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

【书名: 瓜田李夏 番外一 作者:弱颜

强烈推荐:我家萝莉是大明星重生当军嫂娘娘不想活末日刁民修真归来奶爸的文艺人生炮灰攻略凤回巢     ♂!

    六月天,孩儿面。值得您收藏

    一路都是响晴的天,可快到临水镇的时候却突然下起雨来。这雨来的急,应该也下的不会太久,但架不住雨势很猛。

    李夏就跟夏至商量,要在临水镇上避雨,等雨晴了再往大兴庄去。反正这天还早,夏至就答应了。

    非年非节,但是因为李夏要参加会试,李山长和田夫人商量着,想让李夏提前进京准备。李夏这一去时间不断呢,如果考中了进士,接下来不是进翰林院就是外放,到时候想回来就没那么容易了。考虑到这一点,小夫妻俩就打算趁现在时光正好,回大兴庄来住上几天。这也正合了北镇府姑奶奶回娘家歇伏的风俗。

    他们在临水镇上能歇脚避雨的地方很多。不过刚进镇子他们就遇到了钱大郎,这下选在哪里避雨就没有任何疑问了。

    岳红接着夏至和李夏,喜出望外。她和婆婆江氏张罗着将家里好吃的东西都摆了上来,田王氏也跟着里里外外地忙活,在夏至和李夏面前很是殷勤,一点儿也不敢摆姥姥的架子。

    过了几年好吃好喝,风吹不到日晒不着的日子,田王氏变得有些白胖起来。如果仔细打量,就知道田氏的好容貌并不是凭空来的,里面多少有些田王氏的印记。

    田家大舅不在家,大家谁也没提他。夏至知道,田家大舅是不怎么着家的。倒不是家里人管不住他,而是大家伙觉得田家大舅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只要他出去不惹祸,也乐得他不在眼前碍事。

    这个大家伙的意见里面,江氏占的比重比较大。

    田老头在家。他在夏至和李夏面前还摆着架子,从两人进门,他就端坐在炕上。不过谁也没在意,有岳红张罗着,当然不会让夏至和李夏难受。而田老头也只是端架子、摆脸色,但他跟李夏和夏至并说不上话。

    小天赐已经长大了不少。这孩子虎头虎脑的,岳红又有意让他亲近夏至,所以他就在屋子里围着夏至的腿转,一口一个姑、姑父地喊。

    这小孩子长大了一些,脸越发的长开了,长的像谁简直一目了然。田天赐长的不仅仅像岳红,但性子似乎随了岳红,小不点一个,嘴巴可很甜。

    钱大郎在这,田带娣也在。田带娣在这里一点儿都不见外,帮着招待起夏至和李夏来,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她跟田老头之间不说话,但偶尔会跟田王氏交言,有事说事。

    “……这生意啊,我们就慢慢做着,就是给后人打基础。”说到生意的时候,田带娣是这样说的。“……天赐过两年就让他念书,就进咱镇上的私塾,正好让他大舅教他。”

    这个大舅,指的自然就是夏桥了。

    田带娣说的不仅仅是自己的打算,岳红也是这样想的。夏至从夏桥那儿听说过,岳红一家子待他特别的亲热、殷勤,几乎方方面面都想给照顾到了。看来,他们早就这么打算了。

    别说是岳红这里,因为夏家连续出了两个秀才,夏家的孙女婿又是个举人老爷,包括大兴庄在内,临水镇方圆百里的人家都兴起了读书的潮流。

    对于这种倾向,夏至是喜闻乐见的。

    而具体说道田天赐,别说他是夏家亲戚家的孩子,还得管她叫一声姑,就算没有任何亲戚关系,只是乡亲,夏至也愿意看着他上进。

    所以她很痛快地应下来田带娣的话。

    “这就是二姨你一句话的事。要是天赐自己出息,往后~进府城,就让她奔我这个姑来就行。”

    田带娣眉开眼笑。岳红在外面也听见了,她更加心花怒放,忙就放下手中的活计进来给夏至磕头,然后还按着田天赐也磕了头。

    她们说的好,炕上的田老头却有些坐不住了。

    大家都不跟他说话,他也插不上话去,而且这满屋子还都是他看着别扭,却也奈何不了的人。尤其是她们三言两语就决定了田天赐的未来,而他在其中偏偏一句话也说不上。

    田老头心中气闷,就板着脸径自下了炕。他招呼天赐:“我大重孙,跟爷玩去。”

    田天赐答应了一声,脚底下却根本没动。

    岳红是心里有事的人。她平时带孩子很精心,特别注意不让田天赐和田家的人单独相处。实际上,除了岳红,田天赐被田带娣照看的时候最多。岳红的娘倒是愿意带外孙,不过她同时还得带孙子,有时候分不开身。

    田老头往外走,回头叫了田天赐两次,小娃都是嘴里答应的痛快,却根本不上他跟前去。田老头心中更添了怒气,认为田天赐是被夏至的富贵给迷花了眼。

    这几家子又有谁不是巴结着夏至,完全不把他放在眼睛里的呢!

    “……狗眼看人低!没老没小……都不得好下场,到时才现到我眼里!”田老头低低的骂着自己出去了。

    这个时候的雨已经停了,太阳也出来了。

    大家伙都模模糊糊地听见田老头在咒骂,不过他们都默契地当做没听见。

    田老头现在不能当家做主,也不敢再对家里的谁动手,日常只剩下唯一一个消遣,那就是咒骂。

    一开始田老头是当着面地咒骂,被岳红收拾了几回,田老头收敛了,却还在背地里骂,当着人面就是这种,能让你听见知道他在骂,却又听不清他骂的是什么。

    即便是到了这个地步,田老头这无论如何不让人舒坦的性子还是没改。

    江山易改禀性难移。田老头这辈子估计是改不了了。

    田带娣还是跟夏至,特别是李夏解释、道歉:“老糊涂了,就是看我不顺眼。我还总在他眼面前。他说啥我们就当刮风。”

    田带娣大字不识几个,但经历坎坷,竟是个相当看得透的人。

    田天赐在屋子里玩了一会就出去了。田带娣以为小娃是去厨房找岳红了,岳红却因为忙活没瞧见田天赐,也以为田天赐一直在屋子里头。

    出事的时候,还是岳红先听见了外面的叫声。

    “不好了,死人了……”

    乡下地方,即便房宅没那么浅,但声音却能传的很远。夏至在屋子里头就听见了这一声,她也吓了一跳。

    不是没见过死人,是因为这叫声听起来就不好,那肯定不是正常的生老病死。

    田带娣也是心里有事的人,当下第一个就找田天赐。她和岳红碰头,这才发现田天赐不见了。

    众人出了院子。

    离着这院子不远有几棵大槐树,附近住的人都喜欢在这扎堆说话。夏至赶到的时候,就看见田老头躺在地上,一旁站着钱大郎,远远近近地还有几个小孩子探头探脑,似乎是想走又舍不得,想靠近又不敢。

    钱大郎的怀里抱着田天赐。

    岳红上前就将田天赐给抱过来。

    田天赐呆了片刻,然后就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田天赐没有大事,就是稚~嫩的脖子上有发青的手指印。

    田带娣、田王氏和江氏等众人上前查看田老头。

    田老头还有气,但嘎巴着嘴,已经说出来话了。

    田老头被抬回来。钱大郎说了事情的经过。他被田带娣打发出门买东西,回来的时候正看见田老头带着田天赐和一群小孩子在一块。田天赐看见他,亲~亲热热地喊了声舅,然后就跑过来。

    可田老头却突然发了疯。他拦住田天赐,然后就掐住了田天赐的脖子。

    旁边的小孩子们都吓坏了。

    钱大郎说当时自己什么都没想,几乎是本能地摔下东西跑过去,将田天赐从田老头的手里救了下来。

    他救田天赐的时候推了田老头一把,然后田老头就躺在地下没起来。

    钱大郎说事情不论什么结果他都负责。如果田老头死了,他给田老头偿命。

    田老头还有口气,夏至说现在说什么结果都为时尚早。

    李夏叫人去请了郎中来。

    郎中看田老头,岳红、田带娣趁着这个功夫已经将田天赐哄好了,并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童言无忌,小孩子不会说谎。

    小孩子们也被找了来,夏至很快就拼凑出了事情的大概。

    原来田天赐跑出去跟小伙伴们玩,当时田老头就在旁边,还招呼他们过去说给他们吃糖。田天赐不乐意过去,但架不住小伙伴们受不了糖果的诱~惑。

    田老头将孩子们引到跟前,但拿糖出来的时候却非常吝啬。他只给他田天赐糖吃。

    小伙伴们觉得受到了欺骗,就好像有人说了一句什么“大孙子叫的挺亲,也不看看是不是他亲孙子”然后还学着大人的口气骂了田老头一句。

    那句话也不过平常,但对于男人来说却是天大的侮辱。

    田老头上了年纪,却并没有老年人和长辈该有的涵养。他立刻就骂了回去,还不分青红皂白,把一众小孩子都骂在了里头。

    小孩子们不甘示弱,你一句我一句的。

    “老狗,你睁开狗眼看看,他长的像你傻孙子不?”

    田老头虽然嘴硬,但一双眼睛却忍不住盯住了田天赐看。

    等到钱大郎出现……

    亲情血脉,其实是瞒不了人的。

    或许是长久以来那些一点一滴的疑惑终于汇聚成流……

    田老头对田天赐是下了狠手,如果不是钱大郎救的及时……

    岳红、田带娣痛苦,因为田天赐平安,也因为钱大郎。

    郎中给出了他的诊断,田老头是中风。钱大郎是推了田老头一跤,但田老头并没有什么外伤。

    田老头躺在炕上。他虽然不能动,不能说话,但一双眼睛却睁的大大的,似乎是非常不甘心。他就这样一直熬到了晚上,在新的一天即将到来的时候,终于没了气息,但那一双恨毒的眼睛却一直睁着,不肯闭上。

    善后的事情并不麻烦。

    衙门里仵作来验尸填了尸格。田老头身上没有明显的外伤,仵作的结论和郎中一样。至于钱大郎推了田老头一跤这件事自然是瞒不住的。

    不过田老头平时脾气古怪,岳红,甚至田王氏对外都说他老糊涂了,说话做事得罪人让人别跟他计较。

    所以,田老头突然掐田天赐,这也就有了理由。

    钱大郎是为了救田天赐。衙门里人申斥了钱大郎,田带娣拿钱打点,衙门的人也就走了,让田家人正常办丧事就行。

    田老头被停在灵床~上,田家大舅才姗姗来迟。他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大概,进来就找钱大郎,喊着要将钱大郎打死。

    钱大郎站着没动。

    田带娣挡在了儿子的身前。她很镇定地对田家大舅说,要打就打她。她死了,绝不让人找田家大舅的麻烦。

    田家大舅混,但他举着拳头,愣是没有落在田带娣的身上。

    长姐如母。他们还小的时候,田带娣总是将这个弟弟背在背上。

    或许是还有一丝良心未泯吧,夏至想。

    田老头并没有在临水镇上发丧,岳红做主,转天就买了棺材将田老头装殓了送回靠山屯儿。就像祖祖辈辈的靠山屯儿人一样,田老头被埋进了山里。

    从此同住山间,不知道那些被他丢去喂狼的女儿们会不会来找他。他倒是不担心会寂寞的。

    葬了田老头,田王氏在山间着了风,回来身子就不大好了。岳红将田王氏留在靠山屯儿,雇了人照看,按月送米粮零花。

    田家大舅和江氏都没留下陪田王氏,他们还是跟着岳红回到了临水镇上。

    又过了半年左右,田家大舅爬小媳妇的墙头失足跌断了腿,从此就瘫在了炕上。江氏照顾田家大舅任劳任怨。田家的日子彻底平静了下来。

    当然,那是以后的事了。

    田老头的丧事就是按照当地风俗办的,作为外孙女的夏至还是回到了大兴庄。

    夏老爷子对田老头的死唏嘘了一番,有些话他没说出来。

    都说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他还以为田老头会很长寿,他得走在田老头的前面。

    夏老爷子是个善良人,田老头这一死,他对田老头的那些疙瘩就都消解了。他还跟夏至说,让夏至能帮则帮,让田家人的日子好过些。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夏至早就这么做了。

    田家人已经自立。

    至于田老头的死因,大家都说是田老头那不肯饶人的脾气性格所致。

    过了田老头的一期,江氏带着大宝、大丫和二丫来大兴庄串门。

    主要是大丫和二丫来大兴庄串门。

    田老头死了,还有之后岳红的一应安排,江氏都没有提出任何的异议。不过她跟田带娣说了,她想跟两个闺女走动。

    没了田老头,田王氏也不能再拿捏谁,江氏觉得她以后跟两个闺女走动就是寻常的亲戚走动,不会给两个闺女家里带来任何麻烦。

    至于还有个田家大舅,江氏自信她还能管得住。

    田带娣就将江氏带到了夏至的面前。

    江氏对夏家,对夏至一直非常感激。她当着夏至的面也把话说明白了,就是她做娘的想闺女。

    夏至想了想,也就点了头。

    大丫的亲事是夏家人给操办的。二丫的亲事也是一样。夏至给二丫找了个府城的小生意人,家里的日子颇为过得。

    大丫已经生了个小闺女,据说在婆家很是勤劳贤惠,对先房撇下的孩子也很好。这几年的时光,大丫已经被婆家人调~教、熏染,身上几乎看不出田家人的痕迹了。

    当然,她也终于知道了好歹,明白夏至的安排是她这辈子能遇到的最好的事。

    二丫还是有些左性。大家都是捧着夏至说话,唯独她不肯,她女婿给她使眼色还被她给瞪了回去。

    不过二丫也是个勤劳的小媳妇,虽然在婆婆面前不大会来事,但她是一心跟着女婿过日子,她婆婆也不跟她计较。

    二丫的女婿虽然是小生意人,却并不善言谈,脾气特别好。他跟二丫在一块是两个闷葫芦,倒是和和睦睦。

    天道幽远,不论什么样的男(女),这世上总有那么一个女(男)和他(她)相配。

    江氏给夏老爷子、夏老太太磕头,说夏家对她们母女的恩德,她们几辈子做牛做马都报答不来。夏老爷子和夏老太太都说大家是亲戚,江氏这样就太外道了。

    江氏说她说的是真心话。

    她们是亲戚,但夏家能帮到这个地步却是少有的,这还不说之前她们把夏秀才一家给祸害的事呢。

    到最后,江氏就说到了田大宝的头上。

    “……我还能有啥可求的,我也没啥好计较的,就是大宝这样……,他媳妇也跟我说了,肯定好好照看大宝,给大宝养老送终……”

    岳红这样说,但江氏终究是不敢全信的,她想要夏家一句话。

    “岳红姐这么说了,她能做到。”夏至就说。

    夏老爷子心底里叹气:“你放心,大宝将来……还有咱们这些亲戚呢……”

    江氏彻底放了心。

    江氏重新跟两个闺女走动起来,这就触动了田带娣的心思。

    田带娣和田氏商量想找到她们的大姐。

    其实,田带娣搬到大兴庄,自打她们的日子好过起来,她就没断了打听大姐田招娣的心思。

    临水镇上人来人往,田带娣没少托人。然而田招娣依旧渺无音讯。

    田老头和田王氏都只能说出大概的村落名称,但大山里头的村落名称一般都没什么创意百里之内就能有两三个靠山屯儿,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田招娣终究嫁到了哪里,他们也不关心。

    田带娣再提出这件事,而且是郑重其事的,田氏就跟夏至说了。

    “娘,你是啥意思?”夏至问田氏。

    田氏一开始略微有些扭捏,到最后也放开了。“以前顾不上,现在咱都过好了,找到你大姨,咱也能帮一把。”

    顿了顿,田氏又说:“我现在总梦见小时候跟你大姨和二姨在一块……”

    难得田氏有这样感性的时候,夏至答应她会出力。

    夏至出力,就是李夏出力。钱和人铺开来,再难办的时候也好办起来。

    但寻找田招娣依旧困难重重。

    当他们终于得到确切的消息,却并不是好消息。

    田招娣已经没了,她死的时候还不到四十岁。

    田招娣是难产死的,她给婆家留下良儿两女。

    田招娣嫁的时候年纪已经不小,这么算着,她在婆家连十年都没活过,那些年几乎都在生孩子。大家都知道,那种环境中的女人生孩子根本不能耽误干活。

    田带娣和田氏都哭了。

    如果她们能早一点儿找到大姐……如果当初她们的大姐没有被卖到那样苦的地方……

    时光不等人,有该做的事就要趁早。最好一开始就不要错。

    钱大郎最后还是过继了钱二郎的一个儿子。不过那孩子还是养在他父母的身边,不过是常常来住姥家。

    钱大郎一生没娶,岳红也没有再生育。

    钱大郎过世的时候,就是过继的孩子打灵幡、摔丧盆。田天赐跟着忙里忙外,选地头、挖墓坑等事他都在前头张罗,他还亲自抬灵,哭的比过继的孩子还要伤心。

    实际上,这些年来,他比过继的孩子跟钱大郎还要亲近。

    田大宝活的很长,最后无病无痛,是正经老死的。那个时候岳红已经没了,田天赐将丧事办的很体面。

    按照当地的风俗,田天赐将田大宝的灵柩送回靠山屯儿跟祖辈们葬在一处,并要打开岳红的坟墓,将两个人合葬。

    据当时下葬的人说,岳红的棺材已经腐朽了,他们透过缝隙能看到里面的衣冠,却好像并没有尸骨。当然也有人说他眼花的。

    进山里干这种活计,主家都会先招待一顿好久。那人估计是酒喝多了,所以才会眼花。

    但这种传言却并没有因此就消散。

    有人还说,当初钱大郎的陵墓就是田天赐带着人亲自挖的,他似乎故意将坟墓挖的很大。

    钱大郎死后一年,岳红就没了,也是田天赐亲自带着亲信的人下的葬。

    有人说,田天赐只是送了一具装着岳红衣裳的空棺材到靠山屯儿,而岳红的尸身却被他趁夜挖开钱大郎的坟,将两人合葬在了一起。

    这种事田天赐一个人干不了,自然得有亲近信得过的人帮忙。

    传言流传的很广,被人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但也有较真的人说是胡说,因为其中有不少的破绽。

    不过在那之后很久,临水镇周围都有一种说法,这里有一户田家人,他们应该是姓钱的。

    田家的人自田天赐起,就不再回靠山屯儿。他们在临水镇落户,就近寻了一块墓地作为家族的坟茔。

    岁月悠悠,真~相或许已经流失在历史的洪流中。后代人们已经不再追寻什么真~相,他们很喜欢这些传说,并为此着迷。

    **

    番外一完

    这就是田家这条线的结局了。

    还会有番外送上,久别了,亲爱的读者们n(*≧▽≦*)n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瓜田李夏相邻的书:御妻无术每次我都是贱受甜妃要爬墙,魔君快走开!病症记录二狗子,朕心悦你我替你妈再爱你一次快穿之反派专业户重生之师父虐我千百遍GL大师请自重:奴家不开光逆袭的一百种路线慢春风华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