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兵临城下(三)

【书名: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 第99章 兵临城下(三) 作者:吴瑕

强烈推荐:仙武神皇仙玉尘缘死人经大主宰天影斗战狂潮不朽凡人符皇     楚军修士全部被曲笙激得暴怒,虽然一部分人还保持理智,但更多的修士已经放弃了夏时,无论是被秦戬带来的,还是后期增援的,所有法术追着曲笙不放。

    曲笙拼命往身上贴御风符,苍梧所有人的御风符差不多都在她身上了,从头到脚,除了拿盾牌的手,曲笙身上几乎挂满了御风符,而她的遁速也终于超越了金丹期修士,唯独两名也跟着追过来的元婴修士比较棘手,她只能尽量躲避元婴修士的法术攻击。

    就在曲笙几乎带着这些修士在晋城前方转了一个圈后,她的眼眸终于闪了闪,遥遥望向晋城城头方向,微微点了点头。

    得到曲笙的信号,在城墙上的壬江真人终于全面发动天穴阵。

    当年这个阵法在不过炼气后期修为的曲笙手中,都能轻而易举地制住二阶的六文钱,此时在金丹真人手中,亦是发出了堪比元婴修士的威力!天穴阵“牵一发而动全身”,随着第一道阵图闪耀着光芒出现在天空,曲笙和壬江二人在晋城四方布下的四座天穴阵依次被灵力点亮。

    那些被曲笙的身法引入天穴阵的金丹修士都陷入在阵法之中。

    为了困住这些金丹修士,天穴阵就像是一个无底黑洞,大量抽去壬江真人体内的灵力,他的汗水浸透了脊背,向后靠在城墙边上,每隔一段时间,就往嘴里塞一颗丹药。

    但是丹药撑不了多久的,四座天穴阵所需要的灵力也远不是金丹真人能提供的。

    就在此时,城墙后面突然响起六文钱的声音:“让一让,都给老子让一让!”

    一只系着小披风的金毛小鼠横冲直撞,它身上挂着一个比它本身大上一倍的锦囊,一路向南城门飞窜!

    当六文钱终于飞上南城门上空之时,它爪子一挥,挂在脖子上的锦囊解了下来,然后念了一个口令。

    “钱袋开闸!”

    “哗啦啦!”夺目的光芒闪耀在城墙上,那是无数灵石的光芒!

    “壬江真人,灵石补给及时送到!吱,幸不辱命!”六文钱的小眼睛又闪耀起了骄傲的光芒。

    壬江真人来不及夸奖这小兽,他一手放在足以覆盖整个城墙的灵石堆上,开始疯狂吸收灵石中的灵气!

    角子街的众人纷纷惊道:“亲娘,这是多少灵石啊?”

    “哪儿来的灵石?”

    苍梧那么穷,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灵石。

    六文钱眼中精光一闪,这自然是它奉曲笙之命,从黑崎大商和致远斋“借”来的,本以为会耗费一番口舌,却没想到两位掌柜一听是苍梧借灵石,立刻将商号中现有的全部灵石都提了出来,并且不设置归还期限。

    这些灵石足有六百万之多,绝对够壬江真人用到晋城百姓全部撤离到安全地带!

    “人类还是很有良心的嘛……”六文钱捋须想道,它窜上桐姝的肩膀,盯着曲笙战斗的身影。

    有了天穴阵的支持,金丹修士们的行动力大打折扣,曲笙游刃有余地抵挡住他们的攻击,偶尔还可以反击,而夏时更是凶残……霆霄剑已将一名元婴修士斩成两半!

    当元婴修士开始陨落之时,秦戬终于忍无可忍。

    他厉啸一声:“三阳开泰,随我结阵!”

    五名元婴修士随之与秦戬协同结阵,而六名元婴修士结成的三阳开泰阵又岂是能壬江真人独自苦苦支撑的天穴阵能比的?

    从阵法中窜起的三道光芒很快将天穴阵的威力压下,甚至还有将夏时拖入阵法中的趋势。

    夏时神色一凛,他为了抵抗三阳开泰阵,并未选择撤退,而是——

    轰然一声巨响,天空上接连降下天劫,繁复的法门几乎将夏时的身影吞没在其中。

    为了能尽快晋阶,他用了特殊的法门,一次性将天劫全部引了下来!

    不用夏时与曲笙打招呼,她也知道现在是夏时晋阶的关键,曲笙眼睁睁看着他的身影被吞没,然而为了不让那些人打扰夏时的晋阶,她必须与那些金丹修士继续周旋,徐鼓和关瑟的法门不断为她做辅助,封笛的笛声已隐隐有泣血之意。

    时间……她似乎一直都在与时间做斗争。

    无论是晋城百姓的撤离,还是夏时的晋阶,她的血永远热,可是时间却仍是那么冷漠

    手中的雁门盾渐渐有扛不住了,盾牌的守护结界在不断缩小,甚至还有一些刁钻的法术穿透了盾牌,直接作用在她的身上。

    灵力被吞噬,精血被吸取,甚至还有一种诡异的法门遮蔽了她的神识和视力,曲笙只能原地不动,倒是真正变成了一个靶子,任人攻击。

    就在曲笙已觉到极限之时,身后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

    “辛苦了。”

    曲笙只觉腰肢一紧,被一只坚实的手臂揽住。

    她的五感都渐渐模糊,若不是夏时及时喂了她一颗丹药,她险些错过了晋城上空最精彩的一幕。

    ——夏时的剑域!

    晋阶元婴成功后,夏时的剑域终于领悟到了完全状态,天空上方也不再有天劫,劫云中可以听见沉闷的雷鸣声,那是元婴雷劫!

    当第一道雷劫劈下时,遮天蔽日的剑域终于开启。

    “霁光惊雷剑域,开!”

    暗沉的天空下,一道领域之力升起,霎时间占据了晋城的上空,黑色的劫云汹涌翻腾,降下一道道闪电,几乎遍布整个剑域。

    除了那两名逃得比较快的元婴修士,几乎所有追击曲笙的金丹修士都笼罩在霁光惊雷剑域中。

    夏时露出了青弭峰剑修独有的微笑。

    杀意瞬间弥漫!

    那些金丹修士只觉得眼前紫光一现,耳边听到了轰隆的雷声。

    他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在从见到闪电,到听到雷声这短短的瞬间,仿佛从此刻起,便由时间回溯,经历了从小到大事无巨细的种种往事,从一个小心经营的修士,回到了最初迈入修真界的时候,再退回童年,甚至重归襁褓之中,第一次享受到生的无知无畏。

    没人能想象一瞬即是一生。

    在这短短的瞬间,又像是于清晨懒懒地打了个哈欠,又或者是刚刚从入定出来的恍惚之中,就在这不知不觉中,突然感觉到脖颈处被拂过的凉风轻轻吹了一下,那风的速度太快,以至于你还没任何感觉,只有脖颈附近的皮肤起了小小的颗粒,随后便感觉到自己掉了下去,你仰着头,第一次正面直视自己的脊背。

    没人能承受死亡的冰冷和绝望,当惊雷声落下时,数十名金丹修士回顾了自己的一生,他们的头颅纷纷被形如闪电的剑意绞下,直到头颅落地时,很多人才意识到了自己的死亡。紧接着,这些修士的神识还未来得及溃散,就被狂暴的怒雷滚滚碾过,坠落的首级连同僵直的躯体瞬间化为齑粉。

    血侵染了大地。

    夏时手中的霆霄剑更明亮了,他的笑容越发嗜血,因为杀戮快感的到来而浑身散发着凌厉的杀意。

    由秦戬带领的五十名檀渊宫金丹修士,在夏时的霁光惊雷剑域中被对方瞬间秒杀,全灭!

    此时的夏时已是元婴修士,他身上的杀意令曲笙瞬间脸色苍白,哪怕他已经有所收敛,被他搂在怀里的曲笙还是受不住了。而且他的手臂收得太紧,她不由得低声唤道:“夏时,”曲笙收起了定军枪,她的手吃力地抬起,向后摸索到了夏时的脸庞,“轻一点……”

    他的手臂果然松了松。

    “别怕我,”他不知想到了什么,声音低沉而魅惑,“我为你而战。”

    她并无恐惧,露出微笑道:“去战斗吧,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夏时将曲笙放了下来,从身上取出一个清透的水晶罩子,像是对待稀世珍宝般,将她罩在了里面。

    “那么,我去了。”

    ※※※※※※※※※※※※

    所有金丹全部陨落,秦戬的神识终于看向卫长生的方向。

    “卫神君,我们……撑不住了。”秦戬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只觉得此生都没有如此耻辱过,可眼见夏时的元婴雷劫都要过了,若是让这样的元婴剑修活下来,岂不是为檀渊宫留下一个潜力巨大的仇敌?

    卫长生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他神色不善,左手略微抬了抬,道:“你们都过去助阵。”

    他身后尚还有十名元婴修士,众人齐齐应下,迅速飞赴前方晋城战场,而卫长生本人也自车辇上起身,他手臂一伸,从袖口出溜出一件形如豹爪的法宝。

    那法宝在他手中发出了一声咆哮,一股无形的威压自卫长生脚下蔓延开来,而他眉间亦是闪过爪子形状的神通印记。

    “血爪域,起!”

    化神修士出手,便是领域之力,此血爪域立刻覆盖晋城战场,化神修士的威压立刻将晋城等人全部压了下去。壬江真人口吐鲜血,抓着一把灵石趴在了地上,而徐鼓、封笛、关瑟、桐姝、六文钱等人更是狼狈,他们直接昏迷了过去……倒是晋城的凡人守备军还在,因为修士的威压不能对他们使用。

    只有曲笙在夏时的防护罩中躲过了这一遭。

    在卫长生的威压下,后来的十名元婴修士与秦戬等人一起,向夏时的剑域发起了攻击,夏时亦是冲上前方,在领域交界处与对方交战,他心知对方的化神修士还没出手,一定要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尽最大努力削弱对方战力。

    然而卫长生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相邻的书:天之境[综]本宫是男的穿越之女妖魅青玄道主倚剑弑苍天武侠崛起仙少,走着瞧黄泉路派出所弑月琉璃冥界之花冥冥女鬼修真记霸气军长成神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