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任家(三)

【书名: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 第219章 任家(三) 作者:吴瑕

强烈推荐:仙武神皇仙玉尘缘死人经大主宰天影斗战狂潮不朽凡人符皇     任崇雪,任家最年长的大长老,虽然没有璇玑血脉,却是任家公认天资最高之人,终身醉心于傀儡术的研发,无论是在任家,还是在专修傀儡术的修士中,都有极高的威望。如果不是听到了常钧语所说的□□,谁有能将他与傀儡邪术,以及九重天外天岁无大祭的变故联系起来?

    他走进铭严堂的时候,看到曲笙和夏时向他执晚辈礼,还摆手道:“两位无须多礼,我不过是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罢了,趁还能活动活动,为家族尽最后一份心,这天下,是该你们舞弄风云的时候了。”

    可是往往,越是这样说的老年人,那份心里的不甘,便越强烈。

    曲笙笑着恭维了两句,然后道:“长老想必也知我们的来意,我派弟子常钧语目前人在任家黑牢,不知他究竟做了什么事,犯了什么错,竟要落得被处死的下场,还望长老告知详情。”

    又有傀儡侍女上茶,崇雪长老端起了茶杯,他旁边那名中年修士道:“偷窃任家傀儡图纸,证据确凿,就算拿到天下人眼前我们任家也站得住脚,无论哪个门派,偷窃秘法都是死罪,绝不可饶恕,所以,这件事实属我任家的内务,长老的处理方法也是根据任家的家规,我们告知苍梧,也是处于修真界礼节,还望两位周知。”

    话里话外,将苍梧摘得干干净净。

    曲笙回道:“无论他做下何等错事,常钧语已经拜我为师,与我师徒情分甚笃,我便不能见死不救,更不能连他最后一面都见不到,想来贵方通情达理,既然肯通知苍梧一声,还望崇雪长老体念我这份师徒情谊,让我先见他一面。”

    那名中年修士冷着脸道:“任家黑牢,又岂是……”

    “临敬,怎么能如此不近人情?”崇雪长老终于发话,打断了那名中年修士,“苍梧的客人不远万里来到我任家,且是掌门与门内长老亲自前来,这番真诚足以证明曲掌门与其徒之间的情意,我任家又岂能不成全?”

    崇雪长老一发话,临敬立刻向曲笙低头赔罪,但脸上分明还带着一丝不甘。

    “大长老教训得是,那么,我立刻就安排两位苍梧贵客去黑牢。”

    崇雪长老叹道:“黑牢的探视需要层层审批,耗时久不说,最后还不是落到我的案头上来?也罢,干脆老朽陪你们去这一趟,凭着老朽这张脸,守卫的任家儿郎们或许会网开一面。”

    曲笙立刻十分感激地道:“还要劳烦崇雪长老亲自去一趟,晚辈惭愧。”

    “无妨。”

    曲笙心知肚明,这是崇雪长老防着他们在黑牢做手脚,如此小心谨慎,任家对济世甲是势在必得了。

    去往黑牢的一路,崇雪长老与临敬都未开口,路上遇到数名巡逻弟子,几乎都为元婴修士,这是明面上表现出来的,那些只有用神识才能发现的暗哨,或许还不知有多少。而这些布置绝不是忌惮她一个金丹期的苍梧掌门,而是她身边的夏时。

    岁无大祭,夏时与贺沧溟一战,不仅让许多人见识到了太和新生一代的战力,更令人心惊的是,他居然如此年轻,这意味着无限的潜力和可能,同时也意味着,他将是太和作为主力培养的弟子。夏时对任家来说,才是这次与苍梧谈判中最棘手的一号人物,至于曲笙,大概只是陪衬而已。

    她正好寻找常钧语所说的那件装有傀儡术证据的信物。若是说带有苍梧标记,她一眼便能认出。曲笙一直留心观察附近的景物,然而——

    并!没!有!

    从铭严堂到黑牢的一路上,几乎都是园林景致,任家作为历史悠久的大家族,庭院雅致,打理得井井有条,更不可能有任何杂物。

    曲笙此时内心是崩溃的。

    她僵直着脖子,一直来到了一处黑色大门前,才发现他们已经到了任家黑牢。这座黑牢不在地下,而是在地上建立起三层阁楼,规模并不大。如果不是因为犯罪的人太少,便是因为这座黑牢的流动性很大,不需要那么多的监牢关押凡人。

    崇雪长老一路只要靠脸就能打开各种禁制,四人畅通无阻地来到第一层,在走过数个黑漆漆的铁牢后,曲笙终于见到了常钧语。

    没有血污、没有伤痕,他好好地站在那里,但是过于苍白的脸色和时不时抽搐一下的手指,都表明了他所遭受的一切。

    任家对他用过刑,甚至伤到了他的神识和经脉。

    崇雪长老语调未有起伏,仍是温言慢语道:“这便是贵派弟子常钧语,我们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发现他也修习过傀儡术,想来也是一时起了贪念,与我族之人里应外合,到我的密室偷窃,幸被及时发现,如今,少不得要废掉他身上的傀儡术,再行处死。”

    哪怕他语调柔和,这一番话说出来,也让人心头打了一个冷战。

    常钧语却似乎根本没听见,脸上也无惧色,他只看着曲笙道:“师父,你能来看我,我已知足,勿要为我费心,亦不必想救我。”

    曲笙上前一步,她知道此刻应该有无数双眼睛盯着她与常钧语的一举一动,任何一个被怀疑的动作都可能导致任家撕破和平的假象,名正言顺地对他们出手。

    ——他们不正是缺这样的借口吗?所以他们不为常钧语治伤,人人都知道,皮肉伤是小,对修士来说,神识受创才是最严重的伤害……他们就让常钧语这样出现在她面前,压榨着她的心理承受能力。

    没有一个师父会忍心看着徒弟被人残害至此,更何况,还要废去功法!

    她将手缩进衣袖,死死地攥着,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对常钧语道:“说得这是什么话,既然你是苍梧弟子,为师又怎么能不管你,这一路上……”她在这里停顿了一下,“我都在想你怎么会这么傻,做下了这种错事,让师父措手不及,根本找不到头绪……钧语,你太让为师失望了。”

    一路上……找不到头绪……让你失望了……

    曲笙已经尽力把信息传递出去了,就看常钧语能不能明白她的意思。

    常钧语垂下头,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低声道:“是我对不起苍梧,对不起师父……当年师父救我于危难之中,为我疗伤,收留于我,今日拜别后……”他跪下来,向着曲笙行了一个叩首大礼,伏在地上,“愿师父修炼顺遂,苍梧道统绵延,弟子来世,再做苍梧根。”

    “好,好……你既然这样说,我也没有遗憾了。”曲笙眼中已有泪光,她转身对崇雪长老道,“多谢长老宽宏,我已见过这逆徒,再留也不过是徒增伤悲,请长老带我等出去吧。”

    崇雪长老叹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唉……请曲掌门随老朽来。”

    曲笙道谢,只是在转身离去前,她再次回首看向常钧语。

    常钧语也正巧抬起了头。

    两人的视线只对上了一瞬。

    可这一瞬,便让曲笙和常钧语各自有了底。

    曲笙已经知道那件信物藏在什么地方了,她记起当时救下奄奄一息的常钧语,为了躲避追兵,她在一个树洞里看顾着他,而那棵树的种类,曾经还被她感叹过机缘灶难得烧得如此准,两人果然缘分匪浅。

    因为那种树名为“苍梧”,本与苍梧派同名,却极为稀少,又难打理,因为这种树最容易招惹一种会腐蚀树干的小虫,便是用灵药也杀不死,既难看又不好养活,所以当时才会有可以容纳两人的大树洞。

    经过常钧语的提示,曲笙这才想起,在来黑牢的路上,任家的庭院里珍稀草木无数,的确有一棵苍梧树,而且被打理的居然还不错。

    随崇雪长老回到铭严堂的时候,她特意注意了一下那棵苍梧树,心中便有了计较。

    四人重新端坐于茶几两边,临敬开口道:“曲掌门既已看过弟子,接下来,是否还需要我们出示人证、物证?”

    “不需要。”

    临敬道:“那么,我们便依照家规处置了。”

    曲笙立刻斩钉截铁地道:“我来此的目的,就是想救回弟子,他就算再令我失望,毕竟仍是我的徒儿,我愿付出任何代价,只求大长老放过钧语!”

    她俯下身,低头行礼,脊背隐隐颤抖,似是悲痛难当。

    崇雪长老立刻起身将她扶起,口中怜惜道:“你这孩子,怎地如此看不开,他犯下这等罪行,本就该由他自己承担,怎能连累了门派?唉,只是你们当真师徒情深,老朽看着,也十分不忍……”

    旁边的临敬倒是冷笑一声,道:“常钧语有曲掌门这样的师父,也算他前世修来的服气,只可惜,我们任家不缺灵石,亦不缺天才地宝,平生不过是精修傀儡之术,为修真界造福,曲掌门若真想救下令徒,还需斟酌啊。”

    曲笙心里冷笑,这一番惺惺作态之后,想要的不还是济世甲的配方和图纸么?

    她诚恳地看着崇雪长老,哀声道:“物是死的,人是活的,曲笙愿奉上济世甲的图纸,只求换一个活生生的徒弟!”

    崇雪长老眼中立刻闪过一道精光。

    “哦?济世甲的图纸?”

    曲笙道:“不错,我愿以济世甲的图纸,换弟子钧语,不知崇雪长老……意下如何?”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相邻的书:天之境[综]本宫是男的穿越之女妖魅青玄道主倚剑弑苍天武侠崛起仙少,走着瞧黄泉路派出所弑月琉璃冥界之花冥冥女鬼修真记霸气军长成神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