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4章 番外十二

【书名: 论以貌取人的下场 正文 第164章 番外十二 作者:月下蝶影

强烈推荐:网游之位面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影帝想吃回头草末日刁民六零时光俏锦桐瓜田李夏权相嫡女     时隔八年再次进京, 王丽穿着漂亮时髦的长裙走出机场,她的头发也特意打理过,就怕自己见到恩人的时候会失礼。|

    八年前,她万念俱灰, 只求一死,若不是那个年轻的大师借她三千块钱,又说她的父母在等着她,她大概真的从废弃楼房上一跃而下, 结束自己无望的人生。

    那时候的她, 真的觉得整个世界都没有希望, 活不下去了,现在回想起来, 只觉得那时候的自己可怜又可笑,为了一个男人要死要活,差点连父母都抛弃了, 把希望都抛弃了, 实在是太傻了。

    招了一辆出租车,她把地址告诉了司机。

    “这个工作室可真出名,我搭载了好几次专程去这间工作室的客人了,”司机大叔非常健谈, “有些小姑娘说里面有大帅哥, 所以要去看,有些是信什么命理天道,非要去找这个高人去算。这个高人真的有这么厉害, 让这么多人哭着求着让他算?”

    王丽笑了:“是啊,这位大师很厉害。”

    “嘿,”司机感兴趣了,“你找他算过?”

    那个工作室的老板他见过,娃娃脸,卷头发,笑起来还有酒窝 ,看起来不过二十五六岁的年纪,怎么看都不像是能算命的人。

    “是啊,八年前我找他算过,”王丽看着窗外白灿灿的阳光,心情比这些阳光还要灿烂,“如果不是这位大师,我这会儿只怕已经不能出现在这里了。”

    “那你今天可能有机会见到人,”司机叹了口气,熟练地操纵着车子在车流中穿梭,“据说找这位大师的达官贵人非常多,但是这位性子比较怪,说跟这个人没缘分,那就是没缘分,别人拿再多的钱他也不算。就这点来说,这位大师还真像是高人。”

    “大师本来就是高人,还是一位心善的高人,”王丽心情极好,加上司机大叔十分面善,便提起了八年前的事,讲完以后,她语气平静道,“对我来说,他就是我这辈子遇到的高人。”

    司机大叔走街串巷,听过的故事也不少,但是像这样的还真不多,他听完沉默了半晌:“大妹纸,你这是遇到好心人了啊。”

    “是啊。”王丽点头,若没有这位大师,哪还有如今的她呢?

    司机大叔忍不住想,等哪天他不开车,也去让这位大师算一算吧,也不知道他跟这位大师有没有缘分。

    “华夏文化研究工作室到了,”司机大叔看了眼价格表,总价一百二十八,“大妹子,相逢就是有缘,我收你一百块就行,祝你以后顺顺利利,平安幸福。”

    “这怎么可以,”王丽从包里掏出一百三,“你赚钱也不容易,怎么能……”

    “妹子,你瞧不起人是不,说一百就一百,”出租车司机抽了一百块,关上车门就走,王丽连反应都还来不及。

    王丽愣了几秒钟,才往那间看起来装修风格十分古朴的工作室走去。

    刚走到门口,就有一个穿着西装的青年替她拉开了门:“女士,欢迎您的光临。”

    “谢谢,”王丽看着里面豪华的装修,显得有些拘束,“请问……大师在吗?”

    “大师?”林鹏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大约三十五岁,头发精心打理过,裙子价格大约也在四位数以上,应该不是豪门出身的人,但应该是家境殷实,生活无忧的那类人,不知道她想要什么,“你说的是祁大师?”

    “我不知道他姓什么,我是来还钱的。”王丽有些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嘴角,“不知道大师现在有没有时间见我?”

    “那请您在旁边稍坐一会,祁大师正在帮人解决问题。”林鹏倒了一杯茶放到王丽面前,“红茶,您喝得习惯吗?”

    “谢谢。”王丽看着眼前这杯茶,想起八年前大师请她吃零食时的样子,忍不住道,“你是大师的徒弟?”

    “不,我是他的助手,”林鹏摇头,“祁大师说,他还没到收徒的年龄,而且我命太好,做不了他的徒弟。”

    “命好不好吗?”王丽喝了一口茶,“命好的人活得开心。”

    林鹏想起自己幼年时期的生活,其实觉得那样的时光与命好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也不知道祁晏所谓的命好标准有多低。这样的想法他没有告诉王丽,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王丽外外面坐了半个小时,疑惑地看了眼大门:“这会儿没有其他人来吗?”

    “他们不会来了,”林鹏指了指门口,“我们今天不再接待外客,没人会坏规矩。”

    听到这话,王丽面颊有些发烧:“不好意思,我……”

    “你跟这些人不同,你不是来算命的,”林鹏给王丽杯子中续满茶,“所以不用算在内。”

    两人正说着,祁晏办公室的门打开了,里面走出一个神情有些恍惚的女人,她脸上尚挂着泪,但是眼神却一点点变得亮起来。

    “祁大师,谢谢你。”女人郑重地朝祁晏鞠了一躬,才转身离开。她走的步子太快,仿佛急着去寻找什么。

    “大、大师,”王丽有些紧张地看着祁晏,“您、您还记得我吗?”

    “你是?”祁晏看着面前这个面色红润的女人,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见过她。

    “八年前,您借给我三千块钱,您还记得吗?”王丽神情有些激动,为了找到大师,她特意花了几万块钱找到一个私家侦探,把她当年偷拍的照片交个他,才查到大师所开的工作室 。

    她不敢冒犯大师,所以除了想知道他所在地以外,连他姓甚名谁都不敢轻易打听,只有亲自前来拜访,才能显出她的诚意来。

    “三千块钱……”祁晏想了很久,才想起那年他刚跟柏鹤认识,九月的时候,给一个身体消瘦,神情憔悴的女人看过相,当时他见那个女人有了自杀的意向,便劝了她几句,好像还借了钱给她,至于借了多少,他已经想不清了。

    没有想到时隔这么多年,这个人竟然找回来了,只是比那时候富态了很多,皮肤也白了很多,他根本就没认出来。

    “竟然是你,”祁晏脸上露出了笑容,“看你这样子,这些年过得似乎还不错。”

    “嗯,”王丽抿着嘴笑,脸上带着满足,“我回家后,就找了一份工作,后来开了一家店,现在生意越做越大,已经做成超市了,生意还可以,父母身体也好。”

    “这就好,”祁晏笑了,“看来我当年的钱,没白借。”

    “没有当年的您,便没有今日的我,”王丽道,“当年我傻,只想着用自杀去报复一个不再爱我的男人。实际上我的死亡能换来什么呢,他照旧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做他的老板,未来还会当一个负责任的爸爸,我的死……根本换不回什么。”

    祁晏拍了拍林鹏:“去给我倒杯茶。”

    林鹏给他倒了一杯牛奶:“多喝牛奶身体好。”

    祁晏无奈摇头:“你是我的助理,还是岑柏鹤的助理?!”

    “岑总给我的红包比你开的工资还多,所以我听他的。”林鹏毫不犹豫道,“你前两天刚感冒过,别想喝茶,也不要想喝饮料。”

    “走走走,你一边去。”祁晏嫌弃地喝了一口牛奶,对王丽道,“让你见笑了。”

    “不,看到大师身边有这么多人关心你,我觉得挺好的,”王丽笑了,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放到了祁晏面前:“我知道这点钱对大师来说不算什么,但是我希望你能收下它。”

    八年前,她是想要自杀的女人,他是蹲在街头给人算命的年轻大师。

    八年后,她人过中年,做了超市老板,他看起来仍旧年轻,却成了很多人都不敢得罪的大师。她这几万块钱的谢礼,对于他来说,不过只是九牛一毛,但她不能因为他现在不缺钱,就心安理得地忘记他曾经对自己的资助。

    “好。”祁晏没有拆开信封看里面有多少钱,他把信封放进外套口袋里,对王丽道,“所谓否极泰来,后福无穷,你未来的生活会很美好。”

    “谢谢,”王丽脸上露出一个平静的笑容,“京城变化很大,不过有些地方却是不会变的,祁大师,真的很谢谢你。”

    “我叫祁晏,”祁晏伸出手,“祝你余生幸福。”

    “谢谢。”王丽与他握了握手,“再见。”

    “再见。”祁晏起身看着她一步步走出工作室,就像是看着一个人迈入了新的人生,站在了阳光下,活出了光彩。

    “哎,岑先生知道你这么盯着女人看,是会吃醋的,”林鹏拍了拍他的后背,“你昨天不是答应一个编辑,说要去帮他们公司看风水吗?”

    “我约好的是下午三点,现在还早。”祁晏把信封拿出来递给林鹏,“把这个纳入总账里。”

    “哎!”林鹏拆开信封,发现里面除了有厚厚一沓崭新的钱以外,还有一枚玉观音。

    “男戴观音女戴佛,”林鹏忍不住道,“你都收了多少女性送给你的观音了?”

    “东西有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心意,”祁晏把玉观音捡起来放到手心,自己收了起来。

    王丽租了一辆车,她想在帝都四处走走看看。

    原本她居住的地方,已经建起了一栋新楼,再也找不到当年的痕迹。她又来到了当年那个男人开的公司下,建筑还在,只是公司的名字不叫千飞科技,而是换成了一个绿色生化环保公司。

    “你好,请问一下当年的千飞科技公司是开在这里的吗?”王丽内心里还是有些不甘心的,大约有种若是万一他过得很好,她就会不开心的小情绪。

    “千飞科技?”前台小姑娘想了很久,摇头道,“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家公司,我们公司是三年前搬来的。”

    “你说的千飞公司我知道,”一个扫地的老婆婆精神满满道,“就是当年说是研发出什么新软件,最后发现是抄袭,还有什么商业欺诈之类的,他们家老板早在八年前就被抓进去了。听说因为诈骗金额大,判了十年还是多久,如果在牢里表现好,现在应该放出来了。”

    “还有这件事啊,”前台小姑娘很年轻,她笑眯眯道,“八年前我还在念高一呢。”

    王丽有些恍然,八年的时间似乎恍然而过,但是对于这个前台姑娘来说,却又是少女与成人的差别,真有意思。

    “谢谢你啊,大妈。”王丽对清洁工阿姨道了一声谢。

    “这有什么,”清洁工阿姨爽朗道,“那老板长得人模狗样的,谁知道竟是那样的人呢,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清洁工阿姨念叨完,见王丽走了以后,才对前台道:“刚才那个女的你们知道是谁吗?”

    “是谁啊?”前台见有八卦可以听,都来了精神。

    “是那个千飞科技老板的老婆,当年她给老板送过饭,我见过,”清洁工摇了摇头,“不过当年她又黄又干,身上还有淤青,多半是男人打的。”

    “竟然还打老婆,活该被抓进去蹲号子,”前台小姑娘最讨厌家暴男,“这种人太恶心了。”

    “可不是么,不过看她现在的样子过得还不错,”清洁工有些得意道,“我一眼就认出来了,她当年能跳出火坑,也算是件好事。”

    王丽走出公司,便去四处游玩,爬长城,看故宫,参观博物馆,动物园,海洋馆,这些是她当年与孟瑄在一起却没能做的事情。明明人在帝都,却没有在帝都好好玩过,说起来也真是讽刺。

    最后一天,她去了据说十分灵验的红梁观。

    红梁观里人山人海,挤满了各色人种,看那些黑人白人念念有词的拜着神像,王丽忍不住有些怀疑,神仙能听懂外国话吗?

    刚好她经过一个白眼,听他用蹩脚的华夏语祈祷自己能够成功拿到华夏户籍,就忍不住笑了,在功德箱里捐了钱便退了出来。

    她离开帝都的时候,还没有红梁观,现如今这里已经修建得很漂亮,但是一草一木都保护得很好,随处可见一些护林员在四处走动,可见很看重这里的生态环境。

    她走下石阶,与一个穿着寒酸,走路一瘸一拐的男人相遇了。

    男人头发杂乱,胡子拉碴,脸上满是风霜,甚至连看人的眼神都躲躲闪闪,看起来十分的可怜。但是王丽却认识他,因为这个男人曾与她同床共枕好多年。

    “孟瑄。”

    孟瑄听到有人叫自己,以为是催债的,吓得四处张望,当他发现叫自己的是一个风姿正茂的女人时才松了一口气。他眼睛有些不太好,盯着王丽看了半天,才认出她来,但是他此刻的表情,比看到要债的人还要惊恐。

    “王丽……”

    “你、你不是死了么?”当年他在屋子里看到了王丽的遗书,四处找了一圈没有发现人,又怕警方追究他责任,所以一直都没有报警。这些年在牢中,他常常梦到王丽来找他索命。

    “你要干什么,这里有神仙,你不要乱来。”孟瑄吓得全身发抖,“你是自杀的,跟我没关系。”

    王丽看着眼前这个可怜的男人,心中没有半点同情,只剩下无限快意:“孟瑄,瞧瞧你现在的可怜样儿,真是太让我开心了。”

    孟瑄愣愣地看着王丽:“你……没死?”

    “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当年眼瞎看上了你,”王丽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就像是吐出了这些年的怨气,“看到你过得不好,我就放心了。”

    孟瑄怔怔地站在原地,看着王丽忽然出现,又忽然离开,整个人仿佛傻了一般。

    当年的他何其风光,住着漂亮房子,开着豪车,谁见了他不陪笑脸?

    往事如风,当年在他面前连重话都不敢说的王丽,竟变得如此的鲜活,可他呢……

    面目沧桑,身带残疾,他这辈子……完了……

    “祁大师,我们公司风水真的没有问题吗?”邓琳琳怀疑地看了眼公司,“那为什么我们公司的作者,总是喜欢拖延或者不更新,这跟风水还是有些关系吧?”

    “邓小姐,请你放心,贵公司风水真的没有问题。至于贵公司旗下作者有拖延症这种事情,跟风水没有关系,跟人有关,”祁晏笑了笑,“对了,忘记恭喜你升职为总编了。”

    “谢谢。”邓琳琳想起祁晏刚才与老板说的那些话,“你刚才说,让老板给员工加薪就会有好运,是真的吗”

    “当然,”祁晏笑得一脸坏,“员工心情好,不也是好运吗?”

    邓琳琳忙一把抓住祁晏,一脸神秘道:“你小声一点,别让我们老板听见了。”

    祁晏见她这样,忍不住笑了出来。

    两人正说着,里面走出一个中年男人,与祁晏握手道:“祁先生,您说得实在是太准了,我明天就给职员加薪。”

    这位祁大师实在是太神奇了,刚来他们这里,他们公司旗下作品就卖出去好几个大版权,大师不愧是大师。

    “您客气了。”祁晏一本正经的笑道,“这是贵公司的实力,与我无关。”

    话虽这么说,这位文学公司的老板还是觉得这事有一半是祁晏的功劳,于是在心中下定决心,把给祁晏的报酬翻一倍。

    “钱钱。”岑柏鹤知道祁晏给一家网络文学公司看风水以后,便决定开车过来接他,结果刚到公司门口,就见祁晏与邓琳琳以及一个他不认识的人在一起说话,他走到祁晏身边,对另外两人笑了笑:“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来接我的爱人回家。”

    “爱人?”中年男人瞬间明白过来,笑着道,“你好。”

    “你好,”两人握手做了自我介绍以后,岑柏鹤把手里的外套披在了祁晏身上。

    “今天的天气这么好,穿起来会很热。”祁晏扭了扭肩膀,不想穿。

    “乖,别闹,”岑柏鹤揽住他的肩,对中年男人跟邓琳琳道,“那我们先回去了。”

    “啊……”邓琳琳愣了一下,随后道:“你慢走。”

    这两人在一起都七八年了,怎么还这么黏黏糊糊的?她跟他老公才结婚三年,都没他们两个大老爷们亲热,这盆狗粮她吃得心甘情愿。

    “我觉得祁大师的男人好像有些眼熟,”中年男人一脸深思,“应该在哪里看过。”

    “副总,我知道你在哪里看过,”邓琳琳一脸淡定,“华夏财富排行榜上。”

    中年男人听到这话,忍不住看向祁晏与他男人准备上的车,想到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这个车是限量版吧,不知道耗不耗油呢?

    “不是说好我自己回来么,你怎么来接了?”祁晏系好安全带,握住了岑柏鹤的手。

    “你感冒了,我不放心。”岑柏鹤调整了一下空调的位置,不让热风对着祁晏吹,“晚上我让厨师做了你喜欢吃的菜。”

    最近两年,他们两个搬进了岑家大宅附近的一栋别墅里,过着二人世界,蹭着大宅厨师的饭,日子过得非常的惬意。

    “我都三十岁了,又不是小孩子。”祁晏又是无奈又是好笑,“难道还能把我自己给冷着?”

    “在我心里,你就是三岁小孩,”岑柏鹤亲了他额头一下,“好了,乖啦。”

    “柏鹤爸爸,你带我吃冰淇淋好不好?”祁晏笑嘻嘻的用头拱岑柏鹤的胸口,“我要吃蓝莓味的。”

    “冰淇淋没有,回去喝凉白开。”

    “天惹,身家千亿的老板,竟然让丈夫喝凉白开,这是社会的退步,还是道德的沦丧?”

    “别闹,”岑柏鹤抓住他在自己身上作乱的手,“我回去再收拾你。”

    “柏鹤爸爸,你这样会很容易失去本宝宝的。”

    “胡说!”岑柏鹤面色变得严肃起来,“别乱说这种话。”

    自从看到钱钱浑身是血的样子以后,岑柏鹤就再也无法听祁晏说失去,死亡这些话。

    “好啦,”祁晏轻轻摸了摸岑柏鹤的胸口,“放心,我算过了,我们是百年好合,三生三世的好姻缘。”

    “不是说有关自己的事算不准吗?”岑柏鹤又好气又好笑,但终究舍不得对他摆脸色。

    “虽然算不准,但是我的直觉很准啊。”

    “柏鹤。”

    “嗯?”

    “我会一辈子守在你的身边,哪儿也不会去。”

    “等我们老了,养几盆花,养只狗,然后过着愉快的老年生活。”

    “你不收徒?”

    “收徒看缘分,不能强求。再说……我还不想现在就出现一个小鬼来打扰我们的幸福二人世界。”

    “好。”

    “柏鹤爸爸。”

    “……”

    “本宝宝越来越爱你了。”

    “我也越来越爱你,钱钱宝宝。”

    夜色渐渐降临,车子缓缓汇入车流中,成为了万千汽车中的一辆。

    在这黯淡的夜里,车流化作了一道漂亮的银河,照亮了前路,点亮了后方。

    就像是生命的长河,每途径一地,都有它的光明之处,然后便组成了一个完美的,永远没有尽头的人生。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从此,王子与王子变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永生永世再不分离。

    感谢大家一路的陪伴,爱你们,么么哒~

    本文个人志详情请关注微博。

    ps我现在有两个正版读者群,欢迎大家没事来聊聊天

    群一:515093906【暂不加人】 群二:545310192【可加】

    新文:【注意,是言情啊,言情】

    《我就是这般女子》

    蠢萌好运爹,彪悍护短娘,纨绔弟弟要上房。

    被退婚三次心不慌。

    美华服,金横梁。

    有钱有权谁还稀罕郎。

    

    手机版链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论以貌取人的下场相邻的书:前任归来婚婚欲睡,公子染妻上瘾凤天歌,倾城第一医后魔王他颠倒众生[快穿]男神狂撩狂打脸重生为后:凤揽江山百岁之好,一言为定四月间事444号人偶店拾卿不悔(gl)你这个小妖精[快穿]女主各种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