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热血灼利刃(一)

【书名: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 第281章 热血灼利刃(一) 作者:吴瑕

强烈推荐:死人经修真之覆雨翻云大主宰不朽凡人寻情仙使无界仙皇鏖仙[剑三]花哥的光合作用     从星海震界炮从人间现世开始,没有人能阻止它对人间进行攻击,就连目前人间公认最强的晏修都不能。

    修士们唯一能做的,便是趁星海震界炮充能的时候对其展开攻击,但都于事无补,它的材质类似现在人间所知的星铁,却又比星铁更坚固一个等级,而且十分巨大,修士在它面前,就如同蝇虫一般。

    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星海震界炮抬起了炮筒,对准了北海,再次发出一道光束。

    但是这一次,在场的所有大能都未见慌乱,并趁机再向北冥人的星舰发动一波攻击。

    因为他们都感觉到了。

    东南西北,四海方向传来的高阶海兽气息,在这个时候,他们选择信任这些与人修共存无数岁月的古老族群。

    而海兽们也未让人修失望。

    所有七阶海兽大能同时施法,巨大的妖力在海平面上形成一层屏障,当星海震界炮打在北海海面上的时候,发出一声震天巨响,方圆几百海里都遭受到星海震界炮的轰击,被击打的正中央形成巨大的漩涡,正以可怕的速度向外扩散——蓬七郎、清夫人、澄潮君、昶君四人站在四个方位,身前出现隐隐的大妖原型,不躲不避地迎上海浪的冲击,霎时间水花如珠玉飞溅,海面上爆出巨大的白色的浪花。

    他们用自己的妖力,硬生生将星海震界炮的威力卸了个干净。

    但这一场之后,四人的表情都有些惨淡,西海的京婆婆、东海的子瑜、南海的鳟天王都是眉头一皱。

    这东西果然好威力!如果不能卸去它的力道,这北海会被它一直打进深海裂隙,搅得翻天覆地。

    看来北冥人是想一劳永逸,用这星海震界炮将所有海兽驱逐出海洋,然后再一一除去,他们实在狠绝,这种做法,便是要让人间鸡犬不留,无论妖兽还是人修,全部屠绝,不留后患!

    相通这一点之后,海兽们如今也是背水一战,就算不为人修卖命,也要为了自己生存下去的空间迎战入侵者!

    四海海兽平时难有互通,然而这一次,他们空前绝后地团结起来,不止是七阶大能,就连六阶海兽都已出动,深海中不断有水箭划过,无数身影浮上海面,如果曲笙在的话,会分辨出许多在天海一界见过的老朋友——曾经谈论海中八卦的姐妹俩,被竹虾抬着轿子的神秘人,爱炖肉的八脚螃蟹,“喜欢”人类小姑娘的巨大金色珊瑚,一扭三折的红嘴唇海蛇……其中还有一条上身是人,下半身是蛇的冰山美人,正忧心忡忡地看着澄潮君,想必就是那深陷八卦漩涡的九头湾老怪……

    海兽们屏息凝视,等待星海震界炮的下一次攻击。

    ※※※※※※※※※※※※

    星海震界炮的前面两发攻击都使得人间震荡,却没想到打向北海的第三发失利,人间修士俱是精神一振,攻击得更猛烈了。

    但是北冥人很快又有新动作,其中七艘较大的星舰飞到七国上空,顶着修士们的攻击,打开底部舱门,向下方狩魂大阵的七个阵眼分别打入一道光柱。

    那狩魂大阵原本在康纣南和洞真、居何两位元君的努力下渐渐失去光芒,眼看便要破阵,却不想这七道光柱打下来,狩魂大阵就像是重新焕发了生机,七个阵眼处的土地迅速隆起,直至丈许的时候,上面的土壤再也包裹不住下面隐藏的东西,黑色的巨物像是破土的竹笋,顶开了上面的泥土,以一种飞快的速度向上生长,铁血金属的气息向四周蔓延,在轰鸣声中——

    七座蕴含星辰力量的钢铁堡垒终于出现在人间大地上!

    它们像是七把利刃,刺破了人间温暖的皮肤,将这疤痕牢牢地钉在了伤口处,强硬且傲慢地向另一个文明展示出自己的强大武器,并毫不犹豫地侵略她!

    这便是康纣南口中曾经提到的“七堡”,但是他显然也被这一幕震撼得呆住了。

    “我没有想到,他们已经掌握了这种传送技术。”他像是重新认识自己的家乡一般,有些失魂落魄地道,“我知道为什么破不了狩魂大阵,因为这七个阵眼还有一层传送功能,所以我才看不清它的符文脉络……”

    这七座钢铁堡垒每一座都近乎一座大山,那上方没有一丝缝隙,像是一体炼制而成,只在最下方有两扇大门,上方刻绘着无尽的星辰给予人们能量的壁画,只听得一声沉重“嘭”,自异界的堡垒缓缓张开它的大门,从那铁般冷酷的口中吐出了成群结队的北冥人士兵。

    这些士兵以红瞳和绿瞳为主,少许紫眸为领导者,他们身穿星铁装甲,不断从大门冲蜂拥而出,只在短短瞬间,就向人间输送了近百万兵力!

    曲笙原本在七国的西南方向,恰好是原魏国的领土,离晋城不远,前所未见的钢铁堡垒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她立刻从夏时的怀中起身,看了一眼身后同样因为受到星海震界炮攻击而动弹不得的几位佛心寺大师,又再次举起了雁门盾。

    “这回,怕是不能善了了。”她对夏时笑了笑。

    就算不了解北冥人的技术,她也知道这种堡垒便是北冥人在人间的据点,而据点的作用不言而喻,是作为物资供给及兵力来源的所在。

    而后,果然不出所料,北冥人声势浩大地从钢铁堡垒中飞出,那些沉重高大的星铁装甲成群在人间现身的时候,竟使得阳光也暗上了几分。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曲笙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奇异的感觉。

    这是一场因生存而生的死战。

    众星陨落,北冥人的修炼资源枯竭,一旦他们不能修炼,北冥界的根基便会发生动荡,世界便离崩溃不远,所以他们竭尽全力寻找能够给他们提供容身之处的世界,他们的唯一希望,便是与北冥界能够达成“规则置换”超规模法术的人间界。

    而作为被侵略一方的人间界,所面临的也是北冥人全界屠绝的残酷现状。

    两个世界,两种文明,一个命运。

    不是赢,便是死。

    她这一生都在这种境地中徘徊,到了现在,竟然不觉得怕,也不觉得遗憾。

    因为已看过最美的风景。

    她冲着夏时温柔地笑了笑。

    夏时提起了霆霄剑,他与曲笙心意相通,已明白她的意思。

    “与人间同行,与你相伴,这辈子,未愧对爹娘师长栽培,我无遗憾。”他说完这句话之后,便开启剑域,向着前方冲了过去。

    曲笙回过头看向几位大师,又往嘴里填了一口丹药,将精血拍在雁门盾上,然后扯开灵兽袋的口子,唤道:“秋浮君何在!”

    没有动静。

    她再次唤道:“秋浮君?”

    ……

    与外面打得昏天黑地的情况不同,灵兽袋如同一个小小的世外桃源,只要主人不死,这处世外桃源就是最安全的。

    所以,曲笙的灵兽袋里的画风跟外面不太一样。

    从罗刹海回到人间之后,曲笙一直忙碌,因此,秋浮君依旧跟六文钱和夜刃一起挤挤挨挨过日子。

    这倒也没什么,秋浮君本是再温顺不过的灵兽,能与万物和谐相处,又岂会计较与别的灵兽在一起同住。

    然而,他一听人间被外地入侵的消息,便无法置身事外,当年神魔大战时他还幼小,无法参战,如今却是一腔热血无处释放,因为曲笙一开始压根就没有放他出去的意思。

    他便一直在灵兽袋中发力,想要顶开口袋出去,结果——

    旁边的夜刃却只会不停给他出馊主意,比如咬破袋子、踢破袋子、用自尽来威胁曲笙……

    而那只从北冥入侵大战爆发开始,就抱着一个布口袋,眼泪汪汪一边数豆子一边时不时往嘴里塞几粒的元宝鼠就更靠不住了。

    “死了又带不走,吃吧吃吧,呜呜呜,好舍不得……”

    秋浮君叹气,也未想要这小东西帮忙。

    但是,也不知怎么弄的,本是他一人努力突破灵兽袋,最后却变成身上驮着一只黑豹子,黑豹子的脑袋上又顶着一只金毛小鼠的景象。

    这金毛小鼠还贼眉鼠眼地用一根细小的牛毛针刺破空间,去挑灵兽袋的带子。

    以至于曲笙召唤的时候,秋浮君一个激动,差点将上面的两只全部顶下来。

    六文钱怒道:“我说过什么来着!在一个灵兽袋住着,就是一家人了,秋浮你不能不讲义气,把咱们都带出去!”

    于是曲笙呼唤第二声的时候,灵兽袋里一口气跑出来三只,大的驮小的,小的驮更小的,它们出来的时候,身后已是漫天的战火,修士们与北冥人正式交战,无数领域擎天而起,法术与光束交相辉映,漫天都是杀戮之气。

    然而曲笙看到它们毫无保留的双眸时,心头便是一热。

    尤其是那小小的元宝鼠,又傻兮兮地披上了那块红披风,柔嫩而细软的绒毛在那残酷的光芒中,凌乱地炸了起来,像是一个带着光晕的绒团。

    她将它们接了过来。

    “那就一起来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相邻的书:天之境[综]本宫是男的穿越之女妖魅青玄道主倚剑弑苍天武侠崛起仙少,走着瞧黄泉路派出所弑月琉璃冥界之花冥冥女鬼修真记霸气军长成神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