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七章 仓促

【书名: 瓜田李夏 第五一七章 仓促 作者:弱颜

强烈推荐:网游之位面凤回巢炮灰攻略末日刁民太古仙王重生当军嫂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至尊主播     当下两家又商量了一些细节,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虽然说张坊娶的五月不再是夏家的五月,但整件事情夏家也不能完全置身事外。

    夏至留张家老太太和张坊吃饭,毕竟远来是客。

    而且,虽然她把话说的很绝,但以后还是要看大家怎么相处。

    张家老太太本心不大愿意。她这次放下身段,可以说是给夏家来赔礼道歉来了。然后夏家虽然答应了婚事,却又是这番情形,张家老太太的心情肯定不太好。

    可既然要做亲,而且夏至很诚心的挽留,张家老太太也是个懂事的人,所以就和张坊留了下来。

    这回张罗饭菜就不用夏老太太,夏老太太主要是陪着张家老太太。

    夏老太太性子好,而且也曾经寡居过一段时间。她和张家老太太不同的是张家老太太有儿子,可以守。她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而且当时的婆家也不让她守,怕她们母女最后会分薄家里的财产。

    两个人坐在一块,抛开五月的事情,竟是有很多的共同话题可聊。

    夏至出来跟李夏说话。“李夏,你觉得我这事办的对吗?”

    “你心里乐意这么办,那就这么办呗。”李夏对这件事比较无所谓。他的意思很明确,只要夏至高兴就行。“我觉得你办的挺好的。十六,你肯定没少费心思。”

    李夏有些心疼夏至。

    夏至微微叹息。

    其实这件事最简单、最利落,也最不落人口实的解决方法有两种,一种是把五月远远地嫁掉,另一种是让五月一直待在尼姑庵里。她如果这么做,谁也挑不出她的错来,而且还能永绝后患,她还能永远地站在道德的制高点。

    但正如她自己跟五月所说的那样,她做事历来都是网开一面。

    让五月出家,而不是立刻将五月远远地嫁掉,那就是她给五月留的一条生路。

    操心一些,费更多的心思,能够让身边人都有一个比较好的结果,这就是夏至的想法。

    “我知道你心肠软、护短。”李夏突然笑着说道。

    夏至就挑眉:“我啥时候护短了。我啥时候不是讲道理,我护着谁了?”

    李夏就笑着不说话了。

    夏至也没继续责问李夏。她确实有庇护夏家人的心思,但同时她也绝不允许夏家人作恶。

    张家老夫人跟夏老太太谈的投机,吃饭的时候就又自然了一些。不过饭后她并没有在夏家久留,而是立刻带着张坊离开了。

    按照张家老夫人的说法,她得回去准备迎娶五月过门。

    夏家这边也不是没事。

    夏至就让夏二叔和夏二婶去给五月捎信儿。因为她说了尼姑五月不再是夏家的五月,所以五月就不能在夏家发嫁。但五月也不能在尼姑庵发嫁。

    就算五月自己愿意,张坊家也不计较,但人家尼姑庵还不乐意呢。

    这个时候,就又用到了陈家。

    夏三叔和夏三婶随后就去了陈屯,陈家老爷子十分豪爽,当即就答应下来让五月在陈家发嫁。

    张家老夫人那边很快就送了聘礼过来。夏至做主,什么都没留,都给五月带回去。至于五月的嫁妆……

    夏二叔和夏二婶这几年一直想着把五月嫁给张坊,但五月的嫁妆他们却一点儿都没准备,的一看就知道心里还指望着夏老爷子。

    现在时间有仓促,夏二叔和夏二婶也拿不出体面的嫁妆来。夏老爷子不发话,还是夏老太太心软,给五月凑了些东西。

    夏至就没插手,这个好落在夏老太太身就不错。五月但凡有点儿人心,以后就该记得夏老太太的好。

    张家老太太也是闹腾腻烦了,很快就安排张坊和五月成了亲。喜宴的当天,夏家就只有夏二叔、夏二婶带着七月和夏杨到张坊家吃了喜酒,其他人该做什么做什么。

    不过夏至还是能够看的出来,大家还是为五月高兴的。

    虽然他们不赞同五月的做法,但他们也都心软,不忍心看五月做一辈子的姑子。

    “……我这心里现在是啥事儿都没有了。就是现在一口气不来,我也能闭眼睛了。”天气晴好,大家在院子里闲坐,夏老爷子就感慨着说。

    五月的事情办完了,可算是了结了夏老爷子心头一桩大事。

    夏老太太看了夏老爷子一眼:“你不想抱重孙子了?十六她们定亲了的还没成亲,这还有好几个没定亲的,你真能闭眼睛?”

    夏老爷子就讪讪地笑了。

    夏老太太这是说中了,大家都善意地笑。

    夏至就说:“我和李夏成亲得明年了。腊月不用等我。”钱家那边挺着急娶腊月过门的。

    “我等我姐成亲后我再成亲。”腊月却立刻就说。

    “也就一年,腊月她们再等等就再等等。月来家那边都是通情达理的人。”夏老爷子就说,而且现在夏三叔家还挺需要腊月的。

    腊月是长女,小林子还小,而且现在夏三婶又怀了身孕。虽然庄户人家皮实,女人并非头胎就更加不当回事,几乎是什么事都不耽误,但随着夏三婶的月份变大,身边还真得腊月给帮把手。

    当然了,三儿媳妇怀孕,夏老太太也不会袖手旁观。

    夏老太太就问道月牙儿:“十六,你跟我说的那桩亲事,有几成准啊?”

    夏老爷子没问,但一双耳朵几乎都竖起来了。如果月牙儿的亲事再解决了,老爷子的心里才真会乐开花。

    “**成准了。我回府城就帮着张罗去。”夏至笑着说。

    “好。”夏老爷子忍不住发声。

    “我也觉得挺好的。虽说是填房,可咱们自己家人说话。月牙儿的年纪,能找到这样的,就算是运气好。这孩子有老天爷照顾着。”夏老太太就说。

    夏老爷子点头,心里也觉得月牙儿这归宿不错。

    大家说说笑笑,田氏在一边就有些插不话。这其中有一部分原因是她自己不乐意说。尤其是说到月牙儿的事,田氏心里还稍微有点儿不自在。

    大家都说月牙儿的事,可她才是最有资格说话的人,可大家好像都完全忘记了这一点。

    在院子里坐了一会,因为天色晚了,夏老太太怕大家伙着了寒气,就招呼大家伙回屋。田氏就趁着这个机会叫住了李夏。

    李夏对田氏一直很客气,田氏叫他,他不可能不理睬。

    然后田氏就把李夏给叫到一边去了,低低的声音跟李夏说话。

    夏至瞧见了,她略一犹豫,也就随他们去了。李夏是能够应付田氏的,她并不担心。

    田氏则是好不容易抓住李夏,所以跟李夏聊起来就没完没了。她还招呼李夏去前院。李夏往后院房看了一眼,没看见夏至。他就跟田氏去前院了。

    夏至忙着别的事,但夏桥和孙兰儿都一直关注这田氏和李夏。两口子忙跟过去,一方面端茶递水招待李夏,另一方面也是看着田氏,他们有些担心田氏会跟李夏说什么不该说的话,甚至会对李夏提出什么任性的要求来对。

    夏至的心很宽,李夏跟田氏去了前院半天没回来,她也没去找。

    到是夏老太太发觉了,问了夏至一句。

    “谁知道说啥?李夏不是那样的人,我娘说啥都没事。”夏至很有信心。

    夏老太太却觉得夏至这样是对李夏关切不够。她自己也不好去叫李夏,所以就打发了小黑鱼儿过去。

    小黑鱼儿过去到前院,立刻就把李夏给带回来了。他还特意抓着李夏的手交到夏至手里。

    “十六,我给你领回来了。”

    李夏对小黑鱼儿的作法还挺受用,夏至却哭笑不得。

    两人私下相处,夏至还是问了李夏一句:“我娘都跟你说了些啥?”

    “也没啥,就跟我表白表白过去的事儿。再有就是嘱咐我往后跟你好好过。嗯,还问了月牙儿姐的事。”

    “我娘啥脾气你都知道了,我就不多嘱咐你了。她的话,你听听就算了。”

    “不管咋样,丈母娘我得敬着。”李夏就说。

    “你有分寸就好。反正我跟你说,不许你听她的。她让你做啥,你得先问过我。”夏至凶巴巴的说。

    李夏就做出一副害怕的样子来:“那、那我肯定得先听我媳妇的。”

    五月的事情办完了,两个人就商量着什么时候回府城。

    “你娘还让我劝九姑呢。我看他们的意思是想年代就把九姑的事给办了。”

    “我娘还有我大舅他们是这么打算的。你要回去劝九姑,有几成把握啊?”

    “九成九。”

    “十六,你别是吹牛把。”李夏逗夏至。

    夏至冷哼一声:“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九姑心里已经乐意了,不过是要人推一推。我去做这个人正好。”

    “那我先替我娘,我大舅谢你了。”李夏起身给夏至作揖,“我娘他们的打算,是早点儿让九姑嫁过去。九姑的年纪,身子养好了,或许还能生养呢。”

    如果九姑能有自己的亲生骨肉,那可就太好了。

    田夫人和田家大老爷都是很实际的人,他们早就考虑到了这一点。这几年大家伙给九姑太太补身子,私底下有一部分就是为了这个。

    ……

    北镇府的风俗,姑娘出嫁三天回门,平常也叫做串门。

    按理说,夏至已经把话给说到那里了,喜宴他们也都没去,五月是没门可回的。但到了这一天,五月和张坊都穿红挂彩地,还拉了一车的礼物来串门了。

    人到了门外,是让进来,还是赶他们回去?

    “就当普通亲戚吧,门就是客。”夏至就说。

    夏家人就把张坊和五月给让到房来。五月和张坊给夏家的长辈磕头。夏二叔和夏二婶都非常的高兴。

    这个原本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孙女也成了亲,一床锦被遮盖,夏老爷子不是不欣慰的。

    “行礼啥的都不用。那些礼你们也拿回去。你们俩人这几年闹腾的几家人不安。现在你们到一块了,得知道感恩。”

    夏老爷子首先让张坊和五月感念张家老太太的恩德。不是张家老太太妥协,他们就无法成亲。

    张家老太太还是一片慈母之心。这是夏老爷子的原话。

    他还让两人感念周娜。“你们俩都对不住人家,你们俩对人家有罪。这辈子,你们俩得想法子赎罪……”

    最后,张坊和五月还得感激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夏至。

    “十六是菩萨心肠。你们明白,那就是懂事了。你们要是不明白啊,那就是白活了。”夏老爷子语重心长地说。

    张坊和五月又都过来特意给夏至行礼。

    夏至侧身让了过去。

    五月一身红装,打扮的很是富丽。为了能插戴首饰,五月的头还戴了假发髻,不仔细看绝对看不出是曾经剃光了头的。

    五月的脸也都是笑容,不过下巴还是尖尖的。

    她刚嫁到张坊家里,就算是高兴,就算是锦衣玉食,那也得恢复一阵子。

    而且,经历过这番大悲大喜的五月,已经再不是从前的五月了。

    五月沉稳了许多。

    张坊也很沉稳。

    夏至却并没有在他们身看到那种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喜悦。或许他们是还没反应过来,或许他们还是需要一阵子缓缓吧。

    “十六,我以后要跟你学。”五月跟夏至说,这是在她说了一番感激夏至的话之后说的。

    夏至觉得五月那些感激的话似乎并不是发自内心。她见的人多了,这一点还是能够品味出来的。

    这在她的意料之中,她也并没有期望被五月感激。

    至于五月说的要跟她学的话,那……恐怕得等五月当家之后再说了。

    五月想在张坊家当家,大家坐在一处吃饭的时候她就表露出这样的意思来。这样嫁进张家,五月不能说志得意满,但同样还是野心勃勃。

    虽然沉稳了些,但终究还是沉不住气。

    夏至暗中摇头,等五月和张坊吃过了饭,夏至也没留他们,就让他们回去了。

    张坊家只有寡母,他们应该早些回去照看。至于一般回门的夫妻都要在娘家住一天这样的风俗,因为五月的亲事特殊,就没必要遵守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瓜田李夏相邻的书:御妻无术每次我都是贱受甜妃要爬墙,魔君快走开!病症记录二狗子,朕心悦你我替你妈再爱你一次快穿之反派专业户重生之师父虐我千百遍GL大师请自重:奴家不开光逆袭的一百种路线慢春风华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