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仙魔念悬一线(三)

【书名: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 第222章 仙魔念悬一线(三) 作者:吴瑕

强烈推荐:死人经天影仙玉尘缘斗战狂潮仙武神皇不朽凡人大主宰符皇     任仃发现夏时一动不动的时候,并没有天真到以为夏时放弃了,他十分警觉地后退数步,对任伶道:“有问题!”

    任伶手中动作变缓,她指尖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所有傀儡身上都起了一层绿色的防护罩,她低声道:“你后退,我来对付他!”

    任仃应声在外围游走。

    比起不明所以的任家姐妹,正与体修傀儡战斗的曲笙一下子就意识到夏时的不对劲。

    她第一个反应就是冲出去,急切地向夏时的方向飞去,试图去他身边。

    但夏时的剑域如同覆上了一层结界,阻挡了她的动作。

    曲笙一□□在剑域上,大喊道:“阿时,不要!”

    听到曲笙居然出言阻止夏时,任伶、任仃也有些意外,可不管发生什么,对他们来说杀人才是最重要的,曲笙此时空门大开,只不过是她身边的那只妖兽在帮忙防御罢了,任伶立刻驱使体修傀儡攻击曲笙。

    就在这时,她仿佛听到了一声冷笑。

    这声冷笑仿佛就在她耳边,离她那样近,于是她不自禁地转过头,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看到夏时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身边。

    俊美而年轻的剑修还是那般风华绝代的模样,可他的气息已经完全变了,不再是那个一身正气如贵公子般的正道侠士,无尽的黑暗从他身后涌出,不仅仅是魔气,而是一种令人从心底颤抖的恐怖感。

    任伶立刻就将他与魔修区分开来,不是因为夏时的眉心没有堕魔印,而是因为无论魔修如何堕落,可他们身上到底还尚存一丝人的气息。

    可夏时身上没有。

    他神情冰冷,目光看向她的手。

    那双舞弄傀儡,洁白如玉的柔美之手。

    任伶是化神修士,她所修不仅仅只有傀儡术,甚至身上保命的法宝也有不少,同时,化神修士的反应速度也极快,几乎是她看到夏时的同时,身体便率先做出了反应,她眉间闪过神通印记,一道光罩便罩在了她身上,与此同时,又有三枚制成巴掌大小的微型傀儡从她手中飞出,直扑夏时面门!

    任伶完成这连串动作的同时,任仃也已准备从夏时剑域中撤回,可他在碰触到夏时的剑域边缘之时,也像是碰到一层坚硬的壁垒,无论如何都无法突破,而他又看到夏时出现在任伶身边,目眦尽裂,手中铁爪如烈火之刃,疯狂向剑域砍去——然而剑域纹丝不动,因为那已不单单是剑修的剑域,不知什么时候,这层剑域呈现出的隐隐的黑色,那是能与修真界三大结界相媲美,却仅仅在岁无大祭上出现过一次,夏时的独门结界“深渊囚牢”!

    这道渐渐呈现黑色的结界已与剑域融合在一起,不仅是曲笙进不去,里面的任仃和那五名傀儡,同样也出不来。

    曲笙满心焦急,根本没有注意身后飞扑来的傀儡,秋浮君一跃而起,顶起额前的龙角,准备与这傀儡硬拼——

    然而就在傀儡即将与龙角向碰的时候,这具一直耀武扬威的体修傀儡却像是散了架一般从空中坠落。

    在坠落的过程中,不知被什么术法大卸八块,零零碎碎地散落一地。

    曲笙没有回头。

    自从夏时离开她视线的时候,她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魔化。

    夏时的第四次魔化!

    她心中泛起一阵无力感,在这黑暗的深渊里,犹如噩梦降临。

    夏时一拳将任伶祭出的傀儡全部打碎,举起已经失去光泽,通体全部变为黑色的霆霄剑,砍断了任伶的双手,又将她一脚踢飞。

    在这个过程中,任伶失去了一切反抗能力,像是一团烂肉一般砸在雁门关的城墙上,留下一团鲜红的血渍。

    “这是什么……什么怪物……”任伶双眼失神,喃喃自语。

    在深渊囚牢中看到这一幕的任仃几乎要发狂,他招数百出,不停用各种傀儡法宝轰炸这层结界。

    可结界丝毫未动。

    任仃眼睁睁地看着夏时解决了任伶之后,又一步步向自己走来。

    明明身上的修为还是元婴初期,但夏时给人的感觉,已无法用修士的境界范围来衡量,某种超出任仃认知的事物正出现在他眼前,使得他心神大乱。

    当夏时走到任仃面前时候,他身周的魔气已经暴涨一个令人发指的程度,从他体内溢出的魔气几乎将整个空间都染成一片漆黑之色,任仃大骇,他双手结印,已不在乎会不会被人发现自己的下落,他急切地想打开空间,让外面的人来收拾这样的怪物!

    可下一瞬,他便感觉身体像是被控制住了一般,不由自主地发起抖来。

    那不是高阶修士对低阶修士的威压,而是一种更为可怕的力量,乃是来自远古时期,人类对魔类的本能恐惧,就算任仃拥有化神修为,这种最深层的感官恐怖一旦被挖掘出来,便占据身体,一发不可收拾。

    夏时挥下一剑,直接将任仃的头颅斩了下来。

    任仃的身体迅速失去了生气,与此同时,那边奄奄一息的任伶也双目黯淡,身体瘫倒了下来。

    一直被护在结界中的常钧语看到夏时魔化也是惊骇莫名,但他亦十分注意任伶、任仃的动作,看到这一幕,他立刻喊道:“不好,他们要逃!这是替魂术!”

    夏时嘴角微微上挑,漾开一抹笑容,他轻声道:“原来是逃了魂魄,那么……抓回来不就好了。”

    他闭上双眼,伸出左手,只见两团黑色的魔气冲了出去,在空间中打开两条隧道,一路追逐而去。少顷,便见夏时掌心一握,双眼睁开,沉沉一笑,便道:“抓住了。”

    两团魔气带着一绿一红两道光芒回到夏时身边,那光芒不停挣扎,却无论如何都逃不出魔气的钳制。夏时没有任何犹豫,手指微微一捏,那两团魔气立刻淹没了这两道光芒,将其完全吞噬在黑暗之中。

    这两个人,已彻彻底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没了任伶、任仃,那些傀儡也失去了行动力,在这个空间已经没有能威胁他之物,夏时挥手撤去了结界,闪身来到曲笙面前,伸手抬起她垂下的头,看着她问道:“别那么难过,我们不是赢了吗?阿笙,我会保护你的……”他用手指轻轻摩挲曲笙的下巴,“无论用任何代价,我都会让你活下去。”

    曲笙强行忍住泪水,她对这样的夏时并不陌生,也没有恐惧,心中只有无尽的哀伤。

    因为就算是魔化,他也从未伤害过她。

    他对她的温柔,已渗透骨髓。

    她低声道:“怎么办……这一次,该怎么办……”

    “师父很快就要到了,但是很可惜,若是前几次,我大概真的会心甘情愿被他带回太和,或许被杀死,或许囚禁在罗浮两界门一辈子……但是现在我不想这么做了,所以这次,我找到了一条更合适的路。”

    随着他的话语,夏时身后的魔气渐渐凝聚成一座门的形状,没有任何装饰,只有一种阴郁的气氛,似乎打开它,便会放出这世间最恐怖的凶兽。

    曲笙这一代修士,生于修真界最和平时期,她从没见过曾经在前九个纪年肆虐七洲的魔兽,也没有见过天元2018年时入侵整个人间的失心魔修,老人们经常回味那个峥嵘年代里,在与“魔”抗争时的惨烈和恐怖,然而他们还不知道的是,这个人间界最可怕的东西,已经早早被古神封印在了魔界。

    那是真正的魔物。

    夏时一步步后退,那扇门缓缓在他身后打开,里面有呼啸的风声,有诡异而空洞的铮鸣声,有撕裂的嚎叫,还有令人头皮发麻的吞咽声……

    那是另一个世界。

    “这便是魔界之门……它们在呼唤我了。”

    夏时脸上还挂着微笑,那双桃花眼既带着似水的柔情,又带着一丝隐含的疯狂。

    曲笙看着他,一步步向他走过去。

    她道:“我跟你去,天涯海角,哪怕是地狱,我都随你去……之后我们永远在一起,不再来人间了,好不好?”

    曲笙不知道为什么夏时能打开这扇门,但她知道这扇门绝对不能在人间出现,而魔化之后的夏时亦不能正道修士看到,这个人间已不再欢迎他,等待他的只有毁灭,所以……在一起就好了,地狱也好,天堂也罢,两个人,生生死死,都不分离。

    夏时停下后退的脚步,他目光幽暗深邃,看着曲笙一步步走过来,身后的秋浮君想要阻拦时,也被曲笙强硬地收进了灵兽袋中。

    最后,她来到他身前,伸出双臂,抱住了他。

    全身心的依赖,没有任何防备,他随时随地都可以将她带走,甚至就算杀了她,恐怕曲笙也不会反抗。

    他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发,问道:“你要放弃苍梧,放弃一切,跟我在一起吗?”

    “嗯。”

    “也许会死。”

    “嗯。”

    “不怕?”

    “嗯。”

    每回答一个“嗯”,她就抱得他更紧一些,最后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抱住他。

    夏时低低地笑了,他轻轻吻了吻她的发顶。

    “可是我怕啊。曲笙,忘了我吧。”他推开她的肩膀,一股劲力将曲笙送了出去,然后他转身走进那扇门里。曲笙看到他脸上出现她从未见过的,几乎令人心碎的笑容。

    他低声道:“我已经……不是人间之人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相邻的书:天之境[综]本宫是男的穿越之女妖魅青玄道主倚剑弑苍天武侠崛起仙少,走着瞧黄泉路派出所弑月琉璃冥界之花冥冥女鬼修真记霸气军长成神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