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赌徒与赌徒

【书名: 孺子帝 第九十五章 赌徒与赌徒 作者:冰临神下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唐儒将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骰子被扔到桌上,欢快地蹦蹦跳跳,不知忧愁,却专以主人的忧愁为乐。

    张养浩一拳砸在桌子上,三粒骰子轻轻地抖动一下,带着一丝轻挑,没有改变点数,“老子跟你们拼了!”张养浩怒吼一声,将周围的人吓了一大跳,以为他要撒泼,在赌局里,这种事常有。

    张养浩举起拳头,没打向任何人,而是一拳下去将骰子砸得粉碎,赌友们无不哈哈大笑,有出言讥讽的,有好言相劝的,但他们都知道一件事,辟远侯的嫡孙没钱了,于是七手八脚地将他推了出去。

    天刚擦黑,里面的赌徒们才小试身手,张养浩就被驱逐出场,他砸碎了几粒骰子,却摆脱不掉如蛆附骨的羞耻感。

    屋里走出一人,“嘿,养浩兄,没事吧?”

    “没事。”

    “要不再玩一会?我可以再借你一点赌本儿。”

    “改天吧。”张养浩不敢再借,因为他已经欠下一大笔钱了。

    那人没有催迫,在他肩上拍了两下,“你家底子厚,这点输赢不算什么,开心就好,明天再来,我找几个新手跟你玩。”

    张养浩苦笑,抱拳告辞。走在街上,他心中的怒气又升了起来,在袖子里握紧拳头,真想找人打一架,却又没这个胆量,辟远侯嫡孙在京城里只是众多勋贵子弟之一,当街打架不仅难以取胜,还可能受到弹劾。

    没有同伴,没有仆从,张养浩一下子落入凡间,觉得自己跟街上的贩夫走卒没有多少区别。

    估计别人也是这么想的,一名仆人装扮的少年从对面匆匆跑来,街道很宽,两边都有余地,他却只顾低头前行,径直撞在锦衣公子身上。

    少年仆人个头瘦小,力气却不小。张养浩被撞得连退数步,向后摔倒,以手扶地,才没有过于狼狈。他也是學过武功的人,挺身而起,抛去最后一点谨慎,要拿撞人者撒气。

    “哎,你走路怎么不看人?”撞人者先发作了。

    张养浩一愣。心中更怒,对方就是算是皇帝的宠仆,他也不管了,挽起袖子大步迎上去,“看人?先看看你这个小兔崽子……”

    撞人者认怂了,转身就跑,嘴里大喊“救命”。

    街上行人谁也不会多管闲事,张养浩迈步追赶,还没逮到人,已经在心里将对方捶了十几拳。

    撞人者身小体轻。跑得很快,张养浩追了多半条街,距离还是保持在十几步远,自己反而累得气喘不已。

    撞人者跑进一条小巷,张养浩咬牙猛追,他对这一带很熟,知道那是一条死胡同,正好来个瓮中捉鳖。

    小巷里还有别人,天色半暗,大街上的灯光射不到这里。张养浩发现对面是两个人时,放慢了脚步,警惕地到处观察,确定对方只有两人。而且都比自己矮小之后,他的胆气又壮起来,大步迎上去,两只拳头握得咯咯响。

    “张养浩。”对面一人叫出了他的名字。

    张养浩一惊,对这声音他有点耳熟,于是再次放慢脚步。最后干脆停下,“你是……”

    “是我。”那人前行两步。

    张养浩终于认出对方的身份,大吃一惊,“怎么是你?”

    韩孺子又上前一步,拱手笑道:“为何不能是我?”

    张养浩脸色忽红忽白,想跑,觉得不合适,留下,似乎更不合适,“那是你的仆人?”他生硬地问。

    “见谅,我不想与你在街上相见,只好出此下策。”

    张养浩愣住了,“你想见我?你不应该见我,你不应该见任何人。”

    “因为我是废帝?”韩孺子笑着问。

    张养浩真觉得不对劲儿了,转身要跑,那名瘦小的仆人不知何时绕到了后面,冲他拱手道:“张公子讲点礼貌,正聊天呢,干嘛要走?”

    张养浩自信能够轻易打过这两名少年,哼了一声,又转回身,“想报复我们张家吗?去告御状吧,张家不怕。”

    “你误会了,咱们远日无仇近日无怨,何来报复一说?我找你是有事商量。”

    张养浩又哼一声,突然醒悟这可能是一个陷阱,马上抬高声音,“辟远侯满门忠烈,我张养浩绝不做忤逆不孝之事,倦侯,你找错人了。”

    韩孺子笑着摇摇头,“周围没人,我找你商量的是这个。”韩孺子举起右手晃了两下,空拳里传出几声脆响。

    张养浩对这声音简直太熟悉了,“你找我……赌钱?”

    韩孺子长叹一声,“我原以为皇宫里无聊,没想到出了皇宫更无聊,我见过你和几名侍从玩这个,一直觉得挺有意思。”

    张养浩入宫当侍从的时候,跟同伴偷偷掷骰子,被当时的皇帝见过一次。

    “你、你……”张养浩觉得废帝不是这种人,转念一想,自己从前也没想当赌徒,闲极无聊才走上这条路,“太后允许你这么做吗?”

    “我又不住在宫里,用不着太后允许。”

    张养浩不吱声,他很清楚,与废帝打交道是要冒风险的,他之前冒过一次险,勾结一批勋贵宿卫想要杀死废帝向太后邀功,结果没有得逞,回家之后还被祖父狠狠揍了一顿。

    “反正这半年来,我出门没人阻止,逛街买东西没人阻止,受诏进过一次皇宫,出来时也没人阻止,哦,只有一次,就是前几天,我晚上偷着出去玩了一会,宗正府给我下了一份训诫。”

    “你接到训诫了?”张养浩对这件事最感兴趣。

    “嗯,一位姓华的少卿找我问清经过,我还以为没事呢,结果宗正府还是给我一份训诫,唉,真是倒霉。”

    “倒霉?这是幸运,训诫意味着记录在案,不再追查,说明你真的没事了。原来太后……”张养浩及时收住后面的话,暗自后怕,太后的心事谁也猜不透,当初若是真杀了废帝,张家可能已被夷族。

    韩孺子让他想下去,这是他从孟娥那里悟出的招数,东一下、西一下,只勾勒大概,让对方自行描绘整个形象。

    “你真要赌钱?”张养浩有点相信了。

    “要不然干嘛呢?金银财宝留在手里也没用,还不如拿出来消遣。”

    张养浩心中一动,“你会玩骰子?”

    “跟仆人玩过几次,挺简单,骰子一扔,比大小呗,可是跟他们玩实在没啥意思。”

    “那是当然,仆人能有几个钱?输赢的数目必须能让自己心动才行。”张养浩不只心动,还心痒起来,在赌场里,千金易得,新手难求,他自己就是从新手变成赌棍的,为此付出了惨重代价,欠下一大笔钱,不敢回家告诉祖父。

    “几百两银子够吗?”韩孺子问。

    “呸,你也不怕别人笑话,没有一千两银子别来找我,最好是几万两,这样才会有人愿意跟你玩。”

    “几万两好像有点麻烦。”

    “你好歹当过……你从宫里出来的时候,没带点宝物出来吗?”

    “有,但不能动。黄金行吗?”

    “当然行!”张养浩高兴得差点要跳起来,连日来的阴云一扫而空,不要说是废帝,就算是当今皇帝,他也不管不顾了,“你带着了?”

    “谁没事带黄金上街啊。我就是想找人玩玩,可实在不认识什么人,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所以想问问你有没有门路。”

    张养浩嘿嘿笑了两声。

    “也不是非得掷骰子,只要好玩就行。”

    “好玩的事情多得是,可哪样也不如骰子。嗯,让我想想……你的身份比较特殊,不能随便找人陪你玩。你到底能拿出多少黄金?”

    韩孺子挠挠头,“我也不知道,得回家查一查,几百两总有,银子也有两三千两……你问这个干嘛?我要赢钱,不是输钱。”

    张养浩大笑,“那是当然,我就是想知道什么人才能配得上倦侯。行,我心里有数了,给我两天时间,专门给你安排一场,不过丑话说在前头,我不能白帮忙,你若输钱,那就算了,你若赢钱,得分我三成,这是规矩。”

    “我在家玩的时候从没输过。”

    “哈哈,那就更没问题了,新手气运旺,你肯定能旗开得胜。”

    “好,两天,我准备好金银,等你回信,别晃点我。”

    “放心,我怎么找你,直接造访?”张养浩已经开始着急了。

    “别,丞、尉不是我的人,向宗正府多嘴多舌就不好了,明天、后天……大后天吧,中午你在我家后巷走一走,我派人跟你接洽,怎么样?”

    “一言为定。”张养浩看到了还债和翻本的希望。

    等张养浩走了之后,杜穿云说:“原来有钱人这么好骗,早知这样,我还學什么‘踏雪无痕’啊,早该进入骗术行。”

    “先别高兴,你对骰子真的很拿手吧?”韩孺子已经见识过杜穿云的本事,却没有见过别人的掷骰子,无从比较。

    “我拿人头担保。话说回来,这个家伙太贪心了,居然要抽三成!”

    “到时候再说,希望他真能找来‘配得上’的对手。”

    “京城里的王侯将相一大把,肯定没问题。”

    韩孺子的目标却只有一个人,他担心自己的手段太迂回,绕不到目标身边。

    “回家。”韩孺子说。

    家里人对倦侯的这趟出行一无所知,还以为他在后花园练功呢。

    崔小君正在卧房里秉烛绣花,颇为专心,听到夫君进屋也没扭头。

    她离那个目标更近一些,韩孺子却不忍心再利用她。

    (求订阅求推荐)(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孺子帝相邻的书:情彀(GL)男主,来互相伤害啊!皇上,系统不让我爱你[快穿]反派BOSS总想攻略我我不知道的事影帝之盛宴一世富贵誓不做填房三国军神兵锋无双三国醉龙图(穿书)抱错金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