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逃为上计

【书名: 孺子帝 第三百二十七章 逃为上计 作者:冰临神下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三国之席卷天下首辅沈栗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孟娥走过来,轻声问:“陛下在装睡?”

    韩孺子点点头,平静地看着她,等待回答。

    “陛下想知道我喂的是什么?”

    “嗯。”

    “我已经说过了。”

    “什么时候?”韩孺子诧异地问,他强忍着才没有入睡,这时脑袋沉得好像整个身体上下颠倒。

    “装睡就说明有效果了。”孟娥没有回答。

    “什么效果?”

    “别强撑,能睡就睡。”孟娥将手指放在皇帝额上,轻轻下划,韩孺子感到一丝暖意,双眼不由自主地闭上,不等他提出反对,周围的一切,连同他的怀疑,都消失了,只剩纯粹的黑暗。

    “你在干嘛?”一个声音问。

    孟娥头也不回地说:“没你的事。”

    “陛下的事就是我的事。”张有才尖着嗓子说,双拳紧握,他知道自己打不过孟娥,但他能喊。

    孟娥不为所动,仍然盯着皇帝,观察他的呼吸、神色、眼珠的转动等等每一个细节,“陛下必须离开这里。”

    张有才一愣,声音稍有缓和,“离开?去哪?”

    “去安全的地方,我也看了那些国史,大楚太祖好几次独身逃亡,最终才能击败敌人夺得天下,他若是每次都固守一城,早就被赵王杀死了。”

    张有才对一百多年前的往事不感兴趣,对“逃亡”倒是很在意,“外面全是匈奴人,大家都说城里的人插翅难飞……”

    “我出去一趟,你守在这里,别让人打扰陛下休息,这件事很重要,明白吗?”孟娥的语气突然变得严厉起来。

    “明、明白……”张有才一头雾水,孟娥却已经走了,张有才困惑地小声道:“陛下是因为得病,孟娥没病,说话怎么也颠三倒四的?”

    张有才早就认识孟娥,却一直不觉得她像宫里的人,甚至不像是正常的人。

    他几步走到椅榻前,发现皇帝睡得很香甜,呼吸不像前几天那么沉重,心中稍稍安定,可还是犹豫不决,一会觉得孟娥真有办法,一会觉得自己上当受骗,正在耽误最佳的救治时机。

    中司监刘介走进来,轻声问:“陛下怎么样?”

    “还好。”张有才转身道,决定给孟娥一次机会。

    “嗯,这是太医开的药,已经熬好了,等陛下醒来,你服侍陛下服药,太医说凉了也没事。”刘介将托盘和一碗药放在桌上。

    “孟娥说陛下不用吃药。”

    “她不在这里,而且她也不是太医。”刘介严厉地说。

    张有才急忙道:“是,刘公,我听您的。”

    刘介嗯了一声,看向皇帝,“陛下的病来得太蹊跷、太不是时候,如今城里沸沸扬扬、人心混乱,陛下必须尽快好起来才行。”

    “陛下得病的消息已经传开了?”

    “嘿,这种事情瞒得住吗?据说已经有人偷偷出城向匈奴人投降了。”

    “啊……”

    “小心看护陛下,对孟娥要防备着点,张有才,身为近侍,这都是你的职责。”

    “是,刘公……”张有才差点要将孟娥的事情全说出来,可是看了一眼熟睡中的皇帝,将话又咽了回去。

    不知是错觉,还是确有其事,他觉得皇帝确实睡得比前几天踏实一些。

    刘介没看出来,得到肯定回答之后,满意地退出房间。

    皇帝一直没醒,等了两刻钟之后,张有才一狠心,自己将那碗药喝下去,味道苦涩得他几乎想哭。

    又等了一会,他将托盘与空碗送出房间,刘介看到之后更满意了。

    日上三竿,孟娥没回来,东海王和崔腾来了,看了一眼皇帝,各找地方坐下。

    张有才觉得奇怪,这两人今天来得晚,神情也不大对劲儿,故意挑相距最远的两张椅子坐下,像是在闹别扭——他们总闹别扭,通常是为了争抢同一个位置,很少会主动分开。

    皇帝这一病,不知要惹出多少是非,张有才心里叹息,他管不了别人,只能守在皇帝身边,提供一点力所能及的帮助。

    “陛下怎么还没醒?”崔腾忍不住问道,平时皇帝总是醒一会、睡一会,今天却一直躺在那里不动。

    “醒过一次,你们来得晚,没赶上。”张有才撒谎道。

    崔腾打了个哈欠,他一晚上没睡,现在真是困了,瞧了一眼对面的东海王,“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

    “我看你了吗?我自己可没注意到。”

    “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你这是兴灾乐祸,准备在陛下面前告我一状。”

    “何必由我告状?这是陛下必须知道的事情,你应该主动交待。”

    “那能怨我吗?”崔腾怒道,声音不自觉地抬高。

    张有才恼怒地说:“小点声,陛下好不容易睡得熟些。”

    崔腾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起身向东海王招手,示意他到外间说话。

    外间没有别人,崔腾小声道:“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东海王装糊涂。

    “哎呀,快给我出个主意吧,非得让我求你吗?”崔腾急切地说。

    “只能实话实说,没有别的办法。”

    崔腾想了一会,挥了挥拳头,咬牙切齿地说:“只是两名仆人被我打了两下而已,我又没说非要杀死他们,至于逃出去投降匈奴吗?”

    “谁让你非说记得人家的样子呢?现在又是这种时候,代王薨了、晋城被围、皇帝得病,当然能逃就逃了。”

    代王府的两名仆人曾私下里议论崔家小姐,被崔腾听到,踢了一脚、打了一拳,这两人吓坏了,以为必遭报复,一狠心,竟然决定出城投降外敌。

    邓府女仆是其中一人的姘头,找人私写了一份出城令,偷盖上将军的印章,让这两人先出城看看情况,如果真有活路,再将她接出去。

    在樊撞山那里,她却没说实话,反而栽赃给自家主人。

    东海王比较谨慎,重新审问女仆,终于弄清了真相。

    “都怪你,非要将那两人放出城去,这下子好了,邓粹没有谋反,倒是将我陷进去了。”

    “邓粹守印不严、用人不查,终归难辞其咎。”

    “那我呢?”崔腾颤声问。

    “你?算是始作俑者吧。”

    “他们两个把我妹妹说成那样,难道我就忍着?”崔腾又怕又怒。

    “平时你就算将他们打死也没事,两个仆人而已,他们想逃也没处逃,可现在外面全是匈奴人,晋城朝不保夕,你还当这是京城,想耍崔家二公子那一套?”

    崔腾更怕更怒,一把揪住东海王的衣领,“是你非要将他们两个放出城去!”

    东海王冷笑,“要不是我,你惹下的只有麻烦,现在有一件奇功摆在面前,你不感谢我,还要埋怨?”

    崔腾松开手,“奇功?哪来的奇功?”

    “等陛下醒了,我自会说。”

    崔腾立刻换上嘻皮笑脸,“东海王、好表弟,我知道你最聪明,你就别戏耍我了,快告诉我,难道放那两人出城还有什么好处?”

    东海王矜持地咳了一声,“渴了。”

    崔腾手忙脚乱地倒茶,捧到东海王面前,歉意地说:“有点凉。”

    东海王抿了一口,眉头微皱,将茶杯还给崔腾。

    崔腾若有期待地看着东海王,“说啊。”

    “说什么?”

    “所谓的奇功是什么?”

    “哦,其实很简单,邓府的女仆说了,那两人投降匈奴人是探路,如果匈奴人不杀他们,还给奖赏,他们就想办法把她也接出去。”

    “匈奴人看见楚人就杀,不会放过他们两人吧?”

    “晋城一破,所有人都会被杀,可现在正是围城的时候,匈奴人只要稍微想一想,就会留下那两人,让他们引诱更多的人投降,令晋城不攻而破。”

    “啊,那我惹的祸岂不是更大了?”

    “笨蛋,这也是陛下逃出晋城的机会啊。”

    崔腾眨眨眼,没听懂。

    “那两名仆人是真心投降匈奴,肯定毫无破绽,他们还不知道女仆被抓,更不知道事实败露,等他们传来讯号,谁能出城不就由咱们控制了?”

    崔腾大吃一惊,想了好一会,“这、这太冒险了,万一陛下被认出来……”

    “所以得有人替陛下探路,先出城,确保安全之后,告诉匈奴人自己还能引出更多人投降……”

    崔腾一咬牙,“我去探路,死在匈奴人手里我也认了。”

    “那两名仆人认得你。”东海王提醒道。

    “也是,那该让谁出城探路?”

    “别急,这个计划还有许多漏洞,得慢慢完善。”东海王想说的是自己,但他不愿显得太急切,以免引起怀疑。

    他简直有点敬佩自己,这么短的时间想出这个计划,如果真能逃出晋城……东海王怦然心动,只要能回到京城,大楚的灾难就是他的幸运,至于如何实现,还需要更多的设计。

    更有可能死在匈奴人手中,东海王宁愿冒这个险。

    “陛下怎么还不醒?”崔腾有点着急。

    “只有京城的太医院能为陛下解毒,所以陛下得尽快离开晋城,咱们别在这儿守着了,赶快去完善计划吧。”

    “不跟陛下说一声吗?”

    “有把握再说,别让陛下空欢喜一场。”

    “对对。”崔腾此时已是心悦诚服,跟在东海王身后往外走。

    午后不久,韩孺子终于醒来,脸色苍白,不像平时那么神色奕奕,也没有马上坐起来,睁着眼睛发了一会呆,说:“有吃的吗?”

    张有才听到说话声才注意到皇帝醒了,急忙道:“有粥和咸菜,已经凉了,我叫人再做一份。”

    “不用,凉的就好。”

    韩孺子将一大碗凉粥全吃下去,意犹未尽,但是不想再要了,扭头看了看,“孟娥呢?”

    “她出门了,没说去哪。”

    韩孺子嗯了一所,隐约记得自己曾与孟娥有过对话,具体内容却想不起来了,只记得一件事,孟娥在彭城时曾经说过,要配制一副药帮他修炼内功。(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孺子帝相邻的书:情彀(GL)男主,来互相伤害啊!皇上,系统不让我爱你[快穿]反派BOSS总想攻略我我不知道的事影帝之盛宴一世富贵誓不做填房三国军神兵锋无双三国醉龙图(穿书)抱错金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