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水无涯(三)

【书名: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 第118章 水无涯(三) 作者:吴瑕

强烈推荐:大主宰仙武神皇仙玉尘缘死人经天影斗战狂潮不朽凡人符皇     “可是直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变故发生,如果我们与北海冰种无缘的话……”曲笙开始患得患失,深海影响已经开始潜移默化,这也是深海心理现象的一种,随着海中的阻力变大,他们下潜的速度越来越慢,而一望无际的黑暗,又给人带来深深的绝望。

    这才是下潜的第一天,她已经有些承受不住了。

    夏时其实也在强忍着不适,他一直拉着曲笙的手,如今又把她往自己怀里拉了拉,说道:“就算没有苍梧山,苍梧也还是苍梧,不要多想。”

    曲笙还想说点什么,又怕自己影响了夏时的判断,于是,在这黑暗的海底,两个人反而没有交流。

    两人对深海的经验几乎为零,他们还没意识到,在深海中不断下潜,对于意志和心神都是一项严峻的考验。

    第二日的时候,曲笙发现自己看到了许多色彩斑斓的画面,甚至还传来人声的喧闹……这在深海完全不可能出现,她意识到自己可能出现幻觉了。

    曲笙白着脸,打开了海事万能应急包,拿出了那个能放出音乐的八音盒,上紧了发条,像是看着救命稻草一般看着它。

    音乐响起。

    那是一首根据情歌改编的曲子,柔婉而动人,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就算只能不断循环一首曲子,却也给两人带来了人间的气息,提醒他们的存在。

    可他们的任务仍是下潜,不断的下潜。

    曲笙现在才知道涯风定下的十日,实际上已经宽限无比,因为在强大的精神压力下,就连曲笙这样走过心魔路的人,都在幻觉与现实交界的时刻,产生过放弃的念头。

    第三日,他们所能见到的鱼类越来越少,周围的沉默越发让人难以忍受,就连八音盒也拯救不了曲笙的胡思乱想,她的手渐渐收紧。

    这时耳边突然传来夏时的声音:“我小时候,父亲偶尔会给我讲秘境的故事,不过翻来覆去只有那几个,他最喜欢讲的是跟我母亲一起经历过的秘境,每次都要放在第一个讲,后来我听得熟了,还暗自下决心,今后要多闯几个秘境,也许有一天可以回去讲给他听。”

    听着夏时缓慢地讲述儿时的回忆,曲笙也渐渐放松下来,她接道:“师父也给我讲过秘境的故事呢,不过都是金丹期的秘境,师父一直遗憾自己没去过筑基期秘境,也很向往元婴期的秘境,他还经常摸着我的头说‘等我们阿笙筑基了,师父就带你去筑基期秘境’,可惜师父没看到我筑基……”

    “等我们回去了,我也可以带你去筑基期秘境,秘境如果没有高阶修士带领,出秘境时遭遇夺宝就糟了。”

    “夏道友已经元婴期了,下一次要去的话,就要去元婴秘境了吧?”

    “说起来,其实我现在还有些不习惯元婴修士的身份……”

    两人低声细语,向对方倾述那些有趣的回忆,夏时甚至连罗刹岛的桃花有多少株,娇姨偷了多少条鱼都说了出来……曲笙则讲她小时因为怕饿,总是囤积食物,被师父发现后给她买了储物袋……管铃师姐有多么严厉,可她最喜欢管铃熬的肉汤……

    到了第五日,他们终于停了下来。

    “再深的海底,按理说也该潜到了,这里有些不对劲。”夏时沉声道,“接下来要小心了。”

    话音刚落,曲笙便发现自己身侧出现了一线光明,他们近乎本能地趋向光明,随着两人越游越近,才发现那是一处呈现暗蓝色光芒的洞穴。

    这洞穴出现在深海中,上下不靠,奇诡地悬浮在那里,曲笙放开神识,发现周围一点鱼类的踪迹都没有。

    这的确已不是常规的海底了。

    两人没有任何犹豫,既来之则安之,修士若敢不冒险,还闯秘境做什么?

    夏时撑起一道护体结界,两人一同进了那幽深的洞穴。

    在吞没二人之后,那洞穴将口一合,在这处空间消失不见。

    ※※※※※※※※※※※※

    洞穴深邃而干燥,偶尔可以听到水滴的声音,脚下是嶙峋的地面,并不适合行走。

    “这条隧道并不是为了给人类行走开凿出来的。”曲笙随手扯过一颗围绕在身边的夜明珠,照着下方,“但这条隧道里没有海水。”

    “海兽们天性亲近海水,但高阶海兽是可以离开海水的,只不过离开海水后,它们的许多能力发挥会受到局限。”

    结界隔绝了四壁,两人御风而行,比在海水中快了许多,不过一刻钟,就隐约看到前方有出口,从那出口出来,才发现落脚的地方是一处巨大的山谷,两边是黑色的高山,山谷平坦,但空气凝滞,并不似真正的陆地山谷。

    前方传来微弱的亮光,夏时收起夜明珠,两人循着那亮光而去。

    然而当看清那光亮来源的时候,曲笙只觉得世界之诡谲也不过如此。

    他们的前方,是一条挂满了橘红色灯笼的热闹街市。

    这条街市无论出现在内陆任何一个地方,都不会令人如此惊讶,可它偏偏出现在了深海之中,他们下潜了三日,至少行进了几万米,居然遇到了这样一处没有海水、空气干燥、灯火通明的街市?

    里面甚至还传来了乐声、人语声、笑声……

    一时之间,曲笙震惊得停住了脚步,拿不准这究竟是他们潜海太久出现的幻觉,还是真正有这么一处海中桃源。

    就在曲笙发愣的时候,身后传来了铃铛摇晃的清脆声音,她回头看去,四只形似竹节虾的海兽细脚伶仃地抬着一台暗红色的花轿,正慢悠悠地向街市走来,而那铃铛就坠在花轿的四角,随着竹节虾的脚步,有节奏地响着。

    当那花轿经过曲笙和夏时身边的时候,轿边的窗帘突然被一双白玉嫩手掀开,只是里面的光线太暗,她看不清里面人的脸孔,更不敢用神识去探。

    竹节虾也停下了脚步,躬身不动。

    轿中人发出尖细的笑声,分不出性别,只听那人道:“人类?居然有人类进来了?哎呀呀,真是有意思呢……”

    轿中人放下了帘子,竹节虾们又直起身体,慢悠悠地抬着轿子向前走。

    “这应该是海兽……”曲笙对夏时传音道,“夏道友能看出它的修为吗?”

    夏时脸色很不好:“至少六阶,只怕已临近七阶。”

    七阶便相当于人修的大乘期了!

    轿中人出现后,两人更不敢轻举妄动了,夏时:“我们绕过去打探下,你跟在我——”他的话戛然而止。

    两人身后又传来女子说话的声音。

    “……说起来,咱们可有两千年没见了,姐姐这皮肤是越来越好了呢。”

    “妹妹这身段才真叫好呢,唉,你当我不想来么?还不是因为上一次天海一界时正逢我产卵,这些年照顾些个小崽子都忙不过来,妹妹最近过得如何?”

    “别提了,尽是糟心事,六百年前我处了个相好,也无非是图他长得好生养,却没想到这贱公背后还跟碧睛洞的金眼鳗窕有一腿,前阵子我带着几个手下把他们堵在洞里一起咬死,你看,这是我从他们那宝库里找到的环水碧血绦,正想送给姐姐。”

    “这可怎么使得,不过我就觉得妹妹是爽快人,这件事做得地道,唉对了,你知道九头湾的老怪吧?她前几年也出了糟心事,我去帮了个小忙,从她那里得了三滴天婵液,正好分与妹妹一滴。”

    “还是姐姐真心对我好,不过,那九头湾的老怪也有人敢惹?”

    “三千年产一卵,差点被偷,你说……”

    这两位旁若无人地八卦,直到走过曲笙和夏时的身边才住了嘴。

    “啧,人类的味道。”

    “息娘子居然放了人类进来?”

    “那就不能吃了,好可惜。”

    她们只是略一打量,便继续细细碎碎地继续聊着,看来这两千年来北海高阶海兽的八卦尽在二人掌握之中……曲笙被那威压压得无法抬头,直到两人走出一段距离,她才看到这两只海兽的背影。

    一只人头鱼身,但那尾鳍极美,五色斑斓,铺开足有一丈长。

    一只蛇形,但那下肢处偏偏长出了两条腿,她是用腿在走路。

    夏时叹道:“看来咱们逃不过去,这两位也有近七阶的修为。”

    还是老老实实进去吧。

    “听那二位的话,这里是天海一界,把我们放进来的人叫息娘子。”

    “既然我们来了这里,而且这些高阶海兽都不欲为难我们,那就走一步看一步。”

    虽然这山谷并非海中,但重力却出乎意料的大,两人行走速度不快,这类街市又是禁飞区,就连那些高阶海兽都老老实实走过去,两人自然也徒步向街市走去,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又见到了各种奇形怪状的海兽。

    有海兽形似海马,坐着四条海蛇拉着的车辇,遇见曲笙和夏时还会极有礼貌地打招呼;

    有海兽双鳍伏地向前爬动,临近街市时张口吐出几个袖珍海兽,呜呜叫着“吾儿吾儿”;

    有海兽马身龙首,如一阵旋风奔跑而过;

    有海兽张开贝壳,里面露出一张人脸,跳着前行;

    有海兽身披五光十色的珊瑚,走一步便发出轰隆之声,如海巨人一般踏步而去……

    这些海兽也都有近七阶修为,其中有些海兽对他们投以诧异的眼神,有些则根本不屑一顾,还有一些喜欢恶作剧的会突然作势恐吓……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些高阶海兽确实没有动他们二人。

    渐渐的,进入街市的海兽越来越少,两人也快要接近街市,曲笙心下还安慰自己,虽然临近七阶,不过这些海兽到底还是六阶修为。

    然而当曲笙和夏时快要走进街市大门的时候,从他们身后突然传来了恐怖的威压。

    一个身穿暗红色长袍的男子瞬间来到两人面前。

    “你们认识息娘子?”一把折扇轻轻挑起了曲笙的下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笔墨难书的俊美容颜,她心下一凉,见过那么多海兽,都未有人形,而眼前的这一位,竟然已拥有完美无瑕的人形。

    海兽与常服用化形丹的黑崎兽族不同,它们没有化形丹,也不屑服用。

    所以这只能说明一件事,现在她面前的,是一只足有七阶修为的大乘期海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相邻的书:天之境[综]本宫是男的穿越之女妖魅青玄道主倚剑弑苍天武侠崛起仙少,走着瞧黄泉路派出所弑月琉璃冥界之花冥冥女鬼修真记霸气军长成神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