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肩挑红尘三千劫(五)

【书名: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 第208章 肩挑红尘三千劫(五) 作者:吴瑕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天影死人经不朽凡人仙玉尘缘仙武神皇大主宰符皇     只经历过天元纪年的修士大概很难想象,曾经多灾多难的前九纪年到底经历了多少场战争。从神魔大战之后,正道修士与魔修、魔物之间展开了旷日持久的拉锯战,更别提还有邪修时不时地制造一些麻烦。在那个兵荒马乱的时代长大的修士,有些已经习惯了战争,而有些人,却永远都习惯不了。

    甜姑娘痛恨战争,她在人间的一生都致力于消除纷争,制止战火燃起,一度被凡人们称为“甜菩萨”,时常出现在老人哄孩子的歌谣中。

    但她最后依然有想不通的症结——战争的本质究竟是正义还是邪恶?由正道发起的战争又与魔道有什么区别?

    甜姑娘在人间经历的最后一场战争,便是狄或曾经提到的瀛川大战。

    这场由正道修士发起的内战足足持续了三天三夜,当世所有元婴以上的修士都参与了这场全界战争,在白日里,太阳被术法的光芒掩盖,在黑夜里,分布在七洲各地的法术同样能将天空映得如同白日一般。

    再坚固的结界也阻挡不了法术的怒号,当守护阵法被摧毁的时候,大批的凡人惊慌四逃,幸运的便被心肠好的修士救下,运气不好的便死于某一个突然飞过来的法术之手……一时间尸横遍野,人间如地狱。无数人喊着“甜菩萨”的名字,她闲时雕刻,之后送给小孩子的桃符被一个个染血的小手紧紧攥着。

    手上从没有沾过血的甜姑娘终于开始杀人了。

    大乘一怒,顷刻间气吞万里山河,无数修士死于她手,罪孽生成,菩萨坠下浮屠,进了罗浮两界门。

    她自认与第十六层的其他人不一样,不愿同流合污,所以她四处游荡,用了很多的时间去思考,最后在路三千的点化下以心为城,建造了红尘城,悉心经营,哪怕最后背叛了路三千,她的城,仍是她的。

    可现在她只想毁了它。

    “我想明白了,十万年时光,我为什么还要如此相信人类?人类本性善战,只要有人在,就会有永无止境的斗争,所以还是清理干净得好。”

    黑色的雾气飘荡到了宅院外便会渐渐变淡,但是因为黑雾源源不断,所以红尘城的上空便隐隐变暗了一些,但是容四制造的声势实在是太大了,红尘城的人们只顾着他们的心计和野心,并没有人注意到这细微的变化。

    但是容四注意到了,秦楼和夏时也注意到了,但他们都没有停下手上的活计,也停不下来。

    因为红尘城真正意义上的“变天”,终于来了。

    ※※※※※※※※※※※※

    三千烦恼地已经没了修士,满街只剩猫猫狗狗,它们都不约而同地将头转向同一个方向。

    那间不起眼的茶馆。

    在后院的柴房里,一道刺眼的光芒闪过,在瞬间照亮了整个三千烦恼地,却又被边缘的禁制挡在了一个安全的范围内。

    没人知道在简陋的小柴房里,那个曾经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路三千又回来了。

    曲笙盈盈转过身,便看到了一个气度非凡的男人,与单独的头颅不同,也与他在她神魂深处时的灵体不同,拥有全部身体的路三千只会让人想到一个词。

    ——仙人。

    她看着这人间谪仙,问道:“路前辈想让我做什么呢?”

    路三千微微一笑,他伸出手指,在墙壁上轻轻敲了俩下,墙壁便轰隆隆打开,露出里面一个绯色小门,路三千以手推门,打开后,正对的便是那间茶馆的正厅。

    他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不紧不慢地带头走了进去,坐在正中的茶桌上,上面早已准备了好了茶具,他将已烹好的茶会倒入茶碗,对曲笙道:“曲掌门,不妨先来尝尝这,以玲珑雀儿采摘的嫩芽,我自认,这当是罗浮两界门里最极品的绿茶。”

    能在太和的监狱里把日子过成这样的,大概也只有路三千了。

    曲笙轻抿了一口便放下茶盏,眼眸垂下,道:“此茶就算在人间,也算得上极品。”

    路三千哈哈大笑道:“小丫头莫诓我,你心思根本不在茶上,只怕早飞出三千烦恼地,跟你那小情人儿并肩作战了吧?别急,还不到时候,青弭峰出来的剑修没那么脆弱,你又岂不知他师长送他来也是一番美意,若得这一场历练,对他有十足的好处。”

    修士就是这样,机缘险中求,对他们来说,越是危险,则代表收获越大,尤其是战斗中便能领悟的剑修,更是以战为生。若是儿女情长的担忧他们的安危,有时反而会成了拖累。

    曲笙便笑道:“那我的任务,看来也是好处多多。”

    路三千慢慢将茶咽下,将茶碗放在旁边一直蹲坐的猫头上,道:“你有一个法门,跟甜姑娘一样,对吗?”

    在路三千面前,人很难保有秘密。

    曲笙点头道:“已修至第二重,不及甜姑娘的以心为城,且能一战。”

    “我的要求不多,只希望保住红尘城,若你能做到,作为交换,我也将满足你的要求……小丫头,你来罗浮两界门找我,也有你的理由吧。”

    曲笙将手中茶一饮而尽,也学着路三千将茶碗叠到旁边端坐着的猫咪的头上,然后起身道:“那就请路前辈届时为我答疑了。”

    她从容走出茶馆,一只碧眼黑猫在前方为她引路。

    曲笙觉得自己从未如此渴望战斗过,这具由她亲手开过七百二十灵窍的身体,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试一试身手。罗浮两界门里并非没有灵气,而是有规则之力禁锢里面的犯人使用灵力,当曲笙出了三千烦恼地,便能感觉到天地间的灵气可以自由由她吸入,经由丹田转换为灵力,畅快地流进她的经脉,这种感觉……

    令人着迷。

    可惜的是,红尘城本身有禁制,她同夏时一样,并没有放出神识,而是祭出了雁门盾,将其化为巴掌大小,悬在身前,指尖轻触,感受了下在这里可以使用法术的极限。

    情况并不乐观,雁门盾的境界大概只能使出第一重,若是面对红尘城这些无法使用灵力的犯人来说,大概够她自保。

    但是对于曲笙来说,容四要阻止,甜姑娘也要阻止。夏时将容四激疯是一个险招,如果红尘城真的只是一座普通的城,那么他的路线是对的。

    关键在于夏时并不知道……这个城其实是一个人。

    她看了看上方已经有些浑浊的天空,将定军枪也祭了出来,却没有使用,而是握在手中一挥,直接掷向南街方向。

    她能感觉到,夏时就在那里,他看到定军枪的时候,一定便知她在。

    然后,她顺着惨叫声寻了过去。

    去驯服这座城中,最凶猛的野兽。

    ※※※※※※※※※※※※

    容四从来都没觉得自己有疯病。

    他认为这只是因为自己跟兽血融合之后,体内自然而然生成的兽性。

    如果一个野兽胡乱咬人,你能说它疯了吗?

    不,只是本能而已。

    他现在只是在得心应手的运用他的本能,来给这个城市制造点小麻烦,把那个圣母一般的女人逼疯,最后是大家一起毁灭也好,是能逃出去也好,哈……

    反正魏国已经不在了不是吗?我的家乡,我的故土,都已被敌人占领,我所守护的一切都已化为乌有,那么整个世界毁灭,似乎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

    而且容四心中充满愤怒。

    这种愤怒因为他自己的无力,因为国家的无力,也因为对整个人类的仇恨而燃烧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如果他在就好了,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魏国出事……丹平城居然会被攻破,那么美好的城池,一到春天就会铺满鲜花,总会有恋慕某个修士的姑娘编好花环,放在景熙宫的石阶门前,还有感念修士庇佑的老人放下一篮子鸭蛋、干果……逢年过节,贵族们大肆庆祝,灯红酒绿的不夜城会狂欢到天明……

    就算是野兽,他也是一头曾经有家的野兽。

    为了守护魏国,面对强敌的时候,他选择了与兽血融合一体,这种术法对身体损耗极大,要经历返老还童一劫方能修成,而这之后,每过一千年还会返老还童一次,一直到他死的那天,循环往复,终生不止。

    他这样的身体,是没办法飞升了的。

    可悲的是,敌人选择在他最虚弱的时候进攻,他只能用着一副少年的身体去战斗,最后兽血占了上风,他也在那场战斗之后,被太和关进了罗浮两界门。

    啊,心里还是好恨……恨敌人,恨侵略者,恨太和……他也许大概连魏国都是恨的,为什么这个国家一直多灾多难,为什么世间如此多纷争?

    如果都毁灭的话……他手中没停着,又剖了一个修士的心,将那鲜红的心脏握在手上,挤出浓稠的血浆。

    流越多的血,那个女人就崩溃得越快,而路三千就越呆不住,这个城马上就能毁灭,这个一直困着他的囚笼!

    就在容四准备继续下手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了什么,转过头去,用一双金色的竖瞳看着走进这个小巷的白衣女修。

    这是一个生人。

    她开口道:“我是魏国人。晋城,角子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相邻的书:天之境[综]本宫是男的穿越之女妖魅青玄道主倚剑弑苍天武侠崛起仙少,走着瞧黄泉路派出所弑月琉璃冥界之花冥冥女鬼修真记霸气军长成神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