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三章 计划

【书名: 瓜田李夏 第四六三章 计划 作者:弱颜

强烈推荐:网游之位面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影帝想吃回头草六零时光俏末日刁民锦桐权相嫡女太古仙王     田氏说起郭姑父死硬的事情来,简直是如数家珍。然后她又说在这一点上夏大姑比郭姑父强多了。郭姑父和夏大姑成亲之后,回娘家拿的东西就像样多了。

    “后院老爷子老太太也从来不亏着他们。他们个送点儿东西,后院好吃好喝好招待不说,还总得给回东西。”还有到冬天送饽饽,送冻豆腐什么的。

    这确实是夏老爷子的行~事,夏至只微笑地听着。

    但这些话到了田氏的嘴里就有另外一番滋味。田氏的意思,是说夏老太太顾闺女,惦记闺女。但即便是田氏,也不敢说田氏拿夏家的东西填闺女。

    夏老太太确实没这样做过。夏家跟夏大姑的来往就是礼尚往来,夏家不占闺女家的便宜,闺女家也不需要娘家的贴补。

    夏至觉得这挺正常的。

    但田氏对夏老太太却还有别的说辞。“你看你大姑长的俊吧,你大姑父长的那叫啥样,一般人都够不上,打眼一看都怪丑的。你奶为啥把你大姑嫁给他了。那还不就是看上他家在府城,家里还有买卖。你大姑嫁过去不用土土活活地种地受累……”

    “这是她大闺女,你看六月的婆家咋样。六月也是个利落姑娘来着,你~爷给找了那么一户人家,你奶可啥话都没有。看看现在六月那日子过的!你奶要真疼你们,就该给六月也找个城里放富户!”

    田氏说的振振有词。

    夏至觉得,夏老太太对夏大姑的事情额外留心些,这是人之常情,并不是什么不能饶恕的罪过。谁能做到完全的无私,完全的舍己为人?只要存着与人为善,不存有恶念,其他的就靠相处,靠缘分了。

    而且,田氏也太偏颇了。

    夏大姑能嫁给郭姑父,那也是巧合的事。

    “娘,找你这么说,腊月跟月来哥定亲是咋回事。月来哥家里也种地,还放羊呢。”夏至就笑眯眯地说。

    田氏瞥了夏至一眼。不论她说什么,夏至总有话反驳她,而且还反驳的有理有据,让她再也说不出话来。

    田氏立刻就放下了夏老太太的话题,又说到夏大姑。刚才她还说夏大姑比郭姑父强,这个时候又说夏大姑不好。

    “……说的好听,不是她给新媳妇立规矩,人家新媳妇还能上赶着?屁大点儿事都的问她,长生媳妇是一点儿家都当不起来。”然后田氏就说孙秀芝一定过的特别不容易。

    为什么呢?

    因为婆婆太厉害,公公太死硬,长生还特别的孝顺没主意,什么都听夏大姑和郭姑父。对了,另外还有一个娇生惯养,动不动就甩脸子的小姑子。

    “你看她家多抠唆。新媳妇都进门了,一家子宽绰的不住,把个大后院都租给别人挣钱,的长生和他媳妇就挤住在那么点儿的小屋里头。”

    就是现在她和夏秀才住的地方都比长生的新房宽绰多了。

    这一点上,夏至确实不能替夏大姑和郭姑父说话。本来她听两人说的,是打算在孙秀芝进门之后,把后院给长生和孙秀芝住的。但不知道为什么,那后院还是租给人了。

    “他大姑父说,等长生他们俩生了孩子,那后头租户也到期了,就把房子都给他们住。”夏秀才就说了一句。

    田氏冷笑:“没过门说进门就给住,现在又说生孩子。等孩子生来了,还不得说给孩子定媳妇用啊?”

    夏至勉强忍笑。其实郭姑父是个挺逗乐的人,他那些死硬的事迹放到现在足可以作为段子。

    田氏将夏大姑和郭姑父都褒贬了一番,心情似乎就非常的舒畅了。她甚至跟夏桥说,让夏桥到书院去吃饭。

    “不用……特地的,我在哪儿吃都行。”夏桥犹豫了一下,才说道。

    田氏立刻冷了脸。

    夏秀才忙打圆场:“你~娘让你来你就来。怕你~娘劳累,到时候就……”

    “那时候我们一块去。我带上菜,把厨子也带上,不让我娘累着。”夏至就接着夏秀才的话茬说道。

    夏秀才满心欢喜,连连点头。

    田氏就挑眉:“我知道,你有钱,我没钱。我连点儿菜都买不起。”

    “娘,你别这么说呀。咱们还是不是亲母女了。”夏至笑呵呵地,并不把田氏的话往心里去。

    夏秀才更加欢喜。到了宁华堂之后,夏秀才就偷空跟夏至说话。他夸夏至懂事,把跟田氏的事情处理的很好。

    “你~娘就是那个脾气,你懂事儿明白,让着她点儿。她……她也拿你没辙。你让着她点儿,咱们大家伙都好过。”夏秀才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

    反正夏至和田氏相处从来都不吃亏的。田氏欺负不了夏至,最后什么事都还是得按着夏至的意思来。

    “爹,看你说的。”夏至对夏秀才很无语。

    但夏秀才心里感激夏至,他还挺稀罕自己这个小闺女的。

    田氏和夏秀才在宁华堂坐了一会就走了。

    转天,夏至请了李夏、田括、何冰儿来家中玩。她安排了精致的宴席,又请来戏班子演出比较新的曲目。这一天夏至就没请别人了,除了她带着小黑鱼儿和小树儿,再就是夏桥、田来宝和月牙儿作陪了。

    这是年轻人放松的一天。

    李夏来的比较早。

    “来的这样早?”夏至端了香茶了点心给李夏。

    李夏就说特意早过来,他要跟夏桥说说夏桥带来的文章。

    夏至对于读书这件事是完全支持的。“哎呦,一会客人就都到了……”

    “没事,说到哪儿是哪儿。完后我再接着跟大桥说。晚上我晚回去会儿。”李夏笑着说道。

    “你好。”夏至笑。

    李夏来了,夏桥、小树儿和小黑鱼儿都高兴,就连大青狗都欢喜地围着李夏转。大青其实并不是一条平易近人的狗,夏家人里也就跟小黑鱼儿和夏至特别亲,夏家以外的人,那就是李夏了。

    李夏给大青顺顺毛,就坐下来跟夏桥说文章。小树儿和小黑鱼儿也被夏至安排旁听,夏至自己没什么事,也在旁边听着。

    文章这种事,如果心思钻进去了,其实还是相当又意思的。文字这个事物可是相当有魅力的。

    等到田括带着何冰儿,田来宝、月牙儿他们先后到了之后,李夏就将夏桥是文章收了起来。这之前,田括和田来宝也看了夏桥的文章,还给出了点评。

    不论年纪是否比夏桥年长,他们两个可比夏桥读的书多。夏桥很乐意听大家给的意见。

    人到齐了,互相略寒暄,夏至这边就摆上了席面,大家入席吃喝听戏。

    都是少年人,气氛就很活跃。其中田来宝、小树儿、小黑鱼儿还特别的活泼,田括也是个活泛的性子。

    在这种氛围的衬托下,何冰儿就显得病恹恹的。

    作为主人,夏至不能不关心自己的客人。虽然何冰儿这次见她明显并不热络。

    “冰儿姑娘是不是不舒服,还是这些吃食不合口味。田括,你也不告诉我冰儿姑娘爱吃啥?”夏至问着何冰儿,还将田括给扯了进来。

    田括是巴不乐得。他虽然跟大家一起闹,但同时还很关注何冰儿。他也问何冰儿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没什么。”何冰儿的话说的有气无力的。她本就是个很苗条的姑娘,这些天不见,似乎又消瘦了很多,再加上苍白的脸和病恹恹的表情,就仿佛是病西施一般。

    夏至想到了西子捧心,又想到了病弱的林妹妹。可何冰儿的样子在她看来却有点儿做作。

    田括立刻就帮着何冰儿解释,说何冰儿是赶路回来路途上太累了,还没有歇过来。

    “是这样,那我是不是唐突了。”夏至赶忙笑着说道,她是不是不该请何冰儿啊。可她想到的是田括,说李夏跟田括的感情,这种情况下,她跟何冰儿的交集就不可避免。

    “夏至姑娘说什么呢?”何冰儿嘴角含~着一丝笑意,眼神斜瞥了夏至一眼。

    这一眼不太正直。

    夏至觉得自己和何冰儿这样的姑娘是隔着几个世界的。何冰儿不仅病恹恹的,而且言谈神态中还流露出些忧郁的意味。

    这可能就是少年们眼中的文青女神范?

    李夏在逗小黑鱼儿,田括却看着何冰儿,一双桃花眼中满溢着情意。

    夏至猜测何冰儿可能是婚前焦虑了。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李夏不被她耍弄了。不管怎样,夏至现在对何冰儿还是瞒宽容的。她就引着何冰儿说话,问她家里的事,又问她路上是不是辛苦。

    何冰儿还是病恹恹的,答话绝对礼貌,但却无精打采。夏至看出她是不想说话(或者只是不想跟她说话?),夏至也就调整了姿态,只做一个完美的主人。

    她不问何冰儿了,何冰儿反而跟她说起话来。就是问她什么时候回到府城的,每天都在忙什么,话里话外地打听她是不是总跟李夏在一块。

    “差点儿忘了恭喜你,我听说你买了地。”何冰儿又问夏至。

    “多谢,是的,我是买了块地。”

    “听田括哥哥说,你打算用那块地来种花草?”何冰儿这是真的有点儿好奇了。她知道夏家并不富贵,夏至可不是那种可以随意拿几十亩地来玩的。

    “是啊。”夏至待何冰儿的态度很诚恳,她还告诉何冰儿,她种花草是打算将来制作花水之类的东西。“到时候做出来,先送给冰儿姑娘试试。”

    何冰儿就矜持地笑了。

    夏至知道,何冰儿这是有些不屑的意思。何冰儿还告诉她现在自己就用着花水,不过是从海外舶来的。

    “有钱未必就能买到。”何冰儿骄矜的说。

    夏至微微一笑。其实待人诚恳才是最聪明的处世之道,何冰儿这样反而落了下乘。不知道怎么回事,在知道何冰儿跟田括就要定亲了之后,她对何冰儿的忍耐性就提高了。她不跟何冰儿计较这些。

    “冰儿姑娘说的有没错。我们且等着将来看吧。”至于何冰儿打探的她和李夏是否总在一起,她可是什么都没有告诉何冰儿。

    坐在席上,何冰儿的眼风就时不时地瞟向李夏。李夏恍若未觉,他今天主要就跟小黑鱼儿、小树儿和夏桥说话了。

    月牙儿坐在旁边,时不时地跟何冰儿说上两句话。何冰儿对月牙儿很亲切。夏至知道,何冰儿那是对待重要的长辈的大丫头的态度。

    以后何冰儿要是跟田括成亲了,只怕田括就得跟他们疏远了吧。

    人来人去,人聚人散,这都是平常事。

    因为没有长辈在旁边,所以大家都比较随意。夏至偶然离席,就想着偷空在外面散散再回去。她也没带人,就自己穿过月洞门。她正要往园子里走,就听见有人说话声。

    “凤凰哥哥,你怎么不理我了?”

    夏至不会听错,那是何冰儿娇滴滴的声音。这声音跟往常还不一样,似乎是饱含了哀怨和情意。

    夏至暗暗摇头,也不去园子里了,而且消无声息地转身又回到席上。

    席上果然没有李夏和何冰儿。夏至也不问。一会的工夫,何冰儿就回来。夏至不引人注意地打量了一眼何冰儿,就看到何冰儿的眼圈似乎有些红了。

    这是何苦呢,夏至心想。

    再过了一会,李夏也回来了。李夏倒是神色自若的,目光跟夏至的目光接触,他还朝夏至笑了笑。

    夏至也笑了笑,不过笑容里面带了内容。

    李夏对夏至的一言一笑最为在意,当下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他自己琢磨了一会,也是福至心灵,突然就明白了。然后,李夏就给了夏至一个无奈的笑容。

    夏至微微摇头。

    席上,就说到了夏至清明要回大兴庄的事。月牙儿说已经跟九姑太太说了,九姑太太许她跟夏至回去。

    “你们有没有空,有空也跟我去乡下散散。”夏至还邀请李夏、田括和田来宝,其中也包括了何冰儿。

    邀请了田括,自然就带了何冰儿。

    田来宝就说那今天他应该会跟着爹娘去大兴庄,并问了夏至具体的日子,到时候尽量赶在一块。李夏就说清明那些天都走不开。

    大家清明祭祖也就是一两天的事,不过李夏是被田夫人给安排了别的差事。

    做娘的差遣儿子办事天经地义,夏至也不是非要他们跟自己一起回去。“等夏初的时候,要不然伏天去避暑也挺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瓜田李夏相邻的书:御妻无术每次我都是贱受甜妃要爬墙,魔君快走开!病症记录二狗子,朕心悦你我替你妈再爱你一次快穿之反派专业户重生之师父虐我千百遍GL大师请自重:奴家不开光逆袭的一百种路线慢春风华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