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仙凡变》已发

【书名: 重生之等你长大 新书《仙凡变》已发 作者:项庭生

强烈推荐:超级乐神韩娱之秘密讯息宝瞳超品相师功夫神医天字号保镖阴阳超市我真是大明星     新书已经发了,还是在十七k。

    书名叫《仙凡变》,因为是网站定的书名,好像有重名的书,大家搜索的话,注意看下作者名吧,麻烦了。

    至于类型,大家可以参看前面的微博。我说过,这大概是历史文和仙侠文的一种结合吧,虽然未必能很好。

    (还是老生常谈一下,写作是众口难调的事情,我会坚持细腻,不套路,但是肯定不会重复自己,不会按某个人的要求去写,就像等你长大,我顶着连续几个小时的谩骂,照样坚持。所以,不喜欢不用勉强。也许以后还写,另一本,你又喜欢了呢!)

    方便的朋友,帮忙来十七收藏一下,投个票(不用花钱的)。谢谢。

    (另外,希望读友们之间能帮忙通过各种渠道互相通知下。虽然咱们就这么点人。哈哈。)

    新书期,拜托大家了。

    关于这本书:

    1、这次的男主,我希望性格上不那么温和一些,逻辑上不那么多束手束脚和无力感,甚至会杀伐果断一些。等你长大因为背景,很多能直接解决的事情绕啊绕,很烦躁!少一些纠结,多一些痛快。

    2、我的书,和等你长大一样。不会只有主角!甚至我允许配角更受欢迎,更感人。希望能描绘一个大大的江湖吧。

    3、这次的大纲比上次完整多了。细节脉络最后在整理。希望能有进步吧!

    4、新书什么类型?

    大概会是比较现实和生活化的仙侠——什么意思呢?历史和仙侠的结合吧(这么干的书我自己没看到过,所以,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接受,但你们知道,我一向不太在乎这些的)!

    关键点:修士首先也作为一个人存在。

    在仙侠背景框架下,想描绘生活,家庭,江湖,甚至战场,日常情感等等……

    放一段:

    诸夏之地,天南域,庆国。

    一个荒僻的小村庄,十几户人家,零零落落散布在山林之间。村子东头有两间破落的土坯房,贴着褪色的窗花和对联,窗花中心是个“囍”字,对联横批写着……“百年好合”。

    那是许落俗世的家,里头有个姑娘,等着她新婚当夜远行的夫君归来,掐指两年了。

    小屋两扇斑驳木门紧闭着,傅山拎着许落,转到了屋后。

    “自己看吧。”老道叹一口气,说道:“你新婚那晚逃了,我只好说,当时恰好遇上有车队往宣城去,能捎上你,你为了赶考,才匆匆去了……赶考不需两年这般久,你便说四处游学去了也是说的过去的。”

    “还是害了人家姑娘。”许落看了一眼,眼底不觉有些许惭愧与落寞。

    小窗半开半阖,窗内油灯如豆,灯下坐着一个十七八的姑娘,穿着有些陈旧单薄的灰棉袄子,绢帕系住了长发,露出来一张清秀的鹅蛋脸儿,冻得通红。

    油灯散着青烟,熏着了她,大眼睛红红的,长睫毛湿湿的,扑闪扑闪。

    姑娘抿着嘴唇,神情专注,她在缝一件衣衫,生了冻疮的双手不时冻僵了,捧到嘴边呵一口热气,又继续去穿那长长的线。

    这衣服许是缝了有一阵了,拿起来抖落时已经能看出来大体的样儿,那不是女人的衣服,是……一件书生袍。

    许落有些无措,转头去看傅山。

    “瞧你干的好事。”许落咬牙。

    “如今是你的事……自己看着办吧。”傅山没好气的瞪许落一眼,将他拎回到屋前,往门口一丢,转身一步踏出,消失不见。

    “砰。”

    许落没了修为,一时收不住身体落下来的惯性,踉跄几步,一头撞在了门上。

    不甚结实的小木门,咯吱咯吱一阵晃。

    ******

    “谁?”先是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带着几分紧张。然后,是放东西的声音,挪凳子的声音,翻找东西的声音……细细的脚步声。

    门缝里透出来油灯的火光,门没有打开,被人往外顶了顶,顶出来一条缝儿,一柄旧柴刀的半截刀刃从门缝里伸了出来,门里人一双红红的眼睛往外瞄着。

    “谁?……不说话我喊人了啊!”女孩强作镇定的喊道。

    许落偏头避开头顶的柴刀,从地上爬起来。

    两个人就这么隔着一道门缝,对望了一眼。

    “呀……你……”

    “咣当。”

    话说到这里就停住了,除了柴刀落地,也没有旁的动作。

    许落有些尴尬,咧嘴笑了笑。

    “回……来啦。”声音有点哽咽,但是没哭出声,没有嚎,只见圆滚滚的泪珠儿,安安静静,一颗接一颗的,从面颊上往下落。

    嘴唇有些打颤,努力想给出笑容却很艰难的样子。

    许落清修日久,感情算是淡泊的,他没有过这种感觉,胸口仿佛一下子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空冥山上刚入门的女弟子也有些总是哭吧,好像是,但是不记得了,只晓得绝不是这样的哭法。那么,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情绪,或者是多少种情绪混杂在一起,才会让一个女子,在看到夫君归来时是这样的反应?

    有一种经年修行从来不曾有过的冲动,许落想伸手,去触碰那张小脸儿上滚烫的泪珠。

    “唔……”女子这才反应过来,小臂抬起来抹一把眼泪,手忙脚乱的开了门,“进……进屋。”

    很努力却除不去的陌生感,面前人是她的夫君,但是新婚夜里还没挑开她的红盖头便远行了,两年哟。

    许落进了屋,姑娘在身后插好门,跟了过来……许落转身,四目相对。

    我这娘子……挺好看的,许落想了想,记起来自家娘子的姓名,岑溪儿,该叫娘子,还是溪儿?

    “相……相公,赶路……很辛苦吧。”岑溪儿低声说。

    许落一路被人拎着,刚又摔了一跤,身上青衫凌乱,满是泥灰,她一只脚前趋了一步,像是想上前为他拍打尘土,整理衣衫的样子,但是还是生生的止住了,一双手举起来又放下,最后只好去攥自己的衣角,很无措的样子。

    “还好。”许落笑笑,心说我总不能告诉你,我是被人拎着一路飞行几万里过来的吧。

    许落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模样,随即轻轻摇肩一震……这是个习惯了的动作,许落做了不知多少年了,按照他的预想,只需些许气劲散出,泥灰就会尽数落下来,青衫也会平整如新。

    很潇洒的一个动作,但是没有,泥灰倒是落下来了一点儿,不过总体还是更像“打摆子”一些。

    “相公是冷了吗?衣衫是单薄了呢。”岑溪儿见他突然这么一抖,忙关切道。

    “啊……是。”元婴大修士,有点尴尬。

    岑溪儿忙跪到床上,从床里侧搬出来一个破旧木箱,打开,里头是簇新的男人衣服和鞋袜,不多,但是春夏秋冬齐备,这是一个独自在家两年的女子,为她远行的夫君一针一线备下的。

    事实上,两人成婚之前只见过一面,媒人说姑娘家想看看人,傅山就带着许落在岑溪儿家院门外站了一会儿,远远的,两人看见过对方,仅此而已。

    当时的许落,满脑子都是怎么脱逃远遁,并未在意,但是岑溪儿却把这一眼放在了心底,那是她一眼相中的夫君哟。

    “溪儿,我娘说你要嫁人啦?”临成亲的那会儿,同村的女玩伴春枝问岑溪儿。

    “嗯。”岑溪儿害羞的点头。

    “怎么听说也是穷人家?……往你家提亲的人可不老少,我记得镇上员外爷家那个管事都来过呢,还有好些个家里殷实的。”春枝惋惜道。

    “那有啥,慢慢我们家也会好的。”岑溪儿昂起头,双眼中满是坚定。

    “瞧你,还没嫁呢,我们家都出来了,千肯万肯着急的样儿,那人什么样呀?”

    “可好看的人呢,高高的,干净利落的模样,还是秀才公呢,文气,面也善,……”

    “哎哟,瞧你……是啦,好看的秀才公,怎么看得上咱们农家人哦?”

    “……,因为我好呀,……也好看呀。”岑溪儿说完自己就害羞得涨红了脸,是呢,我好着呢,小姑娘摸一把自己的脸蛋儿,也好看。

    那一年,岑溪儿十六岁。

    再是贫苦人家的姑娘,在出嫁这事儿上,也一样有着自己的小念想,小小的期盼,小小的甜蜜。岑溪儿选了个自己一眼相中的,喜欢的,爹娘也不反对,多好多甜蜜呀。

    十六岁的岑溪儿就这么甜甜蜜蜜的出嫁了,然后,就是夫君新婚夜的远行,两年孤单艰难的日子,就凭着落在心底的那一眼,加上俗世女子的品德教化,从一而终的观念,两年,岑溪儿不曾有过一丝怨一丝悔。

    可惜这所有,两年来,又何尝有一丁点儿曾经出现在心无旁骛的元婴大修士心上过。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等你长大相邻的书:玩美仙医天价婚爱:唐少的终极宠妻全能高手重生之我的巅峰人生天降神医神农小村医校园古武高手掰弯系统:配角也有春天清纯校花爱上我神级高手闯都市重生之少女神棍高手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