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柴家人”

【书名: 孺子帝 第一百五十七章 “柴家人” 作者:冰临神下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大唐儒将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洪伯直是一名江湖人,号称“摘星神鼠”,长得瘦瘦小小,确有几分老鼠的模样,但他摘不到星星,也极少有人在意这个威风的绰号,大家更习惯叫他“老伯”。

    老伯不喜欢当兵,规矩太多,日子太苦,比坐牢还要无聊,他更不喜欢碎铁城,城里差不多都是军营,少量民居里住着士兵或囚徒的家眷,丢只碗也会闹得满城风雨。

    老伯是名窃贼,他更喜欢另一个称呼侠盗,可惜,愿意这么叫他的人少之又少。

    他早就想当逃兵,一听说“开路神”王灵尚、“风刀”古聚仁和“踏破铁鞋”宋少昆刺杀镇北将军失败,并死于荒山之上,他就知道不能再等了。

    碎铁城进入戒严状态,想逃走并不容易,老伯暗中收集了一些水和食物,打算入夜之后悄悄离城,如果能带走一匹马,自然再好不过,如果不能,他打算步行,走个十来天,怎么也能到达神雄关。

    只要能进入关内,老伯就将如鱼得水,总能找到江湖好汉接待自己。

    一切顺利,镇北将军惊魂未定,一整天都在将军府中休息,除了要求加强戒备,没有发出别的命令。夜至二更,其他士兵还在酣睡,老伯悄悄走出营房,背着一个包袱,腰上缠着绳索,向碎铁城东南角走去。

    城池的这一角有座靠墙的大土石堆,腿脚灵活些,能够爬到城墙上去,对老伯来说不在话下。

    途中,他特意绕行到将军府,心存侥幸,万一能带走镇北将军的头颅,这一趟就没有白来。

    府内一片安静,老伯看了一会,还是放弃了这个过分大胆的计划,如果头颅就摆在某间密室里,他有**分把握能够顺手牵羊,,至于拔刀杀人,他的功夫还不如一些普通的士兵。

    老伯爬上土石堆,扒着墙头静静地观察了一会,守城的士兵明显增多,一队一队来回巡视,他只有极短的时间越墙而出。

    老伯从包袱里摸出特制的三指铁爪,将绳子一头牢牢系在上面,趁着巡逻士兵拐弯,他贴着地面快速爬到对面,用铁爪抠住城墙,自己越墙而出,慢慢松绳下降,他计算好了时间,绝对够用。

    脚踏实地,逃亡的第一步成功。

    老伯轻轻晃动绳索,这也是一门功夫,能将铁爪晃下来,许多武功高强的好汉都做不到,老伯对此颇为自得。

    绳索松动,铁爪从高墙上掉下来,老伯抬头仰望,双手快速收绳,在黑夜里接铁爪更需要胆大心细,得在最后一刻躲开,让铁爪自由落地,同时紧紧抓牢绳子,减少冲击,经免铁爪发出太大声响。

    自从出师以来,他还从来没有失败过。

    “嘿!”

    附近突然传来一声招呼,老伯大惊,猛一回头,只见黑夜中有十余人正举着弓箭对准自己,他一心躲避城墙上的巡逻士兵,全没料到城外会有埋伏。

    无数个念头在老伯心中闪过,只有一件事他给忘了。

    “啊!”老伯一声惨叫,倒在地上,被自己的铁爪准确砸中,被送到将军府里时还昏迷不醒。

    要跟柴家人算账,必须得有证据,韩孺子绕过自己的部曲士兵,那些渔民虽然忠于他,但是与江湖人同吃同住数月,交情不浅,也不用大将军韩星指派来的正规士兵,他们与江湖人不熟,却可能接受柴家人的收买,他派出碎铁城原有的几队士兵,以巡查的名义出城,任务只有一个,抓住任何偷离碎铁城的人。

    韩孺子只是在碰运气,猜测王灵尚等人在城中可能还有同伙,他们要么继续刺杀镇北将军,要么逃亡,如果今晚抓不到人,韩孺子就只能将部曲营中的十几名江湖人通通囚禁起来拷问。

    那是最差的选择,极可能冤枉真正的忠诚士兵。

    韩孺子白天睡了一小会,虽然还有些疲惫,但是精神尚可,看着郎中为洪伯直敷药疗伤。

    他记得这名瘦小的江湖人,甚至能说出此人的绰号。

    疯僧光顶曾经说过,倦侯不懂得如何与江湖人打交道,所以留不住奇人异士,更不能让他们为己效命。

    韩孺子看着昏迷的洪伯直,纳闷柴家并无侠名,如何能取得江湖人效忠?

    郎中已经尽力了,说道:“天亮之前应该能醒过来,要是不能……卑职也没有回天之力。”

    韩孺子点下头,回自己的房间里休息,将军府看似平静,其实戒备森严,可他仍不放心,连部曲中都藏着刺客,还有谁值得相信?

    韩孺子又一次想起太祖韩符,他在争夺天下时遇到过多次背叛,杨奉说太祖对叛徒从不手软。

    马军校尉蔡兴海求见,韩孺子相信这名太监,城外的埋伏者全是碎铁城老兵,指挥者却是蔡兴海。

    “暂时就这一个。”蔡兴海是来报告情况的,“我派人暗中查过了,名单上的其他人都在营中安歇,没有异常。”

    韩孺子已将部曲营江湖人列入名单,严加提防。

    蔡兴海没有告退,欲言又止,韩孺子说:“蔡兴海,在我面前无需拘束。”

    胖大太监还是跪下磕头,起身道:“有件事我得提醒倦侯,希望倦侯能早做准备。”

    “说吧。”

    “倦侯出城时带着十七名勋贵子弟,有七人在荒山上阵亡,可能会惹来不小的麻烦。”

    那十几人无不家世尊贵,曾利用父兄的关系想调至神雄关,被韩孺子拒绝,带着他们伺察敌情,没想到真会遇上匈奴人。

    “北军右将军冯世礼的侄儿是亡者之一吧?”

    “是。冯世礼坐阵神雄关,指挥三万伏军,肯定……不会高兴。”

    韩孺子叹息一声,“我明白。”

    “老实说,所有勋贵子弟都是隐患,派上战场怕伤着,放任不管是祸害。”

    “既然是打仗,就会有伤亡。”

    “话是这么说,但是身为勋贵后代,总会有一点特权,一个人的命比得上百名、千名普通将士。”

    韩孺子沉默片刻,说:“大楚就是这么衰落的,一人之命重于百千名将士,却连一人之力都发挥不出来。”

    蔡兴海又一次跪下磕头,起身道:“无论如何,请倦侯轻易不要前往神雄关,在碎铁城,我们就算拼上性命也要保得倦侯安全。”

    韩孺子微笑道:“你觉得我的命比你们更重要?”

    “重要万倍。”蔡兴海认真地说。

    韩孺子又笑了笑,“我明白了,你退下吧,我会小心的,洪伯直若是醒了,立刻通知我。”

    “是。”蔡兴海退下,比倦侯更加忧心忡忡。

    韩孺子拿出几页纸,上面列出了十几名江湖人的姓名,还有十一名柴家勋贵。

    说是柴家勋贵,大都却不姓柴,各个姓氏都有,都是通过姻亲关系与柴家紧紧捆绑在一起,被视为“柴家人”,还有更多的勋贵子弟与柴家有着或远或近的亲属关系,就连韩孺子本人,也因为老公主的原因,算是柴家的亲戚。

    蔡兴海说一名勋贵的性命抵得上百名、千名普通将士,从影响的广泛上来说,确实有一点道理。

    韩孺子打算休息了,张有才突然推门进来,“主人,那个家伙醒了。”

    韩孺子将几页纸折叠,放入怀中,迈步走出房间,要去亲自审问洪伯直,对于收买刺客的柴家人,他绝不会手软。

    外面天还黑着,韩孺子和张有才迎面遇见了东海王与崔腾。

    “还好你没睡,我找你有事。”东海王说,他也住在将军府里,崔腾不是,傍晚时来见东海王,一直没出府。

    “我有要务,待会再说。”韩孺子急着审问犯人。

    东海王却不肯让路,“我的事情更重要,进屋说话。”

    东海王的脾气在碎铁城收敛许多,这还是第一次坚持己见不肯让步。

    韩孺子看了一眼崔腾,崔家二公子站在东海王身后,他刚刚立下大功,带着柴悦等人救回镇北将军,这时却脸色苍白,神情慌张,好像犯下了大错。

    “好吧。”韩孺子向张有才使个眼色,让他去通知蔡兴海好好看守洪伯直。

    韩孺子习惯素净的屋子,住进将军府之后,几乎没有添置任何摆设,墙上连幅字画都没挂,桌椅也都是从前的旧物。

    韩孺子和东海王坐下,平时总自认为是“一家人”的崔腾,却垂手站立,不敢入座。

    “崔二,你自己说吧。”东海王略显气愤。

    “什么都说?”崔腾还有点犹豫。

    “废话,到这个时候了,还有什么可隐瞒的?难道非要让倦侯自己查出真相?”

    崔腾皱眉想了一会,突然跪下了,哭丧着脸对韩孺子说:“妹夫,我不是有意的,我也不知道那些人真会动手,我跟他们说过要等我的命令,没想到……”

    “原来是你收买的刺客。”韩孺子怒火烧心,真想起身拔刀,狠狠砍下去。

    “没花钱,是别人介绍来的。妹夫,我是曾经想过要为柴韵报仇,可我发誓,我没想杀你,就算为了妹妹,我也不会这么做……”

    崔腾不停自辩,韩孺子连摆几下手才将他打断,“谁把刺客介绍给你的?”

    崔腾看了一眼东海王,沮丧地说:“是花虎王。”

    韩孺子一愣,自从宫变失败之后,花家人不是身陷囹圄,就是亡命江湖,没想到居然在碎铁城与他又发生了联系。(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孺子帝相邻的书:情彀(GL)男主,来互相伤害啊!皇上,系统不让我爱你[快穿]反派BOSS总想攻略我我不知道的事影帝之盛宴一世富贵誓不做填房三国军神兵锋无双三国醉龙图(穿书)抱错金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