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苍梧祭典(四)

【书名: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 第131章 苍梧祭典(四) 作者:吴瑕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天影死人经不朽凡人仙玉尘缘仙武神皇大主宰符皇     北海冰种力量之霸道,足以镇守整个北海水域,只凭一道气息就令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恐怖的力量正在山中盘旋。

    高阶修士甚至有那么一瞬间的身体紧绷,是被这天地之种激出的气血翻涌。

    赵欢赵见多识广,他惊道:“北海冰种!”

    洁净的气息化为一道蓝色浪花,从苍梧山的的山脚开始盘旋而上,水浪将之前所有阴霾之气全部清扫一空,当这气息过后,原本黄土贫瘠的山体上,突然出现了一层嫩生生的绿色新芽,而这气息也并非完全的北海冰种之力,它只盘旋到山峰之处便随着力量的耗尽而消失,不留一丝。

    可这已经足够苍梧山重新焕发生机了!

    在曾经的磨难中,在一次次的重生中,这历经风雨的青山,终于还了本来面目。

    有清润的风从山下吹来,岚气氤氲,流水淙淙而过,一只误闯入护山大阵的凡雀站在一处岩石上,发出了一声啾鸣。

    恍如天籁。

    耳边依稀传来抚琴声,有人以古调作歌,吟唱道:“山迢迢兮水长,松涛猎猎兮伴我琴琅。云霞沉浮兮秋意茫茫,远客来兮……”

    金色细碎的花雨落下,一道道幻影出现在众人面前。

    有在后厨偷肉吃的光头和尚;

    有在屋檐下卷不释手的呆书生;

    有拿着扫把给鸟儿喂食的英俊青年;

    有人在锄草耕田,年轻的男女在林间穿梭而过,发出爽朗的笑声,沉溺于手谈的弟子未发现有旁边摆放的茶碗已被调皮的鸟雀喝个精光,日复一日看着浮云的苦行士正在无意识地拿笔记录着什么……

    这是一群与当前修真界完全隔绝的修士,他们只求平静的内心,归隐在田园山水间,不问世事,不知山外岁月。

    然而这些人,最后都战死在这座山上。

    在那一场几乎灭尽苍梧满门的战斗中,他们前仆后继,鱼竿、铁锹、扫把、棋盘……这些弟子拿着他们不成样子的可笑武器,就这样冲了上去。

    “苍梧不灭!”

    即便是这样弱小的我们,也有要守护的东西啊!

    道心一片垂天听,殉节证道,无怨无悔。

    幻象一点点碎裂,最后留在人们耳畔的,是一个苍老而平和的声音。

    “……你看,在你眼里很弱小的苍梧道统,也能破得了你在外面学来的强力法门。”

    幻象戛然而止。

    曲笙第一次看到苍梧山的原貌,这里曾经生活着一群什么样的人,他们用自己的牺牲诠释了自己坚守的道统。

    她一直不明白,明明是这样弱小的门派,为什么会有那样刚烈的庭训——“不为进者动,不为退者动,不为强者动,不为恶者动,不动如山,敢担天下。”

    啊,我现在明白了。

    因为我要还青山本来面貌。

    因为我要这天地清朗无垢。

    因为我要这人间浮生可歌。

    因为我要这苍梧派,生生不息,绵延昌盛!

    曲笙缓缓站起身,脚下翠绿蔓延,身后废墟渐渐崩塌,四千年精神和传承,就在少女的身后发出清透的光芒,映在这阳光下,象征着一个门派的重生。

    苍梧第五任掌门,曲笙,对下方众弟子训诫曰:

    “心立于自然之中,逍遥吐纳,为修道之本心。”

    “身立于民生之中,庇护良善,为人类之本质。”

    “智立于技法之中,精修钻研,为修士之根基。”

    “神立于人间之中,开太平之道,启盛世之心——”

    “此乃苍梧之魂!”

    “众弟子受诫,正心、正身、正智、正神!”

    “以此共勉之。”

    壬江真人看到幻象已是泣不成声,众位弟子都面色悲痛,他哽咽着,带领下方弟子齐声跪拜道:“谨受掌门诫!”

    苍梧祭典之礼,至此方成。

    曲笙从祭台上走下,她默默对众弟子施一礼,众弟子方才起身,曲笙走过弟子阵容,来到宾客席前,率领身后弟子,再次向众宾客施一礼。

    南淮元君正在宾客之首,他拂出一道微风将众人扶起,轻声道:“苍梧之道,我心仰慕,那么这一次,本座便送你们一个小礼物吧。”

    修为到了大乘期,可上应天道,自主为他人降下机缘。

    南淮元君的本源本就是草木之力,他修的是领域为“和光同尘域”,其中自生“天地根”,对生机最为敏感。他指尖微凝一团绿色光芒,无须任何法诀,将其轻轻一送,那绿色光芒便进了苍梧山内。

    只眨眼间,那些北海冰种气息留下的嫩苗便开始疯长,只用了几息便长成郁郁葱葱的树木、葱翠可人的绿草、芬芳喜人的花丛……所谓改天换地之能,不过如此。

    曲笙再次躬身致谢,就在她低头的那一刹那,一滴泪水滚落在下方的草地中。

    列位祖师、师父,我们的苍梧,终于活过来了!

    当她挺直身躯,少女的面容上,不留一丝脆弱的痕迹。

    “诸位前辈,今日请……”曲笙正想邀请宾客入席,然而此时,山下却传来护山大阵的波动,一道剑光从山顶冲了下去。

    “断龙门!”夏时冷声道。

    “本座乃是断龙门掌门陆奉天,收到苍梧祭典请柬不胜欣喜,亲自赴会,为的是曾经曲掌门许下的,苍梧山‘有能者居之’的诺言,今日正巧正道的大能济济一堂,何不为我等做一个见证,看这苍梧山,到底谁当居之!”

    ※※※※※※※※※※※※

    断龙门不仅来了,而且还在苍梧祭典的当日,他们不惧此地高阶修士聚集,甚至还有一名大乘元君。

    不过……他们为什么要怕?在这修真界,只要是堂堂正正的比拼,就算是天王老子也没办法插手多管闲事!

    所以这断龙门依据曲笙的一句话,便光明正大地上门来挑战,偏生苍梧还无法拒绝,而来参加苍梧祭典的宾客也无法出手,除非他们打算下杀手伤害苍梧弟子。

    说实话,断龙门对这样弱小的门派,还真没有赶尽杀绝的打算。

    掌门陆奉天带着门内各境界修为的精英正式来踢馆,甚至还有宗师级阵法师和宗师级符箓师,他曾听说曲笙带着三人与彭家老祖彭千繁赌战之事,因此做了完全准备,势必要夺下苍梧山,将荔染水脉以西重新收入囊中。

    曲笙对夏时道:“放断龙门的道友进来,”又对众位宾客致歉,“苍梧有一些事务要处理,还请各位前辈见谅。”

    其他人未表态,三重天天君赵欢赵倒是笑道:“这门派祭典嘛,要是不打一架多没意思,我们观战,哈哈,观战!”

    鸿英神君怒起,一脚将其踹开,然后安抚道:“曲掌门不要见外,有我等在,必会主持公道。”

    然而只要对方遵守公义,他们却是不能插手的。

    曲笙自是理解,她与众位弟子刚刚看过苍梧山的记忆,此时又怎会怯场?在苍梧祭典的时候,断龙门前来挑衅,更是激起了众人的战意。

    片刻后,山下飞来乌泱泱一群修士,大约有三十人左右,领头的那人身着雪白长袍,容貌俊美,神采飞扬,一派桀骜不驯之气,足有化神后期修为,正是断龙门掌门陆奉天。

    他率弟子来到山腰处,先对曲笙这东道主颔首示意,然后对宾客席的众位行礼道:“不想今日扫了各位的雅兴,稍后若不嫌弃,请来断龙门小坐片刻,让在下尽一尽地主之谊。”

    陆奉天礼数周全,一时竟让人挑不出毛病,倒是芮栖迟在后方冷冷开口道:“小坐不必,今日既然两派相争苍梧山,那么我等便做一个公证人,若其间有任何不轨之举,休怪本座剑下无情。”

    “有灵端峰栖迟神君作证,在下也十分放心,以免日后有人说我断龙门仗势欺人,在此谢过芮峰主。”陆奉天见“人间双璧”之一竟无心神不稳之态,反而口舌锋利,可见其不仅心志坚定,同时也是十分张扬狂傲之人。

    陆奉天的确就是这个性子,否则也不会将宛辽平原纳为自己的版图,一边以主人自居,一边打压荔水派,广纳门人,在此地兴盛起来,目前断龙门的规模已直追大宗门,恐怕在下一次评级中,便可以晋阶为大型宗门。

    只可惜他自己倒是大多时间能收住性子,且行事也还算张弛有度,平日以命门正派自居,努力将自己往正道上靠,但是受他脾性影响,断龙门弟子大多是鼻孔看人,就如牧语真君,身为陆奉天的第七徒,师父的本事没学多少,跋扈的劲儿倒是学了个十足。

    曲笙忍着怒气,这陆奉天一来就以主人地位自居,与众宾客寒暄,何曾将她这掌门放在眼里?曲笙本身也是敌弱我强,敌强我更强的人,炼气期的时候都敢嘲讽紫覃这样的大妖,当下直言道:“陆掌门想如何比试,苍梧奉陪到底。”

    修士若一眼不合自然是要打上一架,谁的拳头大听谁的,不过现在这个场合么……狂傲之人同样也是最要面子之人,众目睽睽之下,陆奉天反而不想占苍梧便宜,他本就是有野心之辈,今日便打算要在这五大山门的诸位大能面前一战成名!

    陆奉天坦然道:“无论是曲掌门亦或本座出题,都有舞弊之嫌,既然有诸位道友前辈在,那么不如请诸位做主,为我们两派选一个比试题目可好?本座相信以五大山门之公正,必不会让我等有遗憾。”

    他剑眉一挑,便看向宾客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相邻的书:天之境[综]本宫是男的穿越之女妖魅青玄道主倚剑弑苍天武侠崛起仙少,走着瞧黄泉路派出所弑月琉璃冥界之花冥冥女鬼修真记霸气军长成神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