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谁包围谁?

【书名: 孺子帝 第三百五十章 谁包围谁? 作者:冰临神下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首辅沈栗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大单于亲来督战,将楚国使者召至帐中,想看看城破之后这些人的反应。

    几拨使者第一次在匈奴人营中见面,无心客套,一个个失魂落魄,等候最终的结果,许多人心存必死之志,只是觉得还没到时候。

    天亮不久,接连来了三名匈奴信使,神色紧张地向大单于通报消息。

    大楚使者自己带来的通译被软禁在别的地方,匈奴人的通译这时候一个字也不肯传译,神情变得紧张起来。

    大单于也没那么从容了,下令撵走楚使,召集各大首领议事。

    约摸一个时辰之后,大单于召见乔万夫,提出匈奴人可以暂停攻城,条件是皇帝必须立即来见大单于。

    乔万夫茫然失措,不知该如何应对,出帐之后与同僚商议,众人更是吃惊,很快,他们发现匈奴人真的在撤兵,越发不明所以,只有瞿子晰趁人不备,小声对乔万夫说:“皇帝可以来。”

    乔万夫听说过瞿子晰的大名,于是接受他的建议,再被大单于召见的时候,同意去劝说皇帝来匈奴人营中,可他并不明白理由,只能含糊其辞。

    瞿子晰懂一点匈奴语,他从来不说,但是能听懂,之前的三名匈奴人向大单于通报的都是同一条消息,大单于一开始不信,可消息越来越多、越来越明确,由不得他怀疑。

    邓粹东征——瞿子晰尚未完全理解这条消息的重要含义,但是看到匈奴人的反应,他明白此事极为重要,对大楚、对皇帝皆是如此。

    于是,他在皇帝进帐前一刻,小声透露这条消息。

    韩孺子一下子踏实了,邓粹是个有点古怪的大将,很难让人完全放心,但他毕竟成功了,不仅穿越匈奴人的包围到达马邑城,还与皇帝不谋而合,率兵东征,夺取长城关卡,要将匈奴人堵在关内。

    草原是匈奴人的源头,没有它,匈奴人很快就会干涸,入关之后,他们主要依靠抢掠供养整支大军,可每个匈奴人心里都清楚,抢掠终有尽头,他们还是得回到草原吸取能量。

    对匈奴人来说,最理想的状态是能够自由进出长城,既不远离源头,又能享受楚地的繁华,并在必要的时候得到城墙的保护。

    光是回家之路被堵死的传言,就足以令匈奴人心中方寸大乱。

    大楚皇帝到来,没有匈奴贵人出来相迎,倒是有一群士兵拦住了楚使与皇帝的侍卫,只允许他一个人进去。

    帐篷里比外面热得多,数十位匈奴贵人挤在里面,或坐或站,身上带着刀弓,用蔑视与凶狠的目光盯着大楚皇帝。

    皇帝太年轻、太弱小,像是一只误闯进入虎穴的羔羊,之所以没有被马上吃掉,是因为肉太少,不值得猛兽下口。

    这是匈奴人想要制造出来的气氛,韩孺子看到的却是另一个真相:大单于封锁了消息,帐外的绝大多数匈奴人还不知道塞外的动向,帐中的贵人知道,所以他们摆出这样一副架势,其实是色厉内荏。

    大单于将楚使留在帐外,是要将他们的茫然惊恐传染给皇帝,没料到其中一人竟然能听懂匈奴语。

    与众多臣子一样,韩孺子原先存着必死之志,现在却有了必胜之志,脚步轻松,神情坦然,对左右两边的锐利目光视而不见,径直走到大单于面前。

    大单于半躺在舒适的软榻上,去年在碎铁城谈判之时,他还是谦逊睿智的老人,今天却是一位蛮横骄傲的异族君主,高高在上,随时准备发泄雷霆之怒。

    论到虚张声势,大单于确实比一般匈奴贵人做得更好,但也仅此而已,他的表现更让韩孺子相信,塞外的消息对匈奴人是一次重击。

    匈奴贵人齐声怒喝,示意皇帝向大单于下跪。

    即便没有瞿子晰的提醒,韩孺子也不会下跪,直视大单于的双眼,说:“大单于别来无恙。”

    大概是不信任金家兄妹,大单于身边另有一名通译,小声向大单于耳语。

    大单于冷酷的脸慢慢融化,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稍稍坐直,抬下手,命令贵人们闭嘴,然后嘀咕几句,通译小心聆听,随后挺直腰板,傲然向客人说:“匈奴大单于敬问楚国皇帝:匈奴人看到了楚军的坚韧,楚军也领略了匈奴的强大,可还需要再来一战?”

    韩孺子平静地说:“再来一战?战斗从来就没有结束,大楚将士严阵以待,正在城中等待匈奴人。”

    通译像是长了两副面孔,面对大单于时谦卑有加,转向皇帝时立刻变得倨傲无礼,“匈奴大单于敬告楚国皇帝:晋城必亡,匈奴人给予你们苟延残喘的机会,你们若不珍惜,今日夜间,就是城中全体楚人灭亡之时。”

    韩孺子微皱眉头,问道:“苟延残喘?大单于想不出这个词吧?”

    通译脸上微微一红,“大单于就是这个意思。”

    韩孺子摇头,“不对,大单于不只是这个意思,他在害怕,因为苟延残喘的不是楚人,而是匈奴人。你告诉他,匈奴人撤出晋城的时候,朕就已经知晓一切,他以为是谁安排的整个计划?你还可以告诉他,此刻塞外的楚军大将,就是那位带走右贤王姬妾的魏苏,他的真名叫邓粹,乃是大楚车骑将军,奉朕的旨意出塞领军,有劳右贤王的盛情款待。”

    通译脸色青红不定,再也没办法维持倨傲之态,匆匆向大单于传译。

    坐在边的一名匈奴人突然一跃而起,怒吼一声,拔刀冲向皇帝,被其他人拽住,兀自大吼大叫。

    韩孺子目不斜视,知道这就是包围晋城多日的右贤王了。

    大单于咳了一声,说了几句话,通译没向皇帝传译,右贤王收起刀,面红耳赤地坐下,其他贵人也都面带惭色。

    大单于转向皇帝,盯着他看了一会,又露出微笑,这回的笑容明显一些,似乎带有更多的善意,然后他说了一通话。

    “原来真是皇帝的安排,可皇帝是否知道,匈奴人围城多日而不攻打,就是要引诱塞外的楚军进入圈套?他们的每一步都在走向死亡,要不了多久,你的车骑将军,头颅就会送到这里。”

    韩孺子不知道匈奴大军的主力此刻正在燕南与楚军苦战,更不知道邓粹东征是否顺利,脸上却是胸有成竹的表情,笑道:“大单于又是否知道,百万楚军已将匈奴人包围,你们入关的那一刻起,就已进入圈套?”

    听完传译,大单于哈哈大笑。

    通译又恢复了倨傲神情,“匈奴大单于敬告楚国皇帝:被困之君还能口出狂言,皇帝的胆子确实不小,既然咱们都认为对方进入了圈套,那就等等看,皇帝也不必回去,留在这里静候佳音吧。”

    韩孺子没别的选择。

    皇帝被安排住在大单于附近的一顶帐篷里,楚使都被带往别处,不允许他们再见皇帝,只有四名侍卫还能留在皇帝身边。

    天色已暗,匈奴人送来酒肉,韩孺子一点胃口也没有,但是为了不让匈奴人小瞧,他吃了个干干净净。

    三名侍卫守在外面,孟娥一人服侍皇帝,跟从前一样,说是服侍,她很少做奴仆的事情,大多数时候站在边上,侧耳倾听外面的声响。

    韩孺子脱下靴子,打算和衣而睡,没有外人在场,他问道:“什么时候发作?”

    “应该是明天夜里。”孟娥说。

    韩孺子坐在床边想了一会,“除了邓粹东征,肯定还有更多事情发生,大单于在等消息,我真希望能知道那是什么。”

    “我去打听。”

    “不,我只是随口一说,你若是为此冒险,我以后没法在你面前自言自语了。”

    孟娥停下脚步,嗯了一声,继续倾听外面的声音,过了一会她说:“需要我回答,就告诉我一声。”

    韩孺子笑着点点头,孟娥想学帝王之术,可她最缺的是那些基本的交往能力。

    “或许匈奴人真的设下了埋伏,就看邓粹能不能……”韩孺子心里焦躁不安。

    这注定是一个难眠之夜,虽然没人打扰,也没有破城之忧,韩孺子却睡不着,直到后半夜,他才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梦境接二连三,总有人不停地跑进来通报信消息,每每在关键的时候被打断,一直说不出确切的内容……

    天亮了,外面的侍卫送来凉水,韩孺子刚洗把脸,大单于的通译就来了,略带得意之情,说:“匈奴大单于敬请楚国皇帝过去一叙。”

    韩孺子心里咯噔一声,脸上却不动声色,“稍等,容朕更衣。”

    大帐里的匈奴贵人比昨天要少得多,右贤王仍在,一看到皇帝就怒目而视。

    帐中还跪着七名大楚的将军,衣甲残破,显然经过一番苦战。

    大单于慵懒地点点头,通译马上道:“皇帝认得这些人吧,你还认为是楚军在包围匈奴人吗?”

    七名将军转身,一脸羞愧地向皇帝叩首,匍匐在地,不敢抬头。

    韩孺子的确认得,他们大都是北军将领,其中一人正是曾几次率兵干扰匈奴大军的冯世礼。

    冯世礼还想虚晃一枪就跑,却没能成功,匈奴人在攻城之余仍能分出大批兵力,将楚军包围,经过一天一夜的苦战,歼灭一部分,俘虏一部分。

    韩孺子心中却大大松了口气,只要邓粹和柴悦两边无事,就是最好的消息。

    “为了将匈奴人留在晋城,辛苦诸位将军了,诸位的功劳,朕会牢记于心。”

    七名将军抬起头,一脸茫然,很快又以头触地,冯世礼道:“臣等尽力而为……”

    通译脸色微变,译给大单于,大单于的脸色一下子阴沉起来。

    韩孺子猜不到外界的形势变化,大单于却猜不透皇帝的真实想法。(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孺子帝相邻的书:情彀(GL)男主,来互相伤害啊!皇上,系统不让我爱你[快穿]反派BOSS总想攻略我我不知道的事影帝之盛宴一世富贵誓不做填房三国军神兵锋无双三国醉龙图(穿书)抱错金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