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零六章 各自算计

【书名: 瓜田李夏 第四零六章 各自算计 作者:弱颜

强烈推荐:太古仙王重生当军嫂位面红包群网游之位面半个丧尸来种田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锦桐至尊主播     田王氏噼里啪啦地说了大堆,但岳氏可点儿都没被她给唬住。岳氏等田王氏说完了,也不屑地撇了撇嘴。

    “这还真就得我。你们去了,恐怕人家还真不让你们进门。”岳氏冷笑着看田老头和田王氏几个。当她不知道田家和夏家的恩怨吗。虽然那个媒人最后也被田老头给算计了,可那个媒人是她母亲的亲戚,心里还是向着他们的。这些日子,那个媒人早就把田家和夏家之间的恩怨说给她听了。

    所以,想把她当个懵懂的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媳妇恐吓、蒙骗,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嫁到这样的人家来,岳氏可没有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她早就做好了准备。

    田王氏见唬不住岳氏当场就要撒泼,不过田老头却在她之前爆了。

    “我进不去老夏家的门!那是我不稀罕!我要说去,他们得远迎高送!他们拿抬大轿来抬我,我也不可能去!……大宝媳妇,你别嘴上要强。你们是啥人家,我们老田家交往的都是啥样的人。你要不是嫁到我们家来,夏家那样的门户,你能攀的上。喝水可别忘了打井的,不是我话,不是看着我,夏家认识你是谁!你上哪儿有做秀才、做秀才娘子的亲戚!”

    这话说的就没什么新意了。

    岳氏已经觉察到田老头的外强中干。她冷笑了声,这次竟然没有再说什么。

    田老头就沉着脸让岳氏和田大宝先去歇着。“早点儿歇了,你明天还得早起做饭。”既然新媳妇进门了,那么诸如做饭这样伺候家子的事,那就都是新媳妇的了。

    岳氏没说什么转身就走了。田大宝还坐在田老头跟前,嘴角流着哈喇子嘿嘿的傻笑。

    “还不快跟你媳妇去。”田老头就推了把田大宝。

    “媳妇,媳妇……”田大宝嘿嘿地傻笑,最后还是被田王氏拉着才跟了岳氏去。岳氏根本就没回头看田大宝,不过田大宝跟她进了西屋,她也并没有撵田大宝。

    田王氏回来,依旧对岳氏不满意:“还把门关上了,她防谁。没规没法的婆娘,你们不拦着我,我早收拾她了。”

    田老头、田大舅和江氏都没吭声。

    岳氏进门这些天,他们没有收拾过岳氏吗?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不过他们的种种手段都被岳氏给打回来了。最后那次还闹的很僵,他们几乎要打岳氏了。可岳氏根本就不害怕,而且还威胁他们。

    岳氏跟他们说,只要他们敢动她小指头,回头她就打田大宝。他们看着不让打,可他们能总看着吗,除非他们不让田大宝挨岳氏的身儿。

    他们还指望着岳氏给田家传宗接代呢。这两口子的事,就是他们也不能总在跟前盯着。而岳氏却是个说的出做的到的,岳氏连死都不怕呢。

    刚被赚进门的时候,岳氏就闹过寻死,那场面还是很吓人的。

    四口人沉默地琢磨了会,最后都默契地避开了这个话题。

    最后是田大舅先开口:“我姐这是咋地啦,真在老夏家不得烟儿抽了?不能啊,我姐夫不是啥都听我姐的吗。那我姐夫可是秀才,老夏家几辈子就出这个秀才,他们家老爷子不是把他当眼珠子似的。这是咋回事啊?”

    夏家人的脾性他们早就摸清楚了。田氏不应该失势啊。

    “估摸着还是夏至那个妮子。”田老头沉着脸眯着眼说道。“那妮子打头阵,后头肯定是夏家那个老的。你们当那个老的是啥好东西。那是以前斗不过咱们,现在他可直起腰来了。”

    几个人就说夏老爷子如何如何不好。说了半天,最后还说到了夏老太太。

    “肯定是那个后老婆给撺掇的。”

    江氏就小声地说了句:“……人家也给回了不少东西。”那两个尺头和根簪子都是值钱的。

    田老头就冷笑:“你那是眼皮子浅。那点儿东西搁他们老夏家算个啥,打要饭花子呢他们!大宝他们去正赶上老夏家杀猪,他连斤猪肉都没舍出来。这是没把咱当人看,他们这是在磕碜咱!”

    江氏就不说话了。

    几个人又七嘴舌地说夏家人的不是。

    “我姐这样,那过年她跟我姐夫还能不能来?”田大舅问。如果田氏和夏秀才过年来串门,到时候应该还会拿不少的东西上门。

    刚才他们问了岳氏半天,田氏根本就没跟岳氏提过年回娘家的事。

    “她敢不来!她不来,我就上衙门去告她不孝。他老夏家那秀才也别想当了,就让他回家种地!”田老头恨恨地说道。

    田王氏和田大舅都得意起来,只有江氏还微微皱着眉头,似乎并没有他们那么乐观。

    四口人说到半夜,最后又提到了岳氏。

    “……看着还溜光水滑的,就是个夜叉星!”田王氏骂岳氏。

    “她看不上咱大宝。”江氏忧虑地说。

    “看不上,那她也给咱大宝当媳妇了。”田大舅瞪眼睛。

    田老头就往西屋的方向看了回。“这婆娘心眼不少,你们都得看着点儿。让她给大宝生了孩子,她就老实了。”说着话,田老头就看田王氏和江氏。“这事儿我和他爹不太好上前儿,你们俩看着点儿。大宝要是还不会,你们俩就……”

    田老头的声音越来越低。

    田王氏满脸的坚定,显然还带了些兴奋和淡淡的恶意。“……就是再绑着她,也得让咱大宝给她睡出娃娃来。”

    ……

    大兴庄夏家

    因为晚饭吃的是锅子,所以是入夜之后才撤了桌子的。大家吃的心满意足,饭后就喝着热茶开始唠嗑。

    长生这次是个人来的,夏大姑和郭姑父都没有来,而且过年的时候他们恐怕也来不来了。他们今年的事情特别多,而且还要准备长生成亲的事。

    长生这次来,就是代表了夏大姑和郭姑父给夏老爷子和夏老太太拜年的。

    对此,夏老爷子和夏老太太表示非常理解。

    长生还邀请夏老爷子、夏老太太还有夏家的众人去府城喝喜酒。

    关于这件事,夏家众人就商量了起来。夏老爷子和夏老太太已经很多年没去过府城了,毕竟离的远,而且他们也渐渐地上了年岁。

    而且,家子要往府城去,也会给夏大姑添不少的麻烦。这是夏老爷子的想法。虽然他对夏大姑很不错,但夏大姑毕竟似嫁出去的女儿,而且还不是他亲生的。

    夏老爷子不愿意给儿女添麻烦。

    长生成亲的日子定在正月十。

    夏至早就想好了,她劝夏老爷子和夏老太太去。夏至是知道夏老爷子和夏老太太的想法的。

    “到时候我大姑那人肯定多。咱也不用住我大姑家,咱在府城有房子了。我的房子,还有我老叔的,咱去多少人都住的下。”

    不用住在夏大姑那给夏大姑添麻烦,夏老爷子就被说动了。

    夏至还有其他的计划。

    “咱们早去两天,正好在府城看看灯。”

    “府城的灯会啊……”夏老爷子看了夏老太太眼,“你奶还没看见过吧。”

    “多少年没见着了!”夏老太太略微有些唏嘘。

    小黑鱼儿就耐不住了,嚷着让夏老爷子和夏老太太去府城。地下的几个小萝卜头也眼睛亮亮的,都盼着能跟去见见世面。

    “……我爹教书的书院,往后我老叔也得在那儿上学,还有我和老叔的房子……”这些,夏老爷子和夏老太太难道不想去看看吗?

    他们当然是想的。

    “还有月牙姐,九姑太太那儿……”夏至又说。

    夏老爷子就不再犹豫了。“九姑太太那儿,咱得去行个礼儿。”

    夏老太太也点头。

    老两口是肯定要去的,至于家里其他人还会安排谁去,现在倒是不忙着确定。长生就说让大家伙都去。夏家人都去了,他、夏大姑和郭姑父才最开心。

    李夏和田括也劝夏老爷子把家子都带上,到府城里,他们正好也做做主人。

    “往后十六和老叔应该就在府城住了吧,还有夏先生,你们还不如家都搬府城住多好。”田括笑着说道。

    夏老爷子笑着摇头,说故土难离。“府城是好,我年轻的时候也在府城里住过几天。不过这说到底啊,还是这家里最养人。”

    这就是农耕民族的特性,流在血液里的东西。

    大家伙唠到很晚,这才各自回屋歇息了。客人们休息了,主人家却还有事要商量。

    明天李夏、田括、田来宝和长生就要回府城了,夏家给各家都准备了年礼。这些年礼正好就着他们来时的车子拉回去。

    但这样显然还不够。

    “得去个人,要不就轻慢了。”夏老爷子在儿孙们面前说了这句话,当时也没说让谁去,大家就先散了。

    夏至带着田觅儿回前院,田觅儿的奶娘和最贴身的丫头仆妇也跟着她们。

    虽然已经比较晚了,但田觅儿睡过午觉,这个时候还有精力打量夏至的屋子。

    “没有我在府城的屋子好是不是?”夏至笑着跟田觅儿说话。

    “挺干净的,也不冷。”田觅儿说的并不是客气话。

    “特意多烧了点儿火,怕冻着你。”

    “我不怕。小龙哥的屋子也挺暖和的。”田觅儿就说。

    难得她小小年纪,还娇生惯养的,到了这乡下的地方竟没表现出什么不自在、不适应来。夏至就想到了郭珍珠。

    郭珍珠也是娇生惯养,可她再怎样娇身冠养还能比得过田觅儿吗。

    这点上,郭珍珠可就远远地不如田觅儿了。

    田觅儿即便是有些不习惯,因为教养的缘故,因为这里是夏至和小黑鱼儿的家,她也不会表现出来。

    田觅儿到了这,点儿额外的要求都没提过。给她吃什么,怎么住,她都说好。

    而且,田觅儿这样子竟点儿也不像是装的。

    夏至亲自给田觅儿梳头,孙兰儿也在旁边帮忙。她和夏至样,都很稀罕这个漂亮可爱的小姑娘。

    “……跟你小时候样好看。”孙兰儿还这么跟夏至说了句。

    “我奶可稀罕她了。”夏至跟孙兰儿说。

    这句话就被田觅儿给听见了,当时小~脸蛋还红了红。

    因为时辰不早,又考虑到田觅儿年纪小,她们收拾完之后就歇了。

    后院上房和西厢房也都熄了灯,唯有东厢房的灯还亮着。

    “……老爷子刚才说明天让人跟着进府城,这个人,必须得是二哥呀……”郭喜正在推心置腹地跟夏二叔说话。

    夏二叔正在心动。他知道这是个好差事。跟着府城的贵少们的进城,这路上自不必说,肯定是舒舒服服不用受罪,而且到了府城里,他在跟着往李家和田家去。

    这在贵人们面前露脸不说,贵人们肯定也不能让他空着手回来。

    贵人们的年礼已经到了,再给的东西,那就是打赏他的了。

    在府城里混了些日子,对于大户人家的门道夏二叔也是知道些的。

    “我是想去,那也得看我们老爷子咋说。”夏二叔犹豫着说道。

    “老爷子还能咋说。大哥刚从府城回来,那肯定不能再回去吧。”

    “不还有个老三吗。”夏二叔想到了夏三叔。往前往府城里送东西般都是夏三叔去。那个时候他们在府城里也没有别处可走动,也就是年前给夏大姑送些饽饽和冻豆腐。夏三叔般都是挑着东西去,到镇上搭个车,然后再在府城里住宿就回来。

    夏二叔从来没抢过这个差事,因为这来回的,冬冷寒天,路上肯定要吃不少的辛苦。

    这么去看夏大姑,那也就得是她亲兄弟了,可劳动不着他。

    “是还有个三兄弟,可那也得先可着二哥你来啊。这个论资排辈的,也的是二哥。再说了,要论能说会道,三兄弟那闷葫芦样,咋比得过二哥呢。”郭喜陪笑着说道。

    夏二叔觉得郭喜说的很有道理,不过他还是叹了口气。“那也得老爷子说了算。”

    “这倒是。”郭喜思索着点头,“要是老太太跟老爷子说句话,让三兄弟去,这还真难办。”

    这句话可就说到了夏二叔的心坎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瓜田李夏相邻的书:御妻无术每次我都是贱受甜妃要爬墙,魔君快走开!病症记录二狗子,朕心悦你我替你妈再爱你一次快穿之反派专业户重生之师父虐我千百遍GL大师请自重:奴家不开光逆袭的一百种路线慢春风华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