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计划提前

【书名: 孺子帝 第二百六十五章 计划提前 作者:冰临神下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宫女佟青娥的南城之行引发一连串的重大变化,即使是在尘埃落定之后,她也不知道那晚的许多事情都是自己的“功劳”。

    首先是宫里的上官盛,听说一大群宫人逃亡,他非常愤怒,甚至比失去宝玺还要愤怒,在他看来,这是不可饶恕的背叛,屠杀宫人本来只是传言,他现在却开始认真考虑了——他认为留在宫里的太监和宫女也不尽可信。

    然后是蔡兴海和孟娥,原本计划全力保护倦侯的支持者,见到宝玺之后马上改变目标,无论如何也要将宝玺送出城去,他们打算从守卫相对薄弱的东城门冲出去,然后由孟娥带着宝玺,绕城去与倦侯汇合。

    最后是崔太傅和东海王,两人还没听说宝玺的事情,却被一件意外的消息打动了。

    在南城拦截孟娥的那些江湖人,将一群太监和宫女逃亡出宫的消息层层上报,很快到了东海王这里,他兴致勃勃地来找舅舅,“皇宫东部守卫松懈,看来是天助我也。”

    崔宏没那么自信,“不管怎样,先派兵出城合攻倦侯,然后再做打算。”

    东海王依赖舅舅的南军,不敢催得太紧,可是有些疑问他不得不说,“崔二连大表哥的杀身之仇都不管不顾,跑出城去投奔韩孺子,舅舅为何……不肯拦阻?”

    崔宏刚刚安排好合攻倦侯的事宜,他显得很疲倦,随口道:“崔腾就是这个脾气,我管不了他,就让他自寻死路去吧,崔胜给我留了一个孙子,有他就够了。”

    “舅舅真是狠心哪。”东海王告退,心里却很别扭,以为崔宏仍在脚踩两只船,他得另找一个备用的靠山。

    花缤失去了崔太傅的信任,他推荐的三名刺客没能成功杀死倦侯,连人都不见了,南军部分将领作乱的时候,他也没有提供任何保护,等到南军与宿卫军开战,他彻底成为无用之人。

    不满的东海王和失宠的花缤见面,很快就聊到了一起。

    “江湖人不太可靠啊。”东海王盯着花缤,不客气地说,“一个个吹得挺响亮,不是上天入地,就是以一敌百、敌千,真到了用人之际,全都是废物,现在皇宫里还有好几百名江湖人被抓为俘虏,根本打不过宿卫军。”

    “呵呵,各有所长,江湖人的武功可能没想象得那么高,但是讲义气,承诺的事情宁死也要去做,当然,有时候可能会做不到。”

    东海王冷笑一声,鉴于曾有一名江湖人在碎铁城外为保护他而死,他没有反驳花缤的话,“这么说来,这次攻打皇宫还是未必能成。”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嗯……花虎王怎么没来京城?我还挺想他的。”

    “他年纪太小,又没别的本事,经不起京城的大风大浪。”花缤笑道。

    “不来也好,无论这边事成事败,花家总算有人能安全地置身事外。”

    花缤笑得有勉强,“崔太傅不也将崔腾送出了京城?”

    崔腾是自己跑出去的,崔太傅没有拦阻就算是默认,东海王笑道:“说得也是,人人都得准备一条后路,无可厚非,听说上官盛早早就将自己的家人送到了关东。可是我没有退路,韩孺子也没有,我们只有一条路,无论如何都要当皇帝,死也要死在半路上。”

    东海王想起了妻子谭氏,居然有点想念她,现在她和崔太妃一样,都在皇宫里生死不明。

    花缤的笑容更加僵硬,没有接话。

    东海王叹了口气,“一个人若是有了退路,会变得更勇敢,还是更胆怯?”

    花缤不能再装糊涂了,“陛下担心我不肯尽心尽力吗?请陛下放心,我这把老骨头既然回到京城,就没打算完整地离开。”

    花缤曾经逃过一次,而且是早有准备的逃亡,东海王不提往事,正色道:“江湖人讲义气,这倒是真的,可城里的这些江湖人追随的是谁?不是我,不是我舅舅,是花侯爷和谭家。”

    花缤脸色微变,终于明白东海王的用意,沉吟片刻,发现自己的确无路可选,说道:“陛下若不嫌我老朽无能,我愿身先士卒,第一个冲进皇宫。”

    东海起身,拱手致谢,“云梦泽来的英雄好汉,见到花侯爷冲锋在前,必定人人奋不顾身。”

    花缤笑了两声,问道:“谭家人呢?”

    “谭家男子老少十五口,这回都要带头进宫。”

    花缤无话可说。

    “四更动手。”东海王扔下一句话,告辞离去。

    在另一间屋子里,东海王找到了两位御史大人,一见面就问:“你们承认我是皇帝吗?”

    萧声和申明志相当于被软禁,逃不掉,也不敢逃,一听东海王的问话,急忙跪下,“臣等忠贞不二,陛下何出此言?”

    “别害怕,我只是问问,毕竟你们曾经支持过冠军侯,甚至愿意为他带兵闯入大都督府,你们为我做过什么呢?”

    两人伏在地上不敢吱声。

    “冠军侯死了,你们转而支持我,以后还想再转几次?”

    “陛下已经登基,臣等绝无再转之理。”

    “叫上你们的人,待会一块去进攻皇宫,成了,你们两人就是左右宰相,不成,跟我去地下见桓帝、武帝。”

    两人磕头领命,萧声说道:“可那些读书人和柴家人不听我们的命令……”

    “刀枪能让他们服从命令。”东海王冷冷地说,他已经站在悬崖边上,所有人都应该站在他身前,而不是身后,“攻打皇宫总要撒点鲜血,区别就是尽忠而撒血,还是被迫而撒血,对你们可能没有区别,对你们的家人却是天差地别。”

    东海王对花缤还有一点商量的意思,对两位御史则是直接威胁。

    离四更还有一段时间,东海王不想闲着,又去找柴家人,连哄带骗,承诺了一大堆官衔,换取他们的效忠。这份忠诚比两位御史更不可靠,但东海王的要求不高,只要这些人今晚能去皇宫冲锋陷阵就行。

    最后,他去见那些读书人,在这里撞到了铜墙铁壁。

    国子监和太学弟子们是这群读书人的主力,即使面对众多手持刀枪的士兵,也拒不承认东海王的帝位,聚在一起大声背诵先贤经典,甚至不肯与东海王对话。

    东海王冷笑离去,下定决心要在事成之后清洗这些无用的书生。

    四更未到,南城先发生了一场战斗,六七百人从不同地方冒出来,全都涌向同一家客栈,与客栈里的一批倦侯部曲里应外合,跟谭家安排的江湖人打了起来。

    谭家手下寡不敌众,很快败退。

    倦侯的部曲士兵其实只有二百多人,可他们混进京城之后,又从京南秘密招来许多亲友,数量翻了两番。

    这个夜里,他们成为第一个行动的势力。

    蔡兴海胆子奇大,带人攻打的不是东城门,而是皇宫,希望以此吸引宿卫军的力量,再由少数精锐力量护送孟娥出城。

    与佟青娥一样,蔡兴海根本不了解此举所带来的影响。

    七八百人的队伍气势倒也不小,浩浩荡荡地前往皇宫,一路上未遇任何阻挡,百姓都躲在家中,宿卫军已经得到消息,一时间弄不清虚实,不敢出宫平乱,全都守在皇城里待战。

    花缤和谭家纠集的江湖力量,分成多股藏在东城,消息不畅,根本不知道外面突然出现的叫喊声是怎么回事,以为行动提前,于是许多人都从藏身之地跑出来,加入蔡兴海的队伍。

    东海王进攻皇宫的计划就这么提前了。

    战斗一旦开始,传来传去的就只有前后矛盾的谣言,东海王来不及弄清事实,立刻命令花缤、谭家男子以及两位御史亲自去攻城。

    这样一来,南军与宿卫军合攻倦侯的计划被打乱了,宿卫军主力已经移到北城门附近,上官盛立刻传令全军准备退回皇宫。

    北城的消息传来,崔宏大怒,叫来东海王,也不当外甥是皇帝,怒斥道:“你怎么能如此愚蠢?竟然这时候进攻皇宫?”

    东海王面红耳赤,“不是我下令,肯定……这帮江湖人都是亡命之徒,不服管束。”

    “完了,全完了,南军只能与宿卫军决一死战,倦侯拣了大便宜,坐山观虎斗,大楚江山是他的了……”

    “舅舅为什么不单独出兵呢?”

    “出兵城外,城里怎么办?剩下一万南军怎么是宿卫军的对手?”

    “反正已经这样,不如冒险,先派人去见上官盛,向他保证宫外的进攻与咱们无关,然后让他看到南军出城,是一块联手进攻倦侯,还是留在城内混战,让他选择。”

    “让他选择?这是把性命交到他手里!”崔宏还是觉得提前进攻是外甥的鬼主意,却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把那些读书人送到皇宫去,他们不是支持倦侯嘛,就让他们去喊、去叫。”

    崔宏明白过来,“让上官盛以为进攻者是倦侯的人。”

    “那些江湖人一时半会攻不进皇宫,上官盛一旦发现他们不足为惧,又都是倦侯的人,更愿意派兵出城了,对不对?”

    崔宏寻思了一会,实在没有别的办法,叫进麾下的将领,按东海王的主意分派任务。

    于是,进攻倦侯的计划也提前了。

    大批南军出城,绕行至西南角时,宿卫军也从北门出城。

    皇宫挡住了进攻,上官盛觉得还是倦侯的威胁更大一些,于是选择相信崔宏的说辞,也派兵出城。

    北门刚刚打开,韩孺子派出了准备多时的五千骑兵。

    城内城外的战斗都开始了。

    同一时刻,孟娥在一群部曲士兵的帮助下冲出守卫空虚的东城门,而提前潜入皇宫的几位高手,正寻找机会打开一座宫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孺子帝相邻的书:情彀(GL)男主,来互相伤害啊!皇上,系统不让我爱你[快穿]反派BOSS总想攻略我我不知道的事影帝之盛宴一世富贵誓不做填房三国军神兵锋无双三国醉龙图(穿书)抱错金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