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1章 重返大清(46)三合一

【书名: 敛财人生[综] 第941章 重返大清(46)三合一 作者:林木儿

强烈推荐: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奈叶同人之天道漫威世界里的赛亚人敛财人生[综].[综]是什么让你们产生了我是主角的错觉!?无限自由者[综]师父[HP]救世主的姑妈     重返大清(46)

    钮钴禄氏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开口就道:“在宫里最要紧的就是本分规矩, 这一点儿媳妇得记住了。”

    弘历和富察氏的面色都跟着一变。

    本分?弘历心说,我要是本分,那就只等着皇后生下嫡子没我什么事了。谁说这个也还都好, 就只额娘她说这个, 叫人诟病。别忘了她的妃位就是因为不本分被降了的。

    规矩?富察氏心里有些委屈,觉得婆婆这是揭她的短呢。她从小到大做的最不规矩的事, 就是在十二爷也就是自家堂姐府上见了四阿哥。

    弘历瞧着富察氏一瞬间煞白的脸色,就想上前跟自家额娘解释一句。谁知道刚要上前,就觉得袖子被人给扯住了, 低头一看,只瞧见尖尖嫩白的几根纤长的手指。心里一下子几软了下来。心道到底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姑娘,就是有涵养,成亲第一天受了刁难, 也只想着息事宁人, 不愿意闹出来叫人瞧了笑话。越发觉得委屈了福晋, 手就不由的伸出去, 将这几根手指攥在了手心里轻轻捏了捏才放开。

    富察氏心里有些恼, 觉得这人怎么这么不会看眼色, 才说了要本分要规矩,这会子又乱来。赶紧将手缩回来,噗通一声就跪下磕头, “儿媳妇谨记额娘教诲。”

    原想着如此息事宁人就算了, 第一天就闹成这样面子上都不好看。谁知道刚才两人偷摸的拉扯这点小动作根本就没能逃过熹嫔的眼睛, 她只觉得这媳妇是面上乖巧懂事,其实压根就没把她这婆婆放在眼里,想到弘时的媳妇对李氏和对皇后的态度,她的心就更坚定起来了。不能说生养了儿子一场成了空忙,想到这里,语气比之前更尖厉,丝毫没有叫起的意思,只道:“谨记教诲?真是好!在外面对爷们拉拉扯扯的,就是听了本宫的教诲?”

    富察氏面红耳赤,额头贴在地面上,眼泪从眼睛里涌出来一滴一滴的滴在地面上,就是不敢吱一声。

    弘历难堪的很,夫妻一体,给福晋难堪,就是给自己难堪。自己的妻子被人指着鼻子骂,难道这做丈夫的脸上有光彩吗?

    “额娘。”弘历身后一把拽起地上的富察氏,“这是儿子的福晋,是堂堂的四皇子福晋,不是谁的奴才,要这样跪着趴着才好看?”

    钮钴禄氏扭脸瞧着弘历有些不可思议,“弘历,你是说额娘错了?额娘不配管教你媳妇?”

    “额娘自是该的。”弘历不顾富察氏的拉扯,直言道:“可皇阿玛说了,他跟皇额娘对富察家的家教是信得过的。您这是连皇阿玛的话也驳了。”

    言下之意,您的本分您的规矩呢?到底是谁不本分谁不规矩了。

    钮钴禄氏只觉得眼前发黑,再是没想到弘历当着她媳妇的面说了这么一通话来。这叫她情何以堪?自己做婆婆的脸面往哪里搁?以后还有什么脸面教训儿媳妇。这就是自己辛苦养了一场的儿子说的话,都说是娶了媳妇忘了娘,这媳妇刚进门,给自己的茶还没喝到嘴里呢,这以前孝顺的儿子立马就变了嘴脸。

    岂有此理!

    “弘历!”钮钴禄氏沉声呵斥,“这就是你作为儿子的孝道?”

    弘历的面色就难看起来了,是!再说什么就是自己不孝了。心里憋屈的厉害,兴冲冲的带着媳妇给额娘请安,原本以为是一件欢喜的事,如今却闹成这样,心里跟吃了苍蝇似得透着一股子说不出来的委屈。

    富察氏跪下,一个响头接着一个响头的磕,直到额头青紫一片,这相互对视的母子俩才醒悟过来。弘历先是心疼了,觉得是自己没压住脾气叫福晋跟着受牵连了。她这是再替自己请求额娘的原谅呢。钮钴禄氏却觉得富察氏心计深沉,额头磕成这样出去,别人还以为自己虐待她了。这叫自己的脸面往哪里搁,以后是不是动嘴说一句她就得来这么一下。

    一时之间恼恨交加,站起来的时候身子就有些打晃。

    身边伺候的吓了一跳,赶紧喊着就叫太医。

    于是很快的宫里就传遍了,说是熹嫔因为四阿哥大婚,看着佳儿佳妇一时高兴,大喜之下有些过于激动,起身的时候头一晕险些摔倒,四福晋孝顺,不顾身体的扑过去救婆婆,不慎摔了一跤,将额头都磕青了。

    “多孝顺的孩子。”在弘历和富察氏勉强从熹嫔那里脱身,到了耿氏这里的时候,耿氏违心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宫里从来就没有不透风的墙,熹嫔见媳妇这事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原本就是喜庆的事嘛。还有些好事的宫人们打赌,说看看熹嫔娘娘这会给儿媳妇多厚的见面礼。因此探头探脑打探的,可多了去了。这种时候,主子心情好的时候往往能讨巧。比如说赏赐个物件,赏两月的月钱,见者有份,讨的就是这一份吉利。因此想占点小便宜的人多了。巴巴的等着放赏呢,却说里面就跟吵起来一样。转瞬宫里私底下该知道的都知道了。不过人家对外想了个说辞,大家都不拆穿顾着点面子情罢了。

    耿氏心里暗爽,但面上却怜惜,而且一副坚信富察氏是孝顺媳妇的样子。拉着富察氏的手,“……我们四阿哥就是顶顶孝顺的孩子……”作为弘历的养母她是有资格这么说的,“只要出宫,回来就记者我跟她额娘。不拘是一盘子点心,或是路边的野花,瞧着好了就带回来给她额娘和我。东西不在贵贱,在的就是一片心意。四阿哥是个极有心的人,你只要待他一心一意,他必是能还你全心全意的……”

    弘昼在边上心里呵呵,额娘你说这话良心不疼吗?

    什么点心带进宫,那是弘历在外面碰到了自己,自己给两个额娘买的,有事不能及时回宫,就趁热叫弘历捎回来了,然后功劳就成弘历的了。这些小事他都不爱跟他计较,反正点心热乎乎的吃到额娘的嘴里了,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就行了。不需要追究这些细节。自家额娘知道是谁买的,钮钴禄额娘愿意相信是弘历买的,谁在乎呢?只要她们觉得高兴就好。

    耿氏不是个多事的人,再加上富察氏的额头瞧着真伤的有些厉害。她就更不会留人了。给了极为丰厚的见面礼,只比皇后少了一线,“额娘就喜欢你媳妇……”耿氏跟弘历是这么说的,“攒的这些东西都是你跟弘昼那小子的。他是个败家子,给他多少好东西都得败了,给你你就拿着。以后开府在外面也艰难,你媳妇是个好的,叫她替你收着……”

    一句句的话叫人的心窝子暖暖的,弘历的眼圈都红了,呐呐的叫了一声‘额娘’。

    耿氏动情的红了眼眶,用帕子擦了擦眼角,“高兴……”声音带着几分哽咽,“日子过的可真快,好像你一点点大的样子还是昨日的事,一晃眼这都娶媳妇了。成家了就是大人了,额娘这是高兴……”又一副高兴的语无伦次的样子叮嘱富察氏以后好好过日子,这才体贴的叫人回去,“以后不用特意过来请安,在慈宁宫长春宫总能见到。我瞧着你们好,你们能瞧着我好好的,那些虚礼就免了……”

    弘历眼泪真下来了。这亲娘和养母之间,就有点那个说不清道不明的违和。他觉得,这正是耿额娘体贴的地方。怕自家的媳妇过来的频繁了,再招来额娘的不满。

    带着富察氏从里面出来回阿哥所的路上,他还跟富察氏念叨耿额娘的好。说起小时候调皮捣蛋耿额娘永远都护着他训斥的都是弘昼。

    富察氏深深的看了弘历一眼,见他眼里的得意不是假的,心里就更别扭了。嘴上应付着说,“那是爷比五爷更讨人喜欢。”心里却道,这才是人家裕嫔聪明的地方。就跟后妈似得,能训斥亲生的,对不是亲生的反而得护着。这不管是看在万岁爷眼里,还是看在钮钴禄氏眼里对弘昼都是有好处的。万岁爷觉得这孩子是受了委屈了,难免多疼两分,多纵容两分。钮钴禄作为弘昼的养母,人家弘昼的亲娘没偏着自己个的儿子而偏着她的儿子,就算作为回报,想来钮钴禄氏当年对弘昼也不敢有大的差错。这才是真正的聪明人。就跟这次去请安一样,人家心里什么不明白?那是样样都清楚可就是什么也不说破。不光不说破还替弘历遮掩。这处事的高下可谓是立见。

    出嫁以前,伯父专门将自己叫进书房,说了皇家的一些事。对四阿哥的评价是:有为君潜质,倘或机缘巧合,在顺境中或可成事。

    一要机缘巧合,二要顺境之中。

    可这两点都赶上了,何其艰难。什么叫机缘巧合,就是说不知道什么变故当今皇上嘎嘣一下死了,皇子就这么三两只,那么这位四阿哥继位的可能性是极高的。而所谓的顺境之中,就是说有人要提前将所有的障碍物给他清除了。

    可这得需要多大的机缘。

    她微微皱眉,将心里的这些事给暂时压下去。

    弘历瞧着她皱眉,忙问:“怎么了?爷哪里说的不对?”

    “没有!”富察氏觉得有几分摸到这位的脾气了,脸上带了几分笑意,“只是有些疼而已。”

    一句话就换上丈夫的怜惜,虽然不是很顺利,但夫妻双双还是在愉快的氛围中把家还。

    林雨桐跟四爷说,“弘历处理家事,可谓是糊涂透顶。”婆媳矛盾的时候,你搁在里面掺和什么。维护媳妇是没错,但不是那么直愣愣的。

    不过也是,就钮钴禄氏那心态,谁给她当媳妇都不太容易。

    四爷冷笑一声,对钮钴禄氏尤其看不上。估计是一想起那老佛爷,他心里就堵得慌。这位就是那种给点颜色就开染坊的住。上面要没人压着,她能翻了天。

    对这些人心里都膈应的不行不行的。一句都不愿意多提,只催她,“东西要拾掇的差不多了,咱们就动身吧。”

    于是在弘历大婚的第二天,帝后出行,前往圆明园。

    圆明园跟畅春园紧挨着呢,先帝后期那些年,就在畅春园办公的。所以勋贵大臣哪怕是京官中的小小六七品官,都想办法在离这里尽可能近便的地方建了宅子。有些甚至是租房在住,为的就是方便。因此这政治中心的转移没有半点障碍,说迁过去就迁过去了。

    圆明园现在的规模还没有原来的三分之一大。但只这些,林雨桐觉得怎么住都是够的。这次出来,太后跟着。两人先将太后安置到畅春园,然后才去圆明园。还能回来,再想想后世那残砖剩瓦,心里那种感觉很复杂。林雨桐甚至有一种想要抚摸这里一砖一瓦的冲动,她发狠,“等将来咱们有钱了,这里还要再修建起来,圆明园还得是万园之园。”

    四爷心里说,得有能力叫这里成为永远的万园之园才行。

    两人不知道疲累,用看稀世珍宝的眼神将这里细细的看了一遍。等回到九州清晏的时候,东西已经被归置的差不多了。

    弘时和弘历两家都没带,给两人留了院子就作罢了。弘昼却被带到了身边,这个点正在园子里疯呢。圆明园疯够了,几步路就进了畅春园,可以在那里继续癫。以前总羡慕弘历能在畅春园跟着先帝住着,他现在可不也进来了吗?还跟太后撒娇耍赖,愣是在畅春园也给他自己留了一个院子出来,打算两头住呢。

    至于他上学,以前是半天上书房半天宗学,如今是三天上书房三天宗学一天休息。跟那些传教士说的那个礼拜是一样的。七天一个循环,不管怎么说吧,反正比之前是轻松很多了。

    弘时这次难得的机灵了一回,见他皇阿玛真不带他,以前还不怎么乐意跟长辈一起住的他心里倒是逆反了起来,多少有些不痛快。不痛快完了之后就将永坤塞到太后那里了,美其名曰给他六叔作伴。叔侄俩年岁相差不大,彼此作伴也好。对于他的自作主张和先斩后奏,四爷和林雨桐都默许了。就这样吧,孩子偶尔耍一下赖皮,你还能跟他计较?

    搬家是个麻烦事,哪怕是不用林雨桐亲自动手,也把她琐碎的不行。等把园子彻底都安排好了,都已经是半个月之后的事了。真不是林雨桐不能干,她好歹也算是熟手了吧。但该干的哪怕是熟悉你总是得重新干一遍的。还得查漏补缺。

    比如说十三在园子里有院子,这十四给不给?十四给了直亲王理亲王给不给?这怎么安置才合适?叫这些兄弟们觉得四爷没冷落了他们,这都是需要技巧的。在圆明园规模还不足以叫林雨桐任性的随便塞人的情况下,可是动了一番脑子。还有各种陈设,下人们再能干,可是对这些老阿哥老福晋们的喜好知道的到底有限的很,这园子如今布置下来,说是她亲力亲为一点也不为过。

    她忙的颠颠的,四爷提醒她,“小日子过了可有半个月了。”

    十八天了吧。

    林雨桐心里都记着呢。得保证肚子里的孩子健康,这些事情她必然是记得比谁都清楚。

    两人心里都有谱,肯定是怀上了。

    林雨桐慎重的再次摸脉,“上次摸的时候还不甚清晰,这次就清晰多了。是怀上了。”她低声跟四爷这么说。

    四爷的嘴角就咧开了,从来没有这次这样急切的盼着一个孩子出生,“苏培盛,叫太医。”

    黄太医年纪是不小了,但身体康健,远远没有到颤颤巍巍的那一步。林雨桐只看面色就看的出来。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林雨桐发现这小老儿行动间表现的总是很迟缓,好似真到了暮年,不当用的样子。这次过来也一样,过个门槛都是一条腿迈进来之后喘了半天才迈另一条腿,那样子真像是一脚迈进棺材的样子。据说是京城里已经不怎么有人找他瞧病了,说是那手颤抖的厉害,给人没法施针了。就连五福晋生产的时候,五爷都没请动这位。当时林雨桐就跟四爷说了,说着老小子又耍滑头。

    可不是吗?一个个都身份贵重,像是五福晋和八福晋,都算是高龄产妇。幸亏是八福晋没怀上,要不然又多一个。这还不算,天下人都知道高龄的皇后还想生呢。怎么办?这些福晋他还能推脱,这皇后可是他本身的职责,这肯定是推脱不了的。

    要说皇后的年纪,那在小老百姓家,这样的妇人生孩子的其实挺常见的,人家也不怎么管,生在田间地头的,人家那孩子也照样见风就长。可皇家不一样啊,那是母仪天下的一国之母,要是在生孩子的时候嘎嘣了,那真是完蛋了。皇后尊贵,皇后的肚子里要是嫡皇子更尊贵。这俩尊贵的人不论是谁出一点差错,不光这条老命要搭上,一家大小都不用活了。上位者迁怒起来哪里还有什么道理可讲。

    更何况最大的风险还不是这个。皇后生嫡子,可不是人人都高兴的。这里面牵扯的利益太大了,什么样的事情不敢做?自己作为负责皇后的太医,有那不良居心的人会不是从自己身上下手,这不是他心思深沉,心怀鬼蜮,他这么大年纪了,在这宫里可是伺候了第三位帝王了。顺治爷驾崩的时候,他还是跟在师傅身后的小药童。他可是亲眼目睹了孝庄太后迁怒是什么样子的。这些年在宫里,伺候过后宫的小贵人,伺候过诸位妃嫔,成为过王府的座上客,这里面的阴司多了去了。多的他闭上眼睛睡觉都不敢说梦话。打从伺候贵人开始,他都不跟他夫人同房歇息了,就怕梦话叫别人听见了。那可怜的老太太临死的时候都在骂,说你不喜欢女人干嘛还要娶亲。呕的他是一口的老血啊。谁不喜欢女人了,不就是跟她敦伦之后没留下陪她一个被窝里睡么,怎么就不喜欢女人了。自己睡在书房,怕别人泄露了秘密,书房伺候的是俩哑巴。虽然这俩哑巴长的英俊了些,清秀了些,但他跟他们绝对不是那种关系。一辈子只有她一个女人,稀罕的什么似得,到头来她是那么想的。窦娥都没他冤枉。他常思量着,到了那头他一定得跟他好好掰扯掰扯,自己真没特殊癖好。

    说起这些也都是泪啊,瞧着体面,其实内里的苦谁知道。

    你说小心谨慎的过了这么些年了,不能临了临了了折进去吧。

    这是皇后怀上之后可能出现的情况。可这要是皇后怀不上呢。

    这么些年没怀上过,如今这么大年纪了又想生。你说要是拿这事来难为人,大夫还用不用活了。

    所以,这前思后想,后思前想的,都不能这么耗下去了,该急流勇退就得急流勇退。

    可该怎么退才能退的不着痕迹呢。

    小老儿的脑子不是一般的聪明,人家从来不说自己不中用了,大行动间无一不说明他是真不中用了。脚迈不动,胳膊抬不起,手还哆嗦的跟半身不遂的征兆似得,这样的大夫谁敢用。

    “本宫就敢用……”林雨桐脸上带着笑模样,“聪明人用起来总是叫人放心的。”

    黄太医忍着吐血的冲动,一脸的生无可恋,但还是尽职尽责的规劝,“实在是年迈……”他伸出手叫林雨桐看,“把脉手不稳……”

    “那你推荐手稳的来,咱们也来个会诊。”四爷在边上说了这么一句。

    这时候叫谁都是害人。

    黄太医不敢不应,点头了,伸出手放在林雨桐的手腕上还有些抖,但这搭手一摸,他就愣住了。这一愣住,手也不抖了,眼睛也不浑浊了,手底下不由的重了两分,“这是……”喜脉吧!

    我的那个里格楞嗳!

    这才出孝一个月,完了这就怀上一个月了。该说先帝保佑呢,还是该说老天开眼呢。

    把完脉了,这一激动手真的抖了,不光手抖了,就连声音都开始颤抖了,“恭喜万岁爷,贺喜娘娘,这是有喜了。”

    此话一出,满大殿的人呼啦啦都跪下了。苏培盛先是笑,笑着笑着就哭开了,还拿哭脸对着林雨桐方便她能看见。

    碧桃张起麟瞪大了眼睛半天回不了神,等醒过神来了,马上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无子的皇后跟有子的皇后能比吗?不能比的!皇后有儿子了,富贵尊荣才是最长久的。

    四爷一派沉稳,装模作样的问黄太医注意事项。

    这小老儿说的可详细了,边上的董小宛手底下不停的记着。他也看出来了,这个节骨眼上是想退也退不了了。

    四爷问他好像推荐谁来诊脉?

    黄太医哪里再敢推荐什么人来,人多手杂说的就是这个意思。本来没事的事因为人多,相互推诿或是叫谁给钻了空子,到时候出事了连带责任自己还是跑不了的。得了,就自己看着吧。不过是尽心竭力四个字罢了。

    四爷这才满意的笑了,“安心吧,只要你尽力,朕是看的见的。”

    您有这句话,干嘛不早说啊。瞧把老夫给吓的,平白折腾了这好些日子了。

    皇后怀了身孕,四爷没瞒着,这消息比长了翅膀飞的还快,如果他们知道什么是火箭的话,一定会用这个词来形容这个消息传递的速度的。

    太后知道的最早,一接到消息脚下跟生风似得就来了,还叫平嬷嬷说些专门收集来的民间的妇人高龄产子的例子。拉着林雨桐的手不停的安慰,“没事!没事!有这么多太医看着呢,出不了差错。在孩子生下来之前就先不要回宫了,就在园子里住着吧。”

    这是防着有人使坏。

    林雨桐一一应了,太后私底下对四爷说,“要是个阿哥就好了,就稳当了。”如今的情况跟先帝当年又不同。在太后看来,还是有个嫡子更把稳。她也看出来了,老四对他自己这几个儿子,没有一个完全满意的。当然了,这只作为儿子,怎么着当阿玛的都不嫌弃。可要作为储君人选,在他们皇阿玛看来,他们身上都是有些致命的缺点的。

    什么缺点?

    弘历整个人都暴躁了,一个人关在书房里,将陈设摔了稀巴烂,爷到底哪里不好,叫皇阿玛这么看不上。先是在他大婚后第二天就去了园子,都等不到他带着媳妇回门回来,将真个婚礼的程序走完了,说走人家就走,抬腿就走。好吧,这也就算了。再然后呢,弘时家的儿子带去畅春园了,弘昼跟着在圆明园和畅春园轮番的住,弘晟守在太后的眼跟前寸步不离。皇阿玛就这四个儿子,合着他们都是亲生的,就我是捡来的?

    凭什么?

    他左思右想的想不通。后来转念又一向,皇阿玛说叫自己搬到宫外去住,可却没有催促。如今他去了圆明园,弘时出宫住了,弘昼不在,那这紫禁城可不就剩下自己了。皇阿玛这是将大后方留给自己守了吧。

    这么想着,心里好受了一些。等了半个月,皇阿玛确实没有再催促过自己出宫,就更心安理得起来了。富察氏说了几次要收拾东西,他都没明确的答复,为的就是等皇阿玛下明确的旨意。

    可这旨意没下来,皇额娘怀孕的事就传来了。这还真是说生就生,半点都没有说空话。

    他整个人都焦躁起来了,这孩子要是个阿哥,那就是嫡皇子。有了嫡皇子,自己算什么?彻头彻尾的一个笑话罢了。

    富察氏推开门的时候,看见的是狰狞着一张脸的弘历,她小心的避开脚下瓷片,一步步的走过去,“爷这是做什么?难道是怕皇阿玛有了小儿子就不疼大儿子了。说句不怕犯忌讳的话,要是富察格格那个孩子没掉,爷的长子都比这幼弟还大。您怎么还跟小娃娃吃起醋来了。叫我说啊,皇额娘要是给爷添个小兄弟,爷得比疼自己个的儿子还疼他。皇额娘要是给爷添的是个小妹妹,爷也得比宠自家个闺女更宠她。皇阿玛皇额娘到底是有了年岁的人了,精力不济也是有的。爷作为年长的哥哥,多几分关照,少叫皇阿玛和皇额娘挂心,就是最大的孝顺了。”

    随着富察氏的话,弘历脸上的表情慢慢的和缓起来。是啊!皇阿玛年纪大了,国赖长君,一个奶娃娃是成不成气候还两说。这时候只是怀孕了,怀上能不能生下还是后话,就算是生下了是男是女这是对半开的概率。就算是生了个阿哥,能不能长大也都不知道。几算平安长大,成才不成才的谁知道呢。想叫一个人成才不容易,但相叫一个人不成才办法多的是。福晋刚才的话说的好,要是个兄弟,爷得比疼自己个的儿子还疼他。这句话可真是越琢磨越有味道。有时候溺爱比利刀更好用。即便不能溺爱坏了,但是叫皇阿玛看看自己是怎么对待年幼的弟弟的,皇阿玛到了无可选的时候,疼爱弟弟的自己……

    越想越是觉得福晋话里的玄机无数。抬起头再看向富察氏的神情就有些不一样了,带着三分惊喜,三分佩服,四份警惕,很有些复杂的样子,“福晋真可谓是女中诸葛……”

    富察氏心里猛地一惊,自己今儿说的有些多了。没有感情基础,太过聪慧有谋略的女人在男人看来这并不是一件好事。她露出几分迷蒙之色,眨着眼睛一脸无辜的看过去,“怎么就女诸葛了?”复又欢喜起来,“爷可是觉得妾的话说的好,从这话里有所悟吗?”说着,就过去缠他,抱着他的胳膊不撒手,又拽着他的袖子来回的晃悠,“说说嘛,说说嘛,爷从妾的话里悟了什么?”十分好奇的样子。

    弘历上下认真的看了富察氏好几眼,才又笑了起来,许真是自己多心了吧。再要想福晋这话,要是不忘深了想,那句句实在都是劝人的好话。没有半点不该有的意思。就是自己气恼在她看来也只是吃醋了。

    挺好!

    他这样想。不管是真单纯还是假单纯,任何一种都挺好。

    这边两人岔过这个话题亲亲我我,弘历搂着富察氏的腰凑过去就要亲嘴,“皇额娘都有了,你这么年轻,也赶紧给爷添个儿子,嫡子!”最后两个字说的有些咬牙切齿。

    富察氏推他,“在书房呢,别瞎闹。叫人笑话!”

    “笑话?”弘历扯着富察氏去摆件被摔完了的书桌,将人抱着放在书桌上,心里就升起了一种奇异的感觉,伸手就要解富察氏的衣服,“谁敢笑话?没事!皇阿玛不在宫里……谁敢管爷……”

    话还没说完,门哐啷一声被推来了,“本宫敢管,不行吗?”

    钮钴禄氏的声音就这么传了进来。

    两人被吓的都僵住了,钮钴禄氏进门就看见两人跟叠罗汉似得躺在书桌上,富察氏的腿就那么在空里晃荡,再加上满地的狼藉,怎么看都像是两人玩的过了……

    “不知廉耻!”钮钴禄氏将脸扭向旁边,好似富察氏是什么肮脏污秽的东西,看一眼就会脏了眼睛。

    富察氏哪里受得了这个,一把推开弘历,捂着脸朝后一躲。

    弘历整了整衣服,将富察氏挡在身后,然后才气恼的看自家的额娘,有些气急败坏,但还是尽量压低了声音叫自己听起来像是心平气和,“额娘,我在自己的屋里,跟自己的福晋……别说没什么,就算是有什么,这又怎么样?我们新婚燕尔,连夫妻间亲密一些也不能吗?”他的脸色慢慢的难看起来,“说起来,我还想问问额娘,额娘什么时候对儿子才能放心一些。我怎么也没想到,我住的地方,竟是能随便进出的地方。您到底在儿子这里放了多少人?”

    钮钴禄氏面色铁青,“你就是这么看额娘的?好好好!真是本宫的好儿子。”说完,甩袖就走。

    弘历没有往前追,而是看了一眼在门边上准备悄悄退下去的高氏,“你站住!”

    高氏噗通一下就跪下了,“爷,奴婢本是要通报的,但娘娘的人拦着,奴婢没本事,奴婢笨,奴婢愧对爷的信任……致使福晋受辱,是奴婢的错……”

    就说怎么好好的熹嫔来了,还能顺利的到书房,原来根子在这里。

    富察氏捂在手下的眼睛,慢慢的冷厉起来:熹嫔、高氏,咱们走着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敛财人生[综]相邻的书:[综漫]白童子超级英雄追妻手册[综]头上一定要带花[综]在一起骸骨与砂糖[综韩]第一王妃[综][综]画上折枝[综]穿成荻野千寻818深井冰学院二三事[综漫]拜见岳父大人[综][火影]一报还一报HP中混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