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立功

【书名: 孺子帝 第三百三十四章 立功 作者:冰临神下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匈奴大王在膝上重重拍了一下,说了几句什么,坐在客人对面的一名匈奴贵人起身,走到楚人“魏苏”面前,冷冷地盯了一会,慢慢拔出腰间的短刀,突然一挥而起,刀刃贴着楚人的鼻尖掠过。

    东海王等人吃惊地啊了一声,当事者邓粹却不动声色,瞥了一眼对方,目光仍然盯着通译与匈奴大王。

    匈奴大王发出笑声,又说了几句,匈奴贵人调转刀柄,递给楚人,通译道:“大王说楚国的这位驸马性格倔强、不通时务,留之的确无用。那个仪卫,你说自己拿不动枪、射不得箭,杀人总会吧?”

    邓粹接过刀,“会。”说罢两步来到卓如鹤面前,“卓驸马,你愿意为皇帝而死,我不愿意,当初选皇帝的时候,京城打得热热闹闹,可没征询过我的意见,现在想让我效忠,晚了。我亲眼看着宫里的皇帝换来换去,一个比一个差,一个比一个能折腾,魏苏小小一名仪卫,不替他们收拾烂摊子。”

    “嘿,阁下可以不忠于皇帝,却不能不忠于大楚,阁下投降异族,就不怕身败名裂、遭人唾弃?”卓如鹤话音未落,自己先向邓粹身上啐了一口。

    邓粹低头看了一眼胸前的口水,再不多话,挥刀就向卓如鹤脖子上砍去。

    卓如鹤不躲不避,反而昂首挺胸,脑袋微微倾斜,让脖子露出得更多一些,双目圆睁,比举刀的人更显胆气。

    邓粹的刀狠狠地砍了下去,却没有砍中,不是他有意避让,而是另有一口刀挡住了。

    几名匈奴士兵一直站在卓如鹤身边,其中一人在最后关头拔刀而出,格开楚人的刀,他比邓粹矮了半头,力气却大多了,邓粹不仅手中的刀被弹开,人也后退半步,不由得大怒,气哼哼地盯着那名匈奴人。

    匈奴士兵收起刀,不屑地哼了一声,然后向匈奴大王点点头,虽然这名楚人的刀法确实一般,但他用上了全力,真要杀人。

    周围的人也都看出来了,刚才两刀相撞时火星四溅,那是实打实地对抗。

    东海王、花缤等楚人都呆住了,就连盗匪出身的董寨主也重新打量“魏苏”,惊讶皇帝的仪卫当中还有这种狠角色。

    邓粹很不满,更不满的却是卓如鹤,直接面向匈奴大王,“无耻丑虏,要杀便杀、要剐便剐,我乃大楚钦差……”

    几名匈奴士兵将卓如鹤拖出去,隔着帐篷仍能听见他的叫骂声。

    邓粹转过身,问道:“干嘛不让我杀他?”

    通译笑道:“这人是楚国大官,大单于指名要活口,因此不能杀。”

    邓粹晃晃手中的刀,“那给我这东西又是何意?”

    “试试你的胆量。”通译无所谓地说,“像你这样的人也能留在皇帝身边当仪卫?”

    “仪卫只看身材、相貌和出身,至于胆量,嘿,像我这种人,天天跟在皇帝身后,相距不足百步,可是一辈子也没机会在皇帝面前显示自己的胆量。”

    通译与匈奴大王交谈了一会,向楚人道:“你叫什么来着?”

    “魏苏。”

    “好,在匈奴军中你可以随意展示胆量,除了投降,你能为大王做什么?”

    “可惜这一口好刀,出鞘之后尚未染血,大王想杀谁?交给我吧。”邓粹扭头看向坐在一起的众多楚人。

    楚人都吓了一跳,邓粹本来就有三分鲁莽,稍一放纵就更像了,众人对他都不太了解,以为他真要杀人,尤其是东海王,立刻想到邓粹这是要借机灭口,吓得脸都白了。

    如果不是认识邓粹的人,谁也看不出他会是大楚的车骑将军。

    “哈哈,这些人都是大王的贵宾,不可杀。”通译笑道。

    “总得杀几个吧,投降者当中保不齐藏着刺客,你问清这些人的底细了?”

    通译笑着点点头。

    东海王就在这时显出了急智,突然明白邓粹为何总要杀人,小声插口道:“在座的楚人不是将士就是豪杰,顺应时势才出城投降,可我知道营中有几名楚人奴仆,那种人是墙头草,说倒就倒,没有信用可言……”

    通译眉头微皱,“你不就是被那些奴仆带出来的吗?”

    “奴仆之人只可暂用不可久留,我原不知城中还有他人也愿降顺大王,否则的话,断不会与奴仆为伍。”

    通译撇撇嘴,又与大王说了几句,“你们这帮楚人太狡猾,全都不讲信用,说是拿皇帝的人头出来,结果却要用几名奴仆充数,不行,大王不满意,你们肉也吃了、酒也喝了,得拿出点真本事来。”

    东海王没有别的本事,低头不敢吱声。

    花缤叹了口气,装出为难的样子,“大王说得没错,既然承诺要拿皇帝人头出来,就不能言而无信我愿意再回晋城,不带皇帝人头,我们父子甘愿死在城里。”

    “你们的皇帝得了重病,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亡故,你得抓紧时间。”通译道。

    “三天,至多三天。”花缤伸出三指。

    桂月华本来有些犹豫,眼看匈奴大王不养闲人,这边似乎比城里更危险,他也急忙道:“我也回城,一定要拿到皇帝人头。”

    “我带几名弟兄跟两位一块进城。”董寨主急于立功,也加入进来。

    通译看向“魏苏”。

    “天一亮,仪卫营就会发现我们逃走,我们几个没法回城了。”邓粹指着自己的四名随从,想了一会,“仪卫虽然没别的本事,但是经常护送圣旨,大王想要杀哪位楚国将军,或者夺哪座城,让我们五人去做内应吧。”

    通译将众人的回答转告匈奴大王,大王伸手指向唯一没表态的楚人。

    东海王心慌意乱,被匈奴大王一指,吓得险些碰翻杯中之酒,“齐国楚军由崔宏和柴悦指挥,我是柴家人,可以劝说柴悦投降……”

    通译说罢,匈奴大王这才满意地点头,向一名匈奴贵人下令,贵人起身向帐外走去,东海王等人心中惴惴,都不知大王何意,只有邓粹不为所动,手里拎着刀,与递刀给他的那名匈奴人对视,一点没有交还的意思。

    不久之后,出帐的匈奴贵人回来,带着五名楚人。

    邓粹转身,与这五人打个照面,其中一人正是他家的女仆,另外四人都来自代王府,两人早就逃出来,还有两人是昨天与女仆一块出城的。

    五人自知没资格见匈奴大王,被叫进来就已胆战心惊,突然见到邓粹,更是魂飞天外,完全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邓粹也不会让他们明白,大步上前,手起刀落,先杀死了自家女仆,其他四人扑通跪下,想要求饶,却吓得说不出话来。

    匈奴大王抬起手臂,本来想说几句,没料到楚国仪卫如此心急,说杀就杀,他反而无话可说了,只能冲通译点点头。

    “城破之时,楚国百姓尽为奴隶,我们不需要他们的投降,诸位是将士,比百姓的价值高一点,但是投降匈奴之后,也要踊跃立功,才能获得奖赏,这是通例,不分楚国还是匈奴。”

    跪在门口的四名奴仆隐约明白自己命不久矣,其中一人向邓粹道:“邓……”

    “还‘等’什么?”邓粹大喊道,又是手起刀落,再杀一人,目光一扫,剩下三人早已瘫软在地。

    匈奴大王指着“魏苏”,向姬妾和贵人们说了几句,众人大笑,不知是何意,通译也不解释,看向东海王等人,“仪卫都有这个胆量,你们不能只是看着啊。”

    花缤第一个起身,走到邓粹身边,接过刀,向一名仆人胸前刺了一刀,故意不杀死,留给后面的人。

    桂月华、董寨主等人都是强盗,对这种事习以为常,挨个上前接刀劈刺,邓粹的四名随从也不例外,最后轮到东海王的时候,地上只剩五具血肉模糊的尸体,他象征性地刺了一下,立刻将刀还给邓粹,强行忍住,才没有呕吐。

    毡毯被染上血,匈奴大王也不在意,将杀戮当成下酒菜,举杯喊了一句,一饮而尽,楚人也都回到自己的座位,举杯应和。

    邓粹亲自将刀擦干净送还原主,那名匈奴人接到手中,似乎有些嫌弃,将刀放在一边,没有收刀入鞘。

    酒宴持续到夜里,五具尸体摆了好长时间,一名姬妾实在受不了,向匈奴大王提出要求,才有士兵进来将尸体搬走,血迹却一直留在那里。

    匈奴人都很欣赏楚国的仪卫,“魏苏”成为楚人的主角,花缤等人反而沦为陪衬。

    邓粹信口开河,他没当过仪卫,却将仪卫的苦恼与不满说得头头是道。

    酒宴结束,匈奴人和楚人摇摇晃晃地往外走,无论怎样都要表现出十足的醉意。

    在帐外,邓粹一把搂住东海王的肩头,嘴里含糊不清地说:“从前你是柴家勋贵,我是普通仪卫,现在咱们可都一样了,都得凭本事立足,看你还敢小瞧我?”

    “我可没小瞧过你。”东海王小声道,被邓粹一压,脚步更显踉跄。

    趁着左右喧哗,邓粹小声道:“你争得了吗?”

    东海王脸色骤变,心里很清楚,邓粹说的是皇帝,在邓粹眼里,临事慌乱的东海王,根本不可能与城里镇定自若的皇帝相提并论。

    “我、我没想争……”

    邓粹拍拍东海王的肩膀,“真的?”(未完待续。)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孺子帝相邻的书:情彀(GL)男主,来互相伤害啊!皇上,系统不让我爱你[快穿]反派BOSS总想攻略我我不知道的事影帝之盛宴一世富贵誓不做填房三国军神兵锋无双三国醉龙图(穿书)抱错金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