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图穷匕见(二)

【书名: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 第262章 图穷匕见(二) 作者:吴瑕

强烈推荐:修真之覆雨翻云一念永恒不朽凡人大主宰死人经寻情仙使无界仙皇鏖仙     曲笙正在跟温三春闲聊。

    这俩人都是角子街的老街坊,当年,一个是破落小门派的掌门,一个是艳阳楼的老板娘,现在变化却已经相当大了,曲笙的成就自不必说,现在她已有元婴期,温三春也有金丹后期修为,如果没意外的话,她还会是贺沧溟的道侣,就连三重天天君贺一峰也要称她一声婶子。

    大战结束之后两人都很放松,温三春揣着一包瓜子,猫在曲笙的掌门殿,有些不满抱怨道:“我们家老贺就是太谨慎了,这一次三重天派的人太少,要不是后面来了太和的人,还真是很危险啊……”

    曲笙想了想贺沧溟那张冷酷俊美的脸,被温三春这声“我们家老贺”雷得不轻。

    “你可别得寸进尺,贺神君能给我们这么多物资支援,已是很不容易了。”曲笙道。

    温三春眯着眼笑得像只吃饱了的猫,她一边举止优雅地剥着瓜子壳,一边道:“男人这种生物,你要是不多多驱使他,他还真当自己是大爷了,你听姐姐的,只管奴役他们,才能叫他们更死心塌地,这其中的道理啊……”

    “师父!”

    掌门殿外突然传来一声呼叫,打断了温三春的男人经。

    曲笙向外看去,只见鲁延启肩头上扛着一个人,急冲冲地跑进掌门殿。

    那人身上不见血,但是曲笙一眼看过去便知道他受了很重的伤,而且是化神修士下的手,摧毁的是识海。

    鲁延启将人放在地上,对曲笙道:“师父,我在山脚下发现了这个人,他自称是楚嵩楚神君之子。”

    这人虽然身上没有外伤,但是全身泥泞不堪,脸上尽是尘土。就算鲁延启不说,曲笙也能想象到,这名修士在已经失去了行动力的情况下,整个人趴在地上匍匐前行,不知爬了多久,舍弃了一切尊严。

    他看向曲笙的方向,双目无焦距,显然是因为识海受到重创,所以五感都渐渐失去。

    “我要找曲掌门。”

    曲笙蹲了下来,用术法清洁了他的身体,然后道:“我是曲笙。”

    那人终于流下泪来。

    “秦国……言真门……全部战死,我父亲临死前将我传送至苍梧山下,我名楚叹,父亲乃是魔修楚嵩,曲掌门,你是我父亲故交,我知道你信他人品,我父亲曾说他受不白之冤的时候,第一个愿意相信他的人便是苍梧,他让我来找曲掌门……您可相信,这修真界,朗朗乾坤之下,居然有满门无辜被屠绝的惨案,”他攥紧了拳头,牙齿咬得咯吱作响,“我们看到了任家的星铁傀儡,足有上百个化神期傀儡!”

    “星铁?”曲笙一惊。

    “不是制造济世甲的星铁,而是真正的星铁!他们攻击护山大阵,而且使用的招数都是我言真门的独门术法,掌门及长老们不敌,为保护弟子,牺牲于阵前,整个言真门没有一个能逃出去,他们屠杀弟子,其中有傀儡布下阵盘,我看到无数同门的血从体内流出,惨不忍睹。他们的血顺着那阵盘,缓缓流向山外,义量峰的方向。”

    “这批星铁傀儡与之前的义量峰惨案有关!”曲笙立刻切入重点。

    楚叹一脸苦楚,他继续道:“曲掌门,现在世人都知苍梧敢言,我冒昧求上来,希望曲掌门能将言真门的事上告修真界,无论背后黑手是谁,我要替我枉死的同门求一个公道,我要替誓死守卫山门的前辈求一个公道,还有我爹,就算通过了太和的问心关,可他这一生仍然背负义量峰血案的阴影,我也要……我要为他……”楚叹哽咽不能语,再也说不下去。

    “你别急,此事事关重大,我立刻通知五大山门。”

    “曲掌门,这群傀儡修士邪门得紧,他们并非视人命如无物,而是当成‘工具’,我发现他们布下的阵法在收集修士的血液,还有,周围似乎……”

    楚叹正说着,掌门殿外突然又传来一声“师父!”

    曲笙听出了这是康纣南的声音,立刻起身向外走去。

    不等她走到门口,康纣南便直接闯进掌门殿,向她跪下道:“弟子有要事禀告,十万火急!”

    随后他看到了尚还躺在地上的楚叹。

    康纣南双目一睁,细碎的星光铺开,笼罩在掌门殿的小院里,立刻形成一个结界,将温三春、鲁延启、楚叹拦在了结界外。

    现在,这个结界中只有曲笙和康纣南。

    曲笙看着康纣南的眼睛,这是他第一次毫不忌讳地在她面前展示自己的力量,而且他居然不相信掌门殿的结界,而是自己施放结界。

    “有什么但说无妨,你先起来。”曲笙道。

    康纣南的神色凝重,他摇了摇头,低声道:“罪人之身,不敢起。师父,弟子接下来要说的事也许骇人听闻,却是真的,您一定要相信!”

    “从将你收为徒弟之后,我就在等这么一天,你终于肯跟我说了,”看着一向稳重的大弟子居然跪在地上,用一种哀求的态度对自己说话,曲笙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说吧,之后的事,自有为师来判断。”

    康纣南定定地看着她,第一句便是:“我不是人间之人。”

    曲笙震惊。

    康纣南是机缘灶选定之人,他和常钧语一入门派便与其他人不一样,曲笙知道他们一定有自己独特的身世,比如常钧语乃是任家弟子,身负璇玑血脉,比如康纣南有异于常人的瞳术。

    但是康纣南这句“不是人间之人”,依旧让她心中一惊。

    “魔界?”

    “不,”康纣南露出一抹苦笑,“师父可还记得2018年人间大劫?”

    “记得,那场大劫是由歌留山老祖陌降元君利用上善盟的力量,制造出失心魔修,才引发这场蔓延人间全界的战争。”这段历史一直是修真界的伤口,也是划时代的标志,毕竟从2018年以后,魔修终于有了与道修平起平坐的地位,不管是什么年代生人,只要是修士,就会知道2018年。

    康纣南道:“这其中还有一个关键,那便是,歌留山陌降的背后,其实是北冥界。”他有些艰难地道,“我是北冥界之人。”

    天元2018年,对于魔修和道修来说,都是充满灾难的一年。

    歌留山老祖陌降私通北冥界之人,趁人间上应十万年大劫,蒙蔽天道,用道修魂与魔修身体结合在一起,制造出了杀伤力巨大的失心魔修,以此为祸人间。

    而北冥界亦是在域外集结大军,每个人都有相当于人间大乘期的修为,准备向人间进军。

    但人间只见失心魔修,却并未见过北冥界之人,乃是因为当年太和青弭峰峰主晏修凭一己之力,在虚空之中屠尽北冥人大军,所以人间修士对北冥界并不熟悉,他们对人间的侵占之心仅仅是作为那段历史的背景。

    毕竟三千世界自有其规则,界与界之间不得有交集,在仙界之下,所有界都有其运行规则,北冥人想要侵占人间的想法如同天方夜谭。

    但是……

    曲笙眼前就有一名活生生的北冥界之人,其背后的深意,简直不敢让人继续想下去。

    “你继续说下去。”曲笙虽然有点接受不了,但还是稳住了心神。

    康纣南道:“这件事,还是要从2018年说起,青弭峰晏修重挫我们精心准备的大军,所以,首座又制定了另一个计划。”

    “等等,我有一个问题。”曲笙看着他,严肃地道,“你们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要对人间下手?”

    “这也是我接下来要说的,我们觊觎人间,便是因为北冥界自身出了问题。北冥界是一个信仰众星的地方……”

    ※※※※※※※※※※※※

    北冥界同人间界一样,是三千世界中的一个大世界,这里的人也需要修炼,只不过人间修士修炼的是灵力境界,而北冥人修炼的是瞳术。他们的瞳术也分为几个等级,其中——

    相当于人修化神期的瞳术,可以操控规则;

    相当于人修大乘期的瞳术,可以利用规则制造出几近真实幻觉;

    相当于人修渡劫期的瞳术,可以看到宇宙的内核,除此之外,当北冥人成功渡劫时,只在刹那间,有机会透过他们的世界,窥伺其他世界。

    最早开始修炼的北冥人从星空中得到了启悟,就像人间有灵气一样,北冥界的星空也蕴含着独特的能量,所以从很久以前开始,北冥界的人就以天上的星辰作为自己的信仰,并以众星的力量作为自己修炼的能量。

    但是有一天,星空突然吝啬给予他们力量,群星变得黯淡无光,这便是震惊整个北冥界的“众星陨落”灾难。

    这种灾难不仅让北冥人修炼的速度变得缓慢,而且还使得大部分人信仰崩溃,丧失了求生意志。因为他们是那样热爱这片星空,众星是他们的能量来源,还是他们心中根深蒂固的信仰。

    众星陨落是人为还是天灾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如何让众星复苏。

    经过了数万年的努力,绝望的北冥人终于发现,众星确实失去了力量,他们无法再在这片星空下如常修炼,而这个时候,一位已飞升的先祖留下的传承意外被人发现,里面留下的一段文字让他们重新燃起了希望。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相邻的书:天之境[综]本宫是男的穿越之女妖魅青玄道主倚剑弑苍天武侠崛起仙少,走着瞧黄泉路派出所弑月琉璃冥界之花冥冥女鬼修真记霸气军长成神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