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良禽择木

【书名: 孺子帝 第一百九十三章 良禽择木 作者:冰临神下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春秋我为王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柴悦率领三千精兵,马不停蹄地赶来,只比第一批援兵晚了不到三个时辰,来至神雄关北门前正是夜色最深的时候,听到城墙上的士兵大声喝问,他重重地松了口气,几乎想要仰天长啸以庆祝胜利。

    身为全军统帅,他比一般将士更能理解神雄关的重要,所谓“一着不慎满盘皆输”,神雄关就是那“一着”,失去此关,就等于断了八万楚军的活路。

    等到进城之后,柴悦更是大吃一惊。

    他原以为楚军赶到及时,将暴乱挡在了城门以外,这时才知道,满城都是投降的强盗,至少有四千人。前往衙门口的路上,柴悦耳中所闻尽是“死太监”的传奇事迹蔡兴海从不避讳自己的身份,总说自己经历过“死而复生”,因此士兵们干脆就叫他“死太监”。

    衙门内外一片狼籍,强盗不擅于攻城,对劫掠却十分在行,连大门都给拆了,但凡是个物件,哪是一根针,也能找出来,堆在院子里,还没来得及分赃。

    大堂上,蔡兴海席地而坐,肩上胡乱缠着绷带,就着冷酒,跟一群强盗称兄道弟、相谈甚欢,时不时大笑,声音尖锐了些,却不失豪爽。

    三十几名强盗都是各团伙的头目,平时对太监印象很差,此刻却被蔡兴海所折服,全忘了自己被困城中,已是楚军的俘虏。

    柴悦让他们想起了这一切。

    他带来三千骑兵,加上之前的三千人,数量已经超过强盗,用不着小心应对了,他立刻下令,命手下士兵将强盗头子们收押,这些人倒不害怕,临走时还向蔡兴海告辞,对他十分敬佩。

    等强盗都被押走,蔡兴海忍不住肩上疼痛,叫了两声“哎呦”,对柴悦说:“抱歉,我站不起来了,帮我找个郎中吧。”

    柴悦马上派人去城里寻找郎中,亲自上前,与一名士兵共同将蔡兴海扶起来,他不肯坐主位,柴悦命人从外面的庭院里找来两张厚厚的毡毯,铺在地上,让蔡兴海躺得舒服一些。

    “大军已经到了吧?”蔡兴海问。

    “到了。”柴悦没有多做解释,反正城里的楚军已经多过强盗,后续援兵很快也会到达。

    “那我就放心了,累死我了,我要睡一会,郎中来了,让他好好给我疗伤,尽量别叫醒我……”

    柴悦笑道:“蔡督军尽管安睡,我会替你看着郎中。”

    “谢谢了,柴将军,我相信你。”蔡兴海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突然睁大双眼,“我这算是给镇北将军立功了吧?”

    “头功一件,镇北将军以及八万楚军将士,都要感谢蔡督军。”

    蔡兴海笑了两声,嘴巴还没合上,人已经睡着了。

    柴悦在大堂外面的庭院里召集众将官,开始分派任务,最重要的事情是尽快将俘虏收押,留少数人当劳力,将堆在街上的财物送还原处,与此同时,派出士兵前往周围各县,以镇北将军的名义查看情况。

    郎中来了,对及时赶到的楚军感恩戴德,用最好的药物为蔡兴海重新处理伤口,“没事,皮外伤,过两天就好。”

    疗伤过程中,蔡兴海痛醒了一次,瞪了郎中一眼,又睡着了。

    柴悦也有两晚未睡,却不敢休息,四处巡视了一圈,确认没有问题才回到衙门,正好一名士兵前来报告,在城外的军营里,发现了一些强盗的俘虏,大都是附近的百姓,还有几名官府的差人与信使,其中两人急迫地要见守城将军,已被带到衙中。

    第一人是送信的驿兵,带来一封兵部的公文,可是被强盗抢走了,下落不明。柴悦命人带驿兵去见俘虏,务必找出公文。

    第二人是名军官,也带来一封信,他将信藏得比较隐蔽,没有被强盗搜走,但是不肯轻易拿出来,问道:“阁下是北军军正柴智吗?”

    柴悦心中一动,笑道:“北军没有第二位‘柴将军’了吧?”

    军官并非来自北军,不认得柴智,只是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有点年轻,可所有人都称他为“柴将军”,他也不多想,拆开衣服的夹缝,从里面取出一封信,交给柴悦。

    信是冠军侯韩施写来的,明确要求柴智掌印,北军都尉的职位只在大司马之下,冠军侯之前为了尽可能不惹人注意,因此让刘昆升掌印,现在他觉得没有必要了,不仅让柴智掌管北军,还要求他看住刘昆升。

    柴悦越看越心惊,冠军侯向柴智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要求他率军北上,务必大破匈奴,得胜之后立刻回京,若有人拦阻,一律以军法论,他还声称京城大局很快就能稳定,行事无需再像从前那么小心谨慎,不可信、不可靠之人都可以除掉。

    信里没有指明,但是暗示得非常明显,冠军侯不想再看到镇北将军及其支持者。

    柴悦脸上失色,拿起信又看了一遍,冠军侯尤其关注匈奴人,要求柴智必须率领北军得胜还朝,他需要这场胜利,甚至让柴智不惜代价。

    柴智已死,楚军撤退,镇北将军正在与匈奴人和谈,冠军侯的愿望一条也没达成,远在京城的他,对塞外的情况了解得太少、太迟。

    冠军侯不知怎么想的,居然派一位不认识柴智的军官来送信,此信若是落在别人手中,后果难以想象。

    柴悦正在发呆,几名士兵带回驿兵,他们找到了兵部公文。

    宫里一直不肯批复奏章,兵部只好在权限范围内发来公文,镇北将军总督军务的地位得到确认,但是失去了指挥楚军与匈奴人作战的权力,主要职责就是转运粮草。

    兵部的这一决定并不突兀,在他们看来,年轻的镇北将军没有能力组织一场大战。

    北军都尉刘昆升和左右将军获命共同指挥前线的所有楚军。

    两名送信者并不知道信中的内容,反正交给了柴将军,任务就算完成,只等领到回执之后,就能离开了。

    柴悦让他们先去休息,拿着两封信坐在椅子上,思考对策。

    天亮的时候,蔡兴海醒了,虽然没睡多久,还是精神许多。

    柴悦先给他看兵部公文,蔡兴海扫了一遍,说:“兵部里尽是糊涂虫,让他们三人指挥作战,楚军还不得全军覆灭?镇北将军和柴将军当之无愧,就算有圣旨到来,全体将士也选你们两位。”

    柴悦笑了笑,又将冠军侯的信递过去。

    蔡兴海仔细看了一遍,神情越来越严峻,“冠军侯……难道他真的……”

    “看来是这样,起码冠军侯本人认为如此。”

    两人心照不宣,但是身为臣子,又不是特别熟,不愿说出“登基”、“皇帝”这些词。

    两人沉默了一会,蔡兴海先开口:“内有盗贼蜂起,外有匈奴窥境,大楚危在旦夕,需要一位能够力挽狂澜的……人,冠军侯肯定不行,他连自己的北军都能随意交给别人掌管,还有什么不能放弃的?必须是……”

    蔡兴海不知道该相信柴悦到什么程度。

    “必须是镇北将军。”柴悦将两封信交给蔡兴海的时候,就已经相信这名胖大太监。

    蔡兴海上前一步,低声道:“这两封信偏偏落入柴将军手中,也是天意,大楚安危,全看将军一人抉择。”

    柴悦又笑了笑,“也亏得蔡督军守住了神雄关。”

    “咱们两个就不用互相夸了,接下来怎么办?只要是为镇北将军做事,让我拼命也行。”

    柴悦盯着蔡兴海,“我很纳闷,你为什么如此忠于镇北将军?”

    “因为只有他能用我,而且承认我的功劳。我当过兵,也进过宫,见过的人不少,实话实说,有几个人敢重用一名陌生的****,甚至以性命相托?又有几位大人用人之后,能够不夺功、不抢功?大多数时候,****就连送命都被认为是份内之事,换不来一声感谢。至于聪明才智,呵呵,反正我是打死也想不到拿太祖宝剑号令群臣。”

    蔡兴海想起了往事,脸上露出兴奋之情,宫变时的那段经历对他来说无比珍贵,比守住神雄关重要得多。

    柴悦正色道:“正是此意,良臣择木而栖,若是天下太平、宫中无忧,镇北将军尚且会遭埋没,你我自然也很难有出头之日,如今却是内忧外患不断,韩氏子孙众多,有资格称帝者寥寥无几,太后有选择、大臣有选择,咱们也有选择。”

    蔡兴海在书案上重重砸了一拳,牵动肩上的伤口,不由得呲牙咧嘴,然后道:“对,凭什么就让冠军侯称帝?镇北将军最有资格。”

    柴悦从最容易的目标入手,拉拢成功之后,信心稍增,将兵部的公文撕掉,拿起冠军侯的信,“光是咱们两人选择镇北将军还不够,得让整个北军都站在镇北将军这一边。冠军侯不了解边情,轻易弃军,所托非人,如今又强令北军进攻匈奴人立功,将士离心,正是说动他们支持镇北将军的绝佳时机。”

    “我认识不少北军将士,都对镇北将军印象很好,我可以说服他们。”

    “嗯,可这样还是不够。”

    “还需要什么?”

    柴悦等了一会,说:“得让镇北将军支持他自己。”

    (一个提醒:今日一更。一个约定:晚七时“孺子帝月票群”里见。)(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孺子帝相邻的书:情彀(GL)男主,来互相伤害啊!皇上,系统不让我爱你[快穿]反派BOSS总想攻略我我不知道的事影帝之盛宴一世富贵誓不做填房三国军神兵锋无双三国醉龙图(穿书)抱错金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