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东边日出西边雨(三)

【书名: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 第182章 东边日出西边雨(三) 作者:吴瑕

强烈推荐:仙武神皇仙玉尘缘大主宰死人经天影斗战狂潮不朽凡人符皇     曲笙有一种预感,她会遇到这画像上的人。

    他无疑与这个迷宫的主人有着莫大的关联,若非如此,也不会到处都是他的画像。按照秘境里的规矩,曲笙没有去动那幅画像,而是对着那朵会唱歌谣的小花下手了。

    当她和六文钱看到第六朵小花的时候,她伸出手,把那花连根拔了起来。

    六文钱“吱”了一声,惊恐道:“你真野蛮!”

    “原主人的东西我们不好碰,但是这种引路的路标总可以拿来碰碰运气。”只可惜,曲笙眼见那小花离开土壤后渐渐凋谢枯萎,只能又将它重新放回刚才拔出的土壤之中,这小花如鱼得水,立刻便能复苏,而且一旦恢复元气,立刻又摇头晃脑地唱了一句歌谣,精神得很。

    曲笙颇有自信地解读道:“这句歌谣,前一句像是感慨人生,而这后一句想必才是题眼,杀人者和救人者本就是对立关系,咱们继续走下去,总是能遇到让我们做出选择的时候,到那时,也就是这迷宫秘境被破之时。”

    经过这么多年的相处,六文钱已经不会被她神棍的样子迷惑了,它趴在曲笙的肩头,不屑地撇撇嘴道:“这也太容易破题了,你要小心,有时候太明显的引路标示很可能是陷阱,我倒是觉得,你该去找那画像试试。”

    曲笙摇了摇头,不知为什么,她本能地不想碰触那画像,总觉得里面隐藏着什么危险的东西,相比之下,还是会唱歌的小花看上去更好欺负一些。

    别怪她欺软怕硬,在秘境里,走错一步,面对的可能就是生死险境。

    然而,秘境里同样也有一条铁打不变的定理——越是怕什么,越是来什么。

    再一次进入庭院的时候,曲笙便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她本地不想靠近那间挂有画像的房间,正犹豫着要离开,这个时候,六文钱突然说了一句话。

    它捋着须子道:“去看看吧,难道你没注意,随着我们发现画像越来越多,那画像中的男子出现的位置,也随之由上及下,上一幅画的是他坐在悬崖边看远山日出,已是到了画像的最底层,这一次……”它故作高深地笑了几声,“或许有惊喜啊。”

    曲笙背后寒毛都竖起来了,因为画像只是姿态不同,所以她还真没注意六文钱提到的这一点,这样一来,她还非进去看一看不可了。

    但是,就在曲笙的手将要碰上厢房门的时候,她听到了庭院外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声!

    声音尖利刺耳,像是扼住喉咙发出的最后嘶鸣声。

    她急忙收手,循着尖叫声一路电光石火地飞过去,发出尖叫声的正是那朵每次在遇到画像后,路边都会出现的小白花。

    曲笙这回干脆连着泥土一起把小花挖了出来,带着它回到庭院。在这一路上,小白花停下了尖叫,花瓣却是颤抖不已,就像是明明很害怕,却但是还不得不面对危险的小动物,倒是让曲笙心里有些怜爱。

    曲笙带着小花再次回到了庭院,越是接近挂着画像的房间,小花哆嗦得越厉害。如果曲笙不是修士,大概真要以为这里有什么鬼怪了——然,三道六界,莫不在天道之下,修士纵横其间,以浩然正气养身,又怎么可能会怕这些东西?

    曲笙是不信邪的,到了关头,她不怕变故,怕的是这画像万一有什么神通,再把她坑一次,然而她又不得不去,因为迷宫的破题点现在无非便是庭院画像和唱歌谣的小花两个身上,当它们联系在一起的时候,她便知道,是破题的时候了。

    她伸出手,缓缓推开了那扇门。

    但是她猜错了,这一次的厢房里,一副家徒四壁的模样,非但没有画像,连一应家具都没有,当她走进去后,门未关,但光已暗,迅速形成了一间密室的模样。

    曲笙把小花捧在左手,肩膀上趴着六文钱,右手拎着定军枪,缓缓走到密室中央,沉声道:“别装神弄鬼了,有什么想说的,想做的,尽管来。”

    在修真界,修士和秘境是一种相互吸引的关系,秘境的产生是因为天地和前辈的馈赠,它们需要人来挖掘和开采,还很有可能还肩负着一些任务和遗迹传承,成为人们口中的“机缘”,甚至在一些人的观念中,秘境也需要血肉的滋养和人的气息。修士则从秘境中获得修炼资源,所以机缘巧合的情况下,两者是相互促进的关系。

    越是危险、蹊跷的秘境,机缘和秘宝也越多,而曾经留下这些秘宝的人,所需的事情也越难办,直到此时,曲笙也一直相信着,这座迷宫必定对她有所求,当她触发过一些关键物品后,那个躲在背后的机缘,自然会想方设法的与她接触。

    这不是来了么?

    密室的地面扭曲变形,在这昏暗的幻境里,一棵缩小版的老树从地上升了起来,曲笙一看便笑了,这老树的树干上还有她所熟悉的树洞,而这树又是令人熟悉地扭动了两下,曲笙不自禁后退了一步,上一次它这么扭动,吐出的可是成群的山魈。

    结果这一次,老树吐出的却是本该出现在这件屋子里的画像。

    那画像果然与六文钱说的一样,这一次,男子已经走到了画像的边缘,这也是他第一次露出了正面,只是画面只截到他的半边侧脸——此时正是夕阳残照,在山石嶙峋的小径上,他身后血流成河,满是支离破碎的尸体,男子拎着手中染血的长剑走了下来,他半垂着头,披散的发丝遮住了脸庞,另一边脸则隐没在了画像边缘。

    而就在这唯一露出的半边脸上,曲笙似乎看到了有泪水从男子的脸庞滑落。

    杀人者并不快乐。

    只从这半掩半露的侧脸上,依稀也能看出这男子拥有绝代风华,在以往的画像中,他又是如何潇洒的人物,醉酒红尘,仗剑江湖,行万里路,看无数风光,历经人世沧桑……可这样的人,却在杀了这么多人之后,流下了泪水。

    曲笙手上的小花在见到这画像之后,再次发出了尖叫声。

    六文钱也竖起了浑身的毛,到了这个时候,它却不淡定了,紧紧抓着曲笙的衣领道:“这画像上的气息,很强大……”

    曲笙坦然一笑,她放下小花,拾起了画像,分出一缕神识,将神识嵌入了画中。

    一瞬间,幻象丛生,她被拉入一个寒风萧索的世界,四周弥漫着血腥气,而那个画像上的男子,正背对着她,手中的剑尖上,还滴着血。

    而在这男子的另一侧,居然还有一名中年修士坐在山石上,他的脚边,是一只脊背弓起,戒备地看着她的金色豹子。

    曲笙心想,这大概就是在迷宫的另一个人了,虽然气度不凡,不过看上去也是筑基修为,应该不足为惧。

    不知不觉,天蒙蒙下起了小雨。

    曲笙没搭理那画中男子,而是向旁边的修士招呼道:“这位道友想必也不是这迷宫之人吧?不知该如何称呼道友,我是苍梧派曲笙。”

    那修士淡淡一笑道:“原来是苍梧派曲掌门,久仰大名。在下名号不足挂齿,我是万兽观修士,免贵姓陈,请曲道友相信我没有恶意……嗯,丝丝,不要太紧张。”他拍了拍豹子的头,“这是我的灵兽丝丝,因为我受了伤,所以她有些谨慎过头了。”

    曲笙心下便明白了,这是一位老江湖,受伤这种事,迟早也会被对方看出来,索性坦言相告以示好,而且万兽观是五大山门之一,那里出身的弟子也都是一身正气。

    不过她也没有一听对方报名号便相信,那种天真的人几乎都活不长。

    她与那名中年修士之间的信任度毕竟还没到互换情报的程度,也不知这画像的葫芦里买的什么药,因此两人只是稍作寒暄,之后便都将目光投向那背对他们,一直沉默的男子。

    曲笙问道:“不知前辈召唤我们来此,有何贵干?”

    “自然是杀人。”那男子转过身,终于露出全貌。

    曲笙很难形容这男子的长相,修真界境界高的修为都各有各的风采和气质,很多时候容貌已不是评价一个人的标准,而是他散发出的气息。

    这个男人身上的气息对女人而言,非常非常充满诱惑力,可他偏偏又根本不在意,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似遭逢极大的苦难,那张俊美的脸满是抑郁之色,又因处此乃是杀伐之地,他眼神中又增添了许多狠戾。

    曲笙不怕他,能在秘境画像里的人,不是死了就是被封印了,留下的不过是执念罢了,她坐在了另一侧的石头上,还不忘捞起那朵也跟着进来,却瑟缩成一团的白色小花,笑道:“那么,前辈得先说说条件。”

    那男子沉沉笑了两声,挑起眼角看向曲笙,又是几分邪气几分挑衅地道:“条件?你们已经进了游离境,竟还要跟我谈条件?”他抬起手,用剑尖指着曲笙,“若有一人,你们不杀,那么所有人都要死,是杀还是不杀?若有一人,你们不杀,你们自己便要死,是杀还是不杀?若有一人,正欲杀你,那你们是杀还是不杀?”他说罢,又自笑起来,“……自然是要杀的,血煞喉肠,人间快哉事,不过就是杀该杀之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相邻的书:天之境[综]本宫是男的穿越之女妖魅青玄道主倚剑弑苍天武侠崛起仙少,走着瞧黄泉路派出所弑月琉璃冥界之花冥冥女鬼修真记霸气军长成神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