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番外:岚

【书名: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 第322章 番外:岚 作者:吴瑕

强烈推荐:鏖仙少年医仙一剑诛仙[剑三]花哥的光合作用修真之覆雨翻云不朽凡人死人经史上最牛轮回     “跑快跑!”

    “嬷嬷嬷嬷!”

    “这群丧天良的阿修,快跑吧嬷嬷老了,跑不动了这群坏人是要抓小孩子去卖所以你才危险,嬷嬷不会有事的”

    “不嬷嬷!他们人太多了!”

    “我可怜的乖孩子去啊去太和,去找你兄长,乖阿修,去吧!”嬷嬷绝望地推着他。乐文

    他开始跑在黑夜中,耳边都是风声。

    风灵根的孩子天生跑得快他很快找到了藏身之所把自己裹在灌木丛里身上被划破也顾不得,小小的孩子瑟瑟发抖,牙齿紧紧咬着下唇,让自己不哭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天蒙蒙亮。

    他记性极好,顺着原路回去寻嬷嬷。

    但是嬷嬷不在原地。

    他呼吸沉重慌忙在附近寻找。

    远处是什么

    他越走越近,越走越近。

    最后他看清的时候,发出一声孩童所能达到极限的惨叫声。

    “啊!”

    在青弭峰的一处弟子房中,晏修猛地惊醒,他赤着上半身坐起,胸口剧烈的起伏,后背不知什么时候出了一身汗,凝在年轻紧实的肌肉上。

    他用手撑着额头。

    已经很久没有做噩梦了,修炼太忙,他也很久没有梦到过嬷嬷了。

    因为那段经历,也正是他第一次杀人的经历。

    那年他九岁,父亲冤死之后,嬷嬷带着他去太和寻找兄长晏平,但是路上遇到了拐卖有灵根小孩的强人嬷嬷是被他们害死的。

    他清晰的记得,那样慈祥的嬷嬷,惨死在刀剑之下的样子他就像是觉醒了某种天赋,冷静地查找周围的脚印,顺着山路,追上了那伙强人,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有耐心,一直蛰伏在他们后方,一个接一个的,将他们全部暗杀。

    他还没上太和,就沾了人血。

    不过是个九岁的孩子。

    然后,他像一匹幼小的孤狼,自己一个人上了太和山。

    饿了,就去林子里打猎,把烤得半生不熟的野鸡强往嘴里塞。

    渴了,连泥沟里的水也喝过。

    最后,终于赶在寅月的最后一天,来到了太和山脚下,被巡山的弟子送到了接待处,一眼便被来挑关门弟子的存真道尊看中。

    “你小小年纪,便杀过人了。”存真道尊肯定地道。

    “我只杀该死之人。”他冷静地道。

    “可你知道何为该杀之人?你又有什么权利去评定?”

    他抬起头,看着这位突然跑过来打扰他试炼的“大哥哥”,倔强地道:“正是为了评定何为该杀之人,所以我要做太和剑修!”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啊小友,你愿意跟我上青弭峰吗?”存真道尊循循善诱道,“我们这个峰呢,没什么别的特点,就是特别喜欢杀坏人。”

    于是接待处的弟子眼睁睁看着这位德高望重,目前太和唯一的渡劫期道尊将这个根骨资质都极佳的孩子半路截胡。但是他们也很绝望,因为本来青弭峰就有挑选弟子的最高级别优先权,因为那个山峰啊,可不是一般人能进去的。

    存真道尊长得十分和善,脸上总是挂着淡淡的笑容,但却有着修真界中最锋利的剑可以说,历任青弭峰峰主都是这个人间杀人最多之人,他们强大,铁血,而且有额外的权利,可以在进入大乘期之后,依旧留任在青弭峰。

    按理说,渡劫期道尊已经不会再收弟子了,但只要缘法到了,且不影响天道,那么,谁也没办法阻拦他们。

    当晏平接到亲弟弟上太和的消息后,晏修就已经是青弭峰弟子了。

    晏平是主峰弟子,拜在渠方神君门下,他自是听说过青弭峰的修炼有多么艰难,但是幼弟自己选择了这条路,他也唯有支持。

    晏修站起身,外面正是深夜。

    他有些懊恼,居然没控制住自己入睡看来,这一次他睡了很久。

    他运转了一下灵力,体内略有凝滞之处,身体还未修复好。

    真午峰的“明水剑”陆文果真厉害,在朱雀廷掌剑的最后一战时,两人几乎斗成平手,如果不是他身体资质更好,修的剑道比陆文更实用,只怕不会赢得掌剑之位。

    饶是如此,他也受了重伤,心神受到震荡,不然也不会做噩梦了。

    他摊开手心。

    如今入太和不过三十余年,但是他受到的历练却比许多人一辈子都多。

    青弭峰秘制的特殊砺剑石中,他不知用多少人祭了自己的杀道,由渡劫期道尊佩带的砺剑石更难闯,百年杀戮,从砺剑石出来之后,他便筑基,继而参加了朱雀廷掌剑的比试,而他的本命剑,也在最后的激战之中,得了一个名字。

    太和剑修的本命剑,都是得自天地赐名,有早有晚。

    但在筑基期便得赐名的,着实不多。

    但是这柄剑的名字,却令所有人震惊。

    戮岚剑。

    这其中的杀性,不言而喻。

    晏修自丹田中召唤出自己的本命剑,指尖轻轻擦过剑身。

    九岁入杀道,又得了一个“戮”字,是他的因果。

    这柄剑,像他。

    就在他出神之时,屋外传来声音道:“阿修,你醒了?”

    “兄长?”

    门一开,走进来的正是晏平。

    兄弟俩眉眼很像,一样的俊美,在这暗夜之中,仿佛会发光一般。

    只是晏平的棱角更温和一些,他走过去按了晏修的脉门,帮他探查伤势的恢复,然后叹道:“你也太拼了那陆文已经连任三届掌剑,已是筑基期巅峰,你不过刚晋阶筑基期,如何与他硬碰硬,如果不是你底子好,只怕要吃亏更多。”

    晏修扭过头,他不想跟兄长争执。

    他这样拼,自然是有原因的。

    他刚上太和的时候,这位比他大十二岁的兄长就已是炼气期中的精英弟子,在他进砺剑石之前,刚好也是朱雀廷掌剑的比试之时那时候的晏平刚好对战陆文,他在人群后方,眼睁睁看着晏平在初战便抽签遇到陆文,败于明水剑下,心中自然愤愤不平。

    不过晏平又笑了。

    人真是很奇怪,同是兄弟俩,因为修的道不同,晏修的笑带着杀意,为他的俊美更增添了凌厉,而晏平的笑容却因为修炼而越发温润,就像他腰间佩带的那块玉一般。

    “不过,阿修居然这般厉害,为兄也跟着脸上有光了。”

    “是师父教导有方。”晏修眉间阴霾一散,被兄长哄得心花怒放了。

    晏平微笑着看着他。

    在金丹期下山历练之前,修士大多只长修为不长心,因为修炼就已经耗去了大多数时光,所以,就算现在晏修已经四十多岁了,但心性其实还跟二十刚出头的年轻人没什么两样,反倒是他在人间多呆了几年,便沉稳了许多。

    晏平看向放在一边的戮岚剑,那笑容便隐去了。

    一想到晏修接下来的遭遇,他便有些难过。

    “可是阿修,为兄却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

    “兄长请讲。”晏修一边穿上弟子服,一边道。

    “存真道尊很可能会将你的本命剑暂时封印。”

    晏修正穿着衣服的手停了下来,但也只是那么一眨眼的功夫,他又继续穿戴好衣服,正襟坐好,对晏平道:“那便封印吧。”

    “你不问是什么原因吗?”

    “我知道,因为我是青弭峰剑修,又犯了戮字,师父是怕我走上邪道,理应加以管束。而且”他轻笑一声,垂眸道,“修杀道,又不是非剑不可。”

    晏平心中一惊,“你不要多想,杀道虽然也是正道,但毕竟血光太多,业果便多,于你修炼无益。”

    晏修将戮岚剑收好,低声道:“我明白,但是这世间,总有一些事,在是非法则之外,在我们力所能及之外,理不通,行不得,管不教,法不责又该如何?人浮于世,命大于天,我取人性命,自然便要承担后果,所以,戮岚剑被封,我也无怨无悔。”

    他从来都不想成为执法人,他只是想便强强到足以驾驭规则,强到在他的庇护之下,再不会发生那样的惨剧。

    父亲、嬷嬷是制度不好吗?是法理不对吗?

    人人都说遵守律法,可在律法之外,又有多少暗无天日之事,在悄悄地发生。

    “兄长,我进青弭峰,并不是因为想自己不受管制,恰恰相反”晏修那年轻英俊的脸上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我其实”

    我其实正是渴望这样一种管制,来束缚心中奔腾的野兽。

    所有人都以为这位青弭峰里最备受关注的弟子会因为本命剑被封,而失落难过,但恰恰相反,当晏修伤好之后,重新出现在朱雀廷的时候,他是那样朝气蓬勃,就算手中用一柄木剑,也不能掩盖他的风华。

    这等境界,也才是晏修成为朱雀廷掌剑之后,真正服人的地方。

    在朝阳升起,第一缕光罩在朱雀廷上之时,随着一柄木剑破空之声,在朱雀廷练剑的弟子们纷纷跟随掌剑,整齐划一地使出“太和初开”的第一式。

    时光仿佛在这一刻停止。

    略有不甘的陆文,欣慰的晏平,还有在远处静静看着这一幕的存真道尊,一同凝在这璀璨的朝阳之中。

    晏修睁开双眼,他突然坐了起来,以手撑着额头。

    身边人也随之醒来,迷迷糊糊地问道:“阿修,怎么了”

    他又重新躺了回去,抱紧半睡半醒中的柳昔卿。

    “没什么,只是梦到了一些往事”

    一切,都过去了。

    而那些故人也过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卿卿在“明月心”里见到的幻象并不是真正的历史呦晏修真正的童年经历,比之还要悲惨一些。

    接下来是北冥界番外。

    番外倒计时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相邻的书:天之境[综]本宫是男的穿越之女妖魅青玄道主倚剑弑苍天武侠崛起仙少,走着瞧黄泉路派出所弑月琉璃冥界之花冥冥女鬼修真记霸气军长成神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