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苍梧山(一)

【书名: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 第110章 苍梧山(一) 作者:吴瑕

强烈推荐:死人经仙玉尘缘天影仙武神皇斗战狂潮大主宰不朽凡人符皇     虽然夏时已经查探过一次,而且已经说明了苍梧山现在的情况,但是众人一下舰船,看到光秃秃的荒山时,还是倒抽一口凉气。

    整座山沙土横行,山腰处还能看见有一些建筑物的断壁残垣,原本的石阶都已不成样子,只有那碎石嶙峋的小径还能看出一些当年的模样。

    别说凡人了,就连修士都没法在这种地方住。

    但曲笙与别人不一样,她知道当年的历史,知道这里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知道前辈们的鲜血曾洒在此处,

    她俯身抓起一捧黄土,随风慢慢洒去,遥寄先人。

    “苍梧山,我回来了。”她心里轻轻道,随即转身面对所有人,“请壬江师叔前往附近的无主林地伐木;请封师兄帮助大家寻找烧砖材料,建立砖窑;请关瑟师兄帮忙开辟农田,打水井以供饮水;钧语、严琮,你们二刃负责协调工作。至于角子街的诸位,大家既然肯跟我来这穷山恶水,那么苍梧将为大家提供建造村落的原料,晚上这艘船会为大家提供暂时安居之所,希望诸位同心协力,携手度过难关。”

    人们纷纷道:“曲掌门放心吧!”

    山下忙得热火朝天,徐鼓则将苍梧道场从空间中释放出来,在山腰的废墟后重新起了院落,而护宅大阵也继续忠实地保护着宅院,只是想再扩大范围却是不能了。

    徐鼓继续闭关埋头改造连横空间,康纣南、桐姝、鲁延启、温三春等人却是帮忙整理杂物和个人院落,瑜蓝则在旁边大呼小叫:“东西放这边……哎哎匾额歪了……那边的池子里没放水……”

    等等,为什么瑜蓝也跟了过来?

    都安顿好之后,曲笙偷偷扯了扯夏时的衣角。

    夏时正要回客房,他微微皱眉,非常缓慢地把袖子从曲笙手指间抽了出来,踏上了现在看来更不合时宜的碎花小径准备回他的客房。

    美人真生气了。

    曲笙垂着头跟在后面,好在客房对掌门大人从来不设防,她也就跟着进去,厚着脸皮当夏时身后的小尾巴。

    夏时抱臂,冷眼看她溜进来,问道:“掌门大人有何贵干?”

    曲笙也不说话,绕着他转了两圈,然后伸出白嫩的小手,放在了他的胸膛上道:“我有一样东西丢了,想求夏道友帮我找回来呢。”

    夏时捉了她的手:“别胡闹。”可惜这喝斥一点力度都没有,夏时根本狠不下心,手上也没多用力气,反而被曲笙握住了他的手指。

    被那软乎乎的手一握……完了,夏时心道,她什么都还没说,他就已经连装下去都困难了。

    “我丢的东西就在夏道友这里,那是我的平常心啊。”一只手被捉,她索性将另一只手放了上去,轻声道,“我原本以为自己能轻易接受夏道友的身份,我们有君子之义,乃生死之交……但做起来可比说起来难,我曾想过,我大概是太没用了,如果没有夏道友帮助我,我还是走不到现在,这种感受让我失去了平常心,才会对夏道友产生偏见,可我现在已经知道错了啊……夏道友,你肯不肯帮我找回平常心呢?”

    手心下传来稳健的心跳,曲笙抬头看他,那盈盈的水眸倒映出他的轮廓,如此专注。

    夏时被她看得扭过头去。

    其实都是元婴修士了,哪里还会跟个小姑娘一直生气,曲笙无论做什么选择都是她的自由,有些事,是找他帮忙还是庄小舟,并没有什么差别。

    夏时是过不去自己心里的那道坎儿,他只知道自己不能跟曲笙那样相敬如冰的相处下去,什么君子之义,什么生死之交……如今让他对苍梧袖手旁观,可能吗?逼曲笙来主动哄他,也不过是以退为进的手段罢了。

    他暗叹了一口气,道:“我带掌门看一下现在的苍梧山吧。”

    曲笙其实也有点有恃无恐,夏时要是真的要晾着她,这客房她大概也进不来,立刻乖巧地道:“那就有劳夏道友了。”

    夏时淡淡地扫了她一眼,两人一同出了护宅大阵,

    其实现在的苍梧山真没什么好看的,到处都是荒凉和空旷,也可见当年战况之惨烈,两人御风而行,曲笙面上不显,可心中着实凉了半截。

    夏时尽量回忆道:“当年苍梧盛景我未见过,不过听说山中有清溪流过,里面还产出一种蓬蓬鱼,味道鲜美,当年彦之真人最喜欢钓鱼,娇姨一直记挂着他。”

    “娇姨是……?”

    夏时似乎回忆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唇角微微上挑道:“娇姨跟我母亲情同姐妹,是一只赤焰兽。”

    曲笙却有些黯然:“可惜苍梧并没有关于彦之真人爱好的记载,听说这位祖师是一位不苟言笑,十分严厉之人,当年……真是无从想象。”那时的苍梧山,该是多么美好的模样,竟可以让人安于垂钓之乐,如同令人向往的桃花源。

    夏时对当年苍梧所知也并不多,他眼看父母口中钟灵毓秀的青山变成现在这样,心中不是不惋惜的:“苍梧山原不该变成这样……”

    曲笙咬了咬下唇:“是不是以后有灵石买来灵脉,苍梧山就能重新恢复灵气了?”

    “理论上可行,我这里有灵脉,可以借给掌门大人试一试。”

    曲笙也不跟夏时客气了,她有一种迫切想看到当年模样的冲动,便点头道:“有了灵气滋养,我们才好重建苍梧山。”

    说到灵脉这东西,大家都知道灵石是自灵脉产出,而灵脉则是应天地精华而成,若是当地灵脉深厚,天降福泽,还能产生灵泉,也因此,灵脉是比灵石更硬的通货,但非元婴修为以上的修士不能掌握抓去灵脉的法诀,因此灵脉的交易只限于高阶修士之间。

    夏时身上的琉璃石中活跃着大把灵脉,不过他顾忌曲笙的心情,因此只抓了一个小型灵脉出来。

    那灵脉如一团水汽,在夏时半握的手中不断张缩,像是要突破法诀的禁锢一般,它身上的气息极容易让修士产生亲和,那浓郁的灵气令人心旷神怡。

    夏时一手抓着灵脉,一手掐诀,将灵脉缓缓压入苍梧山山体,但一碰到苍梧山,那灵脉便挣扎起来,夏时眉头一皱,手中施加的压力更大,但那灵脉还是无比抗拒与苍梧山融为一体,他这才感觉有些不对劲。

    “灵脉怎么会打不进去?苍梧山……在拒绝灵脉植入?”

    “怎么会!”曲笙马上意识到严重性,如果苍梧山不能接受灵脉植入,那她想复兴苍梧山的想法都会变成一个笑话,修士修炼最依赖的就是灵气,就算当初晋城是凡人城池,周围也是有灵脉滋养的。

    如果说看到苍梧山时曲笙心凉了半截,那么现在就是凉透了。

    她面色煞白,直接飞到夏时身边,跪在脚下荒芜的山石上,用手拍打着地面,哑声唤道:“为什么会这样?你不想回到原来的样子吗?我们回来了啊,苍梧会回到原来的模样,我一定会努力的……”

    但山不是人,苍梧山没有任何意识,它冰冷而孤寂,失去一切生机的山,只是一座石土堆成的死山罢了,它永远不会回应曲笙。

    夏时没有放弃,他一边努力将灵脉打进去,一边思考苍梧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是因为那一场大战吗?清吾神君的曾召唤出了轮回道的鬼神,还有他的领域“疆无魂域”,当时放出的“夜寂然”结界……这些阴损的法门都可能给苍梧山带来不可逆转的伤害。

    “也许……”他有些艰难地道,“我们还可以尝试下别的地方。”

    “不,苍梧山不一样,”曲笙握拳砸在地面上,“师父临死前,一直想要带着宗门回苍梧山,这是历代苍梧掌门的夙愿,我如今终于回来了,我不能放弃,否则我有什么颜面……”

    有什么颜面在死后去见师父。

    可苍梧山已死这个事实,对她的打击比任何事都要大。

    师父凌海真人跟她提到苍梧山的次数并不多,只是很惆怅地提起这一辈无能回到苍梧山,他把希望放在了曲笙身上。

    为什么不能回苍梧山?

    理由当然有很多,但是曲笙现在才明白,大概苍梧历任掌门都偷偷回来看过苍梧山,他们买不起灵脉,而苍梧山也的确不适合居住,所以这才是苍梧一直流浪在外的最主要原因。

    晋城大战之后,曲笙得到了一个回苍梧的好机会。

    一方面她为长辈们的义勇而热血沸腾,一方面时势紧张,又面临一次门派纳新,苍梧已不适合再在晋城发展下去,所以她毅然选择回到了苍梧山,也想过借一条灵脉,先将苍梧的大旗扯出来,避免空手套白狼的嫌疑。

    但是一切计划都被打乱了。

    苍梧山无法移植灵脉……

    “没关系,我有办法,”她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语速飞快地自语道,“反正这一次来参加试炼的都是炼气期和筑基期的修士,我可以买聚灵阵,我可以买幻境空间将苍梧山藏起来,我可以找徐师兄做幻阵,还可以让关师兄把他药铺里的花花草草拿出来壮胆,没关系,我有办法……我还可以找棋湖真君借法宝,对了,还有夏道友可以帮我,没关系,我都能撑过去,这些难不倒我的……师父,阿笙什么都不怕……”

    脸面,骄傲,那一点点女孩子的小矜持、小矫情……都在现实的残酷下被曲笙完全摒弃了,为了苍梧,没关系,一切都可以由她来背负,作为苍梧的掌门,她不可以退缩,不可以懦弱,不可以……

    曲笙哭了,她垂着头跪在苍梧山上,眼泪一滴滴浸透在干涸的土地上。

    心中像是有什么东西,一瞬间崩塌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相邻的书:天之境[综]本宫是男的穿越之女妖魅青玄道主倚剑弑苍天武侠崛起仙少,走着瞧黄泉路派出所弑月琉璃冥界之花冥冥女鬼修真记霸气军长成神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