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山河荡(一)

【书名: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 第248章 山河荡(一) 作者:吴瑕

强烈推荐:寻情仙使无界仙皇修真之覆雨翻云鏖仙[剑三]花哥的光合作用死人经地球最后一个修仙者史上最牛轮回     在楚国檀渊宫的高压统治下,七国的内乱在历经两百年纷争之后,随着最后一支义军的消亡,终于落下了帷幕。

    楚国都城萦都的茶楼中,多是窃窃私语声,已极少看到之前八方来客高谈阔论的景象,负责招待的茶博士脸上也淡了笑意,不是因为他们不想笑,而是最近发生的事,实在让人笑不出来。

    “每个国家都有一个莫名其妙的阵法,当这个阵法启动,所有人都在檀渊宫的监视下,还叫人怎么活?”一名身着翠袍的金丹修士压低了声音,愤愤不平地对他身边一名中年样貌的金丹修士道。

    “道友莫要多言,虽然你是楚国修士,但若是被檀渊宫发现你有不敬的言辞,一样会被当做叛军抓起来。”中年修士忧心忡忡地道,可他似乎也颇有怨怼,“今年宫主驱逐了多少魔修和妖兽,再这样下去,七国故步自封,与修真界其他宗门断绝了关系,对咱们可不是好事。”

    “驱逐魔修和妖兽?哼,檀渊宫做的又何止这些,只是你们楚人事不关己罢了!”旁边有一桌修士听到了这两人的谈论,其中有一名少年站了起来,拍着桌子道。

    他身边有一名元婴修士,急忙将这少年拉了下来,带着歉意地对那两人道:“徒儿无状,请两位念他年幼无知,莫与他计较。”

    那翠袍修士也是面色尴尬,他若是个飞扬跋扈的楚国修士也就罢了,但凡心中有点良知的楚人,也会为檀渊宫所行之事对其他六国人民心怀愧疚。他只是微微叹了口气,对那少年道:“小兄弟,算我这次多嘴,这七国之事,咱们还是不提为好。”

    那少年冷哼一声,竟是不吐不快道:“檀渊宫的行径天下皆知,所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但凡不从檀渊宫的七国门派,都被悄无声息地铲除;各地义军皆被残酷镇压,甚至手无寸铁的平民也不放过;曾经的七国八姓何其荣耀,但彭家却因为铁骨铮铮,被檀渊宫恶意陷害中伤,被歹人满门屠尽,其他七姓莫不胆寒,只得俯首称臣。现在七国修士都被檀渊宫召集起来,哼,别以为大家都是瞎子,檀渊宫这是狼子野心,要训练出一支修士军团,他要……”少年还欲继续往下说,他身边那名元婴修士却祭出一道符箓,往那少年身上一贴,立时便叫他有口难言,嘴里只能呜呜作响。

    然而这整个茶楼,却没有一个修士出来反驳这少年的话。

    因为他说的,确确实实都是真的,都是他们经历过,以及正在经历的现状。

    倒是靠窗的位置上,有一名披着斗篷,看不出修为的修士问道:“修士军团?这可有意思了,莫非偌大一个七国联盟都填不满宗离神君的胃口吗?”

    这种带着挑衅意味的言论可就更危险了,一时间,有些敏感的修士已经起身离开,只有少部分修士还留在茶楼。

    翠袍修士身边的中年修士长叹一声,道:“看来这位道友是刚出关不久吧?这楚国的修士军团倒确实有,听说人数众多,远超五大山门,所到之处,无不臣服。”

    有旁的修士冷笑道:“臣服?分明是杀到服!不过,我看檀渊宫不赶尽杀绝,恐怕还是因为忌惮五大山门,不敢做得太过分,不然前阵子檀渊宫征伐的几个郑国边境外的小门派时,怎么会留下活口?”

    有些消息略闭塞的修士都是心头一惊,在所有人都以为七国联盟会在檀渊宫的统治下闭关锁国时,没想到宗离神君会带着修士军团去征讨七国联盟以外的宗门,这种举动在修真界前所未有,除非两方有不可调和的仇恨,否则任何宗门都没有审判另一个宗门的资格,檀渊宫这么做,简直是以天下之主自居。

    那披着斗篷的修士对面还有一名披着白色斗篷的女修,她轻声道:“人心如饕餮,永远不知满足,檀渊宫聚积这样的力量,果然志在七州啊……”

    这时候,茶楼的掌柜擦着汗小跑了出来,堆着笑拱手行礼道:“诸位仙师,小人这茶楼有点不方便,这就要打烊了,还请诸位仙师体谅小人全家老小三十多口人,小人真是……唉……”这位掌柜已经不知说什么好,只能苦苦哀求。他是被这些人的言论骇到,生怕被檀渊宫找上门来,他身为凡人,谁都不敢得罪,只好关门打烊了。

    这些修士也不至于为难一个凡人,纷纷起身结账,那少年最后也被解开了符术,他气冲冲地走到门口,然后回过头看向茶楼大厅的诸人,低声道:“你们也只会说说罢了,彭家被灭的时候,没有人站出来;六国义士被残忍杀害的时候,没有人站出来;天陶馆、汀泊书院、黄龙派、赤云门……等六十三个七国镜内门派被铲平的时候,没有人站出来,到如今,檀渊宫的爪牙已经不限于七国联盟,而是伸向了七国境外,依旧没有人站出来……好,好得很,看这天下,还有谁人敢站出来,看这天下,最后究竟落入谁手!”

    那一直在少年身边的元婴修士正要起身阻拦他,然而,当少年用那忧伤清悦的声音诉说着心中悲愤的时候,这元婴修士也不禁动容,他双手握拳,再松开,终究是无声地走出了茶楼。

    这外面灰蒙蒙的天,又下起了雨。

    ※※※※※※※※※※※※

    那一男一女两名披着斗篷的修士离开了茶楼后,径自去了萦都通往燕国都城鼎合的传送阵。到了鼎合,两人走在街道上,心中都是一叹。

    这是他们所见到的最萧条的都城,在七国内战之时,燕国是受战火荼毒最重的国家,平民大量流失,修士不停战死,整个都城的常驻人口不足盛时的三分之一,街上偶尔见到的行人都是匆匆而过,整座城市陷入恐怖的沉默中,像是一座死城。

    披着白色斗篷的女修掀开了兜帽,露出一张足以惊艳整座城的容颜,她用一双明亮却情绪内敛的双眸静静打量这座半空的城,对身边之人道:“魔尊和界主前辈让我们查探七国,果然有他们的道理,一开始不过是魏楚边境的小摩擦,最后却演变成七国内战,到如今,七国已不复存,这个被统一的七国,已经成为某个人手中的利器,用来完成他的野心。”

    这两个突然出现在七国联盟镜内的,便是从罗刹海回到人间的曲笙和夏时,他们用了二百年时间在罗刹海稳固境界,又算好了进入人间的时机,方才回归。曲笙并未先回苍梧,而是与夏时一起在七国联盟镜内明察暗访。

    所见所闻,触目惊心。

    “你被那少年的话触动了。”夏时握住了她的手,“先不要急,外界一向无法插手七国内政,济世会已通过各种途径向七国联盟运送了大量济世甲,在战争中拯救了许多平民的性命。再者,檀渊宫在七国内可以横行霸道,可一旦出了七国联盟,外面的各大宗门世家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他胡来。”

    七国这个烂摊子,已不是某一个宗门可以插手的,就算是五大山门,也只能暗暗救助被迫害的修士,帮助难民逃离七国,通过各种手段将济世甲送到平民手上。

    但这里面却有一件事十分怪异。

    宗离为何不限制难民逃出?按理说,只要在边境的结界术上加强防御力,就可以将这些人都留在七国。

    曲笙微微叹口气,她一直皱着眉头。

    “希望是我多虑了。”

    当她与夏时疾行至燕国边境断龙岭,越过边境结界,回到了久违的宛辽平原,看到了苍梧山脚下聚集起无数星星点点的村落,和越发欣欣向荣的角城的时候,她心头的危机感越来越强烈。

    七国内乱,大量难民逃离故土,这些凡人不好长途跋涉,他们优先选择的新落脚点便是七国边境不远的修士主城或门派,苍梧与燕国边境相隔只有三千里,自然是燕国难民的首选。

    她默默观察了一番,才回到了苍梧。

    只是在临近靠近苍梧山之时,夏时伸出一只手臂拦在了她身前。

    “这是结界,不是我们当初设下的护山大阵。”

    曲笙心中一凛,她将自己的一道气息打入山中,只见苍梧山浮起光芒,一道结界护住了苍梧山,里面传来声音问道:“来者何人?”

    曲笙眉头一皱,认出了那声音,立时回道:“延启,是我。”

    结界产生了波动,一个块头不小的年轻修士从里面冲了出来。

    “师父!”鲁延启立刻跪在了曲笙脚边,忍着泪道,“您总算回来了!”

    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终于见到了亲人。

    曲笙将他扶了起来,温声道:“延启,别难过,我回来了。”

    若是她以前的性子,若是看到这一幕,定要立刻问清详情,可现在她已不再是那个总是凭一己之力保护门派的小姑娘。

    因为苍梧,该自己长大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相邻的书:天之境[综]本宫是男的穿越之女妖魅青玄道主倚剑弑苍天武侠崛起仙少,走着瞧黄泉路派出所弑月琉璃冥界之花冥冥女鬼修真记霸气军长成神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