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身在此身(二)

【书名: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 第201章 身在此身(二) 作者:吴瑕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天影不朽凡人死人经仙玉尘缘仙武神皇大主宰符皇     夏时等了很久,等到他脚下的猫都已经坚持不住,一个个又陆续趴了下来,眯着眼睛似睡非睡地看着他,屋子里充满了猫儿喉咙里呼噜呼噜的声音,懒散得令人昏昏欲睡。

    可夏时一直很清醒,他不敢放出神识,只用他的感官去感知这里的一切,夏时逐渐有了一个新的发现——在太阳没有任何变化的红尘城中,三千烦恼地是唯一一个有着正常日夜作息的地方,它的空间性并不稳定,比起红尘城,三千烦恼地更像是曲笙曾经给他描述过的游离境。这个地方,似乎处于一个夹缝地带,就在真正的罗浮两界门和第十六层之间,比罗浮两界门中的任何一个世界,都要更靠近人间。

    就在他为心里的推测所震惊的时候,那只土狗回来了。

    土狗湿漉漉地看着他,呜呜叫了两声,便往回跑了两步,再扭头看他,示意他跟上来的样子。

    夏时欣然起身,跟着那土狗进了后院。

    那后院也是回廊模样,在土狗的带领下,两人一路向前行走,但夏时心里知道这条路本不该是直的,当他进了后院的时候,就已经入了阵法,布阵之人刻意将他的视角打乱,在无法使用神识的情况下,就算是修士也是越走越乱,越走越难算清步数。

    就在夏时恰好遗忘了前面所有步数的时候,土狗在一个小柴门前面挺下了脚步,用头拱开了门,带着夏时进去。

    他刚一进去,里面便传来一个有些玩世不恭的声音,拔高了调道:“太和吃饱了撑的,居然放一个青弭峰弟子进来,怎么,是要把第十六层一网打尽不成?”

    这声音听上去十分年轻,夏时目光一扫,屋子里摆放着乱七八糟的柴火,哪有人的影子。

    他屏气凝神,低声道:“前辈误会了,我此番来第十六层,是得到一个人的指引,得师长同意,前来找路前辈治疗我的妻子。”

    “谁指引你来找我?”那声音又问道。

    “狄或。”

    “狄或啊,我想想,是那个一直被云和祖师关在游离境的人吧?他倒是还记得我,看来是可惜了……他这一次没能出来吧?”

    夏时听他此言,想到曲笙曾提到过游离境开放过两次,立刻便知狄或知道路三千名号的原因,想来这路三千也是曾经进入游离境接受考验之人,只道:“狄或已被重新封印。”

    “算了,我听不得这些可怜人的事,嗯,那个……你叫什么名字?过来让我瞧瞧。”

    夏时此时已分辨出声音的方位,他将西南角的柴火清理了出来,在里面找到一个小箱子,在打开之前,他迟疑了一下,总觉得这箱子有些诡异,不知路三千是以什么样的状态在里面,便道:“晚辈姓夏名时,前辈若是方便,我便开箱了?”

    “开,透透气!”那声音从箱子里传来,听上去似乎还有点高兴的样子,“我要是知道这些小东西打死都学不会开箱,我就不把自己放进去了,糟心啊,我都七千年没晒过太阳了……”

    夏时便在箱子里的哀怨的唠叨声中破那箱子上的禁制,其实也不难,对他来说,只要把控好剑意即可,然而,这也的确不是小猫小狗能做得到的事。

    打开箱子并没有用太多功夫,打开之后,夏时看着了箱子半晌,然后又合上了。

    箱子里又传来声音:“我没看错吧,小子,你刚才是露出了嫌弃的眼神吧?”

    夏时呼出一口气,然后又打开了箱子,彬彬有礼地笑道:“哪能呢前辈,晚辈只是有些惊讶而已,如有冒犯,非我本意。”

    他确实不是本意,因为夏时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在箱子里的,不是人也不是物,而是——

    一颗大好头颅。

    说起来这头颅并不难看,非但不难堪,这颗头的长相,还算得上是一名俊美的男子,只是当一个人只剩下一颗头的时候,无论怎么看都是诡异的,而且最关键的是,这颗头是活的,还会说话。

    头颅道:“我便是路三千。”

    夏时对头颅的身份深信不疑,因为能活成这样的,红尘城里,恐怕也只有路三千了。箱子里铺了软垫,可见路三千进这箱子的时候还很从容,懂得给自己找个舒适的地方,既然准备得如此充分,那么,也许七千年前的那一场变故……但眼下有更重要的事,还不是追究七千年那桩旧案的时候。

    夏时行礼道:“事实上,经狄或指引之人并非晚辈,而是晚辈的道侣,狄或有言,若是想寻找她门派的机缘和秘密,便来罗浮两界门找您,但她却在一次晋阶中受了伤,至今昏迷不醒,所以晚辈干脆直接带着她来第十六层寻找前辈,求前辈能够救她一救。”他将那风茧推到自己身边,低着头,等路三千发话。

    或许是跟小猫小狗在一起久了,路三千的神态如猫一般,一笑之后微微眯起双眼,打量了一下夏时,却没有去看那风茧,只调侃道:“果真是鹣鲽情深,你身为太和弟子,该知道这罗浮两界门是个什么地方,若不是你机缘巧合得了这本《身在此身》,也见不到我,既然如此有缘,我们便好谈谈条件了。”

    “只要在道义范围之内,晚辈愿受路前辈驱使。”

    在看过《身在此身》之后,夏时其实心里笃定路三千不会做有违道义之事,而且,看过罗浮两界门卷轴的夏时很清晰地知道一点,那就是……路三千在进入第十六层之前,已是渡劫期,同时,也是唯一一个以渡劫期修为进入第十六层的囚犯。能以五灵根修到这个地步的,有史记载,仅路三千一人,但他却不显于世,若非在罗浮两界门的卷轴上看到,他根本不知其人。

    但是作为一个如此低调的渡劫大能,路三千现在表现得却十分高调。

    “其实也简单,你看我现在这模样,若想表达诚意,是否应该先帮我一个小忙呢?”路三千的眼睛也似猫,狡黠而敏锐,虽然只有一颗头,却能将一段话说得抑扬顿挫,令人不知不觉便信服。这种能力,其实便是一种精神上的压制。在不能使用灵力的情况下,这些大能同样不可小觑。

    “请讲。”

    路三千终于正色道:“为了避劫,我的身体分散在这红尘城中,需要你帮我找到,而后从秦楼手上夺回红尘城的控制权,如若不然,得了我机缘的秦楼,的确有可能突破罗浮两界门。”紧接着他又回到了吊儿郎当的状态,“啧,我当初竟也没算到,秦楼本就是我命里一劫,他来第十六层的原因跟你一样,也是为了找我,这修真界都过了这么多年啊,怎么还是有人忘不了我呢……”

    夏时心中一惊,涉及罗浮两界门,他便不得不多问一句:“罗浮两界门由古神所创,不知秦楼会用什么方法突破?”

    路三千笑道:“你们太和弟子总是这样,一涉及到什么正义啊,苍生啊,就像苍蝇嗅到了腐肉,一股脑地扑上去,蠢得可爱又可恨……我是谁?我可是被你们关进来的囚犯,你说我会不会告诉你?”

    夏时一噎,路三千的画风,算是他所见大能中最为清奇的了,不过这个秘密,也不止路三千知道,他便直接问道:“不知道前辈的身体都藏在何处,我该如何寻找?”

    路三千啧啧道:“我这头颅已被关在箱子里七千年,那里还知道它们跑到哪去了?不过,大抵跑不出这红尘城便是了。”

    原来这身体还是会跑的么……夏时一脸黑线。

    路三千继续道:“当时情况也算凶险,我不得不使出五马分尸大法,因此这身体,也分为五个部分,皆已化为这方天地的一部分,躲避秦楼的查探。它们体内也有我的神魂在,机灵得很,这样吧,我给你一样信物,你找起来,它们当不会排斥你。”他看了看旁边的土狗,唤道,“剩子,去,把爷的宝贝拿来。”

    那土狗听得懂人话,溜溜地跑出去,又迅速跑回来,嘴里叼着一块被红绸包裹的东西,夏时从狗嘴里接过来,把那红绸掀开,心中又是无奈一叹。

    “路前辈,这是……”

    红绸里包裹的,是一双红木筷子。

    “这双筷子陪我走南闯北多年,感情甚笃,你且用它试试。”路三千笑得有些不怀好意,“若是你遇到秦楼,或许也可以用它打上一架呢。”

    夏时认命了,只是红尘城现在危机四伏,他还是决定把曲笙留下来。

    “这便是我道侣,被我师父用风茧止住了伤势,她叫做曲笙,是苍梧派掌门,不仅是一个五灵根,且经脉滞涩,被我开了八个灵窍放才勉强能修炼,我将她留在此地,希望路前辈知她修炼不易,您……”夏时没再说下去,他目色温柔地看了一眼那风茧,一个人跟在土狗身后离开了柴房,踏上寻找路三千身体的旅程。

    现在的柴房里,只留下了一个莹白的巨大风茧和一颗诡异的大好头颅。

    路三千这才正眼瞧了瞧那风茧,他自语道:“这么多年,一劫一缘终于都来了,那么……就让爷看一看你这小丫头,究竟是个什么缘法吧。”

    那头颅闭上双眼,虚虚缈缈之中,一名身着白衣,身材颀长的男子影像出现在柴房中,正是路三千的相貌。

    那影像缓缓将手放在了风茧上,微微皱了皱眉头。

    “灵心,晋明,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相邻的书:天之境[综]本宫是男的穿越之女妖魅青玄道主倚剑弑苍天武侠崛起仙少,走着瞧黄泉路派出所弑月琉璃冥界之花冥冥女鬼修真记霸气军长成神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