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红楼(67)

【书名: 敛财人生[综] 第67章 红楼(67) 作者:林木儿

强烈推荐: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神级医生仙道可期最强大脑口袋妖怪之林克[灰姑娘]王子走开机甲之越时极度狂热[足球]     红楼(67)

    “可着外面打听去,谁见过家里的妾室丫头不服侍奶奶,却陪着姑娘的。这是姑娘不把我这个嫂子放在眼里,还是自甘轻贱偏要跟那上不得台面的混做一处。怎么,还指着香菱那丫头像是服侍你哥哥你养服侍你不成。谁家还没有个忌讳。说什么皇商,啊呸!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家里那点子银子,我夏家扫点地缝就够了。一家子舔着脸面求亲,这会子我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被你们糟践了,就横也不是竖也不是挑拣起我的错处来了。这不是先把我骗到你们家,看着我没个娘家的兄弟,就想着磋磨我。等我受不住了,再把我家的银子拿来,好叫你贴补闺女是吧。人家的闺女都是嫁了人贴补娘家,你们家倒是好,还得贴上金山银海的银子,才能将姑娘嫁出去。拖累一家子如此,要是我早就臊死了。哪里还有脸在这家里指手画脚。”夏金桂只在外面指天画地的叫骂。

    薛姨妈想要还嘴,偏又觉得做婆婆辖制不住儿媳妇丢人。再说了,长辈被小辈冲撞,放在那里都是丢人的事。

    香菱跪在薛宝钗跟前,哭的不能自抑。“是我连累了姑娘。”

    薛宝钗哪里顾得上她,夏金桂的骂声,一句句落在她的心上,如同鞭子鞭打一般,让人备受煎熬。

    薛姨妈不能这么跟儿媳妇拌嘴,就隔着窗户骂薛蟠:“……丧了良心的,生你养你这么大,为你操了一世的心。如今给你娶了媳妇成了家,不敢指望你多孝顺。可你就能看着你娘叫你媳妇给逼死啊。”

    薛蟠听得心酸,对别人他是混账了一些。对老娘和妹妹,他是真好。

    他讪讪的从屋里出来,就道:“娘您回房歇着吧。我这昨晚喝多了,实在是头疼,刚才没听见。儿子这就教训那婆娘,您只别生气才好。”

    薛姨妈见了儿子赔笑认错,气就先顺了两分。道:“男人家成了家,就该立起来。”

    薛蟠笑着点头,“那是,娘你放心,我一会子回去就收拾她。”

    话音才落,就听夏金桂‘嗷’的一声嚎,“我就知道不该应下这亲事。这一家子心毒啊,这是治死了我,好谋了我夏家的产业啊。怪道人家说,千万不能跟寡妇家的儿子结亲啊。如今才知道这其中的苦楚。哪里有婆婆不指着儿子媳妇好好过日子,偏偏撺掇着儿子打媳妇的。你叫世人看看……”

    “我说你别嚎了。”薛蟠一看自己老娘都差点被气的背过去,赶紧喝止。

    “好你个乌龟王八,这会子提上裤子你就不认人了。”夏金桂双手叉腰,就啐了薛蟠一口。然后就揉着胸口直喊疼,“这一家子是成心想害死我啊。”

    薛蟠不能顶撞自己的老娘,又有些害怕夏金桂。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恰好香菱听见夏金桂喊胸口疼,就巴巴的跑了出来。薛蟠顿时找到了发泄的出口,一脚将香菱踹倒在地上,“去哪挺尸了。不知道服侍你们奶奶,劝着点太太,要你能做什么。”

    香菱顿时就捂住肚子,躬着身躺在地上不能动弹了。

    夏金桂瞥了一眼,嘴角就带了笑。薛姨妈见儿子这般的没出息,就骂道:“你……你个没出息的东西,你打她做什么。横竖将我跟你妹子都一并打死了,你才称心如意。”

    闹闹哄哄好一阵子,才算是消停了。晚上母女俩相对而坐,不免都有些伤感。

    “我再是不知道这夏家的姑娘,是这样的品格。”薛姨妈拍了薛宝钗的手道:“倒叫我儿跟着受委屈了。”

    “妈,我今儿也说一句不要脸面的话。”薛宝钗垂着头道,“妈你自己斟酌看看。”

    “咱们娘俩,有什么不能说的。”薛姨妈自是知道这姑娘比儿子有主意有能为,对闺女的话,一向信服。

    “妈不若明儿去求求姨妈,叫姨妈帮着给我说一门妥当的亲事。”薛宝钗低声道。

    “这我跟你姨妈都说好了,你跟宝玉的婚事……”薛姨妈一着急,就接过话。

    “可有三媒六证。”薛宝钗抬头,看着薛姨妈问道。

    薛姨妈一时语塞,就道:“那也不用叫你姨妈给你找人家,咱们另外托了人……”薛姨妈觉得如今叫自己去反悔,有点张不开口。毕竟如今还在别人家里住着呢。

    “我难道不知道这个道理。妈只管去找姨妈就是了。我自有计较。”薛宝钗说完,就起身回了屋子。

    薛姨妈辗转了半晚上,才有点明白自己闺女的意思了。这不是真的要说亲,而是在变相的逼着自己的姐姐下最后的决心。要是等到了现在,她还是不肯给句肯定的答复,倒不如效仿迎春的亲事。即便是续弦,也未尝没有好日子过。

    王夫人听了薛姨妈的来意,愣了愣。这不是已经说好的事吗,怎么不言语一声,就反悔了。

    薛姨妈道:“不怕姐姐笑话,我那儿媳妇不是个好的,宝丫头在家里,不知道怎么就招了她的眼了,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与其叫她在家里受委屈,倒不如早早的打发她出了门子,也是我这当娘的疼她了。”

    王夫人一时真就被难住了。要是薛家肯降低标准,像是迎春那样的亲事,还是能成的。可宝玉这边,若是等娘娘生下皇子再做计较,也未必就真的能遇见可心的。再则,家里的条件实在是越来越不济了。宫里又打发人来要银子,老爷在任上,月月都打发人回来。说是给老太太请安,其实还是取银子的。反正做官没见着把银子拿回家,反倒帖进去不知道多少。

    娘娘就算生下皇子,这宫里用银子的时候只会更多。自家一时半会也得不了利。这薛家在,好歹还是能贴补自家一二的。

    于是笑道:“这话是怎么说的。宝玉跟宝丫头的事,咱们姐妹可是定下的。如今,也不过是没过家孝,不好提罢了。”

    薛姨妈心里腹诽:那迎春的婚事,不也是先交换了庚帖吗。

    这话她倒是不好说,只道:“这事,也是咱们姐妹一厢情愿的事。哪里做的了准。也是我耽搁了宝丫头,只一味的舍不得。如今家里进了这么一个败家的,我却不能叫宝丫头在家里受委屈。”

    王夫人就笑道:“你既然叫我做这个媒人,那这个事情就得听我的。我那宝玉虽然不争气了些,但好在对姑娘家和顺。又是你看着长大的,俩姐弟青梅竹马,知根知底,不比别人强些。我今儿就禀报了老太太,咱们把事情定下来。”

    薛姨妈脸上这才有了笑意。心里对闺女越发的倚重了起来。

    贾母听了王夫人的再次提起这事,这次倒也没有反驳。她已经隐隐的感觉到宫里的娘娘只怕要出事,家里的人会不会因此被连累,尚且不好说。薛家的丫头能审时度势,随分从时,将宝玉交到她的手上,别的不说,至少不会受什么大委屈。

    因着确实时机不对,又怕宝玉知道了实情闹腾。两家交换庚帖办得极为低调。但亲事总算是正式定了下来。

    林雨桐知道这个消息以后,也没瞒着黛玉。林黛玉是一个长情的人,嘴上不说不问,不代表她心里就一点也不记挂。

    及至晚上睡下,林黛玉迷迷糊糊之下,好似看见另一个自己就躺在大观园的潇湘馆,隐隐传来喜庆的唢呐锣鼓之声。听着丫头说,是宝玉跟宝姑娘成亲,就见另一个自己将手帕扔进了火盆里,然后就那么去了。

    她知道,那就是自己。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姐姐从一开始就坚决反对自己跟宝玉,原来这就是自己的结局。

    猛地惊醒过来,觉得从里到外都透着寒意。她坐起来,扬声叫雪雁进来。

    “姑娘,怎么了?”雪雁进来,先拧了帕子给林黛玉擦脸,“可是魇住了。”

    “无事。”林黛玉稳了稳心神道:“你去把那方帕子找出来,烧了吧。”

    雪雁愣了一下,才应了一声。将宝二爷托晴雯送来的帕子,当着林黛玉的面扔进了火盆里。她知道,姑娘是个决绝的人,既然烧了,那就真的一了百了了。

    林雨桐知道后,就彻底的放了心。忙忙叨叨了这么些年,如今心才算落到了实处。

    突的一日,林如海从宫里回来,对林雨桐吩咐道:“你叫人准备祭品,为父过两日要用。”

    “好。”林雨桐应下了之后才问道:“是谁不好了吗?”这人的亲疏远亲,关系这祭品的规格,自是要问清楚的。

    “王子腾在回京的路上暴毙了。”林如海押了一口茶就道。

    林雨桐心里一震,王子腾竟然死了。那么贾元春死期就在眼前了。林雨桐面上神色不动的应了,心里却翻江倒海。

    从没有听说过王子腾任什么京营节度使,事实上,这个节度使是由闻天方兼任的。她以为王子腾的命运会因此而改变,看来还是想的简单了。

    王子腾是贾史王薛四家里唯一一个算是干练的人。如今就这么突然没了。也给贾宝玉和薛宝钗刚定下的喜事上蒙上了一层阴霾。

    王夫人和薛姨妈,知道了哥哥的死讯,顿时就慌了手脚。娘家就靠着这么个哥哥撑着呢。以后可怎么办。

    王熙凤除了悲伤,更多的是一种恐慌和紧迫。她从里面嗅到了一种已经逼近的危机。

    果不其然,王子腾的丧事刚过,众人还没有缓过来。宫里突然就来人了,带来了一个让贾家众人顿时觉得天塌了消息。

    原来是宫里的娘娘贾元春薨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敛财人生[综]相邻的书:[综漫]白童子超级英雄追妻手册[综]头上一定要带花[综]在一起骸骨与砂糖[综韩]第一王妃[综][综]画上折枝[综]穿成荻野千寻818深井冰学院二三事[综漫]拜见岳父大人[综][火影]一报还一报HP中混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