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攻寨者(求订阅求月票)

【书名: 孺子帝 第一百二十五章 攻寨者(求订阅求月票) 作者:冰临神下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大唐儒将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这是一只虚有其名的军队,当混乱发生的时候,就是真的混乱。

    金纯忠和蜻蜓已经叫醒一些人,可是当寨外杀喊声响起的时候,这些人还是没有多少准备,与那些从睡梦中惊醒的人一样惊慌失措,有人撒腿乱跑,有人趴在草席上不动,甚至有人坐着号啕大哭。

    只有极少数人还想着拿起身边的兵器。

    金垂朵由大步行走变成了小步快跑,冲着遇见的每一个人大喊:“跟我走!点火把!笨蛋,拿着你的刀!”

    她手中的弓箭比嘴里说出的话更有效果,没人注意到她只剩一支箭,只记得“皇后娘娘”曾经连毙八名强盗,箭无虚发。

    “跟上娘娘,都跟上……”

    金垂朵身后很快就跟上一长串义兵,她愤怒地一转身,那些人吓得身体后倾,过后叫“娘娘”更勤了。

    金垂朵只好充耳不闻,继续往前跑,迎面撞上大哥金纯保和张养浩等人,立刻引弓,厉声喝道:“跪下!”

    金纯保已经晕了,还以为外面的进攻者是倦侯暗中找来的救兵,心虚得很,一听到金垂朵的命令,再见到她手中的弓箭,连想都没想,五个人同时跪下,之前杀人的颜栋,这时候跪得比别人还要快一点。

    “捆起来。”金垂朵命令道,继续往前跑,身后的义兵立刻有人出来,用麻绳将五人绑住。

    不知有多少骑兵从寨子大门外冲进来,到处扔火把,金垂朵对准离得最近的一人射出一箭,准确命中,马匹带着人与箭跑掉,金垂朵习惯性地去箭囊里取箭,摸了个空,这才想起自己只有一支箭。

    “小姐!”蜻蜓不知何时跟了上来,递过一束箭,有四五支,都是她从义兵手里要来的。

    金垂朵接到手中,将一支箭搭在弓上,另外几支用手指夹住,对准一名骑兵又是一箭,立刻搭上第三支箭。

    中箭者翻身落马。

    金垂朵力量毕竟弱些,射得不远,又是在夜里,基本上只能对准十几步以外的目标。

    蜻蜓欢呼一声,跑上去将箭拔出来,那人并没有死,这一拔比中箭时还要疼,惨叫一声,满地打滚,被后赶来的义兵按住。

    金垂朵只发出两箭,带来的影响却不小,一大群义兵原本跟在十几步之外,这时跟得更紧了,他们敢来参加义军,胆子自然不小,只是缺少训练,遇事容易慌乱,一旦有了主心骨之后,胆气很快恢复,挥刀舞,冲向那些闯寨的骑兵。

    这是一次典型的偷袭,闯寨者其实没有多少,一发现形势不对,寨子里的人好像有防备,调头就跑。

    朝阳初升,战斗结束了,混乱却持续了很长时间,谁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金垂朵往回跑,愕然发现二哥金纯忠也被捆了起来,正跪在大哥旁边,大怒道:“谁把二哥捆起来的?”

    几名义兵笑呵呵地说:“娘娘,是我们……”

    金垂朵拉开弓弦,“谁让你们……快放人!”

    义兵手忙脚乱地松绑,互相埋怨对方会错了娘娘的意图,原来只绑大哥,不绑二哥。

    金垂朵原地转了一圈,“其他人呢?”

    最初被捆住的五个人,如今只剩金纯保一个,张养浩等人没影了。义兵们你瞧我、我瞅你,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金纯保狼狈不堪地开口道:“寨子里还有东海王的十几名手下,他们将人救走了……”

    身为同伙的金纯保却无人搭救,当时一片混乱,那些人也是义兵,所以没有受到阻拦。

    金垂朵气得跺脚,对二哥说:“你去将大家聚在一起,别乱跑了。”

    金纯忠点点头,刚要走,又伸出手,“给我令箭。”

    金垂朵交出一支箭,看着二哥和一群义兵走开,来到大哥面前,低声道:“晁主簿是谁杀死的?”

    金纯保一惊,“不是我,是颜栋颜七郎,我说过不让他杀人,可他不听话……”

    “人家干嘛听你的话?”金垂朵怒不可遏,可人不是大哥所杀,让她稍松口气,“攻寨的人是哪来的?”

    “不知道,我们本来计划……劫持倦侯的,没想到会有人攻寨,会不会是倦侯暗中找来的帮手?”

    “肯定不是。”金垂朵只觉得所有事情都莫名其妙,咬着嘴唇思考。

    金纯保害怕极了,哀求道:“妹妹,救救我吧……”

    “给他松绑。”金垂朵下令,身边没有别人,蜻蜓惟命是从,立刻给大公子解开麻绳。

    “去找父亲,咱们不能留在这里了,赶快走。”

    “对对,赶快走,可是咱们去哪?”金纯保彻底没了主意。

    “走一步算一步,你做出这种事情,金家还怎么留在寨子里?”

    金纯保面红耳赤地离开,金垂朵烦躁不安,对蜻蜓说:“去将那几匹马牵来,待会就走。”

    “不管大公子做了什么,小姐可是救了整个寨子,不等皇帝……”

    “少废话。”金垂朵抬头望去,二哥金纯忠指挥得不错,义兵大致稳定下来,正分拨加强守卫、扑灭火焰、查点死伤。

    蜻蜓去牵马匹,金垂朵轻叹一声,摆脱不掉心中的负疚感。

    大哥金纯保一个人跑回来。

    金垂朵皱眉道:“父亲不想走吗?难道……”

    金纯保使劲儿摇头,喘了几口气才说:“父亲、父亲不见了,三位姨娘都被……杀死了。”

    “什么?”金垂朵大吃一惊。

    金纯保失魂落魄,“姨娘是被刀捅死的,肯定是张养浩他们干的,可这是为什么啊?”

    金垂朵的反应要快些,“不对,他们当时没杀你,为什么要杀姨娘、带走父亲?是那些攻寨的人,他们……”

    金垂朵望了几眼,向一群义兵跑去,大声问:“抓到的俘虏呢?”

    义兵茫然摇头,金垂朵连问几拨人,终于找到了那名被她射伤落马的俘虏。

    俘虏双手、双脚被绑,躺在地上直哼哼,肩上被血浸湿了一大片。

    金垂朵引弓,厉声问道:“谁派你们来攻寨的?为什么要抓走归义侯?”

    俘虏睁开眼睛,看到近在眼前的箭镞,吓坏了,本来连喘气的劲儿都快要没了,这时却快速说道:“女大王饶命,我们受衡阳侯柴家之邀,来抓归义侯为柴小侯报仇的。”

    金垂朵目瞪口呆。

    大哥金纯保一直跟在妹妹身后,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是自家的事破坏了东海王的大计,可怜张养浩等人,还以为倦侯已有准备,仓皇逃蹿。

    金纯保早已没了主意,小声问:“怎么办?”

    “跟我去救父亲。”

    “就咱们两个?多叫些人……”

    金垂朵瞪了一眼,金纯保不敢吱声了,现在还没人知道他昨晚背叛了义军,可是让义兵帮忙,实在有愧于心。

    蜻蜓将五匹马都牵来了,寨子里还没有恢复正常,她又是“皇后娘娘”身边的人,因此未受任何阻拦。

    金纯保和蜻蜓安放鞍具,金垂朵命人将二哥金纯忠叫来,“你留下守寨,我和大哥去救父亲……”

    “父亲怎么了?”金纯忠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以后我会给你消息。”

    “就你和大哥?我也去,多带些人……”

    “用不着。”金垂朵拒绝,抬高声音对附近义兵说:“你们……听我一句话!”

    “皇后娘娘”的话大家当然要听,许多义兵都望过来。

    “小心守寨,别再偷懒,记住昨晚的教训,你打瞌睡,他也打瞌睡,最后丢掉的是所有人的性命!”

    众义兵羞愧难当,他们还没有成为真正的士兵,即使身处险境,也很难理解随时保持警惕的必要性,人越多反而越松懈。

    金垂朵翻身上马,指着那名受伤的俘虏,“把这个人扶上马。”。

    “我现在骑不得马……”

    没人在意俘虏的感受,义兵们七手八脚将他推上马背。

    “谁有令箭,都交上来。”金垂朵道,立刻有人上前,将昨晚领到的令箭交给金纯忠,再由金纯忠转交给“皇后娘娘”。

    金垂朵分出三支箭留给二哥,自己留下十支,再不多说,拍马向寨子大门跑去,她不用偷偷逃跑了,没人阻拦她。金纯保和蜻蜓押着哼哼唧唧的俘虏跟在后面,还有一匹马留在了原地。

    金纯忠望着妹妹的背影,有点摸不着头脑,可是寨子里的事情太多,由不得他多想,只好继续下令,收拾残局。

    昨天被抓的百余官兵本来有机会逃跑,可他们太害怕了,一直没敢动,等到义兵加强守卫,他们更老实了。

    晁永思的尸体被发现,众人都以为他是被攻寨者趁乱杀死的,谁也没想到他死在攻寨之前,而且与金家大公子有关联。

    等到寨子稳定之后,金纯忠心中的不安达到了,妹妹脾气不太好,有时候做事不考虑后果,就凭那几个人,怎么可能救出被掳走的父亲?可是除了派人出寨打探消息,他做不了什么。

    寨子里没有船,没办法去通知倦侯,义军只能等待。

    当天午时过去不久,北边的船队回来了,载着一队各怀心事的人。

    跟随倦侯的义兵茫然不解,新加入的江湖人半信半疑,望气者林坤山越想越觉得不对,自己才是骗术高手,却总有一种遭到欺骗的感觉。

    韩孺子在想如何破解眼前一个又一个的难题,军中的粮食马上就要吃光,怎么才能走到北疆?

    东海王一直默不做声,满心期待着一回到寨子里就能利用张养浩、归义侯等人扭转局势。

    局势已经扭转了,只是他们都不知道。(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孺子帝相邻的书:情彀(GL)男主,来互相伤害啊!皇上,系统不让我爱你[快穿]反派BOSS总想攻略我我不知道的事影帝之盛宴一世富贵誓不做填房三国军神兵锋无双三国醉龙图(穿书)抱错金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