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三章 害怕

【书名: 孺子帝 第五百二十三章 害怕 作者:冰临神下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大唐儒将我的第三帝国三国之席卷天下春秋我为王烽火逃兵明朝谋生手册千山记     双方互射了几轮箭矢,不约而同地停下,发起冲锋。

    韩孺子登上战车亲自擂鼓,樊撞山率领二百骑冲入敌阵,其余将士严阵以待,只等皇帝一声令下,也要进入战场。

    敌强我弱,奇怪的是,没有人感到害怕,不只因为皇帝亲自督战,更因为过去的几天里他们已经与敌人数次交手,摸清了路数,发现敌军并非不可战胜。

    面对十几倍于己的敌军,韩孺子没有退却,第一,他要给京城守军鼓劲儿,第二,他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撤退必须以进攻为保障,否则的话,敌军士气更盛,己方的将士则会变撤为逃。

    樊撞山一生中的巅峰尽在这一天,手持长枪,纵马冲入密密麻麻的敌军群中,不管对面是人、是马、是骆驼,都是一枪刺杀,他根本不在乎前方有没有拦阻,只在意身后的目光和鼓声。

    樊撞山冲入敌阵里许,听到收兵的锣声,又冲了一段距离,才调头回来。

    神鬼大单于的军队往往有进无退,今天却出人意料地谨慎小心,没有追赶,也退回原阵。

    二百骑伤亡过半,樊撞山却没事,只是枪头断了,将枪杆往地一抛,抱拳道:“请陛下允许我再入敌阵,以壮军威,这回别太早招我回来。”

    “不愧真猛将,来人,赐酒。”

    不等别人动手,崔腾抢先跳下马,拿着酒囊跑到樊撞山面前递了过去,一脸的崇敬神情。

    樊撞山也不客气,拿起酒囊灌了一大口,随手扔掉,崔腾双手接住。

    樊撞山向本部士兵道:“一、二队冲过一次了,三、四队出列。”

    二百士兵立刻驱马向前,樊撞山招手,有人送来一杆新枪,他接在手里,“不够,再来一杆。”

    樊撞山左手握缰,腋下夹着一杆枪,右手持另一杆枪,再次冲向敌阵。

    就像约好了一样,敌军仍没有射箭,也派出一队将士,大概五百余人,当先五名将领,同样手持长枪,样式不同,更长更粗。

    韩孺子擂鼓,樊撞山率军第二次冲锋,与敌将相距十几步的时候,他的左手松开缰绳,手臂松开,腋下长枪下坠,他一把抓住,双手持枪,大吼一声,再次加速,在最后一刻身子前倾,躲过对方的长枪,将自己手中的两杆枪深深刺进两名敌将的脖子里。

    敌将人仰马翻,樊撞山只是速度稍缓,持枪继续前冲,所至披靡,如入无人之镜,敌阵又派出第二支队伍上前迎战。

    樊撞山连破三拨敌军,直至大军阵前,举起右手长枪,向敌阵中最高大的旗帜远远掷去,又吼一声,调头转回,再入战场。

    樊撞山这一次冲入战场五六里,一去一回,损失的兵力却更少,只有二十几人亡于阵中。

    樊撞山驰至皇帝车前,扔掉剩下的长枪,“还能再冲,只是枪不堪用,马也不行了。”

    “换枪,赐朕御马。”

    两名将领送上新的长枪,东海王亲自牵来皇帝的坐骑,崔腾再次递上酒囊。

    樊撞山喝下酒,对皇帝的马却有几分犹豫。

    “朕不爱一马,独望将军平安归来。”韩孺子道。

    樊撞山这才上马接枪,向本部大声道:“三、四队归列,五至十队随我出战。”

    六百人前行,樊撞山指着远处的京城,“这一回要冲到离城墙一箭之地,让守城将士知道陛下驾临。”

    敌军派出千余人迎战,这一回将领更多,共有二十多人,冲在最前一排,目标都是楚军的猛将。

    双方的冲锋已经与胜负无关,而是关系到士气与名声。

    韩孺子第三次擂鼓,同时下令全军备战。

    樊撞山被敌将围住了,混战中,他大吼了一声,似乎受了伤。

    韩孺子立即下令全军前移。

    樊撞山冲出包围,手中只剩一杆枪,敌将倒下五六人。

    楚军主力缓缓前进,做出全军出击的架势,敌军调整阵形,选择了撤退。

    樊撞山看不到前后的变化,只知前冲,目标唯有一个,就是远处的城墙。前方的人越来越多,可他看不出有任何东西能阻挡自己。

    樊撞山素以猛将闻名天下,今天他的发挥甚至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似乎拥有了十倍于往常的力气,就算前面横着一座山,也能一枪挑翻。

    城墙近在眼前,樊撞山能望见城头的旗帜与隐约的身影。

    他觉得自己还能再往前冲,跨下的坐骑却不干了,哀鸣一声,重重摔倒在地上。

    樊撞山推开死马,翻身站起,长枪不知哪去了,他赤手空拳,原地转了半圈,向敌人发出嘶吼。

    本部士兵追上来,护住樊撞山,有人将长枪递到将军手中。

    樊撞山还要徒步前行,一名军官大喊道:“将军,已到一箭之地,请速退,勿让陛下担忧。”

    樊撞山又向城头望了一眼,跨上一匹空马,与众将士往回冲。

    城墙之上,鼓声雷动,喊声直冲云霄,为樊撞山送行。

    这一战规模不大,双方主力皆未出动,影响却极深远。

    京城里的人知道自己没有被抛弃,皇帝亲自率军前来支援。

    敌军明白,虽然接连攻破城池,他们却没能让楚军屈服或害怕。

    对韩孺子影响就是他可以率军撤退了。

    不到一万士兵,救不了京城,更不可能与敌军进行真正的决战,他得见好就收。

    天黑之后楚军才撤,在此之前,韩孺子于阵前犒赏全军,人人赐爵一级,随樊撞山冲锋者赐爵二级,阵亡者三级。

    爵位意味着身份、田地与金钱,阵亡者的家眷可以继承这一切。

    樊撞山被封为破军侯,这一赏赐当之无愧,全军山呼万岁。

    东海王是这一战的见证者,与别人一样,他感到极度振奋,一度曾想与樊撞山一同冲锋,几番犹豫才放弃这个过于大胆的念头。

    他还非常困惑,对敌军、对皇帝都感到困惑,当阵脚稳住之后,他忍不住抬头向战车上的皇帝问道:“敌军明明势强,又以拼死战斗闻名,今日为何胆怯?”

    韩孺子扭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赵若素,大声道:“敌军死战,乃是因为身后有主人逼迫,围攻大楚京城是首功,主人舍不得让给奴隶,亲自出动了。”

    “神鬼大单于就在军中?”东海王吃了一惊,与众人一同向对面望去,除了黑压压的人群,什么也看不清。

    “或者是他本人,或者是他的心复,能够自作主张,而不是没头没脑地一直向前冲。”韩孺子笑了一声,“主人越胆怯,对待奴隶越严苛,反之也是一样,敌军越不惜命,敌酋心中越怯。如樊将军者,朕只怕他一去不返,见他平安归来,如得一城,绝不想让他陷入阵中。敌势虽强,其心却惧,朕因此敢与之一战。敌酋不知底细,以为楚军背后还有伏兵,又怕城里军队内外夹击,因此不敢放手一搏。神鬼大单于,不过如此。”

    “非陛下亲征,别人即使猜到敌酋心怯,也不敢出战。”东海王佩服得五体投地。

    入夜之后,楚军撤往函谷关。

    行军途中,樊撞山才发现肋下血流不止,原来是受伤了,“嘿,无耻之徒,不敢明面射箭,却以暗箭伤人,我当时把箭拔掉,过后却忘了。”

    韩孺子率军奔往京城时是急行军,撤回时却是正常行军,沿途桥梁、道路都不破坏,两座城池也都留人驻守,并且设立大量哨所,监督敌军动向。

    韩孺子猜对了,准确地说是赵若素猜对了,敌军果有怯意,锋头一过,没有再来追击,只是专心围城,在外围建立大量壁围,看样子是要采取守势。

    函谷关守将崔宏得知京城的消息之后,亲率全体将士,出城三十里相迎。

    皇帝这一战绝非大胜,更没有解脱京城之围,却令楚军士气大振。

    韩孺子向崔宏下令,在沿途险要之处设立临时关卡,以木石阻道,也做出防守之势。

    奇招毕竟是奇招,只能偶尔一用,想要打败敌人,还是得步步为营。

    进入函谷关,脱下战甲,独自坐在屋子里,韩孺子才感到全身虚脱,手心冒汗,连心跳都变快了。

    他根本没有连日来表现得那么镇定与自信,派樊撞山出击完全是迫不得已,敌军胆怯,他与别人一样意外,阵前对东海王说的那番话,倒有一半是临时想出来的,而不是事前的深思熟虑。

    无论走到哪里,有几本书韩孺子总是带着,其中之一就是太祖本纪,他颤抖着双手随意翻开一页,逐字读下去,慢慢地心中踏实,手也不抖了。

    太祖的每一次死里逃生都更像是运气,但太祖有一个本事,能承受得起坏运,也能担得起好运,不骄不馁,一遍遍地东山再起。

    书中掉出三页折起来的纸张,是造反之书《淳于子》仅剩的三页,里面记载了太祖韩符的一段故事,声称他曾向豪侠低头。

    韩孺子一直没明白这个故事里的含义,今天却别有一种感觉。

    “太祖也会害怕。”他喃喃道。

    房门打开,张有才进来,笑道:“陛下,瞧我在军中发现了谁?”

    韩孺子抬起头,惊讶地看着张有才身后的人。

    孟娥竟然来了,身着宿卫士兵的盔甲,脸上抹灰,很难看出原来的样子。

    “皇后派我来的。”孟娥说,“陛下打了一场硬仗。”

    “这才只是开始。”韩孺子很高兴自己克服了心中的恐惧,也很高兴看到孟娥,“围困京城的敌酋不是神鬼大单于本人,但他会来的,等他一到,才有真正的硬仗。”(未完待续。站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孺子帝相邻的书:情彀(GL)男主,来互相伤害啊!皇上,系统不让我爱你[快穿]反派BOSS总想攻略我我不知道的事影帝之盛宴一世富贵誓不做填房三国军神兵锋无双三国醉龙图(穿书)抱错金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