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燕回(二)

【书名: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 第305章 燕回(二) 作者:吴瑕

强烈推荐:地球最后一个修仙者史上最牛轮回[剑三]花哥的光合作用鏖仙不朽凡人修真之覆雨翻云死人经武侠世界大拯救     曲笙感觉叶尘大师看人的目光越发奇怪了,不知是不是因为修到了禅修大能的境界,万事万物在叶尘大师的眼中,仿佛是一朵正在盛开的花,又仿佛是从脚边走过的蝼蚁……但事实上,在叶尘大师越发出尘的气质中,被他注视的人只怕觉得自己像蝼蚁多一些。

    涯风先开口道:“曲掌门、夏长老,好巧,我和叶尘大师正准备前去苍梧参加祭典,你们也是特意赶回来的吧?”

    “正是,”曲笙打量了涯风一番,“你在佛心寺的伙食不错啊……”

    涯风为莲衣大师报仇的事迹轰动了佛心寺,大战之后,那一干老和尚非说这北海鲛人有佛缘,涯风也不愿回北海,索性去了佛心寺,据说每日在外寺院的湖中扮锦鲤,忽悠得不少凡人虔诚膜拜投喂,已是胖了三圈。

    偏偏他底子好,脱了之前的瘦苦之相,反而越发艳光四射。

    涯风听到曲笙嘲笑他,恨恨地想甩尾巴,结果忘了自己的尾巴已经劈叉成两只腿,差点向前扑倒。

    当然,一只六阶鲛人是不可能真的跌倒的,他身体微微前倾,做出很关心的样子道:“佛心寺再好,也没有我在苍梧山顶开辟的天海湖好,一别数年,甚是想念,这一次我便不走了。”

    那天海湖是涯风亲自御水脉而建,可能不及佛心寺的心湖造化多,但胜在一个舒适。只不过涯风说完之后,斜眼看了看叶尘大师的脸色,发现他没看自己,便轻轻松了一口气。

    老子实在是不想听木鱼声了啊!

    叶尘大师的声音如沐春风,道:“曲施主,当年一直未曾来得及感谢贵派为我师父报仇之恩,这一次,我愿为苍梧派诵经九九八十一年,为苍梧祈福。”

    曲笙眼睛一亮,这可是难得的机缘。

    涯风一听便忍不住又想摆尾巴,这禅修最是喜静,别说让叶尘坐八十一年,就是八百年大概也没问题。

    曲笙谢过叶尘大师,又问涯风道:“你可有北海海兽的消息,不知息娘子现在如何了,伤势可还要紧?”

    “这你放心。”水族的消息还是很灵通,涯风笑道,“息娘子作为北海冰种的守护者,只要冰种未出意外,息娘子就一定没事,充其量是重伤闭关,其他族群也没什么损失,多亏了四海海主,还有你你们人修的海事团。”

    当年,华阳元君为了守护四海而牺牲,就算是再憎恶人修,海兽们还是承下了这份情,自大战之后,海兽与修士相安无事,在高阶海兽们的默许下,修士们回到曾经的岛屿和洞府,海事也重新繁荣了起来。

    曲笙和夏时又辞别了叶尘大师和涯风。

    她好笑道:“临近苍梧祭典,没想到会遇到这么多故人。”

    夏时宠溺地将她因风吹乱的发丝别在耳后,他可不会现在就将惊喜付诸于口,只叹道:“还是延启这个掌门做得好,我瞧着,可谓青出于蓝。”

    曲笙想起三百年前将苍梧交给那个被自己戏称为“小蛮牛”的少年手上,而在鲁家村遇到他的那一幕,仿佛还在昨天。

    她巧笑倩兮,伸出手轻轻捏了捏夏时的下巴,故作孟浪地调笑道:“那是因为我这个掌门沉迷夫君之绝色,只好急流勇退,将我打下的江山交给小一辈,由此可见,我挑徒弟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灵兽袋里的六文钱突然插一句嘴道:“咦,那不是机缘灶给你选的吗?”

    扎心了!

    不过机缘灶已经不在,曲笙不知它的去向,但隐隐感觉,补天之事与夜帝王应该有所关联。

    夏时到底护着她,立刻岔开话题道:“这一次苍梧祭典,纣南、钧语和严琮他们也应该会赶回来。”

    曲笙点点头。

    大战之后,几个弟子各有去向。

    康纣南受身份所累,终归是有看不开的心结,已离开苍梧,寻了一处自在山水隐居。

    常钧语被任家请了回去,他终究不忍心看着任家衰败,而任家在傀儡术上的研究,也是他想寻找的傀儡术突破口的助力,现在已是任家家主。

    严琮本就是曲笙这几个徒弟中最闲不住的,一有时间便往外跑,连曲笙也不知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最后还是延启接任了掌门,而他也的确是最合适的那一个。

    现在的苍梧已不需要像曲笙当年那样去拼去闯,这个小门派一步步成长,如今在修真界的名望几乎与五大山门这样的庞然大物齐名,无论是因为当年断龙岭一战,还是在北冥入侵那场大战时,曲笙的雁门关领域带给人间的惊艳,亦或是大战之后《道在此道》这本功法带给人间的巨大影响……苍梧都需要低调,将这些年的机遇沉淀下来,稳步前进。

    所以,曲笙的继任者反而需要一个稳当厚道的守成之人。

    而且有壬江师叔这样谨慎小心的前辈辅佐,再加上当年投奔苍梧而来的楚嵩之子楚叹的协助,鲁延启的掌门之路可比她当年好走得多。

    “只是这一次,大概小姝回不来了。”曲笙叹道。

    桐姝的身份有些尴尬,苍梧对她有收留之恩,虽然曲笙从未让她拜入任何一人门下,只与她姐妹相称,但大家都默认桐姝是苍梧的一份子,自从爆出她的身世与衍丹门相关,且身怀惊神通天结界,便成为了衍丹门不得不争取的弟子,而且出于爱才,和对她父母遭遇的歉疚之情,掌门云霞神君将最优质的资源都给了她,在前几日收到的传音符中,桐姝又被派去了元婴后期大秘境,早已远超曲笙。

    虽然说现在无论单灵根还是杂灵根都可以同样修炼,但是个人的悟性终究不同,就算是单灵根中,也分个高低,所以修炼这回事,终究是要看自身的造化。

    两人继续前行,很快就路过了当年收鲁延启的鲁家村,那个小村落居然重建起来,可见大昭国对战后的复原工作做得极到位,只要版图上有的,只要达到一定数量的人申请,就会拨款重建,想来鲁家村幸存之人不少。

    一路北上,陆续看到一片片欣欣向荣的村镇,但两个人反而沉默了。

    “可惜人间已再无古神。”她叹道。

    古神们修复了人间之后,便与九重宝塔一同补天,不仅将坍塌的空间重建,那被星海震界炮轰开的虚空通道也被完好无缺地补齐,界幕再次将人间界隐藏起来,蓝天白云重现,那人心惶惶的末日灾祸终于随着古神的湮灭结束。

    “谁知道呢?”夏时轻笑一声,他体内的天魔血脉与古神可是敌对关系,倒是该感谢当时古神只顾补天,放过了他这个危险分子,“连我母亲也惊讶厄离居然没死,所以,也许他们也并没有湮灭,说不定还留着分灵体隐藏在人间,也许什么都做不了,但只要还能看着这块自己曾经守护的土地,也就觉得满足了……”

    “所以说,你也觉得很满足……这就是你想退隐江湖的原因吗?”曲笙俏皮地皱了皱鼻子。

    夏时无奈道:“天魔血脉不能太强大,所以我只能压制修为,就算不退隐,也做不了什么事,还不如清清静静地过日子。”

    天魔血脉与魔界相关,为了不再引发魔界震荡,压制修为成为了夏时修炼的最大问题,在别的修士,如曲笙,为了晋阶而拼命修炼的同时,他反而要苦苦压制,这种状况,据说只有渡劫飞升,得到仙界认可之后,才会改善。

    那么,如何在压制修为的情况下熬到渡劫……夏时简直觉得三千世界的恶意都集中到了自己身上。

    好在如今天下大安,他尤其提倡“妇唱夫随”,曲笙卸任掌门之后,他便陪着终于有时间去秘境历练的曲笙,日子倒也逍遥。

    两人正一边聊一边走,便见北方突然爆发出强烈的光芒,天上的云彩像是避让什么一般“唰”地散开,那滚滚的劫云从天际压了下来,灵气浓重得几乎可以看到旋转的轨迹,正在那上方形成一个漩涡。

    曲笙低呼一声:“这是北阳州方向。”

    夏时脸色一沉,道:“不好,师娘要渡劫了!”

    两人对视一眼,急忙向北阳州方向御风而行。

    当异象出现之后,不仅是曲笙和夏时,昭国的各地亦是飞出无数修士,皆向北阳州方向疾飞。

    现如今,能在北阳州渡劫的,只有梅裕雪山山主柳昔卿,因为这天下唯二的两名渡劫修士,便是柳昔卿与晏修夫妇。

    “师娘的渡劫怎会如此突然?”夏时心忧。

    据修真界史料记载,从渡劫修士感应到飞升召唤,到真正开始经历天劫,最短有数个时辰,最长有数年,但大多人都在一个月之间。上一位飞升的季羽道尊自感应飞升召唤之后,提前五日向修真界发放观礼请柬,准备时间已不算充裕。

    没想到柳昔卿的飞升更加突然,全界都没有收到消息,那劫云就已经降下,紧接着,便要遭九道仙元雷劫。

    ……

    身在梅裕雪山的柳昔卿更懵了。

    她只是开了鸿蒙天元炉,用“剑骨诀”帮狄或留下的曦光剑修复了一下剑身,本以为最多会迎来曦光剑的天劫,却没想到……

    她自己的飞升大劫倒是被召来了。

    从感应召唤到劫云汇聚,只用了一刻钟,几乎无缝衔接,堪称修真界有史以来用时最短的渡劫。

    不过,柳昔卿一向信奉“既来之,则安之”,被这个修真界坑了无数次的她十分淡定地起身了。

    她即将迎来自己在这个人间的最后一战。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相邻的书:天之境[综]本宫是男的穿越之女妖魅青玄道主倚剑弑苍天武侠崛起仙少,走着瞧黄泉路派出所弑月琉璃冥界之花冥冥女鬼修真记霸气军长成神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