想。

    曲笙一看此人便激动了,她没想到自己运气竟如此之好。

    “棋湖前辈!”

    那清瘦的模样,低垂的眉眼,眼角还带着些许笑纹,正是棋湖真君。

    听到她的声音,棋湖才从棋局中脱离,对着曲笙看了又看,迟疑道:“你是凌海家的小丫头?”

    “我是师父最小的徒弟,排行第九的曲笙。”

    曲笙到底没好意思把当年揍人家僮儿的老底掀出来,但棋湖却恍然大悟道:“对,对,你就是那个揍了观墨的……咳、咳咳咳……小丫头……”他咳嗽起来,那肉山似的修士马上飞过去帮忙顺气,但不知为什么,这咳嗽怎么也压不住,最后喷出一口血,棋湖才缓过气。

    曲笙担心道:“前辈受伤了?是何人所为?”

    “不妨事,”棋湖擦了擦嘴,挥袖收起了棋盘,指着那肉山道,“这就是观墨,你还认得吗?”

    曲笙对当年那个僮儿印象不深,因为通常记人的都是被揍的那一个,揍人的压根想不起来,只觉得眼熟而已。

    观墨横了曲笙一眼,冷哼一声道:“这几年过去了,还是没变样子,小爷不过是打了个呵欠,你非要装个蚊虫儿往我嘴里飞,反说我恶心!”

    其实当年观墨都跟人说了她什么坏话,曲笙早就记不得了,如今一看这人的脾气,料想打得也不冤。

    曲笙已是掌门身份,那些小孩子之间的龃龉自不在意,她微微颔首道:“一场误会,只是不知前辈为何被困在此地?”

    棋湖眉眼一沉:“懿荣宫的修士有问题。”说罢又是一顿咳。

    观墨叹道:“师父,还是我来说吧。”他安顿好棋湖,对曲笙和夏时道,“秩留平原的玄铁矿山每隔两百年开采一次,论辨识矿脉,在齐国我师父说自己第二,还没人敢称第一!”

    观墨说得骄傲,不妨棋湖抽冷子给了他后脑一下,喝道:“少说废话,别卖弄!”

    观墨委屈地看了师父一眼,只好老老实实继续道:“通常都是太和向懿荣宫申请开采,交足定金,懿荣宫再请出师父,然后一行来到此地。”

    “一共多少人?”夏时问道。

    “太和来了五人,四名金丹期,一名元婴期,懿荣宫只负责监督,不负责开采,因此只来了三人,其中两名金丹期,一名元婴期。一开始的开采还是很顺利的,师父估计了矿脉的情况,认为这一次可以开采三个月,”观墨的神情也渐渐沉了下来,“但是变故很快就发生了,在开采的第十三天,懿荣宫派出了足有五十人的修士军团袭击了我们。”

    夏时:“你确定来着是懿荣宫修士?”

    观墨摇头道:“他们虽然穿着懿荣宫的道袍,但出手便是一种邪阵,将整座矿山团团围住,就连太和剑修也无法突围,我们一起被抓了起来,同行的那三名懿荣宫修士也消失不见。”

    “你们是被关在这里,还是逃出来的?其他人情况如何?”

    “不清楚,他们把太和剑修单独关了起来,但师父推测他们不敢随意杀太和弟子。我们被关在矿山中的一个结界里,师父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准备,然后用纵地术带着我从地脉的裂隙中沿山体里逃走,想顺着地脉逃到包裹矿山的结界之外,然后去太和求助。没想到走不多远地脉就断了,原来他们居然将矿山的腹中挖成了这样一个上不见天下不着地的地宫,我们前无去路,也不敢退回原位。只好找了一个隐蔽的熔岩洞躲了起来,想等师父伤好一些再寻找出路。”

    曲笙握拳道:“棋湖前辈的伤是怎么来的?”

    “我们抵抗了五天,师父就是在此时受的伤,对方出动了四十名金丹,十名元婴,再加上邪阵辅助,我们已经尽力了……”

    连棋湖都伤成这样,那些太和弟子更不知拼杀到何种地步,夏时心中杀意骤起。

    曲笙推测道:“这件事有三处疑点,其一,这些人强占了矿山,不去开采玄铁,反而向下挖掘,很显然并非针对玄铁矿与太和,而是因为下面的东西很重要,那么,这地下到底是什么?其二,如果说这些袭击你们的人真的是懿荣宫,那么他们只要在太和要求开采的时候将申请延后即可,完全没有必要用这么激烈的手段,他们应该是想将此事嫁祸给懿荣宫,而背后的目的又是什么?其三,能调用如此多的修士,这些人从何而来?”

    众人沉默,这件事实在诡异,而且牵扯到了太和,绝非简单的布局。

    夏时皱眉道:“我们很快就会暴露,得在此之前做打算。”

    棋湖问道:“你们是如何进来的?”

    曲笙一一说明。

    “夏道友已经想办法通知了太和,那两名被俘虏的修士也被阵法□□,等咱们逃出去,一定要还大家一个公道。”曲笙又想到这空间进来容易,怕是出去难,叹道,“只可惜那阵法是单向传送阵,我们进来后,那阵眼就消失了。”

    看来没那么容易逃,众人一阵沉默。

    “说来,苍梧远在魏国,贤侄为何来到此地?你师父近况如何,我已很久未找他手谈了……”棋湖边咳边道。

    棋湖上一次与凌海见面,还是在削月洞,后来苍梧搬迁到晋城,因是搬到凡人城池,不便待客,所以凌海真人只给故交发了传音符,棋湖只知道苍梧换了地方,其他情况并不知晓。

    “师父寿限已到,于两年前过世……”曲笙黯然垂眸。

    棋湖一怔,他想说什么,突然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捂着嘴的掌心上已有血渗出。

    曲笙忙道:“师父走得很安详,如今我已接任苍梧掌门,门派中一切都很好,”她引夏时介绍,“这位是苍梧长老夏时。”

    棋湖脸色越发苍白,他低声道:“我与他交友五百年,竟不知他寿限将至,否则……”炼器师底子颇厚,他断然不会眼睁睁看着老友到寿限。

    曲笙:“前辈节哀,师父常说万物周而复始,有因有果,有生有死,他一生归于本质,完成大道一体,故而安然。”

    棋湖苦笑:“他能有如此参透,倒是造化了。”

    可惜修士谁不想‘结发授长生’,修为、境界、机缘、功法……追追逐逐,怎会如凌海真人般坦然?便是凌海真人,也会牵挂弟子和门派,其中苦涩只有自己才知。

    棋湖看着曲笙的眼神充满了怜惜与温柔:“你是个好孩子,凌海认准了你,也是辛苦你了。如有难处,不要学你师父,要跟我说。”

    曲笙已经很久没有被长辈用这种目光注视了,瞬间心酸。

    “其实晚辈来此地,是因为得了一块不知名的金属,夏长老提起了一位擅长鉴定的炼器师,于是我们从魏国奔波而来,直到我见了这矿山,才直到他口中的炼器师竟是前辈。”

    “哦?”棋湖眼睛略绽出神采,“是何物,可否容我一观?”

    曲笙自是求之不得,她将金属交给棋湖后,便详细将关瑟发现金属的经过讲述一遍,又祭出了定军枪。

    “夏长老用此枪击打,竟不能在上面留下任何痕迹。”

    棋湖一见这杆枪,便知此枪来历不凡,只不过修士很少打听其他人的法宝来历,他点头道:“看来这金属确实坚硬,倒是块做防御法宝的好材料,待我分辨片刻。”棋湖从储物袋中依次取出一些工具,开始鼓捣起这块金属。

    旁边的观墨百无聊赖,凑过去对曲笙道:“你不是五灵根吗?怎么也能当苍梧掌门?”

    曲笙挑眉:“修真界规定掌门的灵根数量了?”

    “那倒没……”观墨叹口气,一屁股坐在曲笙旁边,“我也是五灵根,本来只能做师父身边的僮儿,倒是那一次师父去了削月洞之后,就将我也收下了。”

    曲笙笑道:“千万种机缘,莫过如此。”

    若不是观墨惹了曲笙,曲笙也不会出手,棋湖大概也不会注意到苍梧还收有五灵根的弟子,而且那刚引气入体的小姑娘,居然把自己练气中期的僮儿打得呜呜直哭。

    观墨却又不服气了,趾高气昂道:“你懂什么,我师父收我是因为我下棋好,”他低声道,“我师父只在我入门时赢过我一盘,其他都是输。”

    曲笙打量了观墨一眼,棋湖真君道号便得名于他是一名棋痴,没想到观墨竟然比棋湖的棋力还高。

    “也许大愚若智吧……”曲笙喃喃道。

    观墨也已筑基,他看了眼师父,又是唉声叹气道:“赶紧离了这鬼地方吧,幸好你们来了,真是老天保佑。”

    曲笙这才想起,问道:“这处熔浆洞口的灵石碎屑,是你做的标记?”

    观墨得意地扫了她一眼:“当然,这叫大智若愚。”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相邻的书:天之境[综]本宫是男的穿越之女妖魅青玄道主倚剑弑苍天武侠崛起仙少,走着瞧黄泉路派出所弑月琉璃冥界之花冥冥女鬼修真记霸气军长成神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