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城门恶战

【书名: 孺子帝 第三百一十三章 城门恶战 作者:冰临神下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唐儒将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虽然号称北方重镇,晋城却算不上坚固,自从武帝对匈奴采取攻势以来,位于塞内的晋城就没有遭遇过外敌进攻,年久失修,防卫松懈,偌大一座城里,守兵还不到一千人。

    在一个人人毫无防范的夜晚,匈奴人突然围城,事先没有点半点预警,好像是从地下冒出来的,要不然就是北方的长城无缘无故地坍塌。

    无论什么原因,晋城官民都为此陷入了惊恐之中。

    街道上到处都是人,有出来打探情况的,有呼妻唤子想要躲藏的,还有害怕到极点放声大哭的。

    樊撞山率领一千名士兵在街上列队,正对着城门,没有骑马,他们的任务是守住城门,以接应外面的北军,而不是冲锋陷阵,他对又哭又喊的百姓十分厌烦,专门派出一队士兵来回驰骋,驱赶靠近者,以免待会受到干扰。

    城外的叫喊声越来越响,即使隔着厚重的城门也能听到,樊撞山是个倔脾气,也不管外面有多少敌人,叫声越响,他越兴奋,站在最前方,轻声对自己手中的长斧说:“老兄啊老兄,今晚看你的了,别让兄弟我丢脸,兄弟我过后自有报答,用最干净的清水冲洗,用最硬的石块打磨,用最干净的抹布擦拭,保证让你跟从前一样锋利……”

    身后的众将士忍住笑,看一眼手中的兵器,也在心里嘱咐了几句。

    城门楼上方有人喊道:“陛下有旨!开城门!准备接应!”

    樊撞山吼道:“遵旨!”

    城门洞里的士兵开始动手,樊撞山大步向前,他知道,只要打开一条缝,就可能有敌人冲进来。

    “不准开城门!不准开!”有人喊道。

    樊撞山转身望去,只见数人在两列士兵中间骑马飞驰而至,眉头不由得一皱,战斗在即,任何人在军中乱闯都是重罪。

    来者不知罪,也不怕罪。

    肥胖的代王翻身下马,至少有二十年没这么拼命跑过了,几乎喘不上气来,冲着城门洞大喊道:“不准……不准开门!”

    守门者都是代国士兵,听到代王的命令,全都住手。

    樊撞山毕竟为官多年,面对诸侯不敢造次,耐着性子说:“代王殿下,开门接应是陛下的旨意。”

    “我去见陛下,这就去,跟他说不可开门,外面匈奴人太多……在我回来之前,不许开门,开门者斩。”代王晃动着肥胖的身躯向城墙上走去,踩着台阶一步一停,喘两下才能继续迈步。

    樊撞山看得心焦,外面的叫喊声越来越响,抬头再看,城楼上没人探身出来,皇帝显然没听到下方的声音。

    “开门!”樊撞山大喝一声。

    城门洞里的士兵举着火把,没有动。

    代王的四名随从留下,这时一块摆手,“不能开,不能开,代王有令……”

    “代王的命令比圣旨更大?”樊撞山再也忍不住,两步来到随从马前,手起斧落,将一名随从砍落马下。

    众人都惊呆了,居然没人发出声音。

    樊撞山再次大喝:“还不开门?”

    剩下的三名随从嘴里叫娘仓皇让路,门洞里的士兵也慌忙转身,开锁卸闩,用力缓缓拉开城门。

    代王刚爬完一半台阶,转身看去,一屁股坐下,怒喊道:“混账!陛下与全城百姓死于你手!”

    樊撞山不管那些,反正皇帝下令,他只想冲出去杀个痛快,加快脚步进入门洞。

    城门的闩锁刚刚被取走,突然被从外面撞开,门内的士兵被弹倒一片。

    一名身穿重甲的大汉步行闯进来,嘴里大喊大叫,手中兵器高高举起,也是一柄长斧,形制稍有不同,斧身更长,斧刃稍短,比较粗糙。

    两名持斧勇士都愣了一下,同时兴起,挥斧劈向对方。

    樊撞山只快了那么一点点,将敌人连盔带头劈为两半,对方的长斧几乎贴着他的肩膀砍下去,樊撞山全不在意,往地上啐了一口。

    城门外全是人,大都不像是匈奴人,而是来历不明的步兵,樊撞山管不了那么多,手中长斧转着圈劈砍,所到之处,血肉横飞。

    被城门弹倒在地上的代国士兵看得呆了,坐在地上一直没站起来。

    樊撞山身后的士兵拥上来,长枪如林,步步推进,可外面的敌兵也不少,硬是用躯体组成一道墙。

    双方血战,寸步不让。

    韩孺子就在城楼之上等候消息,城外北军已经退至城门以外,相距不到一里,中间隔着一座桥和不知多少敌兵。

    城外的匈奴人放弃对城门楼的射击,改为围攻北军,韩孺子向外望去,虽然天色很黑,交战双方又都没有火把,可他还是能大致看清交战的惨烈,北军在敌军的四面包围中艰难前进,不断地有人马倒下。

    他希望樊撞山能快一点开出通道,接应北军士兵。

    “陛下……”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带着哭腔的叫声,韩孺子吓了一跳,以为有别的城门被攻破,急忙转身,“什么事?”

    肥胖的代王跪在地上,更像是一个肉球了,哭道:“陛下,不能开门呐,樊将军会把陛下害死的……”

    韩孺子心中恼怒,沉声道:“城外有数千将士,都是北军精锐,若不开门接应,他们必然陷于敌军之中不得生还,若是有他们相助,晋城或许能守得更久一些。”

    “不行啊,陛下,匈奴人太多,打开城门就……就关不上了……”

    “你看到匈奴人了?”

    “还没有……据说……”

    “过来看看。”

    皇帝就站在墙边,代王却不敢上前,瘫在那里,像是站不起来,几名卫兵上前,一块架起代王。

    “陛下!陛下!”代王杀猪般惨叫,卫兵却一点也不体谅,硬将他架到了墙边。

    “看到匈奴人了吗?”韩孺子问。

    代王跪在地上,双手扳着城墙,只露出眼睛以上,咽了咽口水,颤声回道:“看、看到了。”

    “多吗?”

    “多。”

    “晋城能守住吗?”

    “我、我不知道。”

    “晋城共有六座城门,还有三段城墙有缺口,总共九处需要严加防守,城内士兵满打满算也不到三千人,如果得不到城外三千北军相助,晋城坚持不到天亮,你我皆为异族所俘,那将是大楚开国以来最大的惨败。”

    大楚定鼎之初虽然处于弱势,但是从来没有皇帝落入匈奴人之手。

    代王不敢吱声了,望着黑暗中呼啸往来的匈奴骑兵,心胆俱裂,双腿绵软,真的站不起来了。

    城下突然传来怒吼,樊撞山终于开出一条血路,他已经冲到桥边,长斧大开大阖,所向披靡,身后的士兵长枪外向,将敌兵向两边驱赶。

    “真是一员无敌猛将!”崔腾一直守在皇帝身边,这时由衷赞道,甚至生出一股冲动,想要下去与樊撞山并肩战斗,不过也只是冲动而已,他的双脚还是牢牢站在原处,安慰自己说还是保护皇帝更重要。

    代王坐倒在地上,喘着粗气,被巨大的恐慌彻底淹没。

    城外的北军前锋也看到了樊撞山,士气大振,加快速度,终于在桥上相会。

    樊撞山杀得兴起,差点将第一个跑来的北军士兵砍下来,认清来人身份之后,退回桥后,又向侧翼冲杀,好将通道开得更宽一些。

    北军骑马过桥进城,韩孺子在城楼上默默计数,心中不由得一凉,进城的人太少了,不过一千余人,剩下的北军不知陷在何处。

    可他不能再让城门敞开了,城外的匈奴骑兵尾随而至,樊撞山再是猛将,也挡不住如雨倾落的箭矢。

    城墙上的士兵得到命令,对着护城河上的桥乱射,尽量将匈奴骑兵挡在对岸,樊撞山又砍翻几名敌人,才在士兵的连番催促下转身回城。

    城门缓缓关闭,部分敌军跟入城中,立刻陷入重围,没能夺取城门。

    下方传来消息,“城门已闭!”

    韩孺子稍松口气,此次前来袭城的匈奴人没有他想象得多,而且准备得不是很充分,中途改变计划,也没有明确的主攻方向,给了晋城喘息之机。

    “代王,这回你不用害怕了……代王,代王?”崔腾连喊几声,弯腰推了几下,惊慌地对皇帝说:“代王……死了。”

    在酒池肉林中享受数十年的代王,居然在晋城城门楼上,被匈奴人吓死了。

    韩孺子也吃了一惊,让开几步,定睛看去,代王脸色发青,双唇张开,停止呼吸似乎有一阵了。

    “去叫太医。”韩孺子的随行队伍中有好几位太医,虽然没用,可还是得看一眼。

    崔腾心中颇多感慨,却说不出来,只能问道:“代王这算以身殉国吗?”

    “算吧。”韩孺子叹道,他总不能对全城军民宣布代王是被吓死的。

    韩孺子离开城门楼,向城下走去,迎面遇上北军将领,将领顾不上礼仪,急切地说:“辽东,匈奴人是从辽东来的。”

    “辽东?”

    “具体情况还不知道,是扶余国攻破了关卡,匈奴人入关之后一路绕城急行,各地都没来得及送信。”

    韩孺子愣住了,原来孟娥说的话一句没错,可他之前已经派人传旨,要求辽东戒备扶余国,怎么还会被攻破?

    “有多少匈奴人?”

    将领无法回答,转身看向城下,数名士兵推来一名俘虏,是名匈奴人。

    军中有人会说匈奴语,开口询问,那名匈奴人骄傲地立而不跪,快速地回答了几句。

    “所有匈奴人,能进关的都进来了。”通译看向皇帝,脸色苍白,“前锋八千余人,后面还有更多,大单于很快就会亲自到来。”

    (今日一更,白天要出门处理一点事情,回来得可能比较晚,qq聊天改在下周日,谢谢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孺子帝相邻的书:情彀(GL)男主,来互相伤害啊!皇上,系统不让我爱你[快穿]反派BOSS总想攻略我我不知道的事影帝之盛宴一世富贵誓不做填房三国军神兵锋无双三国醉龙图(穿书)抱错金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