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番外五

【书名: 瓜田李夏 正文 番外五 作者:弱颜

强烈推荐:末日刁民奶爸的文艺人生重生当军嫂我家萝莉是大明星修真归来六十年代白富美六零小娇妻娘娘不想活     这些年夏至虽然没回来过,但是小树儿却回来过两回。因为他小小的年纪就离开家,跟在了夏至和李夏的身边,所以无论是夏桥和孙兰儿两个,还是夏秀才和田氏,大家在看到小树儿的时候都不免多了几分慈爱。

    看小树儿跟夏至说话,夏桥就走过来揽住了小树儿的肩膀。

    “好像比上回看见的时候又长高了。”夏桥说。

    小树儿嘿嘿笑:“哥,我比你高。”

    “是啊。”夏桥感慨地点头,“长大了。”

    夏桥看着小树儿的目光很是欣慰。实际上,夏家人都没想到小树儿会出息成今天的样子。

    “十六会教导人。”夏桥和孙兰儿都说。

    他们说着话,后院就过来人告诉他们,说是七月和她女婿吴春林来了。

    夏至就将几个孩子都交给孙兰儿和奶娘们照看,她自己和李夏、夏桥、小树儿、小树儿媳妇几个往后院来。

    七月和吴春林迎了出来。七月脸上有些讪讪的,吴春林很恭敬地给夏至和李夏行礼。

    小树儿是见过吴春林的,就上前笑嘻嘻地叫五姐夫。

    大家寒暄着到后院上房坐了。

    夏老爷子刚才歇了半晌,这会又很精神了。大家说话,夏至打量七月和吴春林。

    或许是因为发福了的缘故,七月的模样有些变了。白白胖胖的七月一看就是生活的不错。吴春林文质彬彬的,不像是个庄稼人,倒像是个读书人。

    吴春林也读过书,因此几次都没考过童生试就专心务农了。有李夏和夏至在场,吴春林显得有些拘谨。但大家聊着家常,吴春林说话很是周到有礼。

    这个吴春林确实比七月强很多。

    七月还是跟从前一样并不善于言谈,沉默了好一会,她才干巴巴地跟夏至说话。

    “四姐,你好些年没回来了。”

    夏至笑了笑:“是啊。大家伙的变化都不小。七月,你过的咋样?”

    “就那样吧。”七月说,似乎对自己现在的生活还不大满意。

    夏至给李夏使了个眼色,然后就从东屋出来。男人有男人们的话题,女人也有自己的话题。

    七月也跟到西屋来,夏老太太、夏三婶带着夏林媳妇张罗茶水点心。

    夏家的孙女们如今都是客人了。回到娘家来,她们都不用做这些。

    七月并不多问夏至的寒温,她一屁~股坐下之后就开始吃喝,还很自然地支使夏林媳妇去给她煮红糖水荷包蛋。

    “给我煮老点儿,我不像他们别人爱吃溏心儿的。”

    夏林媳妇飞快地看了众人一眼,就答应着出去了。

    “七月的脾气还跟小时候一样。”夏至笑着说。

    七月听不出夏至的褒贬来。她的世界显然是只围着她自己转的。因为刚才夏至问了她过的怎么样,所以七月就打开了话匣子。

    “……老实头一个,说一说才能转一转。啥事都听他爹娘的,没个刚性儿。干啥啥不行。”

    夏老太太听不下去。

    “七月啊,不是奶说你。奶也是为了你好。该你干的活你也多少干点儿,别啥事都支使你女婿。他一个大男人,总不能做个锅台转儿。外头的事还不够他忙活的!你女婿孝顺,可也没亏待你。你公公婆婆对你就算不错。”

    七月哼了一声:“反正你们都向着他。”

    “奶这么说你,那不还是为了你好。”腊月不高兴了,“七月姐,这也就是老吴家人都老实,换个人家,人家不一定能容你。”

    “他谁敢不容我。我还不容他呢。”七月虽然这么说,但声气却缓和了下来。她竟是有些惧着腊月。

    “就是个庄稼汉,啥出息都没有。我不屈的慌!”七月低声说。

    就算吴春林是庄稼汉,可七月不也是庄稼人吗。七月到底对自己的身份有怎样的误解?!

    夏至本不打算说什么。可她想了想,还是问了七月一句:“七月,你难道不是庄稼人的闺女?”

    七月就有些愣住了:“我咋是庄稼人的闺女?”

    “你咋不是庄稼人的闺女。”夏至淡淡的。

    七月盯着夏至,慢慢地脸色就变了。

    夏至也不再搭理七月,只跟夏老太太众人说话。众人也没有理睬七月。

    七月坐在那里发呆,脸上变颜变色的。好一会,她的脸上突然堆出笑容来。

    “四姐,我是你妹子。有你在,那我、我咋能是庄稼人呢。还有我小叔,我大伯,我大桥哥,听说小树儿都是个官了。”

    难得七月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软话来。

    看来七月养成如今这幅模样确实是有仗势的。而且能够这么快就转换了脸孔,七月这也是习学了不少的生存技能啊。

    “可你还是你。”夏至不客气地说,她从来就不喜欢自己什么都不是,却偏偏仗势欺人的人。

    七月脸上灰灰的,大家只当没看见,都只顾自地说话。这个时候,夏林媳妇端了个托盘,里面是几碗荷包蛋。夏林媳妇模样并不是十分出色,可是显然心里有数,很会来事儿。

    夏林媳妇端了荷包蛋先让夏至,按照次序才让端给七月。

    七月似乎就在炕上坐不住了,她从炕沿上起身接了荷包蛋:“……小林子媳妇挺能干……”似乎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往后,七月就不像先前那么嚣张了。

    腊月背地里就说:“七月眼睛里没人,还是得我姐收拾她。”

    傍晚的时候,夏二叔一股人果然到了。

    夏二叔、夏二婶几个是和张家老夫人一起来的。他们各自坐着大车,在大门口的时候,夏二叔还跟张家老夫人差点儿撞上,因为他抢着要在张家老夫人之前进门。

    张家老夫人的脸上很快地闪过一丝厌恶。她没有跟夏二叔抢,而是往旁边让了让,并且停住了脚步,让夏二叔先进门。

    这时夏至正好站在外屋,将这一幕看的清清楚楚。

    夏老爷子和夏老太太也看见了。夏老爷子就皱眉,遥望夏二叔的眼神非常的恨铁不成钢。

    夏二叔却似乎没有觉察这些一样。他快步走过来,很亲热地跟夏至、李夏、小黑鱼儿、小树儿等一众人招呼。

    夏至不由得微笑,因为夏二叔的态度有些别扭。夏二叔既想表现的亲切,同时还想端着架子。夏至他们虽然是晚辈,但回到夏家,还真没有人跟他们端架子。夏二叔的架子其实也端不大起来,结果就是表现的不伦不类的。

    夏老爷子脸上有些纠结,最后终究还是在一众人面前给夏二叔留了脸,并没有直接呵斥他。夏老爷子只跟夏二叔和夏二婶说:“亲家来了,你们慌慌张张的,也没个礼,像啥样。”

    张家老夫人这个时候正好走到近前,听到了夏老爷子的话。

    大家相互见礼,张家老夫人并不敢受夏至和李夏的礼,只侧身让开还礼。在跟小黑鱼儿说话的时候,她还赶紧让张坊和五月给小黑鱼儿磕头。

    不论内里如何,就是这人前的一应礼节,夏二叔他们就输了张家老夫人一大截。

    大家进屋落座,张家老夫人又让自己牵着的一个小姑娘,也就是五月和张坊的闺女给夏至磕头。

    “这是你姨,在家的时候你不是张罗要来见你姨。”张家老夫人对小姑娘说道。

    小姑娘给夏至磕头喊姨,然后就依偎在张家老夫人的身边,还偷看夏至。这是小姑娘好奇。夏至暗笑,估计张家老夫人之前跟小姑娘说过自己。

    夏至也打量小姑娘。

    五月这闺女长的很秀气,五官跟张坊有七八分的相似,身量还没长成,但腰细腿长,将来肯定是个漂亮姑娘。小姑娘的话不多,依偎在张家老夫人身边显得很是乖巧。

    人都说张家老夫人很宠爱这个孙女,但小姑娘显然被教导的不错。大家跟她说话,她虽然有些腼腆,但应对的都很有礼貌,除了五月喊她的时候。

    即便是在夏家,即便是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小姑娘也没掩饰对五月的冷淡,甚至是厌恶。

    五月回到娘家,看屋内自家人这般威威赫赫,自觉有了靠山。她就跟张家老夫人说要带着闺女出去玩玩。

    “外面冷。”张家老夫人就说,然而却没有驳回五月。她只和颜悦色地问孙女,“蓉儿,跟你~娘出去玩不?”

    小姑娘连连摇头,看都不看五月一眼:“外头冷,我陪着奶。”

    张家老夫人就笑了。孙女不愿意,那当然不能强迫孙女跟五月出去。张家老夫人很宽容地对五月说:“你自己出去逛逛去吧,孩子我带着。”

    然后,张家老夫人还对众人说了一番话,大体的意思就是五月年轻,还不大有耐心,而她这孙女生来就单弱,只有她尽心抚养,那也是对儿孙的一片慈心。依着张家老夫人说来,她对五月是相当体恤的。

    “娘,你总有理。”五月话中带着刺。毕竟是今天这样的日子,夏至、小黑鱼儿他们都是远道而来,五月就是满心的委屈,也不敢当着众人闹起来。

    当然,五月这样做可能还是因为她自己清楚,就算是闹起来,她也占不了便宜。

    这些年了,五月其实还是有些被张家老夫人给治服帖了。

    张家老夫人解释了他们晚到的缘故。

    “老爷子办寿又不接礼,外头都不知道是哪天办。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还是五月告诉我的日子。原来说正日子是明天,我就安排他们俩今天一早过来。不成想亲家两口子今天去了,说老爷子身子不大舒坦,日子改到明天。这我能不信!后来还是家里管事的给我提醒儿,说要改日子那也早就应该改了,亲家两口实在是出于情理之外!我妇道人家的见识,就算是真改了日子,我们早来一天,那也是我们的诚心。”

    夏二叔早已经躲出去了,夏老爷子的脸色发红。

    可夏老爷子也不能替夏二叔圆这个谎。

    “……这么大岁数了也没啥正形。亲家太太你也知道他,别和他计较吧。哎,我这老脸跟着无光。”夏老爷子这般说,心里也是气急了。他跟这个二儿子可真是借了不少“好光儿”。

    张家老夫人何等厉害,那是得理不饶人的。但在夏老爷子面前她却并不这样,将话说破,她就不再提了。

    而五月得机会离开了张家老夫人面前,立刻就跟夏至、小树儿媳妇、月牙儿几个倒起了苦水。

    五月没提晚到的事,只说这些年张家老夫人如何管束她,苛待她,给她气受,还说张家老夫人调理的她亲闺女恨她。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五月本来想将她自己的问题扩大到普遍婆媳的问题,赢得夏至等人的共鸣和同情,不过说到一半她就反应过来。

    她自己是真的有婆媳问题,但夏至、月牙儿、小树儿媳妇、腊月,甚至夏林媳妇却没有这样的问题。

    夏至、小树儿媳妇、田觅儿、腊月这几个都不跟婆婆在一处住着,何等的逍遥自在。月牙儿的婆婆待月牙儿就跟亲娘似的。夏三婶最老实的人,从来没跟媳妇红过脸。

    还有孙兰儿,早年间也受过田氏的辖制,可夏至向着孙兰儿,从不肯让孙兰儿吃亏。而这几年田氏也变了不少。就算是田氏,也没有张家老夫人那么厉害,那么不待见儿媳妇。

    其他的姊妹们就算也有不如意,也不像她似的被婆婆这般磋磨。

    五月寻思着,不由悲从中来。

    “我的命咋就这么苦。”

    夏二婶正好进来,就蝎蝎螫螫地让五月别哭。“你这肚子里又有了一个,这回得好好地养胎。”

    五月听了,果然就收敛了悲声,脸上也露出希望的神色来。

    原来五月又有了身孕。

    “这一胎肯定是个儿子。”夏二婶十分笃定地说。

    她们的打算,还是母以子贵。如果生了儿子,五月这回可要紧紧地把在自己的手里,那样就能反过来压制张家老夫人,做张家的当家人了。

    夏二叔他们去五月家确实有事,因为五月偷偷捎信儿给他们说自己怀~孕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瓜田李夏相邻的书:御妻无术每次我都是贱受甜妃要爬墙,魔君快走开!病症记录二狗子,朕心悦你我替你妈再爱你一次快穿之反派专业户重生之师父虐我千百遍GL大师请自重:奴家不开光逆袭的一百种路线慢春风华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