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肩挑红尘三千劫(十)

【书名: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 第213章 肩挑红尘三千劫(十) 作者:吴瑕

强烈推荐:大主宰仙武神皇仙玉尘缘死人经天影斗战狂潮不朽凡人符皇     龙角骏马为骑。

    蔷薇枪芒为兵。

    玄铁星光为盾。

    第一雄关为城。

    一人一马入红尘,冲得云开雾散,又现朗朗白日晴空。

    “刚才,是谁挖我墙角来着?”白马上方的女修慢悠悠地道。

    董无忌也没想到曲笙一张口会蹦出这么一句话,他们刚才由那名专修此术的修士推演出几个薄弱之处,然后派人集中攻打几个地方,被她这么一说,确实很像在挖墙角。

    但是……这都不重要!

    身为一个老江湖,董无忌压根不废话,他直接做了一个手势。

    “拿下她!”

    修士们蜂拥而上,在他们眼里,就算是金丹期又如何,以他们的实力,连元婴、化神都不放在眼里,又何况是小小一金丹?

    可他们不知道,曲笙的金丹与别人不一样。

    她的金丹,跟秦楼的大乘一样,都是在罗浮两界门里晋阶的,不在人间内,不受雷劫,不踩祥云,但却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同时也是只有红尘城才能赋予他们的神通。

    ——规则压制。

    秦楼之所以能在红尘城横行无阻,就算最早进入第十六层的四人都要避其锋芒,便是这个原因,只要在红尘城中进入他的攻击范围,这些不能用灵力只能用规则之力战斗的大能都要被他压制。可笑玉丁香、苦老大等人被秦楼怂恿围剿路三千,助他夺走了路三千的法门神通,反过来还要受他的挟持,至今不知其中真相。

    通晓红尘城规则的,放眼整座城,也只有路三千、甜姑娘、秦楼,如今再加上曲笙四人。

    曲笙出手了。

    依旧是那一招横扫千军。

    但这次,她有秋浮君。

    不会攻击的秋浮君在很多人眼里大概如同废物,然而,一旦将他放在合适的位置上,秋浮君那强大的血脉和得自古神岁无空间机缘却能将“防守”二字发挥到极致!他随着曲笙的心念而动,与主人配合默契,单凭他曾经拥有的相当于渡劫期的八阶境界,也足以让他在战场上做出做精准的判断。

    曲笙如虎添翼。

    由秋浮君走位,她手持定军,一招一式又如何?一样能将对方的阵型冲散,逼得他们就节节败退!她仿佛又回到了在九重天外天灵核空间以古神之力作战之时——

    枪出如龙,万夫莫敌。

    董无忌等人虽然在人间都是亡命之徒,在红尘城中却不是,若是拼也拼不过,死也死不成,到不如见机行事。他们一见曲笙如此难拿下,也不恋战,几个带头的各使了一个眼色,便不动声色地带着曲笙向主街而去。

    被法宝阻拦的地方,除了三大头领,还有大部队在。

    曲笙早已看穿了他们的目的,只是一哂,总归,她也要去找夏时的。

    一行人一路打到主街,夏时的法宝已快撑不住,玉丁香拎着开山斧,一脚踏在城中最高的阁楼顶上,看着曲笙,心下一算,便笑道:“我真是看不得啊,好好一个姑娘家,怎么就跟正道学得一身迂腐,一辈子活得不能恣意潇洒,无论活多少年,也只是段朽木罢了。”

    曲笙自是听到了,她也笑着回道:“天命之下,个人有个人的活法,前辈放荡不羁,性喜自由,倒是可惜,余生只能被囚困在此地了。”

    玉丁香的笑容便有些发干,她拎着斧子跳了下来,轻声道:“小丫头,来,让前辈教一教你上古纪的规矩吧。”她斧子一分,抡起锁链便将斧头投掷出去,“哦对,还有这已经沦落到被黄毛丫头骑在身上的,大名鼎鼎的秋浮君。”

    空中的苦老大则是苦着一张脸,他一边在那抓法宝,一边还哼哼唧唧道:“想当年,我们叱咤风云的时候……”

    曲笙见招接招,亦是冲了上去。

    而此时,在南街的战斗也已随着智卢的的到来升级,夏时不止要面对棘手的秦楼,还有一名在剑道上已有十万年造诣的剑修,智卢的剑术可以说登峰造极,就算在剑道已发展演变十万年的今天,她都不亚于太和的任何一位高手。

    当夏时看到智卢的剑时,他的眼神终于有了一丝狂热之色。

    在也没有与一个高手对招更令人兴奋的事了……古朴的招式,和来自上古年代的底蕴,使得智卢的剑充满了难以言喻的魔力,夏时有一种预感,经历智卢一战,他如果未被这个高手杀死的话,将会在剑道造诣上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罗浮两界门里关着的老妖怪,他们身上所负的,都是这个修真界最宝贵的传承。

    夏时在战斗中如饥似渴地学习着……

    ※※※※※※※※※※※※

    如今的红尘城,主街和南街都是热闹非凡,在各种声势浩大的打斗和夏时的遮天蔽日的法宝攻击下,人们很难发现红尘城的天空正在慢慢变暗。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便来自那个安静的小宅院。

    甜姑娘看了看天色,转过身问道:“那个小丫头困住了容四,打退了董无忌,的确很是不凡,但她现在对上了玉丁香和苦老大,你当年也被他们围剿过,知道他们的厉害……而你看上去,并不担心。”

    路三千已经吃光了整包点心,正眯着眼喝茶,听到甜姑娘的话,立刻露出不满的神情道:“啧,你总提当年做什么……当年我被秦楼偷了一法门一神通,这丫头又没被偷,而且她帮手那么多,我担心什么?完全不担心。”

    “城要散了。”

    “嗯,她直觉还不够敏锐,毕竟境界太低。”

    “你还是不担心?”

    路三千终于放下茶杯,做出了一个忧心忡忡的表情道:“是啊,我就要无家可归了,我担心我的小猫小狗怎么办,你说剩子那么傻,小花那么呆……”

    甜姑娘:“……”

    ※※※※※※※※※※※※

    当天空出现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时,红尘城里战斗的所有人都停下了手。

    玉丁香脸上不复笑容,沉声道:“这是怎么回事?去查!”

    她身边不远处的小二立刻飞身而去,身边的其他人也是面面相觑。

    这很不合理。

    古神所造的界生门是整个天地间最稳定之物,如果不稳定,便不会拿来封印魔界,也不会拿来关押他们这些凶徒。罗浮两界门在修真界稳定了十万年,就算铭古纪那一次里应外合的□□,也是因为有人利用了罗浮两界门的规则本身,而非罗浮两界门之责。

    天,便代表罗浮两界门。

    这种声音只出现过一次,便是路三千和甜姑娘建起红尘城,与第十六层规则相呼应之时,而现在,这种声音又响起了,每个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甜姑娘呢!去找甜姑娘!”

    “一直都不见小甜甜的人!”

    “去找!去搜!”

    红尘城的人想离开的是罗浮两界门,在愿望没达成之前,谁都不想失去这个地方。

    但是他们发现得太晚了,也对甜姑娘和红尘城太过放心了……因为甜姑娘过于低调,且从七千年前开始,她就仅仅被当做也一个守门人,三大势力瓜分了她的各种权利,以至于没人在意她,也忘了她本身,也曾是与玉丁香、苦老大、智卢一起最早来到第十六层的四人之一。

    在南街与夏时对战的秦楼却是不慌不忙,他低低对夏时道:“这座城要崩溃了,我不信路三千还沉得住气,你还是早早放弃,若是太和来人谈判,我一定不会伤害你。”

    夏时冷冷一笑,回答秦楼的是更凶险的剑芒。

    智卢却收了剑招,对夏时道:“好小子,我此番出手,倒是被你学去不少,若你这次不死,我们再来打过。红尘城有变,恕不奉陪了!”她足底一蹬,跃上半空,直向主街而去。

    到了那里才发现,该打的已经不打了,每个人脸上都很沉重,除了那个红枪黑盾白马的女修。

    智卢的眼神如同刀子般刮过玉丁香和苦老大的脸,问道:“甜姑娘呢?”

    “找不到,如果她想藏的话,在红尘城里,没人能找到她。”玉丁香回道,复又问道,“秦楼呢?”

    “他?”智卢不屑地一笑,“你们被他耍了,红尘城要崩塌,他非但不着急,还在跟太和的人谈条件,你们难道现在还觉得,这个人身上有路三千的机缘?”

    苦老大也已收了身形,终于踏踏实实站在地上,冷冷道:“当年围剿路三千,我们三人投票,你也同意的,怎地现在冷嘲热讽?事到如今,大家拿个章程出来,莫要叫修真界的小辈看了笑话!”他挪着庞大的身体转向曲笙,“小友,路三千在何处?他有什么条件,说出来吧!”

    曲笙心思百转。

    路三千所求不过守住红尘城,她本来是想控制住容四,然而现在容四已被她囚在雁门关,而红尘城仍然面临崩塌的问题,那么,这责任岂不是又转到她身上来了?

    果然是要人卖命卖到死的老狐狸啊!

    电光石火间,她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曲笙对着眼前这三位气势仍不减当年风采的大能,露出了她一贯忽悠的表情。

    “救红尘城何须路三千?我便可以,只是诸位前辈不分青红皂白,便要拿下我要挟太和,那么这条件……”

    苦老大道:“说出路三千的下落,或者救红尘城的方法,否则,我们也有办法让你说。”

    曲笙不在意地笑笑,道:“我既然经过太和同意来到第十六层,便有出去的法门,红尘城如何,我何必在意?诸位前辈若是不信,那我们再打过,看是咱们先分出胜负,还是这红尘城先毁掉!”

    一阵沉默之后,智卢开口道:“说你的条件吧,只要我们能接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相邻的书:天之境[综]本宫是男的穿越之女妖魅青玄道主倚剑弑苍天武侠崛起仙少,走着瞧黄泉路派出所弑月琉璃冥界之花冥冥女鬼修真记霸气军长成神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