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人间之路(三)

【书名: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 第242章 人间之路(三) 作者:吴瑕

强烈推荐:仙武神皇仙玉尘缘大主宰死人经天影斗战狂潮不朽凡人符皇     许多人都认为修士感情淡漠,在很多凡人眼中,他们是追求长生的仙师,一心只有大道,在漫长的岁月中,再浓烈的感情也会变得单薄。

    然而修士也是人,该有的感情一样都不少,甚至因为长久的思念,有些感情会发酵得更浓烈。

    身似钢铁,心却会为了至亲至爱而柔软。

    种种在外打拼后的伤,连在心爱女人面前都不会显露的委屈,却会在父母双亲面前失去控制……这不是软弱,是来自本能的归属感,像是离家多时的鸟儿,终于寻得了巢。

    夏时感受到父亲的手,这是可以操纵这天下两大冰种之一雪山冰种的手,此时此刻却那样温暖,将他身上那种刚从战场下来的躁动战意抚平,就连一直压抑在身体中的魔气也安静了下来,不再忍得经脉生疼。

    夏时正想起身,突然从旁边又伸过来一只纤细的玉手,将夏时从地上扶了起来。

    阮琉蘅已经回到罗刹海,她身上魔气已散,直到回到自己的家园,才露出属于母亲的柔情,看着已经比自己高了许多的儿子,手指微微发抖地抚过他的脸庞,一股和煦的微风轻轻拂过,瞬间治愈了夏时的外伤。

    两双几乎一模一样的桃花眼相视,夏时低声道:“劳烦母亲相救,是儿子不孝……我未能在人间把持道心,险些沦为天魔,我,让你们失望了。”

    阮琉蘅微微一笑,眼眸里漾起水波,声音轻柔而坚定地道:“若是你一直在人间太太平平,才令我忧心。阿时,剑修的一生便是战斗,为守护家园,为守护爱人,怎可能一帆风顺,无灾无难?我知道你一直都很努力,你没有错,太和、大家……把你教得很好。”

    夏时心念一动,他本以为父母将他送到人间是为了克制他的血脉,可如此说来,他的魔化其实在父母的意料之中,他疑惑地问道:“所以父亲母亲将我送到人间,是……”

    夏承玄接道:“人间历练,便是这样,阿时,天魔血脉的觉醒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道心,自甘堕落。我们送你入人间,便是为了让你认清自己的本心。”

    “可血脉还是觉醒了,如今,我已不知该用什么面目回到人间。”夏时面对父母,终于说出心中的担忧,“天魔血脉并非魔修,虽然不会诱发脉反逆流,可一旦进入战斗,我便有一种力量会失控的感觉。”

    “此事我已与你父亲商量过,稍后会与你详说,现在么,”阮琉蘅扭头看向一直站在一旁的曲笙,微笑道,“阿时该向我介绍下这位姑娘,若不是她一直呼唤人间,将信息传递到罗刹海,我们未必能如此顺利地找到魔界通道。”

    夏时侧过身,看向一直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曲笙,伸出了手。

    阮琉蘅这样一说,曲笙这才知道为何阮琉蘅夫妻直到最后才出现,她走上前来,将手放在夏时的掌心中,目光平和地看着眼前两位长辈。

    夏时与她并肩而立,握紧了她的手,对双亲道:“这位便是苍梧派第五任掌门,曲笙,亦是我的道侣。”

    阮琉蘅和夏承玄心中早已知道,并不惊讶,但一提及苍梧,阮琉蘅还是微微动容。

    一直趴在曲笙肩膀上的娇娇更是炸了毛,她忽地一抖,急切地问曲笙道:“苍梧怎么样啦?小五哥呢?嗯……就是彦之,他还钓鱼吗?”

    曲笙看着娇娇那双瞪圆了的清澈双眸,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她声音放缓道:“苍梧近些年发展得还不错,三百年前,我带着大家从魏国晋城重新迁回了苍梧山,现在门内也有数十名弟子,娇姨提到的彦之真人乃是我派第二任掌门,他已经仙逝多年了。”

    娇娇一下子垂下了头。

    曲笙听到她小声说:“……不应该的啊,娇娇这么笨,都修炼到六阶了呢,小五哥那么聪明,为什么修不到化神呢?我还想……想吃他钓的蓬蓬鱼啊……”

    曲笙觉得肩膀上湿了一片,她想到彦之真人亦是神色黯然。如果能更早一点得到夜帝王的机缘,彦之真人未必便不能修到化神期,然而现在什么都晚了。

    小小的赤焰兽从她肩膀上跳了下去,慢慢走进了桃花林。

    阮琉蘅的神色也有些怅然,她轻声解释道:“苍梧往事想来阿时也对你提起过,当年我与阿玄初上苍梧,娇娇便与彦之真人结为好友,之后发生了许多事……娇娇为了陪伴我,一直未出罗刹海,不想现在彦之真人已不在人世。曲掌门,想来你们受了许多苦,实则都由我们夫妻而起,如今我终于得见苍梧后人,心头惭愧,若有需要帮忙之处,请勿要多礼。”

    曲笙这会儿心里一叹,这位魔尊大人当真是厚道人,儿子都被她拐走不提,还想要赔偿苍梧,她虽爱财,却知苍梧前辈风骨,断不会因为恩惠便受人财物,否则苍梧也不至于最后落得那般艰难。

    曲笙婉言谢绝,转而问道:“刚才前辈提到打开魔界通道,莫非是受到月心轮的指引?”刚才因为突破裂隙,曲笙将月心轮贴身存放,现在取出,没想到又变成了一枚小小的绿色铜钱。

    阮琉蘅看了看那枚铜钱,便道:“这可是夜帝王之物?我的确受它和你的晋阶元婴的力量指引,但你们恐怕还不知,因为魔界的骚动,罗刹海这边也出了问题,我与阿玄无暇分神,否则也不会让你们二人受如此久的苦。”

    曲笙一惊,竟不知这里还有其他原委。

    原来在夏时开启魔界大门的时候,罗刹海就已经有了感应,之后魔界爆发与非城外大战,魔物迁徙,天魔血脉觉醒这三件大事,每一样都令魔界变得不稳定起来,负责镇压魔界的罗刹海首当其冲,大量魔气从六道阵盘溢出,海面亦是震荡不安。

    阮琉蘅和夏承玄一直在稳定魔界封印,当曲笙和夏承玄出了深渊之地,曲笙以晋阶元婴之力,通过月心轮呼唤人间之时,封印魔界的六道大阵终于产生了共鸣,阮琉蘅便以此为契机,找到曲笙和夏时的方位,借助人间的规则之力一举斩开魔界,由界主夏承玄以雪山冰种将魔气魔气封印在裂隙中,她则以魔尊的力量震慑魔界,将躁动压下。

    阮琉蘅解释完毕,夏承玄才揽过爱妻的腰肢,对两名小辈道:“现在魔界通道已经关闭,六道阵盘也已安稳,残留在罗刹海的魔气只要待阿鲤净化干净便好,咱们与其站在洞府外聊,不如进屋内,尝尝灵端峰的桃花酿。”

    夏承玄话音刚落,曲笙的灵兽袋中立刻传出秋浮君的声音:“曲掌门,请让我一起帮忙净化魔气吧。”

    曲笙的灵兽袋本被夏时下过禁制,但在深渊之地决战之时,夏时已抱定成为天魔,助曲笙一人回人间的心思,自然早就解开了禁制,秋浮君并不计较,反而对罗刹海的魔气忧心忡忡,自愿请命。

    “且稍等。”曲笙将秋浮君放了出来。

    一头银发的俊美男子立刻出现在众人面前,他的目光柔和地扫过众人,最后停留在阮琉蘅脸上片刻,似乎有些惊讶,然后才道:“在下秋浮,亦可净化魔气,愿为罗刹海出力。”

    夏承玄乃一界之主,立刻便看出秋浮君来历,自是谢过。阮琉蘅则注意到了他的失态,轻声问道:“秋浮君可有疑惑?”

    “失礼了,因为魔尊大人,很像一个人。”秋浮君经历过神魔大战,尽管那时他还懵懂,却还记得在魔界战场上,曾有一人,无论容貌还是气势,都与眼前之人如此相似。

    阮琉蘅只是淡然一笑道:“前尘往事,已与我无关,秋浮君之功绩我亦听说过,还要劳烦你协助我那灵兽,多谢了。”

    秋浮君点点头,化身原形,纵蹄飞去。

    倒是灵兽袋里一直呆着的另一位扭扭捏捏不愿出来,曲笙本想帮夜刃糊弄过去,却不想刚进了屋,夏承玄便问道:“月刃和夜刃可都还好?”

    夏时是老实孩子,立刻一副认错状,道:“我在人间第二次魔化之时,是月刃助我压制魔气,因此而陷入沉睡,现在琉璃石内。”

    夏承玄颔首道:“月刃乃是至善之龙,那么,夜刃……”

    在灵兽袋里的夜刃终于忍不住了,她跳出来,高傲地看着夏承玄道:“我就在此,你有何话?”

    夏承玄失笑,他与阮琉蘅其实跟月刃、夜刃有一段不打不相识的渊源,当年也是造化弄人,那一战甚是惨烈,月刃是极为厚道,但夜刃直到现在都无法原谅他们。

    夏承玄声音和缓,并不因夜刃的无礼而有半分不耐,他道:“我并无他意,夜帝王之物现在也只有你能驾驭,他们有种种机缘,也幸亏身边有你,所以我只是想谢你帮助了这两名小辈,夜刃,劳你费心了。”

    夜刃动了动爪子,甩了下尾巴,仍是保持姿态道:“月刃愿意为夏时奉献,那是他的选择,我亦尊重他的选择。助曲笙打开魔界通道,是为她也是为我,同样是我的选择,也是主人的选择,所以你无须谢我。哼,我不喜欢这里,回去了。”

    她动作从容优雅地转身,又回到了曲笙的灵兽袋。

    其实对于夜刃来说,有些事并非是不原谅。

    只是不想面对罢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相邻的书:天之境[综]本宫是男的穿越之女妖魅青玄道主倚剑弑苍天武侠崛起仙少,走着瞧黄泉路派出所弑月琉璃冥界之花冥冥女鬼修真记霸气军长成神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