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7章 庶子高门(51)三合一

【书名: 敛财人生[综] 第667章 庶子高门(51)三合一 作者:林木儿

强烈推荐:口袋妖怪之林克都市至尊无限自由者[灰姑娘]王子走开神级医生机甲之越时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综英美]魔王再临     庶子高门(51)

    天气慢慢的热起来了,晚上有些燥热。林雨桐翻来翻去睡不着,失眠已经持续了一些日子了。打从被册封为云隐公主的那天起,她就如此。失眠,对于她来说,还真是个比较新奇的体验。

    四爷的手搭在林雨桐的身上,拍了拍:“又睡不着了?”

    林雨桐翻个身,贴在四爷身上。总感觉他的身上凉润润的舒服,“嗯!睡不着。”想按压穴位吧,但一睡着就没完没了的做梦。睡了比不睡还累人。

    她不知道别人是一种什么心态,但对于她来说,只觉得压力扑面而来,压的人几乎喘不过气,“帝王,一言可定生死,一言可浮尸千里,血流成河。权力的好处我早就知道。但这对我其实是没有多少吸引力的。反倒是一想到一人就得担起天下之责,稍有不慎,就不知道要害多少人。我这心里就害怕,就哆嗦……”

    四爷换了个舒服些的姿势,“你这样的想法,才是对的。就怕那些心里什么都没有,只有的人,那才是天下的大不幸。长存畏惧之心的人,即便出乱子,也出不了大乱子,我这不是还在后面给你兜着呢吗?”

    可自己一旦在前台,那么很多突发事件,就不会给自己回去和四爷商量的时间。还得自己一点一点的慢慢去学,去做。

    猛地,屋里亮了一下,紧接着,天边就传来滚滚的雷声,跟炸响在耳边似得。

    风从窗户里吹了进来,叫人觉得一股子沁人的凉意。

    三喜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主子,醒了吗?”

    林雨桐翻身坐起来,如今才刚刚子时,怎么就问自己醒了没有。她披着衣服下床,将灯挑了起来,“怎么了?”

    “主子,大姑娘那边发动了。”三喜忙道:“隔壁院子听着乱了起来。我就是问问,主子要不要过去?”

    林雨桐还以为什么事呢,听说是林雨枝临产,就摇摇头:“生孩子没那么快,都睡去吧。”人家又没有上门来请,自己还真没办法过去。世子的姨娘生产,她过去也不合适。

    三喜应了一声,转身出去了。

    林雨桐这才反身回到床上,“林芳华和齐朵儿是在打这个孩子的主意。”

    四爷哼笑一声:“上赶着往上送的,谁拦着反倒是成了恶人了。睡吧!明早起来,咱们去城外转转,实在不行,去庄子上骑骑马,这段时间,风头也避的差不多了,慢慢出去走动走动。人在宅子里闷得久了,迟早会闷出毛病的。”

    听着雨声,倒着挨着枕头就着了。第二天一醒来,鸟雀声叽叽喳喳的,“雨什么时候停的?”林雨桐坐起来,朝外面看了看。

    四爷正坐在窗口喝茶,“天蒙蒙亮的时候就停了。睡饱了就起吧。”

    林雨桐这才想起他昨晚说要出城的话:“一夜的雨,城外的路都没法走了。”

    “那就在城里转转。”四爷拉她起来:“你还没在京城好好的转过,去瞧瞧市井民情。”

    两人说着话,梳洗了出来饭就摆上了。荷叶粥,各色的炒时蔬。

    “打发人去问问,看林姨娘那边怎么样了?”林雨桐打发三喜去,“别的不用多管,就是客气的问问。”

    昨晚人家不说,装着不知道也就过去了。如今听着那边隐隐约约的传来的吵嚷声,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三喜一进隔壁的院子,就听见哭喊声,她心里打了一个哆嗦,这大姑娘的声音都变了。正堂外,白嬷嬷在外面候着,见到三喜,脸上就堆了笑。不笑不行啊,今非昔比了,最不打眼的庶子房头,怎么就出了一个公主了。这君臣尚且有别呢,国公爷和夫人见了四少奶奶都得见礼,更何况自己一个奴才。因而,她笑的十分和气,“姑娘怎么过来了?可是公主有话要传,我这就进去回禀。”

    三喜摆摆手:“主子就打发我过来看看,这边可还顺利?听说是昨儿夜了就发动了。”

    白嬷嬷脸上的笑意就收了起来,带上几分忧虑:“可不嘛!夫人也正愁着呢。”

    三喜还要问话,就听见里面齐朵儿的声音传来:“母亲,就请您可怜可怜媳妇,将这孩子过继到儿媳膝下吧。”

    过继?

    三喜诧异的挑眉看向白嬷嬷:“这话怎么说的?”

    白嬷嬷摇摇头:“咱们做下人的,不好说。不好说。”

    楚夫人眼里闪过一丝恼怒,自己的亲孙子,哪怕是庶子,那也不能交给这个人尽可夫的贱人抚养。好半天才压下心底的怒气,冷淡的道:“如今,尚且不知道是男是女。你又何必这么着急。”

    齐朵儿眼里马上就有了泪意:“请您体谅媳妇的心情,这孩子,好歹跟妾身是有血脉关系。总比别人更亲近两份。若是个女儿,媳妇就想自小将她养在膝下。她是不能成祧宗祠,但媳妇想着,等将来媳妇百年之后,再过继儿孙也是一样的。若侥幸是个儿子,那也是媳妇和这孩子的福气……”说着这里,语调越发的哽咽起来,“如若不是这个孩子,媳妇还能指望谁?大嫂会将亲生骨肉过继到媳妇膝下,还是东苑的公主殿下肯割爱。唯有这个孩子,与其在这里做个不尴不尬的庶长子,倒不如叫他占了我们这一房嫡长子的名头。如此,对大家都好,对孩子更好!若是母亲实在不放心儿媳,亦可以先将孩子养在您的院子里,儿媳每天去瞧瞧,也就心满意足了。”

    楚氏脸上的神色这才缓和了起来,庶长子搁在世子的名下,确实是个麻烦。将来继承爵位,免不了生出事端来。倒是记在老二的名下,这问题就迎刃而解。自己虽瞧不上齐朵儿,但这孩子要是由自己养大,等成亲了挪出去,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楚怀玉只在一边眼观鼻鼻观心的坐着,半句也不言语。这时候,她说什么都是错的。反正孩子也不是自己的,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即便留在自己这边,也没有什么关系。自家姑妈对付庶子那一套,其实还是挺好用的。不过话说回来了,她自己对待庶子怎么着都行,自己要是也想学着她的样子对付她的庶孙,只怕没那么容易。

    楚氏看向楚怀玉,叹了一声:“玉儿,你怎么说?”

    楚怀玉睁开眼睛:“您定就好。怎么着都成。”

    楚氏是真的害怕自己这侄女将这孩子给害了,手里攥着的佛珠不由的紧了紧,“要不,我先把孩子抱过去,等跟国公爷商量了之后,咱们再定,这也是大事!”

    楚怀玉点点头。齐朵儿马上就松了一口气,如此折中,总比一口回绝来的好。

    此时,就听外面一声猫儿叫似得哭声。

    紧接着,产房里就传来贺喜声:“恭喜夫人,贺喜夫人,是个小少爷。”

    楚氏一下子就站了起来,“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不管这孩子的生母有多不讨喜,但这到底是亲孙子。而且说起来,这孩子的生母出身可不低。

    产房里的林雨枝,看了孩子一眼,就露出志得意满的微笑来,这个孩子必定不凡,但他是我生的!这股子豪气溢盈在胸口,好似一晚上的挣扎带来的疲惫早就消失了一般,她挣扎着起身,伸着手:“孩子……叫我看看孩子。”

    可那产婆哪里理她,抱着孩子就往出走。嘴里还嘀咕着:“……姨娘真是好运道,刚生下的哥儿就被夫人看中……”

    怎么将孩子抱给楚氏了?当初不是说好了将孩子放在齐朵儿那里,然后送进宫吗?

    林雨枝一眼都没看成孩子,就只看到大红襁褓被那么抱着出去了,“春梅!春梅!”她呼喊了一声,春梅端着红糖鸡蛋水走了进来,“姑娘,喝点,也该歇歇养养神了。”

    林雨枝哪里还顾得上养神:“去找二姑娘,去找找二姑娘,求她想想办法,孩子不能叫楚夫人抱走……”

    春梅脸上马上露出难看的笑意,“姑娘,刚才我在外面看到三喜了。”

    三喜?

    林雨枝有些迷茫的看向春梅,这是什么意思?

    春梅心里一叹:“三喜既然是已经知道,二姑娘只怕也该知道了。我刚才进来的时候,恍惚听着,说是二姑娘要出门呢。”

    既然知道了,什么也不问了,就是人家不想管,当然了,也管不了。如今自家姑娘的要求,还真是有些强人所难呢。

    林雨枝的手一下子就松了:“出门了?不行,就得赶紧给二姑娘送个消息,就说……就说我梦见这孩子手托日月,脚踩星辰,俯瞰天下。可如今却突然觉得阴云遮目……”

    话还没说完,春梅手里端着的碗一下子就掉在地上了。她也顾不上管,上去一把就捂住林雨枝的嘴:“姑娘!你醒醒!你醒醒!这话说出去,小少爷一天都活不过的!这是要掉脑袋的!”她真想一巴掌拍在林雨枝的脸上,坑儿子没有这么坑的。她突然觉得,这孩子怎么这么不会托生,别人不去找,怎么就偏偏托生在这么一个糊涂人的肚子里了。

    林雨枝被春梅的眼睛恶狠狠的瞪着,一瞬间才找回了理智,浑身瘫软的往下一倒,“你说的对!你说的对!好丫头,多亏你了!”

    春梅见林雨枝冷静下来,闭上眼睛不折腾了,这才赶紧去将打碎的碗拾掇起来,转身出去,得去茶房给姑娘再弄一碗。谁知道帘子一掀开,就看见站在门外,面色沉凝的世子爷。

    她赶紧走了出去,朝里面看了一眼,这才将内室的门关上,福了福身,轻声叫了一声世子爷。

    金守仁淡淡的‘嗯’了一句,“你们姨娘刚才说的话……”

    春梅面色一变,“姑娘……不是,是姨娘,姨娘刚才是糊涂了……”

    金守仁摇摇头:“爷听的真真的。但今儿你记住了。你们姨娘什么也没说过,你什么也没听见过,而爷我,更是什么也不知道。只在外面问了几句你们姨娘的情况,就离开了。可记住了?”

    春梅点点头:“是!记住了。谁问也这么说。”

    “好丫头。”金守仁朝里面看了一眼,这才起身离开。

    而金守仁心里却激荡了起来,林雨枝说这孩子手托日月,脚踩星辰,俯瞰天下。这意思还不明显吗?想到隐隐约约间,感受到的父亲的谋划,他的心不由的跳起来。也就是说,自家的事未必就不能成。

    可为什么林雨枝一听说孩子被母亲抱去,就说什么阴云遮目。

    要说这是林雨枝为了叫家里重视这孩子而杜撰出来的谎言。他摇摇头,这根本就不可能。一来,这女人没有这样的眼界,二来,她也不可能知道家里的隐秘。

    但要说,她是因为不想叫孩子被母亲抱走,才危言耸听,这又不合情理。庶子能被长辈抚养,这是荣耀。不光孩子在家里的地位高了,就是她这个生母,也会跟着水涨船高。此时,她才算在府里站稳脚跟了。犯不上说一些对她自己的处境不利的话吧。

    所以,金守仁对林雨枝的话信了至少八成。

    正因为相信了,他心里才嘀咕,难道母亲养孩子,真的会影响了孩子命运前程不成。回到书房,他还兀自嘀咕。突然想起,前几天楚怀玉还说皇后召见了她的胞妹。他的心一下子紧起来。楚家要真是出了一个太子妃,那么,楚家的立场还会那么单纯吗?父亲还能左右楚丞相吗?支持太子,那是维护正统。跟自家谋划,那是篡逆。而且,太子的胜算比自家大多了。

    难道,这阴云遮目,暗指的是楚家!

    金守仁被他自己的猜测吓的魂不守舍,只得赶紧修书一封,打发人转成给金成安送去。楚家,不能用并不要紧,要紧的是,他知道自家的情况知道的太深了。一旦背叛,自家面临的是灭顶之灾。这一点真的不能不防。

    林雨桐此时却跟四爷在一茶楼的喝茶。也不要什么雅间,就坐在大堂里,听听市井之言,也别有一番趣味。

    瞧着南腔北调的说话声,就知道这来来往往的,大多都是生意人。

    贵武就在一边道:“都说今年的生意好做。是遇上好年景了。”

    去年冬天连着今天春天,灾害不断。京城是什么都缺,供小于求,生意能不好做吗?

    三喜就接话道:“就咱们庄子上产的那点粮食,主子说都留着以备不时之需,可这京城里的的粮商有那不知道庄子根底的,都不知道上门多少次了,加价也要卖粮……”

    “哦?”林雨桐的手一端,“还有这么回事?”按说今年的夏粮已经下来了,按说不该这么紧才是。

    四爷摆摆手:“过两个月再看看行情。”

    夏粮之后有秋粮,间隔的时间也不过是从六月到九月。只要扛过三个月,粮价自然会回落,怎么会有人急着加价买粮食呢?

    如果到了秋粮下来,粮价还是不回落,那这里面的问题只怕就不那么简单了。

    不过,现如今想这些为时过早。谁知道是不是就恰好赶上一个不会做生意的二百五呢。

    林雨桐点点头,将碟子里的荷叶糕往四爷面前推了推,“这个味道淡的很,不甜。”

    四爷拿了一块,尝了尝,“要是爱吃,一会回去带点。”刚吃了饭,这会子还不饿。

    两人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就听见远远的传来敲锣声。

    这敲锣声,一般是衙门有什么要事通知百姓,就会敲响,然后由衙役们边敲边喊要通知的事由。

    因为这锣声一响,这嘈杂的声音一下子就小了下来。更多的人则是怕听不清楚,纷纷的掏了铜板仍在桌上,跑出去听了。

    楼上的雅间也有下人模样的跑下来,去街上打听。这不,贵武就不用人吩咐,赶紧跑出去了。

    而三喜则指着一个跑出去的小子惊讶的‘咦’了一声。

    “怎么了?”林雨桐将视线从窗外的街道上收了回来,转头问三喜道:“遇上熟人了?”

    三喜的头从窗户伸出去又看了两眼,才回来低声道:“主子,我怎么瞅着那小子像是皇上身边的来福呢?”

    她如今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了,宫里那些有头有脸的,她都见过。当然了,她见到别人客气,别人看到她也还算给面子。一来二去的,她觉得她还不至于认不清楚个人。

    林雨桐眉头一挑,就朝四爷看去。见四爷还是那副样子,端着茶抿了一口,对林雨桐的视线也报以微笑。她马上恍然,怪不得他今儿说什么都要带自己出门呢,原来知道皇上要出来。这是偶遇来了。“出什么事了吗?”她指了指越来越近的锣声,问道。

    四爷三缄其口,“你得自己看,自己听,自己来辨别。”

    感情今儿出来是上实践课来了。

    林雨桐用‘你无情你冷酷你无理取闹’的眼神看着四爷,他也不为所动。

    这边两人正‘含情脉脉’的对视,那边来福就笑眯眯的过来,朝林雨桐躬身道:“殿下,主子在上面等着呢。”

    林雨桐每一次听到这个‘殿下’就牙疼。

    但面上还是马上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来:“真是你陪着老爷出来的,我刚才还以为三喜这丫头看花眼了。”

    来福笑眯眯的点头,三喜看见他了,他也看见三喜了。要不然回去也不会跟陛下说公主殿下在这里。原想着,公主没主动上去请安,见到自己会否认看见自己的事,谁知人家就是这么实诚。我们看见你了,但就是没主动上去请安,怎么滴吧?

    这到底是亲闺女啊!这胆气,可比太子壮多了。

    太子跟在陛下身边,那战战兢兢的,比他们这些服侍的下人都累心。

    心里这么感叹着,脸上却笑的越发的恭顺。

    林雨桐这才看了四爷一眼,起身走在前面。四爷紧跟在她身后,上了二楼。

    临窗的雅间,布置的很清雅,也宽敞的多。林雨桐跟四爷进来,都只拱手见礼就罢了。

    “免了!免了!在外面,不用讲究那么些繁文缛节。”永康帝一身文士袍子,看着林雨桐和四爷就笑眯眯的指了指座位,“坐下说话。”

    林雨桐刚要坐,就见屏风后闪出了金云顺。这又得行礼。

    永康帝摆摆手:“一家人,都是一家人嘛!不用这么见外。”

    皇上都这么说了,太子能怎么说。金云顺只得笑着点头,将人扶起来:“皇妹不用这么客气。”

    等四个人都坐下了,林雨桐一瞧,来福还另外多斟了两杯茶。

    她这心里正嘀咕呢,门从外面推开,进来两个人来。偏偏这两人林雨桐还都认识,一个是楚源,一个靖安侯。

    “二位爱卿来了。”永康帝哈哈一笑,“今儿出宫逛逛,叫人请了二位前来作陪,没打扰两位吧。”

    “岂敢!岂敢!”靖安侯说着,就看了楚源一眼,两人上前见礼,林雨桐和四爷都让了半礼。从身份上来说,这两人都是长辈。靖安侯是文慧大长公主的驸马,楚源从四爷这边算,那是外祖。因此,不管心里怎么想,两人在礼数上,是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

    靖安侯看了林雨桐和四爷一眼,眼睛微不可见的闪了一下,就若无其事的转过头。相比起来,楚源就惊诧的多了。他真的没想到在这里看到这两人。

    彼此落座了,楚源才转头问永康帝:“陛下万乘之尊,怎敢这么鱼龙白服?”

    永康帝摆摆手:“明年既然要开恩科,朕就是出来看看,京城里如今可有已经赶来的举子。”

    春闱是放在明年二月的。大多数举子都会提前个一年半载来京城。毕竟路途遥远,交通不便。而是一旦入冬,赶路更是辛苦。往年京城的二月,天还冷的很。这就更使得学子们都愿意在入秋以前就赶到京城。如此,租赁房屋,了解时势动向,适应水土,就都有了一个过程。按日子算,七月都过了大半了,也该有学子陆陆续续的赶到了。

    永康帝这么一说,楚源就了然:“原来如此。以微臣之见,该下旨给京兆府,这京城的客栈酒楼,巡防治安,都该好好的查一查才是。这举子进京,可是咱们永康朝的第一次,文人汇聚一起,该重视才是。”

    当权者,也害怕文人手里的笔杆子。

    “到底是老臣谋国。”永康帝说着,就对太子道,“我儿很该跟楚丞相多亲近亲近。”

    金云顺手一抖,差点将手里的茶杯子给扔了。这是叫自己跟楚源亲近吗?这分明就是敲打嘛!可皇后偏偏谁的话都听不进去,非得看上楚家的姑娘,他有时候真不知道,记在皇后名下,是自己的幸还是不幸。

    他这边嘴里的茶还没咽下去,那边永康帝就又开口了:“云隐,你也别自顾着桌上的点心,也说说看。”

    刚敲打完太子,转脸就将自己往前台推。林雨桐这么想着,面上却不动声色,慢慢的放下手里的糕点,才接话道:“治国之策,一要良策,二要良臣。科举是为国选才,为陛下选良臣。当然得重之慎之。”

    四爷的眼里就闪过一丝笑意,这不是不用人教,也说的很好嘛。

    靖安侯则隐晦的看了四爷一眼,这小两口,还真不能小看了。这小子野心勃勃,又老谋深算,但宗室里出身好的大有人在,即便是太子不行,也暂时轮不到金成安的庶子。可谁想到他的运气这么好,偏偏就娶了这么一个出身的媳妇。那这往后,很多事还真说不准了。

    四爷老神在在的喝茶,这会子不光是靖安侯的在打量他,就是太子也不时的看过来,楚源的眼神都有些深邃了。他们每个人都以为最终得到好处的会是自己,而从来没往别的地方想过。这一点,四爷觉得还是满意的。

    永康帝将在座的几人的神情都一一看在眼里,脸上的笑意则更明显了。他用手里的扇子指着林雨桐,带着几分炫耀的语气对靖安侯道:“朕这一女,比之儿子如何?”

    靖安侯的眼皮直跳,您拿女儿比儿子,您嘴上是高兴了,但叫太子如何不多心?这般想着,心里只觉得苦,嘴上却不得不道:“芝兰玉树,美才!”

    林雨桐心里一哂,哪里有什么美才?这也就是仗着身份,说了一句废话,结果还是没人说不好的。这要是个穷酸的秀才在这里大谈治国之道,估计都该被人骂纸上谈兵了吧。

    楚源的眼神微微眯了眯,“还真不知道公主有如此学识。不知公主之前是拜了何人为师?”

    这就是诚心挤兑了。随着云隐公主的册封,林家二姑娘在林家的二三事早就被扒拉的干干净净。比如,在林家,衣食充足但却被林家母子敬而远之的事,更是广为流传。可这恰恰说明了林雨桐是应该是被寄养的事实。

    楚源对这些事情,肯定也是清清楚楚的,除了受过几年启蒙,学过《女戒》,对于学识上,还真没有听说过有过人的地方。

    这种质疑,就相当于在当面点破林雨桐有‘作弊’的嫌疑。

    看来人家都说着楚源极度护短,也不是传闻。他女儿的庶子庶子媳妇出头了,果然让这老家伙不爽了起来。

    林雨桐对别人说话,嘴上还留着两分情面,对楚源,她的顾忌反而最少。因此,脸上没有半分犹豫的就接话道:“因人而异罢了。人的资质总是有些差别的,有些人看看史书,听听外面的世情故事,就没有看不破的道理。而有些人,苦读半辈子,不也看不透吗?”说着,她就淡然一笑:“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这个道理,您慢慢的参详。”

    这话音一落,靖安侯险些笑出来。这苦读半辈子仍然看不透的人,是说谁呢?在座的几个人中,也只有楚源是苦读了半辈子的人吧。如果说,这句话还算含蓄,那这最后一句‘您慢慢参详’可就直白多了。就差没说,你笨,你迂,你看不透能怪的了谁?

    楚源嘴上的胡子不由的翘了翘,半辈子顺风顺水了,没这么被人噎过。要恼吧,对方占着君的名分。不恼吧,这又被一个小辈说到脸上,如何能咽的下。好半天才道:“公主资质自不是老臣能质疑的。只刚才听公主说起了治国之策。倒也精妙难得。这良策与良臣,真是说的好!就不知道公主有何良策?而在公主眼里,何样的的臣子才称得上是良臣?”

    林雨桐瞬间就坐直了,“这些朝堂大事,本不该我一个小小的女子在这里枉议。”

    永康帝看了楚源一眼,就摆摆手:“无妨!无妨!在这里坐着的,认真算起来,都是一家人嘛。咱们关起门来说话,有什么说不得?朕赦你枉议之罪。”

    靖安侯心里暗笑,你前面都说了这么一堆了,这会子才想起是枉议啊!这不是成心气人嘛!

    林雨桐朝四爷看了一眼,见四爷微微颔首,眼里带着鼓励之意,瞬间,脊背就挺的更加的笔直起来。“在我看来,治国的良策,只两个字!”

    楚源嘴角就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还请公主不吝赐教。”

    林雨桐却没看楚源,而是看向永康帝:“我说的两个字,就是——养民!养民即国策,国策即养民。凡是能叫老百姓过上好日子的政策,就都是好政策。”

    这话一出口,永康帝先是笑笑,随即脸上的神色就越发的郑重起来了。养民之策,从古之帝王到如今,除非昏聩的君主,哪个没有重视过?可将养民之策,定位国策的,还真没有。

    可这国策,听起来简单,更是老生常谈的话,可再一琢磨,只觉得意味悠长。

    这话不仅没错,而是用最简朴的话,说了最深刻的道理。

    林雨桐此时却看向了楚源:“至于说何为良臣,在我看来,社稷倚重之臣,不在门第,不在党群,而在实绩。爱于民,勤于政,治下无饿死的百姓,这便称得上是良臣。”

    不在门第,不在党群。这话可就是在对楚源开炮了。

    谁不知道楚源在朝这么多年,门生故吏遍布。再加上他这个人护短,这个护短,不光是对家里人,对这些同乡,同科,下属,等等,只要依托在他的门下之人,他都护短。因而,在提拔官吏的时候,难免就有些偏颇。如今,这门第也高了,跟他有关联的人都称出自楚门。这么些年下来,即便不想结党结群,也已经成了以他为首的党群了。

    这话一下子就戳到了楚源的痛楚,在皇上面前,戳破了这层窗户纸,叫楚源的面上一下子就不好看起来了。

    雅间里马上就静了下来。谁都没有说话。

    可这正是谁都不说话,才叫人觉得心肝都颤了起来。

    外面街上的锣声更加清晰的传进来,正是府衙在告知京城的百姓,疏通排水沟的事。看来这是昨夜一场大雨惹出来的祸事。

    四爷却朝一边的来福招招手,来福缩着肩膀走了过来,四爷就道:“问问这店里,都有什么吃的?眼看都晌午饭了……”

    金云顺听了一耳朵,赶紧接茬道:“对!肚子都饿了,父皇可要尝尝外面的东西?”好歹打破如今的尴尬僵局才好。

    永康帝脸上看不出喜怒,被太子这么一提醒,才好像走神了刚清醒过来一样,朝外面看了一眼,“都到了午时了吗?今儿这日子过得可真快!不在外面吃了!在外面吃,家里的人该担心了。回吧!回吧!”说着,就微微揉了揉太阳穴,他自己都分辨不出这到底是装出来的头疼呢,还是真有点头疼。

    林雨桐看了一眼,心道:看着皇上最近没少跟林芳华在一块混,要不然,这药不会渗透的这么快,只怕如今已经有一点头晕眼花脑仁疼了。

    其他人还当皇上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就赶紧知机的站起来。

    永康帝则摆摆手,不叫其他人送,“不用这么兴师动众,你们继续玩你们的。”

    恭送永康帝离开,楚源就拱拱手,一声不吭的甩袖离开了。

    靖安侯笑道:“二位这可是把咱们的大丞相给得罪了。”

    四爷就给靖安侯倒了一杯茶去,问道:“依您看,他接下来会做什么?”

    靖安侯看了四爷一眼,“你这小子,没憋着好心眼啊!”他嘴上笑骂,但面上却郑重起来,“与其让皇上动手,就不如他自己先动手。自己砍了自己的臂膀,这也算是断尾求生了。”

    断尾求生?

    四爷看了林雨桐一眼,林雨桐就道:“我明儿进宫。”

    这次,尾巴得断,头也不能留!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敛财人生[综]相邻的书:[综漫]白童子超级英雄追妻手册[综]头上一定要带花[综]在一起骸骨与砂糖[综韩]第一王妃[综][综]画上折枝[综]穿成荻野千寻818深井冰学院二三事[综漫]拜见岳父大人[综][火影]一报还一报HP中混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