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失而复得

【书名: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 第12章 失而复得 作者:璧坐玑驰

强烈推荐:至尊主播六零时光俏最强医圣网游之位面都市之最强纨绔锦桐仙植灵府半个丧尸来种田     ……

    凌澈笑的老怀安慰:“洛璃竟然一本正经与我谈起正事,真不得了。”

    薛洛璃眼睛翻上天假装听不见,继续道:“凡人要想入魔,方法机缘多如牛毛,但是百试一成,大部分在搞死别人之前自己就死了。要能成的,必须心智坚强能忍受极大痛苦,还需要超强的为了法力不计代价的*,最重要修为足够深才能免遭元神溃散。你看这两人?嗯?”

    他语气轻慢而言简意赅点明。凌澈嗯了一声,双唇紧闭若有所思。

    薛洛璃眼里充斥着野狼寻到猎物一般地兴奋:“如果真是有人搞鬼,那这人可就厉害了,老子潜心钻研了那么久都没研制出这么不着痕迹的办法。”

    “你钻研什么了?如何踹人摊子杀人放火?”凌澈忍不住出言讥笑。

    “你不懂,修行以外,玩乐更是重要。我砸摊子是为了好好松筋动骨劳逸结合,回来研究那道法仙术就事半功倍了。”

    “我懂。”凌澈点点头深表赞同,“我只需跟在你身后付账即可。”

    薛洛璃把头埋在碗里,也不知听见了没有。

    薛洛璃许久没吃到天宸殿饭食,如同久旱逢甘霖风卷云残,打了几个饱嗝满足之情溢于言表。

    凌澈命人收拾走残羹剩饭,只留一壶冰镇紫云英给他解渴。薛洛璃还想吃凌澈做的酒酿圆子,却着实为难他,如今他身为门派之主若是到膳房下厨弄羹,他倒不介意可落在弟子们眼中却又是另一番揣测了。

    成长便是身上枷锁越来越多,能做的事越来越少。

    薛洛璃竟然难得通情达理不发脾气,只到床上滚来滚去拿些死物撒气。薛洛璃原就只穿了件内衣,经不住他这么来回翻滚折腾,从肩膀处滑落露出大片肌肤,看上去就像只蔫了的小狗让人又气又疼。

    唉。

    认命地叹了口气,凌澈走到床边揉揉薛洛璃毛茸茸脑袋,道:“我现在去一趟白修羽房间,回来给你带酒酿圆子宵夜。”

    薛洛璃突地起身双手撑着床,圆滚滚的双眸闪着希望的星光,不停的点头如捣蒜。

    “……”

    凌澈屏退了院子周围的所有弟子侍从,并交代无事不可打扰,严令要求薛洛璃在他回来之前乖乖待在屋子里,若实在是闷了,可到院子里走走,如果能把他那张脸给蒙上就是再好不过了。

    看到宗主竟然纡尊降贵到了膳房,厨娘们先是惊惧唯恐饭食出了差错,凌澈温言平息众人忐忑,只说要为青溪的白宗主亲手做些小食不必大惊小怪。众人便改为称道宗主的和善宽厚兄弟情深。

    自薛洛璃离开这许多年,凌澈已经很久没有做这样的事,今日再做竟一点不生疏,那许多步骤分量竟像是刻在骨血里似的清晰。

    或许他内心也是很享受这样的事,凌澈一边添柴一边想着,不自觉发笑。

    凌澈来寻白修羽时,他正在二楼抚琴。铮铮琴声甚为优雅,音绕重楼似泉水细流,又如珠玉倾盘清脆回旋,似是少年光景生机无限,转眼琴音平缓中正又似青年解不尽相思离愁。

    凌澈闭着眼感受着琴韵微风,一切喧嚣不复存在只醉心于此刻的宁静忘忧。

    琴声减缓,待白修羽一曲终了从方才自己编织的琴韵幻境中走出时,他才发现凌澈正站在楼下抬着头望着他,乌发如夜白肌如雪,夜色中漾起的笑容如初开的天月满盈花,引人瞩目让人怜惜。

    “修羽哥,我给你带了甜羹。”

    白修羽与凌澈祖上是世交,天宸殿与青溪云林居相距不远世代交好,少时白修羽便时常随父亲造访天宸殿。

    同辈英才虽多,然而大多醉心修仙问道术法名望,话不投机半句多。

    与他们相比,凌澈似乎更喜欢琴棋书画诗酒茶,宛如一个普通百姓家中书香公子。白修羽出身世家年纪轻轻修为已是出类拔萃,有青出于蓝之势,故而早早就继承家业。

    一日白修羽随父亲来天宸殿走动,受不了古板的寒暄吹捧,寻了个借口偷偷溜了出来。天宸殿家主和大多数江南人一样喜好花草亭台,花苑设计极其雅致精巧美轮美奂。

    白修羽见此情此景,不由得拿出随身携带的流羽琴,沉醉在花香鸟语斜风微阳。

    忽然察觉到有人靠近,白修羽停下拨弦侧目而视,一名俊秀动人的少年笑盈盈的望着他,看他弦罢音了便走上前来与他攀谈。

    凌澈看上去温柔无害,总带着盈盈笑意让人忍不住去靠近。两人论及音律道义平生所向,没想到竟一见如故。世家相交原就来往颇多,凌澈白修羽更是品性相投相见恨晚,私交更密成情深兄弟。

    凌澈端着酒酿圆子放到桌上,笑着说不知修羽哥是否喜欢。刚要去盛,白修羽忽然捉住他一只手,另一只手抚上凌澈的发丝,隐约一层水雾,不知是在户外呆了多久,略带歉意道:“澈,下次来了就说一声,不要在外边等这许久,染了寒气。”

    凌澈连忙解释:“膳房离得远,我走过来耗了些时间才会这样。再说了,修羽哥琴韵正浓,我此时出言惊扰岂不是成了俗人?”

    白修羽又好气又好笑,道:“这如何能与你的身体相较,以后不许胡闹了。”

    凌澈心头一暖乖巧应下,言语中不由得多了一丝撒娇意味,笑着让白修羽再为他抚琴一曲。

    铮铮琴声再起,乌云赶紧退散让月光给这如梦如幻的世界增添光彩,连微风都停下树影不再摇摆晃神,仿佛害怕打扰这份美妙。凌澈倚着栏杆安安静静的望着白修羽,沉浸在他的绕梁琴声中,两人时不时眼神交汇尽是会意柔情。

    他喜欢,白修羽就再为他奏曲。白修羽似乎从未驳过他的要求,总是那样温柔。凌澈突然在白修羽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面对薛洛璃时,他似乎也是这般的毫无原则。

    想到那个倒霉孩子,好不容易在白修羽面前舒缓的神经思绪又紧张了起来,凌澈头疼。

    凌澈的卧室布置的古韵书香,除了最为显眼的一张凤尾琴,书架上摆着手抄诗词集散文笔谈,窗栏边一副墨玉棋盘上还有未了残局。这样一间屋子若是高雅名士来了,可以沉浸其中待上一整天。

    薛洛璃显然不是此类人,他觉得无聊的快要暴走了。

    凌澈走了之后,他把屋子里上上下下翻个遍,也没找到好玩的东西,凌澈从以前就是这么一个无聊的人他知道,现在越发的老气横秋。

    在床上滚了几圈,薛洛璃无聊的要发脾气,噔噔噔跑去灌一杯凌澈给他的留的紫云英,接着回来滚床单。如此几个来回,一大壶冰饮便见了底。

    没的吃没的喝没的玩,薛洛璃决定给自己找点事做,想起来凌澈已将院子内外遣的干净,灵光一闪不如出去试一试现在的身手。憋了这许久的好奇与期待让薛洛璃想到就行动抓起噬血冲了出去。

    薛洛璃还是很在意他的修为。

    死了之后竟然还能再活过来,他当时的心思还是很单纯的,活着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可这些日子以来,越来越强活着的实感与法术力不从心的委屈交织,薛洛璃又非常渴望能够早日脱胎换骨重现当日的雄风。

    那力不从心只得屈服的模样,让他不由得想起了小时候,被人拳脚相向抢夺欺辱却无力反抗的样子,真的讨厌的很。

    人心呐,就是这样的贪得无厌。

    薛洛璃承认,他渴望着灵力恢复,尤其是这份力量是他遇到凌澈后,付出了许多心血痛苦才换来的,没那么容易放下。

    拉开门,院子里悄然无声,唯一轮明月几缕微风而已。白昼和夜晚的景致在薛洛璃看来差别甚大,一瞬间他搞不清方向,迷迷糊糊撞上柱子,疼的他狠踹了几脚。

    早些时候来的匆忙,来不及细细的观察这楼宇院落的一点一滴一草一木,薛洛璃踩了一圈,除了墙角边的大树比之前高了以外,没什么两样,熟悉的让他舒服。

    扫了一圈可用的东西,薛洛璃默默凝神运气,将灵力移至掌心,猛地身轻一跃右掌击出一道疾风好不滞塞,哗哗几声他面前大片盆景花草应声倒下,一片凋零错乱之景。

    薛洛璃两手摸了摸自己胸口探心源,又用右手探了探灵力走势,平稳强健并无不妥。

    薛洛璃想了想,又念诀召唤噬血。

    噬血得令飞剑出鞘落在薛洛璃面前蓄势待发,薛洛璃两指起势噬血剑光越发清晰剑身发出阵阵苍红微光,瞳孔一缩眼中冷光一现,右手一展噬血随指令直杀向前越飞越快苍红光影越来越明亮正正击中院子东南角巨石,发出“砰”的一声震天响,薛洛璃手势一转噬血调转方向直冲向西南方观景假山,眨眼间精巧景致随薛洛璃指尖锋芒回撤轰然倒下。

    噬血回鞘,剑光消失,沉寂如普通的冰冷铁器。

    薛洛璃低头看自己的掌心,又看了看满院的一片狼藉,仿佛是要确认什么似的走近用脚踢了踢地上的碎石残片,接着哈哈大笑划破宁静,激动得眼角湿润差点流出眼泪。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相邻的书: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我的药呢![快穿]星际第一育儿师[快穿]花枝乱沌情陷好莱坞GL重生之一世为谏舌尖上的学霸余味别闹,我还嫩福气满堂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卫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