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游离之境(二)

【书名: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 第186章 游离之境(二) 作者:吴瑕

强烈推荐:大主宰仙武神皇仙玉尘缘死人经天影斗战狂潮不朽凡人符皇     游离境的铁塔下,其实并不是幽暗的地狱,而只是一座宅院,周围甚至还有绿竹成林,墙边种满了美人蕉。院子里有水池,里面养了两尾通体黑色的小鱼,旁边的的架子上还晒着一些干草药,葡萄藤下放着竹椅,屋檐下有一串叮铃铃的风铃……这里与凡间的普通人家没有任何区别。

    唯有一点不同,不知从什么地方延伸出四条黑色锁链,蜿蜒直到主屋,锁在了里面那名男子的身上。

    狄或。

    这里囚禁着的,才是他的本体。

    他并没有在山间小径的幻象中那般英俊迷人,因为他实在太消瘦了,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脸颊凹了下去,只剩皮包骨,几乎脱了相,眼睛也因为仇恨而戾气深重。现在的他,活脱脱是一个恶鬼了。

    谁还能看出他曾经名列上古纪十大名剑的风采?

    但他却拥有了更强大的力量。

    在铁塔上地动山摇的时候,他却一脸面无表情地从主屋里走了出来,施施然来到天井的蓄水池边上,坐下来看着里面游动的小黑鱼,神色才渐渐变得温柔。

    “这一次游离境开放,我得到了人间的消息……摩罗,听说你回来了……”他将手深入水中,捧起其中一尾体型稍小的小黑鱼,用一团水包裹住了它,柔声道,“我很想念你,哪怕你或许已经不再是你,因为这样,你就不会记得我做过的错事,也不知道……”

    也就不会知道,其实是我害死了你。

    “过了这么多年,我其实已经没那么想出去了,游离境也不错,至少在这里,只有我,只有你,对不对?”他轻轻点了点小黑鱼的头,小黑鱼未开神智,不明所以地吐出一个泡泡,他便低声笑了起来。

    在被囚禁的漫长岁月里,他用自己的元神和一根珍藏多年的女子发丝,创造了这两尾小黑鱼,让它们陪伴他。有时候,看着它们戏水,就好像看到他与摩罗在一起一样。

    可惜的是,摩罗永远不会这样亲近他。

    因为摩罗是云和的道侣,是上古纪出现的魔界之花伽蓝夜合的花灵。

    神魔大战之后,诸神将魔界封印在了彼岸之门,只有她从魔界逃了出来,然而摩罗顶着魔界之花的名号,却并不喜欢杀人作恶,她只想找到一个可以让她知道爱情滋味的男人,所以她隐藏了自己的身份,在那个魔道人人喊打的年代里,每有人堕魔,爆发令魔修最为恐惧的脉反逆流时,摩罗都会赠予伽蓝夜合,助其稳固心神。

    后来,她与云和相知相恋,结为道侣。此后不久,上古纪魔尊应运而生,他便寻了魔尊,将摩罗的秘密告知。

    听人说过,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敌人。

    对于云和其人,狄或再了解不过,云和当时已是修真界正道的统领,绝对不能接受摩罗的存在……他与云和明里暗里争斗了一辈子,事事不愿落于人后,唯有这个女人,他希望云和不要之后,可以留给他。

    没人知道他爱慕摩罗,一丝一毫不敢表露出来,唯恐她知道后,会离他更遥远。

    然而摩罗的身份泄露后,他得到的却是她自绝的消息……怎么会这样?他惶然不知所措,为什么他想捧在手心里好好疼的姑娘,就这么被他们逼死了?

    谁舍得?谁敢?

    这一生,血战无数,也只为她流过泪。

    他怒不可遏,决意复仇,甚至不惜与魔尊合作……紧接着,人间便爆发了瀛川大战,他被云和镇压在了游离境。

    他苦苦等待,只有在游离境开放的时候,他才能通过泄露的那一丝天机来推演人间发生的事,而这一次,他终于等来了最振奋人心的消息。

    伽蓝夜合的花灵重新回来了,虽然她名字已不叫摩罗,但这没关系,他知道是她。

    她现在叫柳昔卿。

    “我要出去找你了,摩罗。”他将另一尾小黑鱼也捞了起来,将它们引入眉心藏好,然后祭出了手中长剑。

    剑刃刺破指尖,精血滑过剑身,尝到主人鲜血滋味的长剑打开了封印,长长地嗡鸣了起来。

    曦光如我,血煞喉肠。

    这柄至今仍然记载在太和典录中的名剑,终于发出了应有的光彩,似晨光乍现,将他形销骨立的身影笼罩在光辉中。狄或整个人突然焕发了神采,灵力一点点滋养了他的血肉,使得他重回了当年巅峰时期的样子。

    风华绝代。

    他朗声一笑,带着那堆锁链冲上了天空,在飞到半空时,锁链骤然绷紧,阻住了他的步伐。

    一道剑光闪过,锁链颓然坠地。

    如果之前,游离境还可以用这些锁链锁住他的神魂,那么当他得知摩罗消息后,真正由曦光剑发出的剑意,又怎么会被这些束缚住?

    他愿在此地赎罪,也并非空口白话。如今……他赎罪的目标终于出现了。

    这一次,他要将这罪孽深重的人间统统毁去,再带着摩罗离开这里。

    永远不分开。

    ※※※※※※※※※※※※

    曲笙万万没想到,她从九重天外天一直打到了游离境,好不容易出了迷宫之后,居然还要打架!而且她听明白了,无论是狄或亦或是秋浮君,绝对都是上古纪首屈一指的大能,狄或被封印的时候已有半神之躯,秋浮君也曾是八阶异兽……这会儿铁塔摇摇欲坠,地基轰鸣而动,四周的符文一会暗淡一会又重新亮起,秋浮君已无暇顾及他们,正在掐诀施法,以整个游离境的力量压制下方的狄或。

    就在此时,贺沧溟终于开口道:“晚辈三重天贺沧溟,事急从权,还请乾煞元君出来主持大局!”

    曲笙一时间愣住了,她完全没想到这和蔼可亲的中年修士竟然是万兽观的掌门,且是大乘之尊!

    从黯紫迷宫而来的女子也开口道:“晚辈扶摇山鸿英神君座下青狸,这一位是轩辕阵派的谭道友,目前我们都只有筑基修为,该如何应对眼前危机……我等愿听从乾煞元君全权调度。”

    乾煞元君站起身来。这位从函古纪便步入大乘的修士,终于流露出一派身经百战方才炼出的宗师气魄,这与修为无关,而是人生的凝练。他目光扫过这些后辈,然后揉了揉一直跟在他身边的金色豹子的耳朵。

    他传音道:“丝丝,记住他们的气息,若有万一,你知道该如何做。”

    金色豹子浑身一颤,但是它什么都没有表露出来,只是用头蹭了蹭他的衣摆。相伴这么多年,他的为人,他的脾性,它都再清楚不过,它唯一能做的,便是完成好他交代的任务,而后……再陪伴他到时光的尽头。

    乾煞元君对众人道:“那便请曲掌门与我的灵兽在前御敌,贺沧溟、青狸、与这位苍梧道友居中,谭道友为阵修,负责压后。”

    曲笙本就擅长冲锋陷阵,她自是应下。

    乾煞元君又对秋浮君道:“事到如今,这游离境的核心及关键所在,还请秋浮君告知。”

    随着地面颤动越来越厉害,秋浮君的额头已渗出汗珠,他低声道:“游离境内核与我命同在,如今必须守住铁塔,此处才是游离境力量最强所在,否则被他突破出去,最后那三座迷墙根本挡不住他的本体一击!”

    太和剑修的杀伤力堪称修真界最强,又何况是狄或这样的人物?众人或多或少都与太和剑修切磋交手过,心头都一阵发紧。乾煞元君更是紧抿双唇,他指尖微动,似乎在积蓄灵力。

    曲笙早已祭出了定军枪和雁门盾,她看了看四周被秋浮君压制的空间罩,心里也在估量狄或的战斗力。

    一个只有筑基期境界的半神之躯,且已经掌握了一半游离境,再加上太和的剑意以及岁无的传承……想要将他控制在铁塔中,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而且秋浮君根本没提到如何杀死他,就连十万年前的太和祖师云和都只能将他囚禁在这里,难道狄或是不死之身?

    那么,便只能重新将他封印了。

    曲笙轻声与雁门盾道:这一次,又该你上了。

    她要将狄或牢牢困在她的雁门关下!

    关,还是那关。人,还是那人。经历九重天外天灵核一战后,曲笙也对雁门盾更有信心——只要拥有足够的意志和信念,把这游离境当做她要守护的疆土,把狄或当成侵略关城的敌人,她连神也敢战!

    “请诸位随我出塔,退避在我身后。”曲笙将雁门盾横在身前,示意秋浮君不要再管那些从地底突破的空间罩,她闪身退出铁塔,虚化而出的城墙将整座铁塔包围起来。

    就在雁门关成型的刹那,铁塔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一道剑光从中将铁塔剖开,狄或手持曦光剑,耀眼夺目如神祇降临,他蔑视地看着诸人,无论是叱咤风云的大乘元君,还是修真界的后起之秀,在他眼中,都如同蝼蚁。

    在上古纪,能压他一头的人,也不过只有云和一人罢了。在这个天元纪年,人间竟无渡劫期,狄或若能出游离境,他便是天下至尊!

    “无论你们是否阻挡我,都要死。”他低沉笑道,“但是我现在的心情非常好,所以,我给你们一个痛快,包括你,秋浮。”

    秋浮君眉心闪过光芒,瞬间变为白色独角骏马本体,沉声道:“胜负,还未可知!”

    与此同时,众人亦是祭出了手中的法宝。

    贺沧溟的血阙弓、罗睺箭;温三春手中持一匹白练;青狸出身扶摇山,用的是一柄银色短剑;那位谭道友连拍下三张阵盘,眉心紧蹙,正以指尖精血绘下阵图……乾煞元君在金色豹子身上加持了血咒,使得丝丝的身体瞬间增大数倍,它冲着雁门关的城墙一跃而上,向半空中的狄或发出一声巨大的嘶吼!

    狄或长剑一指,身后剑光灿若朝阳,冷声道:“乌合之众!”

    曲笙却严阵以待,她看着狄或身后如有实质的剑意,紧咬下唇。

    就在此时,秋浮君的声音突然传入她识海。

    “小友,你身上既然已有岁无的馈赠,那么这一次,我便不算背离当初的誓言……这一身乾坤一元之道,便看你能领悟多少了!”

    曲笙一怔,电光石火间,便有无数意念涌入她的识海。

    “以空间之术,来建造你心中,最坚固的那座关城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相邻的书:天之境[综]本宫是男的穿越之女妖魅青玄道主倚剑弑苍天武侠崛起仙少,走着瞧黄泉路派出所弑月琉璃冥界之花冥冥女鬼修真记霸气军长成神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