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指点迷津

【书名: 孺子帝 第一百四十章 指点迷津 作者:冰临神下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大唐儒将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韩孺子向勋贵营将官许下的诺言没能完全实现,直到开拔的前一刻,营地里仍然一片混乱,众多未记名奴仆忙碌地收拾着,四找寻找主人不小心丢在别处的某件物品。

    勋贵子弟们不在意这种小事,早早地穿好盔甲、骑上骏马,觉得这就算尽职尽责,甚至为此得意。

    韩孺子的物品很少,收到大量礼物之后,一下子多出几倍,身为掌管清卫营的中护军,运送私人物品自有特权,只需分出几辆牛车就行了。

    大军行进速度很慢,前后望去,队伍不见尽头,第一天才走出几十里,又要安营,由于只住一晚,那些华丽的大帐篷用不上,勋贵子弟也只能住进普通的帐篷,不由得怨声载道,感慨行军之难。

    柴悦来过一次,韩孺子没有请他进帐,只说了一句:“我还在考虑。”

    柴悦的话已经说尽,点下头,失望地离开。

    入夜之后,张养浩前来求见,韩孺子有意拖延了一会才让他进来。

    张养浩灰头土脸,他最近的日子很不好过,投靠崔家,结果大事未成,全因为朝廷不想追究,他才躲过一劫,回家之后被祖父狠狠揍了一顿,差点一命呜呼,参军之后更是霉运不断,由于受到东海王的憎恶,他几乎没有朋友,多次受到柴家子弟的欺侮,家里也不提供多余的金钱,他是极少数过得跟普通士兵一样辛苦的散从将军

    一直以来,张养浩尽量躲着韩孺子,直到躲无可躲,他才硬着头皮主动前来求和。

    韩孺子坐在床上,捧着一本书在灯下细读,张有才和泥鳅守在门口,都用鄙夷的目光看着张养浩的背影。

    张养浩站在那里不敢吱声,等了一会才轻轻咳了一下。

    韩孺子翻了一页,冷淡地问:“来有何事?”

    张养浩急忙躬身,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包裹,递上前去,“倦侯上任,卑职无以为敬,些许薄礼……”

    韩孺子抬了下手,张有才走过来,从张养浩手里拿过包裹,掂了两下,知道里面是银子,而且不多,怪声怪气地说:“张公子真体谅我们这些下,又给我们添重量了,添就添吧,也不多添一点。”

    张养浩面红耳赤,就这点银子还是借来的,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还上。

    可他毕竟是辟远侯嫡孙,不屑于与奴仆争辩,尴尬地小声说:“倦侯,我能与您……单独谈几句吗?”

    韩孺子将一页书看完,终于将目光转向张养浩,“有必要吗?”

    张养浩顾不上面子,扑通跪在床前,哀求道:“倦侯,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韩孺子将手中的书卷放下,冲门口的两名随从点下头,张有才与泥鳅退出,在帐外小声议论张家的不肖子孙。

    “辟远侯军功显赫,曾是邓辽邓大将军的左膀右臂。”韩孺子冷冷地说。

    张养浩羞愧得无地自容,喃喃道:“我对不起祖父……”

    “说吧,有什么事?”

    张养浩仍然跪在地上,抬头说道:“倦侯要去守卫碎铁城?”

    勋贵营中无秘密,即便没什么朋友的张养浩,也能听到许多传言。

    “我还没决定呢。”

    “倦侯不要去,那是个陷阱。”

    韩孺子沉默了一会,“你知道些什么?”

    倦侯表露出一些兴趣,张养浩心中一喜,说话声音变得比较自然,“柴家人一直要向倦侯和我寻仇,我听说碎铁城是座孤城,朝廷已经打算放弃,城里只剩老弱病残,倦侯去那里十死一生。”

    “嗯。”韩孺子又拿起书本,张养浩没说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张养浩有点着急,如果不能讨好倦侯,只怕今后的日子更不好过,“不只是柴家人,想报仇的还有崔腾。”

    韩孺子多看了张养浩一眼,“崔腾与柴韵势同水火,为什么要为他报仇?”

    “这两位闹腾得欢,其实情比亲兄弟,柴韵若是没死,他们早晚还会和好如初。”

    “柴韵不是我杀的。”

    “可倦侯放走了金家小姐,倦侯难道忘了,崔腾曾经向金家求过亲,他是极要面子的人,就算不为柴韵报仇,也会记得夺妻之恨。”

    金垂朵真是红颜祸水?韩孺子笑着摇摇头,“这都是你的猜测,怎么说都行。”

    “不不,不只是猜测,倦侯记得谢瑛吧?”

    韩孺子当然记得,谢瑛是当时与柴韵一块进入金家的同伴之一。

    “早在京城的时候,崔腾就将谢瑛狠狠揍了一顿,说他不够义气,没有救下柴小侯。谢瑛倒是因祸得福,在家养伤,没有参军。还有一个丁会就比较倒霉了,在营里天天被崔腾那帮人欺负。”

    “你呢?也受欺负了?”

    张养浩低下头,“我还好些,不是天天受欺负,不过崔腾若是知道我来见倦侯,肯定会找借口揍我一顿。”

    韩孺子可不同情眼前的这个人,“好吧,我知道了,会提防的。”

    张养浩惊讶地说:“倦侯一点也不担心吗?”

    “我没挨打,也没打受欺负,有什么可担心的?”

    “这可不是玩笑,崔腾那帮人什么都敢做,碎铁城孤悬塞北……”

    “我若是没本事保护自己,也不会活到现在。张养浩,你做下背叛之举,我就当你是背叛者,你来告密,我就当你是告密者,你无力自保,我就当你是弱者,辟远侯不可能一直保护你,你是什么人要由你自己决定。”

    张养浩脸红如晚霞,他比倦侯大几岁,这时却像是受到责备的小孩子,张嘴要想辩解,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郑重地磕了个头,起身离去。

    韩孺子继续看书。

    没一会,东海王进来了,“那个王八蛋来找你干嘛?”

    最恨张养浩的人不是韩孺子,也不是崔腾,而是在河边寨里被抛弃的东海王,可他不会用打骂发泄怒气,一直在等待时机。

    “他说崔腾要为柴韵报仇。”韩孺子头也不抬地说。

    “崔腾当然要报仇,他被柴韵设计羞辱,天天都在想着如何反击,结果倒好,人死了,他这一股火自然要撒到别人头上。”东海王顿了顿,“崔腾一身毛病,就有一个优点,对家里人看得极重,你娶了他妹妹,只凭这一点,他就不会向你寻仇。”

    “我知道。”

    “你知道?”

    “崔腾恨谁不恨谁都摆在表面上,他若是能藏住心事,就不是崔家二公子了。”

    东海王大笑,“这算是优点还是缺点?”

    韩孺子微微一笑。

    足足花费了四天时间,韩孺子才率军回到马邑城,后面的队伍仍是绵延不绝。

    勋贵营和清卫营进城安顿好之后,韩孺子立刻出城前往自己的部曲营。

    营地建在河边,左右两边都是草地,可以用来训练骑射,韩孺子召来的义兵都是农民,还有少量江湖人,一切军事技能都得从头學起。

    晁化监营,请来十几位老兵当教头,林坤山以军师的身份也跟来了,韩孺子来找的就是他。

    将士们见倦侯都很高兴,身为部曲,他们的待遇比大楚的普通士兵要好,远远优于平民百姓,这让他们很过意不去,都希望能为倦侯做点什么。

    韩孺子将他在勋贵营里得到的贿赂都带来了,堆在营中,由晁化分发,尽量人人有份,如果不够,就拿银子补偿。

    这只队伍还没有成形,韩孺子不着急使用。

    进到帐篷里,林坤山笑道:“倦侯哪来的这么多好东西?”

    “都是别人送的,慷他人之慨,倒是挺舒服。”

    “哈哈,倦侯心怀大志,这只军队跟定你了。”

    韩孺子不是来听吹捧的,而是来寻找建议的,无论在东海王等人面前表现得多么镇定,他心中其实犹豫不决,迫切地需要指点,最好是杨奉,可这位北军长史不在马邑城,而且很久没与倦侯联系了,他只好来找林坤山。

    望气者不可尽信,可在他们肯说实话的时候,还是很有帮助的。

    韩孺子将柴悦提出的计策说了一遍,林坤山几乎没做思考,直接说道:“柴悦并不重要,重要的人是大将军韩星。”

    “韩星?他好像不是很感兴趣,从来没劝过我。”

    “嘿,人老成精,韩星在朝中多年来屹立不倒,地位反而越来越高,自然有他的本事,跟望气者一样,他也懂得顺势而为的道理:放手让别人去做,成功了,身为统帅,他总是获益最大,失败了,跟他没有半点关系。”

    韩孺子一点就透,“你说得没错,柴悦在军中无官无职,手下更是没有一兵一将,他却敢于提出这样一条计策,还敢来劝说我,必然是得到了大将军的支持。”

    林坤山点头,“我敢保证,柴悦其实说不出他受到了什么支持,可他的信心必然来自大将军。”

    韩孺子想了一会,问道:“我该怎么做?”

    林坤山微笑道:“我就只会一招,顺势而为:大将军想顺你的势,你就顺大将军的势。如果大将军并不急迫,那么你杀死多少匈奴人都不算立功,如果大将军很在意这件事,早晚会表露出来,到时候,你提出的所有条件都会得到满足。”

    韩孺子拱手致谢,心里终于踏实,连夜回到城中。

    留在城外的林坤山却有点担心,望气者看中的这株幼苗,是不是成长得太快了。

    (今日一更,晚上八时群里见。)(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孺子帝相邻的书:情彀(GL)男主,来互相伤害啊!皇上,系统不让我爱你[快穿]反派BOSS总想攻略我我不知道的事影帝之盛宴一世富贵誓不做填房三国军神兵锋无双三国醉龙图(穿书)抱错金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