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招供

【书名: 孺子帝 第一百五十八章 招供 作者:冰临神下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春秋我为王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俊侯丑王布衣谭,名扬天下不虚传。

    俊阳侯花缤既是皇亲国戚,也是江湖豪侠,在朝堂的时候,花家连着江湖,逃至江湖的时候,花缤与朝堂的关系并未中断,就在一片紧锣密鼓的追捕声中,花缤与儿子花虎王仍受到一些勋贵家族的庇护。

    衡阳主发誓要为心爱的孙子报仇,一怒之下,甚至声称谁能杀死倦侯谁就可以继承侯位,其实她心里很清楚,任何一位柴家子孙,只要与谋杀废帝扯上关系,都将必死无疑,就算是宠爱她的武帝还活着,也不会宽恕这样的罪行。

    她需要非常手段,需要那些传说中来去无踪、杀人于无形的刺客,为了找到这样的人,她首先需要找到逃亡在外的花缤。

    柴家与花家的关系只能说是一般,衡阳主无处寻找隐姓埋名的逃犯,就在这个时候,崔腾登门了。

    崔腾与柴韵的交情非同一般,即使打得不可开交,也是朋友之间的冲突,崔腾怀念与柴小侯一块寻花问柳的日子,尤其是在诱引富贵人家女儿的时候,唯独柴韵同时兼具胆量与手腕,剩崔腾一个人,就只能以势压人,他试过,效果非常不好。

    崔腾前往柴府吊唁,与衡阳主抱头痛哭,很快就提到了报仇,尽释前嫌之后,又提到了俊阳侯花缤。

    花虎王是崔腾的另一位知心朋友,虽然比不上柴韵,但是彼此信任,花家父子逃亡的时候,曾在崔家的庄园里住过,几张通关文书也是从崔腾手里拿到的,因此一直保持联系。

    花虎王颇有豪侠气派,接到书信之后亲自回京面见崔腾——当然,他也没什么可怕的,愿意保护他的勋贵不只崔家,只要不是招摇过市,没有人真会抓他——还带来了衡阳主期盼的江湖高手。

    可惜,这些高手做不到来去无踪、杀人于无形,而且在当时的情况下,无论谁杀死倦侯,都会牵涉到柴家,于是花虎王定计:让四名江湖人混进倦侯的义军,到战场上伺机暗杀,栽赃给匈奴人,柴家人不受任何影响。

    崔腾那时候真想杀死倦侯,在马邑城,以及前往碎铁城的路上,这个念头越来越强烈,只是时机不对,他只能强行忍耐。

    在碎铁城,崔腾改变了主意。

    “我一直以为你和我们一样。”崔腾仍然跪在地上,时不时懊悔地拍打自己的脑袋,“所谓打仗就是来玩玩,顺便避避风头、拣点军功什么的,当你撵走多余的随从、把我关起来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在装样子,无非是为了显示你与崔家无关,以此讨好太后……”

    崔腾想给自己一巴掌,手举起来,又有点舍不得,于是改为在额头上狠狠拍了一下,手掌生疼,脑袋也有点晕沉沉的,轻轻晃了两下,继续道:“可是到了碎铁城不久之后,我觉得你可能真是要做点事情,等你亲自出城当斥候,我终于相信你不是闹着玩。”

    东海王呸了一声,“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吗?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一直瞒着我。”

    “是花虎王特意提醒我不能向你泄密,他说你想法太多,不会专心为柴韵报仇……”崔腾倒是没有隐瞒。

    东海王又呸了一声,“当然不会,柴韵算什么东西,值得我为他报仇吗?”

    房门突然被撞开,张有才气喘吁吁地跑进来,神情惊慌,伸手指着崔腾,韩孺子点点头,示意这里没事,张有才退出,将房门关上,另一间屋子里的洪伯直显然已经招供。

    崔腾继续往下说:“我发誓,改变主意之后,我立刻命令王灵尚等人罢手,他们答应得挺好,没想到……没想到……”

    “没想到人家根本不把你的话当回事。”东海王冷冷地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愤怒神情,“你也不想想,那些江湖人讲的是义气,他们的的义气都在花虎王和花缤那里,跟你有什么关系?利用你而已。”

    崔腾垂头小声道:“花虎王亲口要求他们听我的命令……”

    东海王怒极反笑,向韩孺子摇头道:“瞧,就是这么一个蠢货。”

    韩孺子端正坐姿,开口道:“我不杀你……”

    崔腾立刻面露喜色,韩孺子抬起手掌,表示自己的话没完,“我不杀你,不是因为你带着援兵救过我,而是因为你是小君的哥哥。”

    “是一母同胞的哥哥,崔家的兄弟姐妹当中,小君和我的关系最好……哦,你接着说。”

    “可你对我动过杀心,亲情已断,从此以后,不要再对我提起小君。”

    “别这样啊,妹……倦侯,给我一次机会。”崔腾一下子急了。

    东海王轻叹一声,“笨蛋,倦侯的意思是说你得将功补过,或许还能恢复亲情。”

    崔腾疑惑地看向倦侯,见他点头之后,才露出笑容,“那还好,等你下次遇险,我一定拼命救你。对了,城里还有一名江湖人……”

    “洪伯直,他已经落网了。”韩孺子说。

    崔腾脸色一变,摸着自己的脑袋,“还好我认错认得早。”

    韩孺子心里清楚,这份“功劳”属于东海王,也不点破,说:“我问你一件事,你要老实回答。”

    “你问吧,我肯定老实。真的,我知道在大家眼里我就是一个纨绔子弟、一个废物,可我生在崔家,又不像你们两个有机会当皇帝,不当纨绔子弟还当什么?其实我也想建功立业,只是没有机会,在倦侯之前,我还没遇到过真敢训练勋贵子弟并让我们上战场……哦,倦侯想问什么?”

    “花虎王,还有那四名江湖人,有没有向你提到过望气者?”

    “望气者?”崔腾仔细想了一会,“没有。”

    “淳于枭、林乾风、林坤山、方子圣、袁子圣……望气者不只一位,名字很多。”

    “花虎王提起过一个人,叫……鲜于雄。”

    “就是他,花虎王说什么了?”

    崔腾更加仔细地回想,“大概意思是说,这位鲜于雄正在帮助他父亲东山再起,我说‘花家犯的是不赦之罪,怎么可能东山再起?’花虎王就不再说了。”

    韩孺子在桌子上重重一拍,站了起来。

    刚刚获得原谅的崔腾,吓得一哆嗦,马上哀求道:“我还没成亲,没给崔家传宗接代……”

    韩孺子没理他,看向东海王,“我犯了一个错误,把林坤山派到神雄关去了。”

    “你觉得望气者要杀你?可是……没理由啊。”

    韩孺子慢慢坐下,“望气者没想杀我,起码现在还不想,他们……顺势而为,可大势到来的时候,他们得保证自己真能有所为。望气者在悄悄布局,等待一个时机,或者杀我,或者辅佐我,那些江湖人本应一直潜伏在军中,可他们不了解望气者的真实用意,提前动手,坏了望气者的大事。”

    “你把望气者想得太厉害了吧?”东海王笑道。

    “不止如此。”韩孺子起身向外走去,崔腾和东海王不明所以,留在原处。

    在门口,韩孺子转身道:“崔腾,你留在这里,不准出屋半步。”

    “我留下,一个指头都不出去。”

    “你跟我来。”韩孺子推门出去。

    东海王不情愿地站起身,对崔腾说:“谁都有居于人下的时候,你不也是说跪就跪了?”

    崔腾笑道:“我没想当皇帝,所以不在乎居于人下,你不一样,嘿嘿。”

    “口无遮拦,有勇无谋,崔家早晚会亡于你手。”东海王出去追韩孺子。

    崔腾愣了一会,大声道:“崔家才不会灭亡,起码不会亡于我手,还有大哥和三弟呢,喂……”崔腾起身,喃喃道:“将军的屋子跟监牢没什么两样。”

    韩孺子对追上来的东海王说:“你应该给你舅舅写封信……”

    “不写。”东海王拒绝得很干脆。

    韩孺子也不劝他,自顾说下去:“望气者不会只在我一个人身边布局,那对他们没有多大意义,南军崔太傅、北军冠军侯、大将军韩星十有*都是望气者的目标,还有你。”

    韩孺子突然止步,“望气者不会对你弃之不理。”

    东海王不以为然地撇下嘴,“监视你的人,大概顺便也在监视我吧。”

    韩孺子笑了笑,继续前行,不管怎么说,他与东海王目前同在一条船上。

    走出不远,东海王道:“当心,你不能怀疑每个人,人至察至无徒,等你将所有可能的威胁都去除之后,身边也就没有人了。”

    “嗯,我有分寸。”韩孺子可以不杀那些心怀鬼胎的人,但是不能装糊涂,必须知道他们想做什么。

    一间厢房里,洪伯直正跪在床上求饶,他已经交待一切,只想保住自己的小命,什么江湖义气、豪侠风度,都被抛在九霄云外,他是一名窃贼,只想承担窃贼的责任。

    韩孺子和东海王进屋,看守洪伯直的蔡兴海和张有才躬身行礼,张有才问道:“怎么处置这个奸细?”

    “他招供了?”韩孺子问。

    “还没拷打就招了。”蔡兴海鄙夷地说,瞥了一眼东海王,继续道:“是花虎王将他们介绍给……崔二公子的。”

    “我知道了,还有别人吗?”

    “花虎王、崔腾,还有三人已死,就是这些,他没再招供别人。”蔡沧海说。

    洪伯直磕头道:“我没撒谎,将军想要谁的名字,我可以……”

    “花虎王给你们安排的任务都有什么?”

    洪伯直抬起头,“任务?一个是伺机暗杀……我也不明白王灵尚他们为何要提前动手。还有,让我们盯着……东海王。”

    “这个混蛋。”东海王恨恨地说。

    “还有呢?”

    “还有……没了,真没了。”

    韩孺子使个眼色,蔡兴海拔出刀,洪伯直一下子瘫软在床上,“我们的任务就这些,可我知道柴家人的事情,他们好像要杀谁。”

    “杀倦侯?”张有才问。

    洪伯直摇头,“不是,他们要杀的好像是自家人。”

    “自家人?”韩孺子心中一动,“是柴悦!”(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孺子帝相邻的书:情彀(GL)男主,来互相伤害啊!皇上,系统不让我爱你[快穿]反派BOSS总想攻略我我不知道的事影帝之盛宴一世富贵誓不做填房三国军神兵锋无双三国醉龙图(穿书)抱错金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