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调戏不成

【书名: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 第6章 调戏不成 作者:璧坐玑驰

强烈推荐:锦桐网游之位面至尊主播六零时光俏最强医圣都市之最强纨绔仙植灵府半个丧尸来种田     之后沈思辰真的一直跟着他,吃住同行。

    薛洛璃觉得这臭道士真的讨厌极了,年长他不过三四岁,从前就爱以兄长语气教训他,对他处事阴毒极不顺眼。每次作恶正爽时,总有这沈思辰横插一杠子。如今脾气越发好了,直接把自己当他爹。

    他挑着看得顺眼的小店,尝当地特色点心小食。如果不合口味,偏辣偏咸他便会笑语晏晏掀人桌凳,而沈思辰总能在他发作前敏锐的察觉他的意图,按住他作恶的右手,夹起盘子里的香酥龙虾卷给他灌下去,辣的他眼里浮起一层蒙蒙水雾,看上去难得的温良恭俭让。

    往来了两三回,薛洛璃深知只要有沈思辰在,自己占不到便宜,便暂时不再想做这乡野一霸的事情。

    打不过你,了不起死了。

    江陵繁华,外地商旅居多,酒楼佳肴众多,烟花之地更是少不了。薛洛璃要去妓院,沈思辰也无异议。

    嘿,自古至今哪有道士进花楼的。薛洛璃嗤笑,沈思辰自幼修道根骨极佳,故而年纪轻轻便惊才绝世,修仙界各派至尊提起此人的赞不绝口滔滔不绝真是听都不要听了。

    也就这会儿能嘴硬了。

    当地名声最大的花楼名醉仙居,江陵城东大道尽头,方位极好找。薛洛璃与沈思辰还没走到正门,迎面扭来几位嬉笑的姑娘,眨眼间拉着他们一人一只手,道:“公子来玩啊,想要什么样的姑娘!”

    “公子可是本地人?是想品酒聊天论诗听琴,过夜出楼都行啊!”

    薛洛璃沈思辰被突然袭来的脂粉味熏的有些迷糊,还没回过神来已经被架入了醉仙居。他们走过来时城内繁华喧嚣,楼里更是一片歌舞升平,觥筹交错。

    老鸨模样的女人迎了上来,笑着问他们需要那种消遣。

    薛洛璃已然忘了此行是为了看沈思辰的笑话,自己先紧张了起来。他从未与女人有过这么直接的接触,对这烟花温柔乡更是毫无经验。只能强装思考,装作不是第一次来的样子,偷偷观察十步外的员外乡绅如何言行,轻咳一声,道:“我要你们这最漂亮的姑娘,今晚陪老子我过夜。”

    老鸨摇着扇子猛点头,这算什么要求:“公子请放心,我们这的姑娘都是最漂亮的。”

    薛洛璃转过头,问道:“你呢?”

    沈思辰依旧不慌不乱,道:“我跟着你。”

    薛洛璃奇了:“我要和姑娘上床你也跟着我?你这道士六根不净啊!”

    沈思辰微笑:“我心如秋潭浸明月,不为浮尘所扰,无妨。”

    薛洛璃看他轻飘飘的一句说的认真,全无羞涩窘迫之感,倒显得自己张牙舞爪是个笑话了。用手拨开沈思辰嚷了句让路,径直往里冲,可到底是第一次来这人声攒动酒色生香之所,不知该往何处去。

    楼里的姑娘们也少得见到这样俊美灵动的公子,三五成群的又挤了过来,在薛洛璃身上又摸又蹭,吓的他涨红了脸猛地甩手声音颤抖地吼了句离老子远点,不知是羞是怒转身拔腿就跑。

    沈思辰眼神一直落在薛洛璃身上,看着他霸道的推开自己跑进去,又急火火的跑了出来脸上泛着少有的红霞。微微颔首道了句抱歉,沈思辰也跟着走了出去。

    真是荒唐。

    薛洛璃像是被恶犬撵着狂奔了百步,气息不稳两腿发麻了才停下,扶着路旁一颗大树呼呼喘着粗气。一只温暖宽大的手掌抚上了他的背,轻轻拍着替他顺气,除了四周草木清香之气,还有一丝丝沾染上的脂粉气。

    “薛洛璃,你何时才能不闯祸。”

    薛洛璃大口喘气深呼吸,总算调整了过来。他面对沈思辰,仔细的端详这张脸,与从前没什么差别,月光打在他身上如同仙气萦绕,更成熟更美,更让人讨厌了。

    “沈思辰道长,你遇到的所有堕落之徒,都要去管上一管吗?”

    “天道轮回,因果障业诸多,只求顺遂我心。”

    “那方才道长为何落荒而逃,那么多姑娘等着你顺遂内心呢。”

    沈思辰又笑着摸摸他的头,仿佛已是一种习惯。

    “嗯,我心里明白。”

    薛洛璃听不懂,道:“道长,你是要当我爹啊。”

    “我会一直陪着你。”

    他们俩现在说的是一件事吗?

    从前薛洛璃一开口说点什么沈思辰要么笑而不语,要么满口道义正邪,说的全是他听不懂的话。现在更好,两个人的对话偏生的跟有第三个人在场似的,全然浪费口舌。

    “老子困了,回去睡觉!”

    这几日薛洛璃沈思辰皆同塌而眠,沈思辰温柔的笑着说银钱不足需省着些用时,店老板看的眼睛发直连忙提出优惠价钱两间房,果断被拒。

    薛洛璃心里明镜似的他是怕自己半夜里卷铺盖跑路,没办法付钱的是大爷他认。幸亏此地富庶繁华连床榻都大一圈,两个成年男子睡在一起倒也不挤。

    薛洛璃本意是想给沈思辰惹麻烦的上蹿下跳了一整天,结果人没惹到自己倒是累的结实。飞身上榻脑袋沾床,一会儿就呼噜声起睡熟了。

    沈思辰听着耳畔逐渐平稳的呼吸声,睁开双目,直勾勾的盯着薛洛璃。

    他不知薛洛璃遇到了什么灾祸,为什么和过去完全不一样,就像薛洛璃不知道他的眼睛为何复明一样,他们之间不知道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多到难以理清最初混乱的起源。

    轻声叹:“我会管你的,不再让你作恶。”

    “我会一直看着你。”

    去往广陵的路上,薛洛璃听沈思辰说起了凌澈的事。

    天宸殿上一任家主无子女,便过继同宗之子凌澈悉心栽培。凌澈在天宸殿修习了数年出落的出类拔萃令人瞩目,虽修行法力不是顶尖,但为人谦和大度,有着出众的笼络人心手腕加之与生俱来的亲和力,与当下各大修仙名门术士关系都不错。

    凌澈重罚薛洛璃扔出天宸殿不久,上任家主离世,凌澈便接管了天宸殿。何时相聚商谈,何时消遣娱乐,何时镇狩邪魔,凌澈都能在世家大族前说的上几句。

    天宸殿立派历史不长,在上一任家主之前并不算十分耀眼,自凌澈参与家族经营后,天宸殿已逐渐靠近修真名门核心。

    嗯,凌澈善于人心之道,他早就知道的。

    沈思辰得知薛洛璃一心一意要回广陵天宸殿的时候是震惊的,他那张云淡风轻温柔如月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不可置信的惊讶表情时,薛洛璃忽然觉得让他跟着也是一件挺好玩的事。

    当初薛洛璃耍诈重伤沈念星毁沈思辰双眼,须知玄灵城属修仙界数百年名门且沈念星沈思辰风评极佳,竟然被一个邪门祸害的小流氓残害至此,一时修仙界各派愤愤不平,纷纷要求天宸殿给个说法。

    凌澈素来重视门派名望,人心向背,也未姑息徇私。薛洛璃当着众人的面在天宸殿羽化台上受刑,并被散去了全身灵力,赶出了天宸殿死生由命,此事也就此尘埃落定。

    世人不知道的是,重伤是真,散灵则假。

    薛洛璃不怪凌澈对他狠,他知道凌澈会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对自己更狠。世间哪有仅凭手腕巧舌便能左右逢源往来世家之人,凌澈不过是用自己磨平旁人的尖锐,用一身伤痕换来的今日地位。

    他都明白,所以他不怪凌澈。

    只想回天宸殿与他报个平安也好,了了一桩执念也好,告诉他我命犹在,无需介怀。

    有了沈思辰出门方便了许多。两人一路兼程,可真到了广陵,薛洛璃仿佛有了些近乡情怯的意思,话越发少了。沈思辰不知他心中所想,也不出言打扰他,只陪着他在这城内闲逛。

    薛洛璃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拍脑袋道:“道长,刚刚我们路过的西街上有一家酒酿小圆子,你去给我带两碗吧。”

    沈思辰不解:“为何带两碗?”

    薛洛璃眯着眼睛故作深沉:“总不好让你看着我吃,这点礼仪我还是懂的。”

    那还不是我付钱成全你的礼仪。

    沈思辰也不驳他,道:“我去买,你在这等?”

    薛洛璃点点头,拍拍沈思辰的肩让他放心:“我在这都呆了多少年了,还被拐跑不成?”

    沈思辰细想也是,再三叮嘱不可闯祸不可造次,否则就地一碗麻辣烫给他灌下去。听得薛洛璃保证后方才离去。

    沈思辰并非第一次来到广陵,修真盛会云游镇狩时他都曾造访此地。可到底不是常驻,广陵城内水系颇多弯弯绕绕,他按照薛洛璃所描述的地方方圆百步都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薛洛璃所说的那家酒酿圆子店。心想莫不是薛洛璃记错的方位,再问问广陵人仍是无果。

    兜兜转转了半个时辰,沈思辰两手空空的回到与薛洛璃约定的地方。

    只是回去一看,哪还有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相邻的书: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我的药呢![快穿]星际第一育儿师[快穿]花枝乱沌情陷好莱坞GL重生之一世为谏舌尖上的学霸余味别闹,我还嫩福气满堂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卫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