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九章 打算

【书名: 瓜田李夏 第四八~九章 打算 作者:弱颜

强烈推荐:太古仙王孤女在六零六零时光俏影帝想吃回头草网游之位面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末日刁民炮灰攻略     夏至说不感动那是假的。:3w.し前世今生,这样对待她,而且并不让她讨厌的人,也就只有李夏了。

    夏至知道,因为田夫人的缘故,她应该疏远李夏。可是看着面前眼睛乌黑亮晶晶的李夏,她又怎么能够狠得下心。

    夏至从来就不是个纠结的姑娘。在见到李夏之前,她想了很多。但现在见到了李夏,她就什么都不想了。

    该怎样就怎样,至于田夫人……,还是那句话,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现在能挡住田夫人的做媒攻势,将来也挡得住田夫人的其他招数。

    心里想清楚了,夏至对李夏的态度就不那么冷淡了。她让人送了茶水和点心上来,然后就和李夏说这口红管,问李夏是找的哪里的匠人,那匠人可愿意将制造方法保密等等。

    “最好是能跟我签契书……”夏至的意思,那匠人从此以后成了她的人,那么这制造的工艺和方法就能够保证不外传了。虽然现在没有什么知识产权之类的东西,但卖~身契却是受到律法保护的。

    当然,她也绝对不会亏待了那些匠人们。

    “这件事好说。”李夏笑着点头,他也赞同夏至用这种方法。“只要你给出的条件优厚,不怕他们不答应。”

    “他们在哪儿,我亲自去跟他们谈。”夏至忙就说道,至于条件,除了薪金待遇之外,她还愿意将匠人们的全家都养起来。毕竟人才和技术难得。

    “看你急的。”李夏笑,“十六你放心吧,人我都安排好了。你乐意自己去见见他们也行。到时候我陪着你去。”

    “你这一回来,我估摸着你~娘还得给你安排事。你能有空吗?”

    “总能抽~出空来。”李夏很笃定地说。

    因为怀疑夏至有事瞒着他,李夏很鸡贼地找了个空子把小黑鱼儿拉到一边说话去了。

    夏至一看小黑鱼儿跟李夏走了,就知道田夫人的事情肯定是瞒不住的。

    那就算了。田夫人这次闹出的动静不算小。就是现在小黑鱼儿不跟李夏说,以李夏的机敏和对自己的关切,他很快也能知道。

    果然,李夏跟小黑鱼儿偷偷摸~摸地说了几句话回来之后,看着夏至的眼神就有了些微的不同。

    “你哄老叔跟你说了?我告诉老叔不跟你说的。”

    “老叔跟我说就对了。十六,这有啥可瞒着我的。哎,我娘,我没想到。”

    田夫人这次把他支使出去的时间略有些长,不过田夫人当时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异样来,所以李夏也就没往别处想。

    “十六,你生我娘的气了吧?”李夏小心翼翼地看着夏至。

    夏至噗嗤一笑:“那些媒婆是挺烦人的。不过……事情都过去了。看着你,我也不能真生你~娘的气。”

    李夏盯着夏至,知道夏至说的是真心话,他顿时就松了一口气。夏至这种豁达的脾气,正是他所喜欢的。这个时候,李夏心里有很多的话,但当着夏至的面,他却什么都没说。

    两个人就安安静静地坐了一会,夏至就说时辰不早,催李夏回家。李夏也听话地回家去了。

    李夏回到李府,在李山长和田夫人面前表现如常,仿佛他根本就不知道发生过的事情一般。

    田夫人本来还准备好了要应付儿子的责问,结果儿子跟没事人一般,田夫人的心情就有些复杂。

    李山长知道自己的夫人吃了憋,这几天心情着实不好。他这天就特意早些从书院回来,还让厨房里准备了一桌精致的宴席。他将宴席摆在园子里,然后将田夫人请来,就陪着田夫人吃酒赏景散心。

    李山长可以说是十分体贴了。

    夫妻俩感情本来就好,田夫人也知道李山长这么小意儿地陪着她是怕她气闷久了。

    两人喝了几盅酒,服侍的丫头婆子都躲的远远的,田夫人也就肯跟李山长说几句不能跟别人说的心底话。

    “我这还没怎么样呢,那丫头就请动了这几尊大佛来给我施压。六老太太修仙似的人,俗事一盖不管的。这回是啥话都没说。我要是真用那些个霸道的手段,她就能说动六老太太给我开祠堂、动家法……”

    “不至于,不至于……”李山长忙就安抚田夫人。“十六这小姑娘是聪明厉害了一些,可是在夫人面前,那她就是班门弄斧了。夫人不是那等恶人,不肯下狠心来对付她。她想来也应该知道。这来的都是跟夫人亲近的人,也是为了夫人好。”

    而且老翰林夫人虽然来了几次,也只是默默地给田夫人施压,并没有跟田夫人说什么,更没有当面给田夫人下不来台。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夏至做事还是很有分寸的。

    “她心里终究是敬着夫人的。”李山长这样劝慰田夫人,然后他还说了自己对这件事的看法。“小儿女,互相对脾气,谈的来,如同过家家一般,夫人其实不必太过放在心上。”

    再过几年,等李夏和夏至的年纪都大一些,事情或许就不一样了。

    小孩子的感情其实很说不准的。李夏和夏至或许永远都是好友,但却未必就会有夫妻之情。

    田夫人喝酒,半晌都没说话。然后,她似乎是下了某种决心。

    “这件事我比你看的清楚。这样下去总不是办法。现在趁着他们年纪小,还能分的开。如果继续让他们相处下去,以后可就分不开了。”

    “要不然,咱们还是把凤凰儿送走吧。”田夫人跟李山长商量。

    这个念头田夫人不是现在才有的。但以为舍不得李夏,所以一直都没有付诸实施。

    但是现在,田夫人却不得不这么做。

    实在是李夏和夏至没有留给她别的选择。

    “……可不能小看了他们。这一唱一和的,就在咱们的眼皮底子下,就把这个局给布成了。这一步一步的,我可不相信他们是无心的。”田夫人很严肃地跟李山长说。

    今时今日,就算是田夫人抛开底线,她也对付不了夏至了。即便她不顾一切地对付了夏至,结果却只能是两败俱伤。不说李夏会彻底跟她离心,就是身边这许多人都不会放过她。

    田夫人现在是很明白地看清楚了这一点。

    李山长也舍不得自己的小儿子,另外一点就是担心李夏离开了自己的身边,会对学业造成影响。那可就是得不偿失。

    以前如果田夫人提这件事,李山长肯定会直接反对。但现在李山长知道田夫人对这件事有多紧张、多看重,所以反驳的话就不肯轻易说出口。

    他只是问田夫人:“夫人,你想好了,一定要这么办吗?”

    “只有这个法子了。”田夫人缓缓地说道,“凤凰儿的性子咱们都知道,就算是不在咱们身边,他也不会胡作非为。咱们也不打发他到别处去,就让他去他大哥那里。”

    “去京城,那里肯定能给凤凰儿找到更好的先生。再有他哥哥嫂子看着,更加不会出岔子。”

    田夫人这是将一切都安排好了。

    “夫人,你真舍得?”李山长看着田夫人问。

    “舍不得也要舍。”田夫人说的斩钉截铁。她虽然对李山长的话不大以为然,但李山长那句李夏和夏至年纪还都小,这种小孩子的感情以后很难说。

    就是要趁着他们年纪还小,一些话没有说破,一些事情他们自己恐怕也还有些懵懂。这个时候将他们远远地分开。

    两个小孩子见不到面,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各自会不断见到、结交新的朋友。

    过上两三年,他们之间的感情也就淡了。就算是还有青梅竹马的情谊,却也不耽误各自嫁娶。

    “你不也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凤凰儿这也算是出去长长见识。跟着他哥哥,他也早些见识见识官场,对他以后总有好处。”

    李山长沉吟半晌:“这件事,还是要慎重。”

    “我知道。难道儿子不是我的心头肉。为了他,我自然要安排妥当。咱们先慢慢筹备着,等田括和冰儿把亲事办完了……”

    李夏、田括和何冰儿三个一起长大,感情不同别人。田括和何冰儿成亲,李夏即便是远在京城也是要回来参加的。田夫人当然不想那样来回地折腾自己的儿子。

    夫妻两个商量定了,在李夏面前却都只字不提。

    李夏不提田夫人曾经做过的事,田夫人自己自然也不提。因为打算不久就要将儿子送走,田夫人一片慈母心肠,怀着一腔的依依不舍得,平日里言行之中就透露了出来。

    李夏自然很享受母亲的关爱。不过他可不认为这是田夫人因为之前做的事情再补偿他。李夏怀疑母亲心中有了别的打算。

    不得不说,这对母子还是相当的了解对方的。

    不过不管李夏旁敲侧击,还是暗暗地打探,结果都是一无所获。这也怪不了李夏。

    田夫人这个打算在李府只有李山长知道。而李山长得了田夫人的严令,并不敢给儿子通风报信。

    这天李夏在宁华堂先坐,就跟夏至说起田夫人的异样来。

    夏至知道田夫人的性子,因为怕宠坏了李夏,所以她虽然心里疼惨了李夏,但表面上对李夏却始终是比较严厉的。

    没错,李夏的家庭环境是严母慈父。

    那么田夫人突然有了这也的转变,不可能是没有缘故的。

    “我怀疑,我娘只怕要做很对不住我的事。”

    田夫人对不住李夏?田夫人不管做什么,初衷应该都是为了李夏好,虽然结果并不一定是那样。

    夏至也猜疑田夫人在憋着什么大招。媒婆攻势被她轻松的化解了,田夫人可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

    现在应该就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平静的海面下酝酿着惊涛骇浪。

    “你~娘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最多也就是想法子对付我。”夏至就跟李夏说,“不过我也不怕。你们李家家教、门风在那里,你~娘也不是那种用不入流手段的人。我安分守己的,不犯法不惹事,你~娘终究也奈何不了我。”

    “我娘的法子多着了。我倒是情愿她对付我。”李夏就说。

    “你~娘能怎么对付你。总支使你出门办事,把你远远地支开?”夏至就笑着说。

    李夏也跟着笑了笑,不过他的笑容很快就僵在了脸上。

    ……

    转眼之前就到了五月,夏至见过田括几次,田括也来过宁华堂,不过都是他自己,并没有带何冰儿同行。

    夏至也没多想,只当是两人就要成亲,或许是因为害羞,或许是为了要避嫌的缘故。

    不过田括和何冰儿还没定亲,这倒是让夏至比较意外。她没好直接问田括,就跟月牙儿打听了一下。

    月牙儿告诉夏至,说是何冰儿最近的身子一直不大好。而且何家也一直没有信来。

    “那就是等着冰儿姑娘身子好了,另外就是等何家的信了吧。”

    “应该是吧。”月牙儿说着话,就微微地皱起了眉头。

    “姐,有啥不对劲儿吗?”夏至忙问。

    “也没啥,应该没啥。”月牙儿也不太确定。“就是这些天看着冰儿姑娘,总觉得她愁眉不展的,好像是有挺重的心事,就没有一点儿的喜气儿……”

    夏至这些天一直没见着何冰儿,不过听月牙儿的描述,何冰儿确实是有些奇怪。

    总不会是还放不下李夏吧。

    可何冰儿总不能又跟田括成亲,又跟李夏成亲。

    ……

    大兴庄那边也传来了一个新消息。

    张家老夫人听了人的劝告,提前了张坊和自己侄女的婚期。但是张坊却突然得了重病,两人的婚期不得不推后。

    这是表面上的信息。

    其实的情况却有些不同。钱二郎在新安镇上知道底细,他传回来的消息是张坊无论如何不肯娶自己的表妹,因此三天一小闹五天一大闹的,甚至还威胁张老夫人他要自杀。

    他重病不能成亲,而且还跟张老夫人说一定要解除跟表妹的婚约,否则他就不吃药,要生生地把自己给病死。

    张坊对五月情深,这一点夏至并不如何意外。但他竟然能坚持反抗到这个地步,却让夏至有些吃惊了。

    这真是,人不可貌相。或者说,爱情的力量是强大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瓜田李夏相邻的书:御妻无术每次我都是贱受甜妃要爬墙,魔君快走开!病症记录二狗子,朕心悦你我替你妈再爱你一次快穿之反派专业户重生之师父虐我千百遍GL大师请自重:奴家不开光逆袭的一百种路线慢春风华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