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不速之客

【书名: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 第10章 不速之客 作者:璧坐玑驰

强烈推荐:六零时光俏最强医圣至尊主播都市之最强纨绔网游之位面仙植灵府锦桐半个丧尸来种田     凌澈喜欢抚摸薛洛璃的头发,乌亮蓬松柔滑带着暖洋洋的气息。

    薛洛璃喜欢吃酒酿圆子,凌澈则喜欢在他吃酒酿圆子的时候揉摸他毛茸茸的脑袋。

    某个风和日丽的清晨,薛洛璃在练习场偶遇几名女弟子,正围着几只小奶狗又抱又亲。薛洛璃好奇走近前看,那几位少女把小奶狗抱在怀里又摸又亲脸上尽是慈爱的表情,薛洛璃脑子里砰的一声像是撞开了什么门,忽然间就顿悟了。

    凌澈又来揉他的脑袋,薛洛璃第一次出声抗议:“凌澈你不要再像摸狗一样的摸我行不行。”

    凌澈拒绝:“你哪有狗听话,顶多是一只小野狼。”

    凌澈很坚持这项诡异的癖好,薛洛璃无计可施。虽然不高兴他摸脑袋,只能每一次都脸阴阴的让他得逞,看上去无比乖巧。

    除了凌澈,还有谁会这样揉他的头。

    薛洛璃想了想,不知道该怎么对凌澈说清楚现在他和沈思辰的状况,连他自己都没弄明白,于是换了一个问题:“沈思辰的眼睛好了,你知道吗?”

    “你见过他了?”凌澈一怔,又道:“你可与他争执了?”

    “呵,我倒是想和这家伙打一场,奈何技不如人。”

    薛洛璃粗略的将邕州凌门,江陵城遇沈思辰,和他灵力殆尽这两日才见好的事对凌澈说了一通,至于沈思辰与他说的那些话他大多没听懂也记不全了并未细说。

    凌澈一边听着薛洛璃轻描淡写那些生死瞬间神色越发凝重,听到他一心想回天宸殿更是一阵感慨酸涩苦楚涌上心头。

    轻轻捏了捏薛洛璃的脸,凌澈柔声道:“记住,不要和任何人提起你曾经到过邕州的事。”

    “为什么?”

    “方才的谈话你也听到了,虽然此刻平了众人的疑惑,到底只是因为证据不足没有目标。可你若被人揪了出来,那便是个靶子。”

    “呵,好笑,我怕他们?”他真杀人放火尚且不怕人寻他,没做的事他会怂?

    “洛璃,听话。”

    “……哦。”

    薛洛璃撇嘴不屑,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消沉。凌澈对薛洛璃的死而复生既感慨又狂喜,历经艰辛才重聚实不该如此沉闷。

    纤长手指抓住薛洛璃的脑袋扭回来强迫他与自己对视,凌澈继续刚刚的话题,调侃道:“还有谁摸过你的头,嗯?不会是沈思辰吧。你倒是乖巧。”

    “说了技不如人,我没办法。”

    “看来这些日子你们的关系一日千里,你们不该是私仇宿敌吗?这倒是为什么?你对他做了什么?”

    什么叫我对他做了什么?薛洛璃又吼了起来:“我什么都没做,那个臭道士趁人之危!待我完全复原你看我……”

    “洛璃!”凌澈连忙打断他,伸手捂住他的嘴,“之前的事还没教训吗!这次回来了乖一点,不要再去招惹他们了。”

    他冤枉,虽然他不良记录太多但是他这回真的什么也没做。

    薛洛璃奋力挣脱凌澈的手分辩:“是他惹我不是我惹他!”

    “他惹你做什么,看到你应该转身就走才是。”

    “…………”

    薛洛璃顿时觉得今日很有必要索性和凌澈把事情都理理清楚,正要开口,忽然听到一阵细微的脚步声渐渐靠近,两人立刻噤声,警觉的盯住那扇门,脚步声越来越清晰,停在了门外。

    “宗主,有位仙友递了名帖前来。”

    呼,原是天宸殿侍从。

    “何人?”

    “玄灵城沈思辰道长。”

    凌澈惊讶,这接二连三的事情搅得他迷糊。扭头一看薛洛璃似乎比他还惊讶,只好先提了声音吩咐道:“你把沈思辰道长一并请入挽花阁,我立刻过去。”

    侍从接了命令离去,凌澈沿着门缝朝外探去确认屋院内外无人重归寂静。

    凌澈转身看了一眼瘫坐在椅子上的人,无可奈何无计可施摇摇头叹息:“希望不是你这祸害把人给引来的。”

    薛洛璃坐得舒服,嬉笑道:“我真的没搞明白,不如你替我搞搞?”

    搞什么搞?凌澈敲了他的头,招来一声嗷嗷嚎叫,用少有的沉稳严肃语气道:“你待在这里哪都不许去,千万不要让人察觉了。我去把挽花阁的人送走就回来找你。”

    “那个白修羽今晚不是要留下来,会不会被他发现了?”

    凌澈没有回薛洛璃的话,再与他扯不清楚就真会招致疑虑了。索性直接把人扔到床上盖好被子匆匆离开,如此正式的场合主人离席太久确实有失体统。

    沈思辰站在挽花阁外的回廊上,看着石阶下流水落花出了神,立于风中衣袂飘飘的样子,颇有一种乘风而去之态。凌澈赶过来时看到这一幕先是出了神,果然修为有成仙人之姿,反应过来后连忙漾起一个微笑,迎了上去。

    “沈道长何以停留在此,是我天宸殿待客不周了。”

    沈思辰抬手行礼,略带歉意道:“是在下唐突,专程在此等候凌宗主的。”

    凌澈脸上笑意盈盈,暗暗思忖,他与沈思辰乃至玄灵城并无太多往来深交,唯一一次经历也并不愉快。沈思辰在此等他所为何事?思虑之间,微笑着试探道:“沈念星道长也在里边,不如我们一同进去。”说着抬手便要为他引路。

    沈思辰连连摇头,拦住了凌澈道:“宗主有公事在身,我不便打扰。我来此已是冒昧唐突,并未知会念星,便就在此等候宗主吧。”

    无论凌澈如何温言劝说,沈思辰都不愿意和他一起进去。凌澈看他坚持,想来他不喜这人情往来纷扰繁多的场合,也不便强求只好让侍从引了他到一旁的水中亭稍事休息,他尽快回来。

    挽花阁内众人等候许久,虽有疑惑幸并无不满,凌澈少不得多说几句客套话,各派承诺同心协力维护修真界安宁云云。

    宴席过后众人互道平安珍重,凌澈为表主人诚意门派风范,特意将众人送至天玄门,派天宸殿弟子护送下山。白修羽始终站在凌澈身旁,自宴席开始便不发一语一直默默注视着他,此时众人渐渐散去,白修羽终于忍不住靠近凌澈,低声道:“澈,你方才……”

    凌澈这才留意到白修羽担忧的眼神,当即明白他正为自己今日反常担心,连声道歉:“抱歉,让修羽哥担心了,我无碍的。”随后凌澈与白修羽细说了离席间遇到沈思辰一事,突然造访却不愿入挽花阁也不肯告知沈念星,他一时弄不清其中缘由,而对薛洛璃的事却只字未提。

    他的话真假难辨,白修羽也没有疑虑,陪着凌澈赶着一同去见见沈思辰。

    沈思辰与白修羽之间的往来相交可谓寥寥无几屈指可数。

    白修羽对沈思辰的名声倒是耳闻已久,年纪轻轻便有济世胸怀,品性高洁不以善小而不为,法力修为更是远超其同辈术士。白修羽也是昆山片玉神仙中人,品性温柔谦恭,一直想寻机会与沈思辰深交。

    奈何天妒英才,玄灵城两位最出色的弟子均突遭变故飞来横祸,沈思辰消失于众人面前不久后不知有何奇遇,复明重新回到了玄灵城,可更少现于人前,只在深山中避世修行,白修羽不禁感叹缘分未具。

    凌澈遣散了侍从,领着白修羽走过天宸殿的回廊楼宇,远远的看到沈思辰正端坐在水中亭内闭眼凝神,五官精致气息和顺。待他二人走近,沈思辰方才缓缓睁眼,双目润泽幽深,如夜色般柔亮的发丝垂在胸前打理的一丝不苟,显得柔和了许多。

    凌澈笑了笑,道:“打扰道长清梦了。”

    沈思辰未曾想白修羽也在此,有些羞赧地起身颔首:“凌宗主,白宗主,是在下打扰了。”

    白修羽走近,露出如月般温柔的微笑道:“道长为何过门不入呢?若非凌宗主说道,可又要错过道长了。”

    “不敢。只因我前来是为了私事,不敢惊扰众人。”沈思辰道,目光擦过白修羽,稍微有些犹豫不定。

    凌澈洞若观火,察觉了沈思辰的顾虑,道:“白宗主谦和君子,道长不必有所顾虑。”

    “凌宗主,可否见到……”沈思辰眼神在二人间徘徊良久,终下定决心:“可否见到了薛洛璃。”

    薛洛璃?

    凌澈从沈思辰口中听到这三个字顿时心中一颤,险些露了情绪。虽然隐约有些猜测,没想到竟果真是为了洛璃前来。

    白修羽更是惊讶的目瞪口呆,沈思辰这话对他的冲击着实不小,先凌澈一步问道:“沈道长,世人传言薛洛璃已身死多年,为何有此一问?”

    他更不解的是,薛洛璃害沈思辰双目而后散灵受刑世人皆知,两人本应水火不容。可瞧沈思辰这模样语气脸上写满了忧虑,又不像是寻仇而来。

    白修羽的话让凌澈回过神来连忙收拾了情绪稳住笑容,不让担忧惊讶流露。

    他心思本就七窍玲珑,三言两语间已思虑清应对之策,接着白修羽话头道:“正是如此,薛洛璃自被重罚还你玄灵城公道后,便已不再是天宸殿的人了,多年未见,他的事我也只是道听途说而已。”

    凌澈一边说着一边审视沈思辰,心中疑惑越来越重…………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相邻的书: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我的药呢![快穿]星际第一育儿师[快穿]花枝乱沌情陷好莱坞GL重生之一世为谏舌尖上的学霸余味别闹,我还嫩福气满堂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卫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