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二章 不明之战

【书名: 孺子帝 第五百三十二章 不明之战 作者:冰临神下

强烈推荐:烽火逃兵三国之席卷天下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千山记我的第三帝国春秋我为王明朝谋生手册     一开始,谁也说不明白整个战斗过程,只记得自己在浴血奋战、在艰难跋涉,寻找敌人的同时,也在寻找自己人,但是每个人都有相似的感觉:在某个时候,敌兵开始逃散,不是同时,而是陆陆续续。

    天亮没多久,每个人都“记起”了更多事实,拍胸脯保证敌军是被楚军的气势吓跑的。

    韩孺子四处集结散落的将士,很快被人认出,再也不敢陪着他到处乱走,立刻分出一队人,要护送皇帝前往京城。

    韩孺子拒绝,仍然骑马在战场上跑来跑去,他要重新集结军队,还要寻找孟娥。

    孟娥不见了,以她的本事,绝不会跟丢,只有一种可能,她走了,不辞而别。

    将近午时,聚集的将士已达四五千人,韩孺子放弃寻人,开始专心调查战斗情况,希望尽快弄清形势,制定下一步计划。

    城里出来一小队士兵,他们并非有意怠慢,实在是因为城门都被堵死,敌军难以攻进去,里面的人也很难出来,他们出城是来请示,需不需要清理道路。

    “再等等,找到崔太傅和敌军下落再说。”

    城内居高临下,虽然不能看得更清楚,却有旁观的优势,而且他们与攻城者交战多日,了解敌军的习惯,“敌军是撤走的。”

    昨晚楚军鼓响,连京城都分不清到底有多少援军,心中振奋,却没法出来帮忙,而且当时的攻城之势并未缓解,敌军士兵还在疯狂进攻,一个方向不行,就换另一个方向。

    说不清是什么时候,大概是子时以后,一支正在攻城的军队突然选择撤退,最初还有条不紊,尚未离开守城一方的视线,就变成了鸟兽散。

    奇怪的是,在守城士兵看来,敌军之退并非逐渐扩散,而是东一块、西一块,黑暗中,各支敌军也没法互相通信,都是独自做出决定,一个多时辰以后汇成逃亡大军,再也没人能够阻止。

    但这不算溃散,很快就有人用锣声传令,约束敌军士兵朝同一个方向退却。

    韩孺子找到了失魂落魄的众侍卫,他们跟丢了皇帝,正抱着必死之心到处乱跑,看到皇帝还活着,全都喜极而泣。

    晁鲸也跑过来,倒是没怎么担心皇帝,“马大追一支敌军,不知跑哪去了。”

    在一条小土沟里,士兵们找到了兵部尚书崔宏。

    崔宏被数名亲兵守护,面无人色,身边聚集百名士兵之后,他迅速恢复镇定,立刻下达一连串的命令,很难说这些命令有什么用处,但是的确能够稳定人心,让士兵们明白一切都受控制。

    赶到皇帝面前时,崔宏已经基本恢复了兵部尚书的权力。

    向皇帝下跪磕头,崔宏继续下达命令,都很简单,无非是找人、收集旗鼓、打扫战场,甚至要求几名士兵前去寻找皇帝的坐骑,生要见马,死要见尸。

    “敌军溃逃,臣请趁胜追击,不给敌军喘息之机。”崔宏请战。

    韩孺子反而有些犹豫,“据闻敌军并非溃散,数量仍多……”

    “士气一散,再多士兵也是乌合之众,机不可失,请陛下速作决定。”

    一名亲兵壮胆开口,“太傅大人,您与敌军奋战多时,手刃敌兵无数,真的不能再劳累了。”

    “放肆,这种时候还说什么劳累?就算死,也要死在追敌的路上。”崔宏向亲兵怒喝,又向皇帝拱手道:“陛下,请下令吧,我只需带兵一万,若是敌军已有准备,我自会择机退回。”

    崔宏难得主动请战,韩孺子只好同意,“太傅不可勉强,能战则战,不能战则退。”

    “遵旨。”崔宏带人匆匆离开。

    等崔宏稍稍走远,晁鲸向皇帝小声道:“太傅‘奋战多时’,身上可挺干净啊,脸上那点泥,倒像是自己抹上去的。”

    “只看大略,莫问小节。”韩孺子无意追究真相,崔宏原本就不是冲锋陷阵的将军,年岁已大,又兼体弱,昨晚他肯率兵冲入战场,已经算是极大的勇敢,没必要再做苛求。

    就是皇帝本人,虽然满身血污,昨晚大多数时候也是在东躲西藏。

    “你呢?杀了多少敌兵?”韩孺子问。

    晁鲸一拍胸脯,“瞧我这一身的血迹,都是敌人的,至少十个,别看我长得小,可我灵活啊,猫着腰,趁敌兵注意不到的时候,上去一刀……”

    晁鲸说得天花乱坠。

    下午,终于有确切消息传来,敌军正向小周城退却,数量未知,一路上丢盔弃甲,车辆辎重沿路堆积。

    韩孺子心中警觉,立刻派人去追太傅崔宏,命他放慢速度,不可追得太紧,与此同时,传旨让京城立即开出一条通道。

    京城做的是死守准备,清理比较麻烦,直到入夜之后,才开出一条能供军队进出的通道。

    韩孺子进城,没有仪卫,没有龙辇,没有旗鼓,只有一队疲惫至极、饥寒交迫的将士跟随,从皇帝到士兵,都像是从地下钻出来的。

    但就是这样一支队伍,受到了最为隆重的欢迎,留守京城的全体官员,从宰相以至九品小吏,列队跪拜,远处,“万岁”的呼声此起彼伏,虽不整齐,却更显真实。

    韩孺子立刻下马,亲自扶起卓如鹤等几位大臣,“诸卿劳苦功高,大楚赖诸卿以存。”

    规矩没法像从前一样完整,终归还是要遵守,韩孺子在大臣的簇拥下进入同玄殿,在这里他宣布,敌军尚未剿灭,不是论功行赏的时候,传旨城中军队备战,明天一早出发去支援兵部尚书崔宏。

    军队需要休息,皇帝也需要,而且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传旨之后立刻进宫给太后请安。

    宫里的人少多了,中司监刘介亲迎皇帝,引路来到慈宁宫。

    慈宁太后与王家人都在,韩孺子冲到母亲面前下跪请罪,众外戚全都伏地痛哭,这是真哭,死里逃生之后的激动。

    最镇定的人是慈宁太后,从宫女手里要来手巾,亲自为皇帝擦去脸上的尘土,微笑道:“我儿无恙,陛下无恙。”

    韩孺子起身,说了几句话,问道:“慈顺宫呢?朕应该去看一眼吧。”

    慈宁太后对家人道:“你们都退下吧,我跟陛下说会话。”

    王家人告退,韩孺子亲扶外公送到门口。

    “上官太后薨了。”屋内没有外人时,慈宁太后平静地说。

    韩孺子一惊,“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是昨晚,听说敌军攻破城门,上官太后悬梁自尽,命太监烧掉尸体,以免死后受辱。”

    韩孺子大惊,“这……上官太后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

    慈宁太后盯着皇帝,“这不奇怪,这些天来,宫里所有人都做好了自杀的准备,我的房里也有一口剑、一条长绢,我更愿意用剑,据说几个老太监在争宫里的一口深井。”

    韩孺子还是不能理解上官太后的做法,“可其他人并没有自尽。”

    慈宁太后沉默了一会,然后问道:“陛下见到孟娥了。”

    “见到了。”

    “她没对陛下说什么?”

    韩孺子缓缓摇头,“她昨晚随朕作战,后来走散了,迄今下落不明,更早之前……她没说过特别的事情。这和她有什么关系?”

    “真是个嘴严的姑娘,可惜……”慈宁太后叹息一声,“陛下去问景耀吧,还能见到陛下,我已无憾,该休息一会了。”

    “是,太后。”韩孺子困惑不解地退下,回到自己的寝宫,本想让刘介立刻传景耀,可事有轻重缓急,他得先顾及别的事情。

    “一个时辰之后叫醒朕。”

    “是,陛下。”刘介看上去并无疲态,虽然他很可能也是一天一夜没睡。

    “刘公辛苦了。”韩孺子道。

    “陛下率兵在外苦战,宰相领兵在内死守,臣等毫无作为,在宫中等候消息而已,哪来的辛苦。”

    韩孺子笑了笑,没再多说什么,他必须休息一会了,好积聚精力处置更多事情。

    一个时辰之后,几乎是在听到刘介呼声的同时,韩孺子自己也醒了。

    头晕脑胀,比没睡之前还要痛苦,但是精力的确更充沛一些。

    “传景耀,你们随朕一块去勤政殿。”

    已是深夜,宰相卓如鹤等人仍守在勤政殿里。

    “崔太傅派人送来消息,他已率兵到达白桥镇,占领了一座敌军营地,准备休整一夜再追敌军。臣也派人送去陛下的旨意,请崔太傅稍待,等京城守军明日赶上之后,一同进军。”卓如鹤简单报告情况。

    韩孺子扫视一圈,目光落在瞿子晰身上,稍点下头,随后向宰相问道:“守城之策是谁制定的?”

    卓如鹤不会抢功,侧身道:“瞿御史全权负责守城。”

    瞿子晰这才开口,“臣负责守城,但出主意的另有他人,墙内建墙是花缤之策,以火攻火则是谢存之计。”

    韩孺子吃惊不小,“自此之后,谁还敢说自己识人呢?”

    瞿子晰道:“若非陛下当初秉仁厚之心、行宽容之道,也没有花缤等人今日立功的机会。”

    韩孺子在勤政殿里与众臣议事,拟定了一连串的旨意,直到凌晨,听说京城守军开始出城,才算告一段落。

    韩孺子回后宫,刘介等人跟随,在寝宫里,韩孺子屏退众人,独留景耀。

    “上官太后为何自尽?”韩孺子直接问道。

    景耀跪下,“陛下是要从头听起吗?”

    “嗯。”

    “此事要从思帝驾崩说起。”。

    a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孺子帝相邻的书:情彀(GL)男主,来互相伤害啊!皇上,系统不让我爱你[快穿]反派BOSS总想攻略我我不知道的事影帝之盛宴一世富贵誓不做填房三国军神兵锋无双三国醉龙图(穿书)抱错金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