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一章 战场上的黑暗

【书名: 孺子帝 第五百三十一章 战场上的黑暗 作者:冰临神下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千山记三国之席卷天下我的第三帝国烽火逃兵春秋我为王明朝谋生手册     身后的火把多如天上繁星,火光下却没有多少人。

    楚军将虚张声势发挥到了极致,锣鼓、火把、旗帜全是正常数量的十倍以上,数十名将领的穿着打扮与樊撞山一样,手持双枪,带着士兵横冲直撞。

    真正的樊撞山被强令留守函谷关。

    敌军或许会受到惊吓,楚军却也很快失去了彼此间的联系,士兵迅速分散,从多个方向发起进攻,一开始还有人回来报信,没多久就都迷失在黑夜中。

    只有鼓声不断、杀声不断。

    韩孺子带数百人留在后方,终于他也忍受不住,转身对众将士说:“这一冲要直抵京城。”

    这种时候没人劝说皇帝,人人都明白,离敌军如此之近,逃亡是没用的,反而更容易被追杀。

    皇帝策马在前,孟娥、王赫、晁鲸、马大等人迅速追上,后面是大量侍卫与少量士兵。

    他们越过一条冰冻的小溪,偏离了大路,没时间找路、认路,只奔着火光与叫喊声而去。

    敌人却迟迟没有出现,连自己人也消失了,韩孺子放慢了速度,手里握着一杆枪,总觉得手滑,必须用力握紧才行,就跟他的心一样,似乎悬在了某处,又好像无动于衷。

    这真像一个古怪的梦,韩孺子想,随后觉得可笑,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自己竟然生出如此无聊的念头。

    前方有人惨叫,一名侍卫将火把先扔过去,几名士兵躺在地上,分不清属于哪一方,其中一人正在啊啊地大叫,不分族类,痛苦时的叫声都差不多。

    韩孺子没有停下,继续向前驰骋,右前方有一团火,突然蹿起一丈有余,照亮一大片黑压压的士兵,旋即收缩,士兵也跟着消失了,好像从未存在过。

    韩孺子愣了一下,想要调头冲过去,却被其他人挡住,只能继续前进,等他再转头时,不要说士兵,连那团火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韩孺子开始感到尴尬,怀疑自己是不是跑错了方向。

    嗖的一声,一支箭莫名其妙地射来,直到近前才被发现,一柄刀抬起,将它格开。

    孟娥一手火把一手腰刀,紧紧跟在皇帝身边,及时解除了一次威胁。

    韩孺子的心猛地一跳,他刚刚与死亡擦肩而过,只差一点,他就要死在无名之辈的无名之箭下。

    他稍稍偏离方向,压着其它马头,迫使整支队伍跟着自己一块走。

    终于,他看到了厮杀的场面。

    一小队敌兵看到了这边的火把,正在冲过来,当先一名将领,手持西方样式的长枪。

    韩孺子用双腿拍马,他的坐骑千里挑一,全速奔驰比别的马要快。

    他超过了众侍卫,自己却没有注意到,全神贯注于对面的敌将,将其当成冲破梦境的出口,好像只要刺中这个目标,一切的黑暗与寒冷都会消失。

    身后有人在叫喊,韩孺子听到了,却不解其意,也不在乎,他只想前冲,将那名在火光中时隐时现的敌将刺落马下。

    两人相遇,韩孺子甚至看到了对方战马鼻子里喷出的大量白气。

    他相信自己能刺中,这信念如此强烈,以至于他根本想不到要躲避对方的进攻,将对方完全当成了会动的靶子。

    砰的一声,韩孺子胸前剧痛,身子一晃,险些从马背上飞起来,坐骑长嘶,两腿前立,随即又向前冲去。

    韩孺子眼里仍然只有目标,用尽全身力气狠狠一戳。

    长枪刺中了,也脱手了。

    坐骑带着主人继续前冲。

    韩孺子无力控缰,想要挺起身体,只感到天旋地转,分不清上下左右。

    这样的结局可不光彩,连敌人长什么模样都没看清,韩孺子想完这个念头,从马匹上掉下来。

    他没有昏过去,只是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就像有意憋气的人,时间长了,偶尔会突然忘了怎么呼吸。

    一只手伸过来,将他从地上拽起。

    韩孺子又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了。

    孟娥下马,丢掉了火把,一手握刀,怒声道:“这可不是我想學的帝王之术。”

    孟娥从来没发过怒,韩孺子很好奇,刚要说话,胸前再次剧痛,忍不住哼了一声。

    “能走路吗?”孟娥问。

    “能。”韩孺子试着迈步,有点艰难,问题不大。抬头望去,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身处一片战场中间,到处都是人和散落的火把,身边的侍卫除了孟娥,都不见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冲过来的,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晕过去一会。

    孟娥拽着皇帝前行,尽量避开士兵,实在避不开,就挥刀砍过去。

    韩孺子甩开孟娥的手,去摸自己的腰刀,却扑个空,从马上摔落的时候,刀不知掉到哪里去了。

    孟娥护着皇帝往黑处走,有一回甚至与楚兵交手,直到双方都喊出楚语的“自己人”,才罢手分开。

    那名士兵隐约听出对面是名女子,明显愣了一下,却没有认出皇帝。

    韩孺子看到一杆斜插在地上的长枪,立刻跑去,用力拔枪,地面上传来一声惨叫,原来枪是插在人身上的。

    惨叫之后再无声息,也不知是敌是友,韩孺子握着枪走出一段路,突然想起这是楚枪,被刺中的必定是敌兵,于是心中再无歉意。

    黑暗中有人冲过来,韩孺子抢先喊道:“大楚必胜!”

    对方呜啦呜啦回了一句,韩孺子与孟娥刀枪齐施,将那人击倒。

    韩孺子用力拔出枪,大声道:“往火光处走!”

    孟娥用左手推皇帝,严厉地说:“不行,跟我来。”

    “我……”

    “谁也不行。”孟娥又推一下。

    地上尽是冰雪、石块、尸体,两人深一脚浅一脚地行进。

    “你知道要去哪吗?”韩孺子问。

    “安全的地方。”

    “哪来的安全之处?京城内外都是战场。”

    “那也用不着故意送死。”

    前方有一棵树,孟娥让皇帝靠着树干,她握着刀四处观望。

    韩孺子的确需要休息一会,他一直觉得自己体力不错,修行内功之后,可以连续几夜只睡很短时间,之前也参加过战斗,都能完整地坚持下来,这回只经历一次冲锋、一次枪刺,就已累得气喘吁吁。

    “别绷得太紧。”孟娥说。

    韩孺子点点头,慢慢平复呼吸,没错,他太紧张了,毫无必要地浪费了大量力气。

    “樊撞山真是一员猛将。”韩孺子由衷赞叹,现在才明白樊撞山有多么难得,庆幸将他留在了函谷关。

    “嗯。别动。”孟娥提刀跑出去,很快回来,不远处地上的一支火把熄灭了,周围更加黑暗。

    “我可以了。”韩孺子说,感觉力量又回来了。

    孟娥没动,也没吱声。

    “咱们可以回战场了。”韩孺子又道。

    “你刚刚说过,到处都是战场。”

    韩孺子无言以对,半晌才道:“我要战斗。”

    “多杀死几名敌兵,并不能取得胜利,你活下来才是胜利。”

    韩孺子再次无言以对。

    两人就这么静静地并肩站在树下,倾听周围的杀喊之声。

    “有点冷。”韩孺子说,胸口也疼,伸手摸了一下,护心镜凹下去一块,他怀疑自己的骨头可能断了。

    “走。”孟娥带路,韩孺子紧随其后。

    几名士兵呼喊异族语言跑过来,孟娥立刻转身,拽着皇帝退到一边,蹲下不动。

    韩孺子将长枪放在地上,等敌兵从前方不远处经过的时候,他突然一跃而起,挺枪冲了过去。

    孟娥伸手没抓住,只得持刀追随。

    敌兵被吓了一跳,撒腿就跑,韩孺子追上去,一枪刺倒一人,另外三人跑得更快,等他拔出枪,只能隐约看到黑暗中的背影。

    孟娥拦在他前面,低声道:“不要命了吗?”

    “敌兵在逃跑,你瞧,他们没有兵器,声音也很急促。”

    “才几个人而已,楚兵肯定也有逃跑的人。”

    孟娥继续带路,她就像一只警觉的猫,通过声音与火光,总能避开大大小小的战场,只与少量散兵遭遇过,走走停停,从不在一个地方待太久。

    只有一次,两人还是不小心陷在一处激烈的战场里,双方士兵浴血奋战,孟娥不顾一切地挥刀,也不管砍中的是什么人,开出一条路,又将皇帝带了出去。

    韩孺子胸前越来越痛,但他没说,也没再坚持参加战斗,握着长枪跟随孟娥。

    这一夜如此漫长,又好像只有一瞬间,不知不觉间,天边放亮,周围的景物与人逐渐清晰。

    韩孺子惊讶地看到,京城就在数里之外,而附近不远就有一处战场,战斗刚刚结束,一群士兵正茫然地四处游荡。

    “楚兵,那是楚兵。”韩孺子看得不是特别清晰,但他对自己的判断极为肯定。

    孟娥看了一会,“是楚兵,咱们过去,你先别说自己是谁。”

    韩孺子的甲衣与普通士兵不同,但是头盔丢了,身上沾满了血泥,手里拿着寻常的长枪,看上去就是一名侥幸脱难的将领。

    韩孺子走过去,聚集到数十名士兵。

    “是胜是败?”

    “敌军呢?”

    “太傅大人呢?”

    “陛下呢?”

    人人都有问题,谁也无法回答。

    “去与其他人汇合。”韩孺子以将领的身份下令。

    远处还有散落的士兵,韩孺子带头走去,很快聚集到百余人,甚至弄到了一匹马。

    对面驰来一名骑兵,大声喊道:“敌军溃逃!敌军溃逃!”

    韩孺子大喜,第一个想到的人是孟娥,转身看去,却已不见了她的踪影。(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孺子帝相邻的书:情彀(GL)男主,来互相伤害啊!皇上,系统不让我爱你[快穿]反派BOSS总想攻略我我不知道的事影帝之盛宴一世富贵誓不做填房三国军神兵锋无双三国醉龙图(穿书)抱错金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