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回马枪

【书名: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 第13章 回马枪 作者:璧坐玑驰

强烈推荐:最强医圣六零时光俏都市之最强纨绔至尊主播网游之位面仙植灵府锦桐半个丧尸来种田     薛洛璃还沉浸在失而复得的喜悦当中,忽然感到身后树影摇晃空气波动,凝滞笑容眼角余光扫到一道白光,薛洛璃将将避开直面刺来的剑锋,提气跃起飞落至那人身后,身法极快。

    瞥见一地碎片边缘锋利如钉,薛洛璃冷笑打着召灵指袖手一挥,千百碎石顿时齐刷刷凌空而起在月光下闪着诡异的幽芒朝那人扑过去,来人长剑在前,不慌不忙指引剑势,从容的挡去这铺天盖地的石钉。

    一阵噼里啪啦声,碎石尽数落地,在地上滚了几圈扬起一阵尘埃,没多久一切尘嚣归于寂静。

    太久没这样打一架,薛洛璃有些微的不适应还被烟尘呛到咳了几声。

    “沈思辰,你是不是有毛病。”

    方才察觉到有人偷袭,薛洛璃还以为是哪个天宸殿侍从弟子要做这月下亡魂倒霉鬼,没想到竟然是他。

    从过去到现在,许多人事都已大大不同沧海桑田,唯沈思辰不论他做什么都要让他不痛快这一点依旧没变!

    况且凌澈不是已经把沈思辰打发走了吗?他这是……

    “道长,你这是擅闯天宸殿。”薛洛璃眯着眼睛甩头,漫不经心道,“世人眼中含霜履雪的玄灵城高人,竟然深夜不请自来。这里可是天宸殿宗主的卧室,道长,你是要偷鸡还是摸狗?啧啧,看在过往交情份上我可以帮你啊。”

    沈思辰收起剑快步走到薛洛璃面前,目光尽是不断情绪交织,快的让薛洛璃辩不清。沈思辰的眼睛一直极美,眼底永远都是满满的温柔,只是薛洛璃此次再见到他,更多了一层深邃捉摸不清。

    “你,你为何又欺骗于我。”

    沈思辰连质问都是轻柔的,薛洛璃察觉到他声音似乎有一丝颤抖,细微得让他怀疑是自己听错了。

    先等一等,沈思辰这一副委屈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薛洛璃赶紧退后一步伸出双手,在他与沈思辰之间隔出一个安全距离,莫名其妙道:“我什么时候骗你了?”

    “广陵城你骗我离开,此其一;诓我你法力尽失,此其二;凌宗主瞒你在此,此其三。”

    这还有一二三?!

    “你你你等一下。”薛洛璃急吼吼打断沈思辰不知道还有没有的四五六七八,“凌澈骗你也算我头上?道长这一口黑锅砸下来真是防不胜防。”

    “若不是你的意思,凌宗主何以欺瞒我,他明知我……我……”沈思辰似是着急又想到什么羞赧之事,声音越来越大越发颤抖。

    凌澈和白修羽赶到的时候,首当其冲撞入眼帘的便是白日还亭台花丛鸟语花香现如今千疮百孔满地狼藉的院子,以及站在院子里像是起了争执的沈思辰和薛洛璃。

    凌澈暂时顾不得去思考沈思辰为什么会在这里,一路从门口走来受到了极大冲击,借着银星月光昏黄角灯左右审视着惨不忍睹的局面。

    凌澈临走时曾有命令不许任何人靠近他的卧房院子,因此天宸殿弟子听到里边传来激烈的打斗声即使察觉不对劲也不敢靠前,只能匆匆忙忙去往白修羽住处通知凌澈。

    凌澈接到消息时也没想过竟是如此惨烈,他当时思忖着顶多是薛洛璃耐不住性子又砸了什么瓶瓶罐罐罢了。一路上还与白修羽谈笑风生,寻思着搪塞之词。

    结果薛洛璃根本没有给他留下解释搪塞的余地。

    现实远比想象更丰富,简直是叹为观止。

    白修羽也受惊不小。亲眼见到薛洛璃当真在天宸殿,白修羽对当年一直跟在凌澈身边的这个少年印象仅是年少轻狂行事怪异,最终闯下无法挽回大祸。夜色中薛洛璃嬉皮笑脸而眼神防备的模样和当年那个横行霸道少年的影子重叠在了一起,白修羽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还是一样的胡闹。

    凌澈瞠目结舌走近薛洛璃,也不知是气的还是吓的,胸口不停起伏手指微微颤抖,露出难得的失态神情。

    “………”凌澈张嘴几次竟都说不出话,索性垂眼深呼吸理顺了气息,勉强挤出一丝微笑道:“洛璃拆房子的本事见长了。”

    薛洛璃看到凌澈白修羽出现的那一瞬间突然就清醒过来,一下子蔫了。紧盯着凌澈一路走过来脸色由绯红转苍白,又从苍白转乌青极为精彩,薛洛璃眼神也跟着飘忽不定最后干脆翻到天上去。

    听到凌澈语气不善,薛洛璃先是心虚地把头扭过一边哼哼,越想越不服气责任一个人扛,又转过来争辩道:“这个臭道士偷袭我!”

    闻言原本气急败坏恶狠狠盯着薛洛璃的凌澈把目光全投向了沈思辰,倏忽展颜嫣然一笑道:“沈道长漏夜前来,凌澈待客不周。道长再恼凌澈也好,何必拿这些死物撒气呢。”

    凌澈话里藏刀,薛洛璃再迟钝也听出他心情不好,躲到一旁不敢再多话。沈思辰忆及方才因失了方寸竟在天宸殿内大打出手,扔瓦砸石,有损玄灵城声誉不说还折了凌澈的颜面,心下十分后悔羞愧难当面颊泛起红晕。

    想他一直行事端正风恬月朗,今日不知将规矩礼仪君子之道忘在了何处。

    “凌宗主,是在下失礼了,多有得罪。”沈思辰连连致歉,神色拘谨。

    沈思辰羞愤难当,凌澈语气不善,白修羽见状赶紧出言打圆场:“澈,沈道长一路辛苦,还是进屋再说吧。”他转而又对强装镇定的薛洛璃道:“你带沈道长先进去吧。”

    白修羽此时的柔声细语如林籁泉韵,薛洛璃如蒙大赦拔腿就跑。

    凌澈缓过气来才觉得刚刚语气过于生硬了,失了世家风范,白修羽一言既出他也顺势下了台阶,思虑片刻重新挂上一副笑脸,道:“是我考虑不周。沈道长请先进去吧,我着人收拾一下便来招呼道长。”

    沈思辰见他怒气稍减如往日般随和,松了一口气连道三声对不住,这才跟随白修羽一同进屋。

    凌澈看了看这满院子的碎石断壁花叶凋零,顿觉头疼,两指捏了捏眉心骂道败家流氓。唤来了侍从,原想着人稍作清理但细想又不是立时三刻能够整理清楚,而屋子里还有一个大麻烦需要解决。

    想到此处,凌澈便让侍从传话一切安好,任何人不得私下揣测,以安定人心。

    …………

    沈思辰与薛洛璃相对而坐,薛洛璃不知从哪抓的一根狗尾巴草玩的起劲,头也不抬。白修羽坐在两人之间略显尴尬,只能时不时与沈思辰交换互相安抚的微笑,今夜之事实让人措手不及。

    凌澈一进屋看到的就是这幅尴尬的场面,连白修羽这般水泽万物的性子都缓解不了的气氛着实少见。

    四人都在,凌澈也不避讳,索性开面见山道:“今日是我诓了道长,实在抱歉。原是因为道长与洛璃之间的过节不小,怕再生出什么枝节才没道出实情,请道长见谅。”

    沈思辰摇头道:“不敢,凌宗主顾虑乃是情理之中,原是我冒昧唐突了。”

    白修羽倒是有疑惑未解,道:“沈道长去而又返,如何知道薛公子就在天宸殿。”

    沈思辰道:“凌宗主滴水不漏我哪能知道?只是实在想不出他还有何处可去。才想着向凌宗主请教他可能的去处,谁知正巧遇上凌宗主去了膳房做糯米圆子,我才寻了过来。”

    白修羽忍不住打趣道:“我原是沾了薛公子的光。”

    薛洛璃总算肯赏个眼神,双眸咕噜咕噜转嘴里叼着那根草道:“那夜宵呢?”

    凌澈道:“应当是洛璃沾了修羽哥的光。”一巴掌拍掉薛洛璃伸来的爪子,声音清脆,“夜宵已经让你砸干净了,没了。”

    凌澈步履轻盈,徐徐坐在沈思辰一旁,继续道:“道长如今也见到洛璃了,有什么事现可当面解决。若道长还为当年的事心有不满,我绝不护短便是。”

    “凌宗主误会了,我今日所言确是真心,往事不必再提。”

    “那道长所为何来?”凌澈不解,还砸了我的院子。

    “……我,我就是想看看他是否安好。”沈思辰犹豫了半晌,低声道。

    凌澈和白修羽交换了一个困惑眼神,若说沈思辰仁心仁闻大善宽容,不再计较过往种种也就罢了。却来关心薛洛璃是否安好这是个什么缘由。

    白修羽试探道:“那道长所见,薛公子无恙,那……”

    “我希望他能跟我走。”

    砰的一声,凌澈不小心撞倒了脚边的凳子。

    “这,道长让洛璃跟你走的意思是?”

    “我心中有疑惑,希望你能替我解开。”自始至终,沈思辰都注视着薛洛璃,眼中映着烛光火苗,星星点点的。

    凌澈眸中光彩一沉,思绪百转千回。他忆及出门前薛洛璃说与他听的事故猜想,难道真被他言中?玄灵城当真看中了薛洛璃那歪门邪道见多识广的本事,才不计前嫌让沈思辰千方百计找到他。

    许多细枝末节尚未理清一时间难做决断,凌澈道:“如此,沈道长不妨在此留宿一夜,明日再作打算。”

    沈思辰看薛洛璃并无搭理他的意思,眼见天色已晚,便答应明日再详谈。

    白修羽原本是想在天宸殿卸下俗务与凌澈一叙兄弟情谊,不曾想全被沈思辰薛洛璃打乱了。白修羽却无责怪之意,也不气恼他之前欺瞒,凌澈心中歉疚,不住的抱歉。

    白修羽笑道:“我与澈之间哪有这些生分的话。”

    凌澈作为主人理应招待周全,执意要送白修羽沈思辰到各自房间。出了门沈思辰发觉薛洛璃仿佛黏在了那个椅子上不动弹,疑惑道:“不和我们一起走吗?”

    薛洛璃直接站起来走向了内室,打了个哈欠道:“我就睡这。”

    “什么?这……”

    于理不合!沈思辰面色古怪似有不满,白修羽也微微蹙眉,若有所思地嗯了一声。

    凌澈猜测这两人此时脑子里多半是什么偭规越矩举止放纵之类的话语,道:“洛璃习惯与我同眠,道长见笑了。”

    此言一出,沈思辰受到的震撼更大了,凌澈看着倒觉着有趣也不戳破,引着两人往客房走。一路上沈思辰都没开口,似乎陷入深深的沉思,白修羽凌澈也不去打扰他,依旧月下笑语风花雪月。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道长,你命里缺我啊相邻的书:这个寡我守定了(重生)我的药呢![快穿]星际第一育儿师[快穿]花枝乱沌情陷好莱坞GL重生之一世为谏舌尖上的学霸余味别闹,我还嫩福气满堂你每天不卖萌会死吗卫雁