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命灶(三)

【书名: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 第152章 命灶(三) 作者:吴瑕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天影不朽凡人死人经仙玉尘缘仙武神皇大主宰符皇     这触手长得十分可怖,似有形,又似无形,上方吸盘上尽是利齿,令人头皮发麻。不过这触手攻击的同时也解放了曲笙,夏时以剑意迎战,曲笙同时祭出了定军枪和雁门盾,她终于能开口说话:“那怪物上面没有灵力,我来挡住攻击,你把它的原形逼出来!”说罢跃身而上,雁门盾上激出保护结界,挡住了一下触手的攻击。

    夏时抓住了这个机会,他毫不犹豫地冲了下去,剑意斩开雪蝶谷,大地轰鸣,露出下方的深渊来。

    当两人看清那深渊下的怪物时,俱是震惊。

    一颗硕大的黑色黏皮头颅在夹缝中狰狞地往上挤着,头颅下方便是密密麻麻的触须,这些触须可刚可柔,最中心的一部分支撑起头颅,另一部分则伸出数根巨大的出手在涌动着,似乎正在帮它挤上地面。

    这怪物的模样像是某种深海兽,但它身上既没有灵力也无妖力,夏时第一次面临这样恶心的怪兽,反而不能允许它来到地面,他一剑接着一剑斩了下去,斩断一根又一根向上攀爬的触手,然而却总是赶不及触手重生的速度,他心中悚然,隐隐有了一个想法。

    “我大概知道这怪物的来历了。”他一边控制在着触手,一边对曲笙传音道,“天元2018年人间大劫的前夕,我师父和师娘曾在黑崎州的黑水泽遇到过这种怪物,它……它不属于人间,这是规则之物——虚空异兽!”

    虚空是界与界之间的虚无空间,人们所生存的宇宙中,存在无数个世界,在道典中被称为三千大千世界以及亿万小世界,人间界是其中的一界,当修士修炼到大乘期,就可以在虚空中穿行,甚至可以到达虚空界河,在那里的洪荒战场与各界之人无限制死战。

    而在虚空洪荒战场中,曾有一个关于某种怪物的传说。

    在虚空深渊之中,生存着一种庞大的怪兽,它的生存没有任何目的性,也没有渴求。但是这种怪兽本身,就代表着归于零点的绝望,它们游走在最黑暗的深渊之中,捕猎它们见到的活物,吃下去的时候,也没有任何好恶,没有任何快感,而只是单纯的杀戮。这种怪物的能量超出任何一界的范畴,唯一的弱点便是它体内的“核”,而一旦核毁灭,它将会带着周围和体内的一切一同毁灭,就像从未在世间出现过一样。

    青弭峰峰主晏修和柳昔卿曾与这种虚空异兽战斗过,后来北冥界图谋人间界的阴谋被揭露,证实了这种虚空异兽是被人有意放入,且不知道究竟被放入了多少只。大战后,五大山门曾组织了不少人力探访人间各地,寻找虚空异兽,却无蛛丝马迹。晏修与柳昔卿成为人间界唯一与虚空异兽对战过的修士,他们将与虚空异兽的战斗经验总结成册,而关于虚空异兽的记载也流传了下来,夏时曾在师父口中听说过。

    他没想到,自己竟然在雪蝶谷遇上了一只!

    曲笙正在传音问道:“虚空异兽?要怎么才能杀死?”

    夏时自然知道师父和师娘是如何杀死虚空异兽的,人间的法宝、法术、神通对虚空异兽的表皮几乎无法造成伤害,对付这种几乎杀不死的怪物,当年是师父晏修闯入虚空异兽体内一举毁掉内核,最后在异兽爆炸之时,柳昔卿激发出铮鸣境,带着晏修躲入小空间内,两人才逃过必死之劫。

    好在如今的夏时也拥有琉璃石及琉璃洞天,这怪物也不是不能一战!

    “看到它头顶上的孔洞了没?”夏时一路扫清那些纠缠的触手,对着曲笙道。

    曲笙也跃上深渊上空,凝灵力于目,看到那怪物头顶正中央有一圈小型的护卫触手,而触手的中央果然有一处小孔,像是透气所用,正一张一合。

    “我看到了!”

    “触手虽会攻击人,但只要小心即可,唯独那孔洞会喷出黑色的泥浆,人身沾不得,我们必须想办法躲过泥浆,从那孔洞进入怪物的内腔,才能毁掉它的内核,而在内核毁掉的瞬间怪物本身也会自我毁灭,届时你我一起进入琉璃石躲过。”

    问题在于,如何才能让怪物停止喷吐泥浆,当年柳昔卿是用了一种名为“亭亭草”的灵植吸引了虚空异兽的注意力方才成功,他们身边却无此物。

    曲笙咬牙道:“你掩护,我用雁门盾试试!”她这盾牌与其他法宝不同,而且材料也冷僻,说不定能搏一搏!

    “那泥浆连天下火种排行第十的锡兰真火都能灭,你要小心。”锡兰真火几乎能将所有法宝炼化,但是当年柳昔卿的锡兰真火竟也奈何不了虚空异兽,夏时没别的办法,唯有炼制雁门盾的星铁不在他所知范围内,姑且一试。

    霁光惊雷剑域全开,夏时以剑意开路,将那孔洞附近的触手绞杀,曲笙冲了过去,孔洞似乎感应到了敌人,又是一股黑泥喷了出来,曲笙用雁门盾的一角去挡。当那滩黑泥与雁门盾上熠熠生辉的星铁相遇的时候,盾牌表面骤然弹起一道屏障,将那黑泥拦在盾牌前三寸处。

    曲笙大喜:“能成!”

    夏时瞬间来到曲笙身后,雁门盾随着曲笙心意变大,将两人围挡得密不透风,然后夏时使出了御剑术,两人向着孔洞一跃而入。

    四周一下子陷入死寂中。

    曲笙意识到自己已经进入了虚空异兽的内腔,她慢慢抬头,发现内腔之中跟她所认知的完全不一样。

    这里面没有任何器官,如陷入虚空般,只能看到从身边飘过去一个个透明的格子,那里面装着许多奇形怪状的东西,许多看上去都已经*,但也有新鲜的,比如曲笙就在一个格子里看到了她刚刚还垂涎过的肥鱼,早已翻了肚皮,缺水而死。

    如果他们没能及时做出反应,大概也会跟这条鱼一个下场。

    夏时的遁速极快,没过多久,两人便在内腔里看到了一个拳头大的光核,夏时十分冷静地道:“就是这个了,你做好准备了么?”

    “嗯,冲吧——你做什么!”曲笙本以为夏时会带着她冲过去,却没想到他竟然强行将自己收进了琉璃石,再一回神,身边已是碧草青天,是她所熟悉的绿琉璃洞天。

    简直混账!曲笙到现在才明白,其实夏时并没有信心,否则也不会把她一个人先丢进来,可惜她修为太低,连反抗都不能,而最让曲笙难过的是,她竟然……连在他身边并肩作战的资格都没有!想要变强——可这句话对她而言真的只能是说说而已,无论怎样努力,就算承受了开灵窍的痛苦,这身废物体质还是让她成为了最拖后腿的那一个。

    但曲笙十分冷静,自怨自艾也不过刹那间,她立刻开始分析眼前情况——虚空异兽的内腔还是太过危险,夏时一定会抓紧时间破坏内核,想必结果很快就会出来,她现在只盼这琉璃洞天别突然把她传送出去,因为那很可能意味着……夏时死了。

    曲笙的拇指掐在指节上推演时间,绿琉璃洞天的柔风吹过,万籁俱静,只有树叶在沙沙作响。她不知等了多久,也许不过只有几息,也许过了一刻钟,半个时辰、两个时辰、一整天、一个月、一年……拇指停留在中指第一节就没动过,她闭着目,心却乱了,直到有人突然拉住她的手,曲笙方才睁开双眼。

    浑身浴血的夏时就在眼前,但他似乎已经支撑到了极限,两人不过打了个照面,他便倒在她身上,昏迷了过去。

    曲笙不知如何是好,她从储物袋中掏出丹药想喂给他,但那丹药瓶刚拿出就被一只白色小鸟啄了下来,她抬头一看,头顶上有各种模样的妖禽盘旋,随后又感觉衣角在被什么东西牵着,竟是一只灰扑扑的二阶小灵兔,周围亦有许多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妖兽在看着她。

    “你们要带我去哪?”曲笙扶着夏时,对这些飞禽走兽道。

    小灵兔一蹦一跳地在前方引路,把她带到绿琉璃洞天最好的灵泉那里,她将夏时放了进去,用泉水洗净了他脸上的血污,然后静静地守在一边。

    只要他还活着,心就定了下来。

    就这么守了三天三夜,灵泉里的夏时突然有了反应。

    曲笙先是惊喜,随即这惊喜变成了惊吓。

    夏时没有醒,但是他浑身都布满了雷电,那雷电似乎已不受他所控制,竟然在伤害他的身体,那些伤口重新溢出血来,染红了整个灵泉。

    这情况不对!灵泉已经不管用了,甚至灵泉丰沛的灵力补充可能还起了反效果,她得想办法把他捞出来。然而曲笙刚凑过去,还没碰到他的身体就被弹飞了出去,她咳了一口血,然后取出天运求索缠住他的身体,一点点把他从灵泉里拉了出来,

    该怎么办?曲笙头脑里疯狂思索解决办法,她甚至看向那些为她指点灵泉路径的小妖兽们,它们一直在这里陪着她一同守护夏时,然而当夏时产生异样时,这些小兽也只是战战发抖,有些急得上蹿下跳,都不知该如何是好。

    月刃沉睡,夜刃不在,了解夏时身体的两只都不在,她真是两眼一抹黑。

    就在曲笙殚精竭虑之时,夏时终于醒了过来,他动弹不得,却伸出手指向曲笙。

    只见一道白光闪过,两人从绿琉璃洞天消失。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相邻的书:天之境[综]本宫是男的穿越之女妖魅青玄道主倚剑弑苍天武侠崛起仙少,走着瞧黄泉路派出所弑月琉璃冥界之花冥冥女鬼修真记霸气军长成神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