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东边日出西边雨(五)

【书名: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 第184章 东边日出西边雨(五) 作者:吴瑕

强烈推荐:天影斗战狂潮死人经仙玉尘缘不朽凡人仙武神皇大主宰符皇     最后一道题。

    不知什么时候,山间小径的雨已经停了。狄或斜倚在旁边的峭壁上,长眉入鬓,冷冷地看着曲笙和乾煞元君。

    狄或道:“两位前面都放弃了使用符箓,我对你们处境很是担忧,因为第三个选择题,不会再给你们转机,而且这一次,需要你们两个人一起做出选择,若是你们给出的答案不同,那么之前的符箓都会被激发。”

    乾煞元君突然伸出手制止了狄或继续说下去,他道:“在听第三道选择题之前,我可否与这位曲掌门说上几句话?想来我们是三座迷宫里第一个做选择的组合,说几句话的时间,应当是有的吧?”

    狄或冷哼一声,道:“可。”

    曲笙心里觉得这位姓陈的万兽观修士气度不凡,虽然修士展现人到中年的老相已是晋阶无望,不过是在熬寿限罢了,可他却一派镇定自若,不徐不疾。

    他的态度,让她想起了她的师父凌海真人,心中莫名有些亲近。

    她站起身,施了一个晚辈礼,然后道:“我其实与陈道友一般,宁可以人性一搏,也不愿做灭绝人性的那一个。有什么指教,请陈道友尽管直言。”

    乾煞元君微笑着看眼前只有三百多岁的曲笙。

    她的事迹,其实修真界高层都有所耳闻。当年晋城一战惊天动地,谁都没想到,在那样的情势下,主持战局的竟然只是一名年方十七岁的筑基期修士。如今一看,此人心性果然不一般,只是她还太年轻,修真界中危局重重,她能看透陷阱,却看不透人心。

    这三道选择,最凶险的便是这最后一道。

    他心里已经做好了玉石俱焚的打算,就算游离境压制了他的修为和境界,可他毕竟是大乘修士,如果最后真的出了意外,他也会用尽一切办法护住这迷宫里的人,将这游离境毁灭也不可惜。乾煞元君早已看出,这里之所以有这么古怪的规则,极有可能是封印了某种东西,而迷宫就是其中关键。

    乾煞元君摸了摸金色豹子的头,对曲笙道:“修士修行,总是讲究个机缘因果,如今我和曲掌门都入了这个局,自是也在游离境的因果中,而人生种种选择,也无非是一个‘因’的开始,或是一个‘果’的结束,你自来,我自去,只得心中自在便好。这一番话,原不该我多嘴,也只是盼你我能共勉,所谓天机一线,是非曲直,就在这一线之地了。”

    曲笙听这一番话,如醍醐灌顶。

    她一直将这个秘境当做对个人的一个考验,或是当做普通秘境一般去闯荡,却从未想过游离境出现的“因”和他们为什么会来此地做选择的“果”,狄或的选择题看似是在让他们做一个简单的选择,其中却包含与整个游离境的因果联系,他们这不是在冒险,也不是在争抢机缘,而是……

    生死关头!

    这个游离境的天机,就在于最后一道题上!

    她点点头道:“晚辈明了。那么,请前辈出题吧。”

    狄或似乎也已不耐烦,他提起剑尖,在峭壁上划过一道刺耳的声音,就像他的声音一样,带着金属般冰冷的质感。狄或再次取出一张符箓,放在两人中间,对他们道:“第一道题的时候,你们放弃了攻击;第二题的时候,你们放弃了自保。既然这样,当三座迷宫的选择都开始激发后,无论你们是否活着,都要做出一个选择——是否要激发最后这张符,向毁灭你们的人复仇?”他顿了一顿,又出做出了解释,“毁灭你的人不仅仅是指对方迷宫里的人,也可能策划这一切的人,是幕后之人……也许是我,也许是整个游离境也说不定。”

    曲笙轻咬下唇,她一听到这个问题便紧皱眉头,而乾煞元君亦是一脸凝重。

    她开口问道:“如果我们还活着怎么办?这第三道选择就算作废了吗?”

    “自然作废,就像前面你们放弃的两张符一样。只要你们能活下来,游离境的机缘便归你们所有。”狄或将两枚木制令牌丢给二人,示意两人在上方写出回答,“现在,两位便做出选择吧。”

    曲笙有些茫然。

    对普通人来说,就算是再圣母的人,若是被人害死,也是有复仇的觉悟的,而“复仇”二字,又在许多心有不甘之人心中发酵,最易生成心魔。

    向杀害你的人复仇,天经地义。

    但她现在做的是一道选择题,曲笙一点点推演着这三道题的脉络。

    第一道题,考验你是否会为了利益选择主动攻击;

    第二道题,考验你是否会为了自保选择被动攻击;

    第三道题,考验你是否会为了复仇选择攻击。

    她放弃了第一次主动攻击,是因为她无法因为想要自己活下来便掠夺他人性命。

    陈道友放弃了第二次被动攻击,是因为他在试图与狄或给出的选择抗争,减少其他迷宫受到的伤害,甚至愿意自我牺牲。

    到了第三道题,他们的选择范围终于不仅仅局限于迷宫,而是直面规则。

    复仇吗?

    曲笙看向怀里的小花。

    她知道那小花害怕狄或,因为它一直在微微颤抖,但它还是跟了进来,也因此,曲笙一直都没有忘记这朵小花也是一个关键所在。

    它曾经唱过:“秋风叶落,浮生一梦;杀人者快哉,救人者悲矣……”

    在这座朱紫迷宫里,她和陈道友都没有考虑自己,而是想救下更多的人,那么在其他迷宫呢?那四个他们或是熟悉,或是陌生的人,究竟是愿意做“快哉”的“杀人者”,还是“悲矣”的“救人者”?

    而她的复仇,最后到底会应在谁的身上?

    ……

    曲笙伸出食指,在那木制令牌上写下一个字。然后她抬起头,发现对面的陈道友也已经写好了字,正和蔼地看着她。

    一瞬间释然,两人相视而笑。

    令牌重新回到狄或手中。

    他观之色变!

    因为那两个令牌,一个上方写着“弃”,另一个上方写着“否”。

    曲笙和乾煞元君都做出了同样的选择,在这场与选择的对抗中,他们选择——不攻击,不反击,不复仇。

    如果是一个在修真界闯荡的修士,听到这个选择大概会失笑出声。

    怎么可能?

    你怎么敢?

    你有什么底气,能在这样残酷的修真界做出这样一个必死的白痴选择?

    但有的时候,死亡并不是最终,对与错的选择,人性背后的暗涌,规则下的因果……这才是身为一个修士的立场,也是一名修士应有的境界。

    而境界,也是修士的修道生涯中,最为抽象的一个关卡。修士可以完全靠丹药提升到金丹期,然而金丹期之后,就算是资质再好,若是境界提升不上去,也依旧会进入瓶颈期,甚至终生修为不得寸进。

    能成元婴者,才有大顿悟。

    而大顿悟,皆非顺境所能得。

    直到做出这些步步惊心的选择后,曲笙隐隐觉得自己的境界又要突破,她抚摸着怀里的小白花。在九重天外天本就已松动的境界,已经又突破了一重,如果能活着出去,再加上充足的丹药,她大概可以直接晋阶到筑基后期……或许,挑战金丹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了。

    领悟天道规则,因果纲常,本就是最能提升修士境界的途径。

    她坦然以对,且相信,陈道友与她做了相同的选择。

    接下来,是死一般的沉寂。

    曲笙知道其他迷宫的人也在做选择,在这个过程中,随时都可能有人用符箓来攻击他们,也有可能另外两座迷宫在自相残杀……不知过了多久,曲笙怀里的小花突然不发抖了,它像是终于神魂附体,不仅挺直了腰杆,而且将那怯怯弱弱的花瓣打开至极盛,散发出一缕幽香来。

    它开口了。

    不再是唱歌谣的童音,而是一个成年男子温润如玉般的声音。

    “狄或,这一次,你输了。”

    三座迷宫,当最后一个人做出选择后,霎时间,四周的景色全部更迭,不再是围墙庭院组成的迷宫,也不再是凄风苦雨的山间小径,所有人都来到了一座铁塔面前。

    直到此时,曲笙终于知道另外两座迷宫的人到底是谁。

    铜紫迷宫中的是温三春和贺沧溟。

    黯紫迷宫中的两人,亦是一男一女,那名男子身穿青色道袍,器宇轩昂,而女修则是一身劲装打扮,英气十足。

    这几个人一碰面,除了乾煞元君,其余人脸色都是一变。

    贺沧溟自是认识乾煞元君,他一时怔住。

    而黯紫迷宫中的那二人看到乾煞元君,亦是震惊。

    乾煞元君向众人微微点头示意,曲笙也用眼神回应温三春,两人看到对方,都是松了一口气。

    就在众人齐聚之时,曲笙手中的小白花化作一缕轻烟,随之飘入铁塔之中。

    有男子的声音从中传出。

    “游离境有幸得诸君之力,再次延绵五万年,请诸君入内,秋浮愿为诸位解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相邻的书:天之境[综]本宫是男的穿越之女妖魅青玄道主倚剑弑苍天武侠崛起仙少,走着瞧黄泉路派出所弑月琉璃冥界之花冥冥女鬼修真记霸气军长成神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