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江湖事未了

【书名: 孺子帝 第二百一十六章 江湖事未了 作者:冰临神下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勤政殿内的大臣只有六人,宰相殷无害、左察御史萧声、右巡御史申明志、吏部尚书冯举、礼部尚书元九鼎、兵部尚书蒋巨英,韩孺子都见过,还有一名太监,是陌生面孔,看服饰应该是新任中司监。

    随从不能进殿,韩孺子与东海王亲自携带官印,捧在手里,让六名大臣查看。

    整个过程非常简短,可以说是草草了事,大臣们甚至没有凑到前来,只是远远地看了一眼,殷无害问了一句:“没问题吧?”其他人同时点头。

    萧声的神情稍稍严厉一些,但也没有开口,站在勤政殿里,他又恢复了重臣的气度,无论心里想什么,都不会轻易显露出来。

    太监将两名拜访者送出勤政殿,站在台阶下,东海王疑惑地说:“这就结束了?”

    “这才刚刚开始吧。”

    四名争位者还有半年时间去争取大臣的支持。

    “我的意思说看官印就这么简单?当初何必设置这一步呢?多余。”东海王还是不解。

    两人在宫门以外分手,东海王上马说道:“下午别出门,我去找你。”

    韩孺子带着随从去往兵马大都督府,正式交还官印,接印的官吏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确保那上面的坑坑洼洼都是旧有的。

    离开大都督府回家的路上,杜穿云长出一口气,然后有点失望地说:“还以为会碰上点事,能打一架呢。”

    “你想碰上什么事?”韩孺子笑着问道。

    杜穿云拍马上前,与倦侯并驾,“盗印、夺印这种事呗,昨天晚上我一夜没睡,跟爷爷巡查侯府,连只老鼠都没看到。我以为白天会有点事吧,结果还是这么平静。唉,没意思,记得你刚刚出宫那几天吗?那才叫有意思。”

    韩孺子大笑,事后再看,大难不死固然有趣,但是作为当事者,他希望未来能够波澜不惊,那怕因此无聊至极。

    “等得越久,出手越狠。”韩孺子说。

    “谁出手?咱们,还是别人?”

    韩孺子笑而不语,因为他拿不准,杨奉也无法预测,只是建议倦侯静观其变、笼络人心,等他真能将各股势力整合成为真正的力量时,再做打算。

    对韩孺子来说,一切的确才刚刚开始,对东海王、英王以及望气者来说,莫不如此,只有冠军侯是个例外,他离帝位一步之遥,恨不得立刻合身扑上去。

    “去醉仙楼吃饭吧。”韩孺子说。

    杜穿云欢呼一声,当前带路。一行七八人径直来到小春坊醉仙楼,时值正午,吃饭的人不少,杜穿云只在多半年前偶尔来过这里,却显得很熟,与掌柜、伙计们热情地打招呼,好像是常客,再加上人多,酒楼不敢怠慢。

    一行人被带到楼上雅间,韩孺子让随从们不必客气,反正没有别的客人,大家共围一桌吃饭。

    这些随从并非府里的仆人,而是杜氏爷孙找来的保镖,都是江湖人,不拘小节,倦侯放得开,他们更放得开,但是仍记得自己的职责,礼节可以不守,酒却不能乱喝。

    杜穿云馋得直咽口水,甚至要来一碗醋,暂时压服肚子里的酒虫,虽然爷爷杜摸天留在府内没有跟来,他还是不敢喝酒。

    除了没有酒,这顿饭吃得很开心,菜肴没得说,倦侯也很随和,众人说些江湖趣事,频频大笑。

    不要命就在这里当厨子,韩孺子想请他过来,杜穿云却摇头,“不要命是个怪人,千万别在他掌勺的时候去打扰他。”

    快要吃饱的时候,雅间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像是一群人在要酒要菜,蛮横无礼,夹杂着许多骂人话,不像是普通客人。

    嘈杂声越来越响,杜穿云也不争求倦侯的同意,起身蹿出雅间,吵了几句,又回来了,外面的嘈杂还是没有消失。

    “真是有人来闹事,还不是一天两天了,听掌柜说,这伙人隔三岔五来一次,有多半年了。”

    “别管闲事,醉仙楼自己有办法。”一名随从说。

    “嘿嘿,这还真不算是闲事,闹事者当中有咱们的熟人。”杜穿云卖了一个关子,伸手端来一盘剩鱼,将鱼尾吃得干干净净。

    不久之后,有人来雅间拜见,果然是韩孺子认识的人,是曾经保护过他的铁头胡三儿,一名又高又壮的黑大汉。

    胡三儿抱拳行礼,将杜穿云挤开,坐在倦侯身边,“不好意思啊,打扰倦侯吃饭了,早知道你在,我们就改在明天来了。”

    韩孺子笑道:“胡三哥好久不见,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来醉仙楼要账吗?”

    “的确是要账,可欠债的并非醉仙楼,而是不要命。”

    “不要命?欠多少,我替他还。”

    杜穿云站在一边嘿嘿地笑,胡三儿却不吱声。

    “胡三哥,你是不相信我吗?”

    胡三儿在桌面上轻轻一拍,“既然赶上了,我就有话直说了。”

    “胡三哥请说。”

    胡三儿向其他人看了一眼,那些保镖大都向他点头,显然互相认识。

    “倦侯还记得三柳巷的匡裁衣吗?”

    韩孺子当然记得,匡裁衣曾在倦侯府劝说闹事者退却,后来在河边被不要命两刀杀死,不要命当时声称匡裁衣是江湖人当中的内奸。

    胡三儿继续道:“不要命说匡裁衣曾经在醉仙楼内与两名朝廷鹰犬勾结,为‘广华群虎’做事,可他一直不肯拿出证据,我们是匡裁衣的朋友,当然不能让事情不明不白地过去。”

    杜穿云与一名随从挤坐在一起,笑道:“铁头,你什么时候跟匡裁衣成朋友了?”

    “朋友的朋友,不行吗?”胡三儿怒道,瞪了杜穿云一眼,随即缓和神情,向倦侯道:“这件事跟倦侯无关,只是正好赶上了,我过来跟你说一声。”

    “不要命因为我而杀死匡裁衣。”韩孺子没办法置身事外,不要命杀死匡裁,完全是为他解围。

    胡三儿摇头,“倦侯不是江湖人,而且当时许多人都看到了,不要命突然出手杀人,倦侯事前根本不知情,更没有下令,对吧?”

    韩孺子勉强点头。

    胡三儿起身,“我听说倦侯正在做大事,别浪费时间搭理我们这些江湖莽夫了。”

    杜穿云笑道:“匡裁衣死了半年多,你们就只是来醉仙楼吃吃喝喝吗?怎么没找不要命打一架?”

    “关你屁事,回家问你爷爷去。”胡三儿大步走出雅间,他与杜氏爷孙很熟,嘴上凶狠,交情却不浅。

    杜穿云更不在意,脸上仍然笑呵呵的,“倦侯不用担心,这帮家伙害怕不要命,不敢跟他动手,再来白吃白喝几顿,估计也就消停了。”

    不要命一直没有出面。

    韩孺子离开的时候看到了那群闹事者,包括胡三儿在内,总共十一人,围着一张桌子边吃边聊,偶尔大喝几声,引得周围的食客侧目而视,伙计们倒是坦然,正常上酒上菜,只当他们是一群暴躁些的客人。

    回到倦侯府,韩孺子请来了杜摸天。

    杜摸天早知道这件事,笑着说:“倦侯不必挂念,这就是江湖中的一起小恩怨,匡裁衣有一帮朋友,不要命人缘差些,可也有几位交情过硬的兄弟,大家你认识我、我认识你,早晚能将事情说开。江湖自有江湖的解决办法,倦侯放心就是。”

    韩孺子还是觉得有些古怪,但他的确没精力插手这件事。

    将近黄昏,东海王急匆匆地跑来,曾府丞跟在后面,根本来不及替他通报。

    东海王闯进书房,直接问道:“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韩孺子放下书,杨奉和孟娥在外面都没回来,他没接到特别的消息。

    曾府丞苦笑着向倦侯行礼,退出房间。

    “英王下午去勤政殿交官印了,你想不到他找的荐举者是谁。”

    “是谁?”

    “太后!”东海王打量韩孺子,“你不意外?”

    “还有什么事情能比争位先帝更让人意外?再说英王的年纪与性格,正是太后欣赏的那一种。”

    “可太后不是已经……疯了吗?”东海王找了一把椅子坐下,怒气冲冲。

    “据说太后时好时坏,这大概是她清醒时做出的安排。”

    东海王哼了一声,没说什么。

    “太后算一品大臣吗?”韩孺子问。

    “太后是一品,也有印,但是谁也不能称她是‘大臣’,也不能说她是‘闲官’,这是一个漏洞,望气者故意留下的。”东海王死死盯着韩孺子,“会不会是这样:咱们跟冠军侯斗得你死我活,两败俱伤的时候,太后突然出手,一下子将威胁都给解决了,她根本就是在装疯!”

    “我永远都防着太后,不管她是真疯还是假疯。”

    “我应该尽快与母亲联系上,她在宫里,肯定知道些什么……”东海王站起身,也不告辞,向外面走去,与杨奉撞个正着。

    “你知道……”

    “我知道。”

    东海王犹豫了一下,走了出去,他不屑于向韩孺子的军师求教。

    “太后要出手了?”韩孺子问。

    “应该不会,先别管太后,明天我带你去见郭丛。”

    杨奉关注的事情总是跟别人不一样,太后、冠军侯、望气者……这些看上去近在眼前的威胁,他似乎都不放在心上,只想“讨好”那些读书人。

    “我今天去醉仙楼,看到有人在找不要命的麻烦。”

    不要命是杨奉介绍给倦侯的,与杜氏爷孙相比,这名厨子更像是杨奉的“心腹”。

    “他自己能解决。”杨奉比杜摸天更不在乎,“给北军送信吧,那些勋贵子弟可以回家了。”(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孺子帝相邻的书:情彀(GL)男主,来互相伤害啊!皇上,系统不让我爱你[快穿]反派BOSS总想攻略我我不知道的事影帝之盛宴一世富贵誓不做填房三国军神兵锋无双三国醉龙图(穿书)抱错金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